艺术中国

中国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西汶书场

会员登录 | 注册
civcn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

朱子語類卷第四十三 論語二十五

[ 朱熹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子路篇

子路問政章

問:「『先之,勞 之』,『勞 』字既有兩 音,有兩說否?」曰:「勞 之以身,勤之以事,亦須是自家喫 些辛苦,方能令得他。詩所謂『星言夙駕,說于桑田』。古人戴星而出,戴星而入,必是自耐勞 苦,方能說得人。欲民之親其親,我必先之以孝;欲民之事其長,我必先之以弟。子路請益,聖人告之『無倦』。蓋勞 苦亦人之難事,故以『無倦』勉之。」宇。

問:「『勞 之』恐是以言語勸 勉他?」曰:「如此說,不盡得為 政之理。若以言語勸 勉它,亦不甚要緊,亦是淺近事。聖人自不用說,亦不見得無倦底意。勞是 勤於事,勤於事時,便有倦底意,所以教它勞 。東坡下『行』字與『事』字,最好。」或問:「『愛 之能勿勞 乎』,有兩 箇勞 字?」曰:「這箇『勞 』,是使它勞。 」謙之。

文振問:「注云:『凡民之事,以身先之,則雖勞 不怨。』如何?」曰:「凡是以勞 苦之事役使人,自家須一面與它做,方可率得它。如勸 課農桑等事,也須是自家不憚勤勞 ,親履畎畝,廣錄作「循行阡陌」。與他勾當,方得。」賀孫。集注。

問:「蘇說『勞 』字未甚明。」曰:「先,是率他;勞 ,是為 他勤勞 。」銖。

問:「『先之,勞 之』,諸說孰長?」曰:「橫渠云。『必身為 之倡,且不愛 其勞 ,而又益之以不倦。』此說好。」又問:「以身為 之倡者果勞 乎?」曰:「非是之謂也。既以身為 之倡,又更不愛 其勞 ,而終之以無倦,此是三節事。」去偽 。集義。

仲弓為 季氏宰章

潘立之問「先有司」。曰:「凡為 政,隨其大小,各自有有司。須先責他理會 ,自家方可要其成。且如錢穀之事,其出入盈縮之數 ,須是教它自逐一具來 ,自家方可考其虛實之成。且如今做太守,人皆以為 不可使吏人批朱。某看來 ,不批不得。如詞訴反覆,或經已斷 ,或彼處未結絕,或見在催追,他埋頭又來 下狀 ;這若不批出,自家如何與它判得?只是要防其弊。若既如此後,或有人詞訴,或自點檢一兩 項,有批得不實,即須痛治,以防其弊。」賀孫。

問:「程子曰:『便見仲弓與聖人用心之大小。推此義,一心可以興邦,一心可以喪 邦,只在公私之間。』所謂公私者,豈非仲弓必欲人材皆由己舉,聖人則使人各得而舉之否?」曰:「仲弓只是見不到。纔見不到,便陷於私。學者見程子說『興邦、喪 邦』,說得甚險,故多疑於此,然程子亦曰推其義爾。」必大。集注。

問:「程子謂:『觀仲弓與聖人,便見其用心之小大。』以此知『樂 取諸人以為 善』,所以為 舜之聖,而凡事必欲出乎己者,真成小人之私矣。」曰:「於此可見聖賢用心之大小。仲弓只緣見識未極其開闊,故如此。人之心量本自大,緣私故小。蔽固之極,則可以喪邦 矣。」廣。

問:「『先有司,赦小過,舉賢才』,各是一事。蘇氏楊 氏乃相須而言之。」曰:「論語中有一二處,如『道千乘之國 ,敬事而信,節用而愛 人,使民以時』,雖各是一事,然有相須之理。」必大。集義。

子路曰衛君待子章

亞夫問「衛君待子為 政」章。曰:「其初只是一箇『名不正』,便事事都做不得。『禮樂 不興,刑罰不中』,便是箇大底『事不成』。」問:「『禮樂 不興』,疑在『刑罰不中』之後,今何故卻云禮樂 不興而後刑罰不中?」曰:「禮之所去,刑之所取。禮樂 既不興,則刑罰宜其不中。」又曰:「禮是有序,樂 是和樂 。既事不成,如何得有禮樂 耶?

」時舉。

文振問:「何以謂之『事不成則禮樂 不興』?」曰:「『事不成』,以事言;『禮樂 不興』,以理言。蓋事不成,則事上都無道理了,說甚禮樂 !」亞夫問:「此是禮樂 之實,還是禮樂 之文?」曰:「實與文原相離不得。譬如影便有形,要離那形說影不得。」時舉。

「事不成」,是粗說那事做不成。「禮樂 不興」,是和這理也沒了。事,只是說他做出底;禮樂 ,卻是那事底理。禮樂 只是一件物事。安頓得齊齊整整,有次序,便是禮;無那乖爭底意思,便是樂 。植。

或問:「如何是事不成後禮樂 便不興?禮樂 不興後卻如何便刑罰不中?」曰:「大凡事須要節之以禮,和之以樂 。事若不成,則禮樂 無安頓處。禮樂 不興,則無序不和。如此,則用刑罰者安得不顛倒錯亂?諸家說各有所長,可會 而觀之。」去偽 。

楊 問:「注謂:『言不順,則無以考實而事不成。』此句未曉 。」曰:「實,即事也。」又問:「言與事,似乎不相涉。」曰:「如何是不相涉?如一人被火,急討水來 救始得,卻教它討火來 ,此便是『言不順』,如何濟 得事。又如人捉賊,走東去,合從 東去捉,卻教它走從 西去,如何捉得。皆言不順做事不成。若就衛論之,輒,子也,蒯聵是父。今也,以兵拒父,是以父為 賊,多少不順!其何以為 國 ,何以臨民?事既不成,則顛沛乖亂,禮樂 如何會 興,刑罰如何會 中?明道所謂『一事苟,其餘皆苟』,正謂此也。」又問:「子路之死於衛,其義如何?」曰:「子路只見得下一截道理,不見上一截道理。孔悝之事,它知道是『食焉不避其難』,卻不知食出公之食為 不義。東坡嘗論及此。」問:「如此,是它當初仕衛便不是?」曰:「然。」宇。集注。總論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