艺术中国

中国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西汶书场

会员登录 | 注册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

朱子語類卷第二十四 論語六

[ 朱熹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為 政篇下

吾與回言章

論語所載顏子語,止有喟然之歎與「問仁」兩 章而已。而夫子曰「吾與回言終日」,不知是說甚麼,惜乎其不傳 也!廣。

或問:「顏子『終日不違,如愚』,謂顏子心與聖人契。」曰:「此是前輩已自說了,畢竟要見顏子因甚與聖人契。」問者無言。文蔚曰:「孔子博他以文,約他以禮,他於天下之理無所不明,所以於聖人之言無所不契。」曰:「孔子未博文約禮之前,又如何?」文蔚曰:「顏子已具聖人體段。」曰:「何處是他具聖人體段?」文蔚無答。曰:「顏子乃生知之次,比之聖人已是九分九釐,所爭處只爭一釐。孔子只點他這些,便與他相湊,他所以深領其言而不再問也。」文蔚。

問:「顏子不違與孔子耳順相近否?」曰:「那地位大段高。不違,是顏子與孔子說話都曉 得;耳順,是無所不通。」淳。

李從 之問:「顏子省其私,不必指燕私,只是他自作用處。」曰:「便是這意思。但恐沒著落,卻如何省?只是說燕私,庶幾 有箇著處,方有可省處。私不專在 無人獨處之地,或有人相對 坐,心意默所趨向,亦是私。如『慎獨』之『獨』,亦非特在幽隱人所不見處。只他人所不知,雖在眾中,便是獨也。『察其所安』,安便是箇私處。」。

問:「『亦足以發』,是顏子於燕私之際,將 聖人之言發見於行事否?」曰:「固是。雖未盡見於行事,其理亦當有發見處。然燕私之際,尤見顏子踐履之實處。」。

問顏子如愚。曰:「夫子與言之時,只似一箇獃底。退而省其私之所為 ,亦足以發明其意義,似不獃。如『克己復 禮』,他便知得『克己復 禮』;如『博我以文,約我以禮』,他皆知之,便是足以發處。」卓。

「不違如愚」,不須說了。「亦足以發」,是聽得夫子說話,便能發明於日用躬行之間,此夫子退而省察顏子之私如此。且如說非禮勿視聽言動 ,顏子便真箇不於非禮上視聽言動 。集注謂「坦然由之而無疑」,是他真箇見得,真箇便去做。明作。

問:「『亦足以發』,莫是所以發明夫子所言之旨否?」曰:「然。且如夫子告以非禮勿視聽言動 ,顏子受之,不復更 問如何是禮與非禮。但是退而省察顏子之所為 ,則直是視聽言動 無非禮也,此則足以發夫子之言也。」壯祖 。

先生令看顏子「亦足以發」,於何處見之,是甚麼意思。或云:「見得親切處,於『非禮勿視聽言動 』一章可見。」曰:「大概是如此。」良久,云:「於睟面、盎背皆見之。」因舉程先生之言曰:「『「出門如見大賓,使民如承大祭」,充之則睟面、盎背』,此之謂也。」燾。

「退而省其私,亦足以發」,這些子便難看。且如顏子甚麼處足以見「退而省其私亦足以發」?如今著一箇人,甚麼處足以發?甚麼處便不足以發?義剛。

問:「『亦足以發』,是顏子退有所省發否?」曰:「不然。集注已說得分明了。蓋與之言,顏子都無可否,似箇愚者。及退而觀其所行,皆夫子與之言者,一一做得出來 不差,豈不是足以發明得夫子之道。其語勢 只如此。恰如今人說與人做一器用:方與他說箇尺寸高低形製,他聽之全然似不曉 底。及明日做得來 ,卻與昨日所說底,更無分毫不似。」祖道。

「亦足以發」,謂其能發己之言。若「不悱不發」,是以此而發彼也。「引而不發」,是引弓而不發矢也。用字各有不同。人傑 。

如子貢子夏,是曉 了,較不甚問辨。若它人,則三番四番說都曉 不得。獨夫子與顏子說時,它卻恁地曉得 。這處便當思量,它因甚麼解恁地?且如這一件物事,我曾見來 ,它也曾見來 。及我說這物事,則它便曉 得。若其他人不曾見,則雖說與它,它也不曉 。義剛。

問「顏子深潛淳粹」。曰:「『深潛』,是深厚不淺露。恁地時,意思常藏在裏面。」燾。集注。

問:「『顏子深潛淳粹』,此只是指天資而言否?」曰:「是。」義剛。

問:「集注載李先生之說甚分明。但所謂『默識心融,觸處洞然,自有條理』,便見顏子聞夫子之言,自原本至於條目,一一理會 得,所以與夫子意不相背。『及退省其私,即見其日用語默動 靜之間,皆足以發明夫子之道,坦然由之而不疑』,便見得顏子不惟理會 得夫子言語,及退便行將 去,更無窒礙。」曰:「『亦足以發』一句,最好看。若粗說時,便是行將 去,然須是子細看『亦足以發』一句。」南升。

問:「李先生謂顏子『聖人體段已具』。『體段』二字,莫只是言箇模樣 否?」曰:「然。」又問:「惟其具聖人模樣 了,故能聞聖人之言,默識心融否?」曰:「顏子去聖人不爭多,止隔一膜,所謂『於吾言無所不說』。其所以不及聖人者,只是須待聖人之言觸其機,乃能通曉 爾。」又問:「所以如此者,莫只是渣滓化未盡否?」曰:「聖人所至處,顏子都見得,只是未到。『仰之彌高,鑽之彌堅 ,瞻之在前,忽焉在後』。這便顏子不及聖人處。這便見得未達一間處。且如於道理上才著緊,又蹉過;才放緩,又不及。又如聖人平日只是理會 一箇大經大法,又卻有時而應 變達權 ;才去應變達權 處看他,又卻不曾離了大經大法。可仕而仕,學他仕時,又卻有時而止;可止而止,學他止時,又卻有時而仕。『無可無不可』,學他不可,又卻有時而可;學他可,又卻有時而不可。終不似聖人事事做到恰好處。」又問:「程子說:『孟子,雖未敢便道他是聖人,然學已到聖處。』莫便是指此意而言否?」曰:「顏子去聖人尤近。」或云:「某於『克己復 禮』、『動 容貌』兩 章,卻理會 得。若是仰高鑽堅 ,瞻前忽後,終是未透。」曰:「此兩 章止說得一邊,是約禮底事,到顏子便說出兩 腳來 。聖人之教學者,不過博文約禮兩 事爾。博文,是『道問學』之事,於天下事物之理,皆欲知之;約禮,是『尊德性』之事,於吾心固有之理,無一息而不存。今見於論語者,雖只有『問仁』、『問為 邦』兩 章,然觀夫子之言有曰:『吾與回言終日。』想見凡天下之事無不講究來 。自視聽言動 之際,人倫日用當然之理,以至夏之時,商之輅,周之冕,舜之樂 ,歷代之典章文物,一一都理會 得了。故於此舉其大綱以語之,而顏子便能領略得去。若元不曾講究,則於此必疑問矣。蓋聖人循循善誘人,才趲到那有滋味處,自然住不得。故曰『欲罷不能,既竭吾才,如有所立卓爾』!卓爾,是聖人之大本立於此以酬酢萬變處。顏子亦見得此甚分明,只是未能到此爾。又卻趲逼他不得,他亦大段用力不得。易曰:『精義入神,以致用也;利用安身,以崇德也。過此以往,未之或知也。窮神知化,德之盛也。』只是這一箇德,非於崇德之外,別有箇德之盛也。做來 做去,做到徹 處,便是。」廣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