艺术中国

中国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西汶书场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

朱子語類卷第二

[ 朱熹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理氣 下

天地下

天文有半邊在上面,須有半邊在下面。僩。

如何見得天有三百六十度?甚麼人去量來 ?只是天行得過處為 度。天之過處,便是日之退處。日月會 為辰 。節。

有一常見不隱者為 天之蓋,有一常隱不見者為 天之底。節。

叔器問:「天有幾 道?」曰:「據 曆 家說有五道。而今且將 黃赤道說,赤道正在天之中,如合子縫模樣, 黃道是在那赤道之間。」義剛。

問同度同道。曰:「天有黃道,有赤道。天正如一圓匣相似,赤道是那匣子相合縫處,在天之中。黃道一半在赤道之內 ,一半在赤道之外,東西兩 處與赤道相交。度,卻是將 天橫分為 許多度數 。會 時是日月在那黃道赤道十字路頭相交處冢撞著。望時是月與日正相向。如一箇在子,一箇在午,皆同一度。謂如月在畢十一度,日亦在畢十一度。雖同此一度,卻南北相向。日所以蝕於朔者,月常在下,日常在上,既是相會 ,被月在下面遮了日,故日蝕。望時月蝕,固是陰敢與陽敵 ,然曆家 又謂之暗虛。蓋火日外影,其中實暗,到望時恰當著其中暗處,故月蝕。僩。

問:「周天之度,是自然之數 ,是強分?」曰:「天左旋,一晝一夜行一周,而又過了一度。以其行過處,一日作一度,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,方是一周。只將 南北表看:今日恁時看,時有甚星在表邊;明日恁時看,這星又差遠,或別是一星了。」胡泳。

天一日周地一遭,更過一度。日即至其所,趕不上一度。月不及十三度。天一日過一度,至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,則及日矣,與日一般,是為 一期。揚。

天行至健,一日一夜一周,天必差過一度。日一日一夜一周恰好,月卻不及十三度有奇。只是天行極速,日稍遲一度,月必遲十三度有奇耳。因舉陳元滂云:「只似在圓地上走,一人過急一步,一人差不及一步,又一人甚緩,差數 步也。」天行只管差過,故曆 法亦只管差。堯 時昏旦星中於午,月令差於未,漢晉以來 又差,今比堯 時似差及四分之一。古時冬至日在牽 牛,今卻在斗。德明。

天最健,一日一周而過一度。日之健次於天,一日恰好行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,但比天為 退一度。月比日大故緩,比天為 退十三度有奇。但曆 家只算所退之度,卻云日行一度,月行十三度有奇。此乃截法,故有日月五星右行之說,其實非右行也。橫渠曰:「天左旋,處其中者順之,少遲則反右矣。」此說最好。書 疏「璣衡」,禮疏「星回於天」,漢志天體,沈括渾儀議,皆可參 考。閎祖。

問:「天道左旋,自東而西,日月右行,則如何?」曰:「橫渠說日月皆是左旋,說得好。蓋天行甚健,一日一夜周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,又進過一度。日行速,健次於天,一日一夜周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,正恰好。比天進一度,則日為 退一度。二日天進二度,則日為 退二度。積至三百六十五日四分日之一,則天所進過之度,又恰周得本數 ;而日所退之度,亦恰退盡本數 ,遂與天會 而成一年。月行遲,一日一夜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行不盡,比天為 退了十三度有奇。進數 為 順天而左,退數 為 逆天而右。曆 家以進數 難算,只以退數 算之,故謂之右行,且曰:『日行遲,月行速。』然則日行卻得其正,故揚子太玄首便說日云云。向來久 不曉 此,因讀月令『日窮於次』疏中有天行過一度之說,推之乃知其然。又如書 『齊七政』疏中二三百字,說得天之大體亦好。後漢曆 志亦說得好。」義剛錄云:「前漢曆 志說道理處少,不及東漢志較詳。」淳問:「月令疏『地冬上騰,夏下降』,是否?」曰:「未便理會 到此。且看大綱識得後,此處用度算方知。」淳。義剛同。

天左旋,日月亦左旋。但天行過一度,日只在此,當卯而卯,當午而午。某看得如此,後來 得禮記說,暗與之合。泳。

天道與日月五星皆是左旋。天道日一周天而常過一度。日亦日一周天,起度端,終度端,故比天道常不及一度。月行不及十三度四分度之一。今人卻云月行速,日行遲,此錯說也。但曆 家以右旋為 說,取其易見日月之度耳。至。

問天道左旋,日月星辰右轉。曰:「自疏家有此說,人皆守定。某看天上日月星不曾右轉,只是隨天轉。天行健,這箇物事極是轉得速。且如今日日與月星都在這度上,明日旋一轉,天卻過了一度;日遲些,便欠了一度;月又遲些,又欠了十三度。如歲星須一轉爭了三十度。要看曆 數 子細,只是『璇璣玉衡』疏載王蕃渾天說一段極精密,可檢看,便是說一箇現成天地了。月常光,但初二三日照只照得那一邊,過幾 日漸漸移得正,到十五日,月與日正相望。到得月中天時節,日光在地下,迸從 四邊出,與月相照,地在中間,自遮不過。今月中有影,云是莎羅樹 ,乃是地形,未可知。」賀孫。

義剛言:「伯靖以為 天是一日一周,日則不及一度,非天過一度也。」曰:「此說不是。若以為 天是一日一周,則四時中星如何解不同?更是如此,則日日一般,卻如何紀歲?把甚麼時節做定限?若以為 天不過而日不及一度,則趲來 趲去,將 次午時便打三更矣!」因取禮記月令疏指其中說早晚不同,及更行一度兩 處,曰:「此說得甚分明。其他曆 書 都不如此說。蓋非不曉 ,但是說滑了口後,信口說,習而不察,更不去子細檢點。而今若就天裏看時,只是行得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。若把天外來 說,則是一日過了一度。季通常有言:『論日月,則在天裏;論天,則在太虛空裏。若去太虛空裏觀那天,自是日月羇得不在舊時處了。』」先生至此,以手畫輪子,曰:「謂如今日在這一處,明日自是又羇動 著些子,又不在舊時處了。」又曰:「天無體,只二十八宿便是天體。日月皆從 角起,天亦從 角起。日則一日運一周,依舊只到那角上;天則一周了,又過角些子。日日累上去,則一年便與日會 。」次日,仲默附至天說曰:「天體至圓,周圍 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,繞地左旋,常一日一周而過一度。日麗天而少遲,故日行一日,亦繞地一周,而在天為 不及一度。積三百六十五日九百四十分日之二百三十五而與天會 ,是一歲日行之數 也。月麗天而尤遲,一日常不及天十三度十九分度之七。積二十九日九百四十分日之四百九十九而與日會 。十二會 ,得全日三百四十八,餘分之積,又五千九百八十八。如日法,九百四十而一,得六,不盡三百四十八。通計得日三百五十四,九百四十分日之三百四十八,是一歲月行之數 也。歲有十二月,月有三十日。三百六十日者,一歲之常數 也。故日與天會 ,而多五日九百四十分日之二百三十五者,為 氣 盈。月與日會 ,而少五日九百四十分日之五百九十二者,為 朔虛。合氣 盈朔虛而閏生焉。故一歲閏率則十日九百四十分日之八百二十七;三歲一閏,則三十二日九百四十分日之六百單 一;五歲再閏,則五十四日九百四十分日之三百七十五。十有九歲七閏,則氣 朔分齊,是為 一章也。」先生以此示義剛,曰:「此說也分明。」義剛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