艺术中国

中国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西汶书场

会员登录 | 注册
civcn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

齊楚 戰國策卷十一

[ 刘向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齊四齊人有馮諼者齊人有馮諼〔一〕者,貧乏不能自存,使人屬〔二〕孟嘗君,願寄食門下。孟嘗君曰:「客何好?」曰:「客無好也。」曰:「客何能?」曰:「客無能也。」孟嘗君笑而受之曰:「諾。」左右以君賤之也,食以草具〔三〕。

〔一〕鮑本「諼」作「煖」。○補曰:即「諼」。故「諼」或作「喧」。札記丕烈案:史記作「驩」。集解云,復作「煖」。鮑本當出此注也。

〔二〕鮑本「屬」,「囑」同。

〔三〕鮑本草,不精也。具,饌具。正曰:草,菜也。陳平傳「惡草具」注,去肴肉云云。

居有頃,倚柱彈其〔一〕劍〔二〕,歌曰:「長鋏歸來乎〔三〕!食無魚。」左右以告。孟嘗君曰:「食之,比門下之客〔四〕。」居有頃,復彈其鋏,歌曰:「長鋏歸來乎!出無車。」左右皆笑之,以告。孟嘗君曰:「為之駕,比門下之車客〔五〕。」於是乘其車,揭〔六〕其劍,過其友曰:「孟嘗君客我〔七〕。」後有頃,復彈其劍鋏,歌曰:「長鋏歸來乎!無以為家〔八〕。」左右皆惡之,以為貪而不知足。孟嘗君問:「馮公有親乎?」對曰:「有老母。」孟嘗君使人給其食用,無使乏。於是馮諼不復歌。

〔一〕姚本一本無「其」字。

〔二〕鮑本補曰:以下文例之,疑當有「鋏」字。札記丕烈案:此文三句各不同,吳說未是。

〔三〕鮑本鋏,劍把也。欲與俱去。補曰:莊子音義,鋏,從棱向刃。

〔四〕姚本一本「客」上文有「魚」字。鮑本補曰:列士傳,孟嘗君廚有三列,上客食肉,中客食魚,下客食菜。一本「比門下之魚客」。

〔五〕鮑本乘車之客。

〔六〕鮑本集韻,揭,舉也,擔也。

〔七〕鮑本待我以客。

〔八〕鮑本補曰:吳氏韻補,家,湊工乎反。

後孟嘗君出記〔一〕,問門下諸客:「誰習計會〔二〕,能為文收責〔三〕於薛者乎?」馮諼署〔四〕曰:「能。」孟嘗君怪之,曰:「此誰也?」左右曰:「乃歌夫長鋏歸來者也。」孟嘗君笑曰:「客果有能也〔五〕,吾負之,未嘗見也。」請而見之,謝曰:「文倦於事〔六〕,憒於憂〔七〕,而性懧〔八〕愚,沉〔九〕於國家之事,開罪於先生〔一0〕。先生不羞,乃有意欲為收責於薛乎?」馮諼曰:「願之。」於是約車治裝,載券契〔一一〕而行,辭曰:「責畢收,以何市而反?」孟嘗君曰:「視吾家所寡有者。」

〔一〕鮑本記,疏也。

〔二〕鮑本計會,會,總合也。正曰:會,古外反。周禮「司會」注,大計也。小宰「要會」注,計最之簿書,月計曰要,歲計曰會。

〔三〕鮑本「責」,「債」同。集韻,逋財也。

〔四〕鮑本署,書也。

〔五〕鮑本言果,則孟嘗固意其能也。

〔六〕鮑本「事」作「是」。○是,謂國事。正曰:一本「是」作「事」,蓋因音而訛。說閔王章「則是」作「則事」,亦此類。

〔七〕鮑本「憒」,「貴」同。憒,亂也,以憂思昏亂。

〔八〕鮑本「懧」,當作「儜」。集韻,弱也。

〔九〕鮑本補曰:沉,沒溺也。下「沉於」義同。

〔一0〕鮑本得罪於煖,自我啟之。

〔一一〕鮑本券,亦契。契別書之,以刀判其旁。

驅而之薛,使吏召諸民當償者,悉來合券。券遍合〔一〕,起〔二〕矯命〔三〕以責賜諸民,因燒其券,民稱萬歲〔四〕。

〔一〕鮑本凡券,取者、與者各收一。責則合驗之,遍合矣,乃來聽命。

〔二〕鮑本「起」作「赴」。○補曰:一本「赴」作「起」,則「起」屬下文。謂作起而矯命也。「合」讀,「起」句,亦通。

〔三〕鮑本汲黯傳注,矯,託也。託言孟嘗之命。

〔四〕鮑本祝孟嘗也。

長驅到齊〔一〕,晨而求見。孟嘗君怪其疾也,衣冠而見之,曰:「責畢收乎?來何疾也!」曰:「收畢矣。」「以何市而反〔二〕?」馮諼曰:「君云「視吾家所寡有者」。臣竊計,君宮中積珍寶,狗馬實外廄,美人充下陳〔三〕。君家所寡有者以義耳!竊以為君市義。」孟嘗君曰:「市義柰何?」曰:「今君有區區之薛,不拊〔四〕愛子其民,因而賈利之。臣竊矯君命,以責賜諸民,因燒其券,民稱萬歲。乃臣所以為君巿義也。」孟嘗君不〔五〕說,曰:「諾,先生休〔六〕矣!」

〔一〕鮑本行不留也。

〔二〕鮑本孟嘗問也。

〔三〕鮑本陳,猶列。

〔四〕鮑本拊,循,猶摩也。

〔五〕鮑本「不」作「乃」。○補曰:一本作「不」。

〔六〕鮑本休,息也。

後期年,齊王謂孟嘗君曰:「寡人不敢以先王之臣為臣〔一〕。」孟嘗君就國於薛,未至百里,民扶老攜幼,迎君道中〔二〕。孟嘗君顧謂馮諼〔三〕:「先生所為文市義者,乃今日見之。」馮諼曰;「狡兔有三窟,僅〔四〕得免其死耳。今君〔五〕有一窟,未得高枕而臥也。請為君復鑿二窟。」孟嘗君予車五十乘,金五百斤,西遊於梁,謂惠〔六〕王曰:「齊放其大臣孟嘗君於諸侯〔七〕,諸侯先迎之者,富而兵強。」於是,梁王虛上位,以故相為上將軍〔八〕,遣使者,黃金千斤,車百乘,往聘孟嘗君。馮諼先驅誡孟嘗君曰:「千金,重幣也;百乘,顯使也。齊其聞之矣。」梁使三反,孟嘗君固辭不往也。齊王聞之,君臣恐懼,遣太傅〔九〕黃金千斤,文車〔一0〕二駟,服劍〔一一〕一,封書〔一二〕謝孟嘗君曰:「寡人不祥,被於宗廟之祟,沉於諂諛之臣,開罪於君,寡人不足為也。願君顧先王之宗廟,姑反國統〔一三〕萬人乎?」馮諼誡孟嘗君曰:「願請先王之祭器,立宗廟於薛〔一四〕。」廟成,還報孟嘗君曰:「三窟已就,君姑〔一五〕高枕為樂矣。」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公孫弘敬諾,以車十乘之秦。昭王聞之,而欲媿〔一〕之以辭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