艺术中国

中国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西汶书场

会员登录 | 注册
civcn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

卷第十一

[ 司马光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「汉纪三」起屠维大渊献,尽重光赤奋若,凡三年。

太祖高皇帝中五年(己亥,公元前二零二年)

冬,十月,汉王追项羽至固陵,与齐王信、魏相国越期会击楚;信、越不至,楚击汉军,大破之。汉王复坚壁自守,谓张良曰:“诸侯不从,奈何?”对曰:“楚兵且破,二人未有分地,其不至固宜。君王能与共天下,可立致也。齐王信之立,非君王意,信亦不自坚;彭越本定梁地,始,君王以魏豹故拜越为相国,今豹死,越亦望王,而君王不早定。今能取睢阳以北至穀城皆以王彭越,从陈以东傅海与齐王信。信家在楚,其意欲复得故邑。能出捐此地以许两人,使各自为战,则楚易破也。”汉王从之。于是韩信、彭越皆引兵来。

十一月,刘贾南渡淮,围寿春,遣人诱楚大司马周殷。殷畔楚,以舒屠六,举九江兵迎黥布,并行屠城父,随刘贾皆会。

十二月,项王至垓下,兵少,食尽,与汉战不胜,入壁;汉军及诸侯兵围之数重。项王夜闻汉军四面皆楚歌,乃大惊曰:“汉皆已得楚乎?是何楚人之多也?”则夜起,饮帐中,悲歌慷慨,泣数行下;左右皆泣,莫能仰视。于是项王乘其骏马名骓,麾下壮士骑从者八百馀人,直夜,溃围南出驰走。平明,汉军乃觉之,令骑将灌婴以五千骑追之。项王渡淮,骑能属者才百馀人。至阴陵,迷失道,问一田父,田父绐曰“左”。左,乃陷大泽中,以故汉追及之。项王乃复引兵而东,至东城,乃有二十八骑。汉骑追者数千人,项王自度不得脱,谓其骑曰:“吾起兵至今,八岁矣;身七十馀战,未尝败北,遂霸有天下。然今卒困于此,此天之亡我,非战之罪也。今日固决死,愿为诸君快战,必溃围,斩将,刈旗,三胜之,令诸君知天亡我,非战之罪也。”乃分其骑以为四队,四乡。汉军围之数重。项王谓其骑曰:“吾为公取彼一将。”令四面骑驰下,期山东为三处。于是项王大呼驰下,汉军皆披靡,遂斩汉一将。是时,郎中骑杨喜追项王,项王瞋目而叱之,喜人马俱惊,辟易数里。项王与其骑会为三处,汉军不知项王所在,乃分军为三,复围之。项王乃驰,复斩汉一都尉,杀数十百人。复聚其骑,亡其两骑耳。乃谓其骑曰:“何如?”骑皆伏曰:“如大王言!”于是项王欲东渡乌江,乌江亭长舣船待,谓项王曰:“江东虽小,地方千里,众数十万人,亦足王也。愿大王急渡!今独臣有船,汉军至,无以渡。”项王笑曰:“天之亡我,我何渡为!且籍与江东子弟八千人渡江而西,今无一人还;纵江东父兄怜而王我,我何面目见之!纵彼不言,籍独不愧于心乎!”乃以所乘骓马赐亭长,令骑皆下马步行,持短兵接战。独籍所杀汉军数百人,身亦被十馀创。顾见汉骑司马吕马童,曰:“若非吾故人乎?”马童面之,指示中郎骑王翳曰:“此项王也!”项王乃曰:“吾闻汉购我头千金,邑万户,吾为若德。”乃刎而死。王翳取其头,馀骑相蹂践争项王,相杀者数十人。最其后,杨喜、吕马童及郎中吕胜、杨武各得其一体;五人共会其体,皆是,故分其户,封五人皆为列侯。楚地悉定,独鲁不下;汉王引天下兵欲屠之。至其城下,犹闻弦诵之声,为其守礼义之国,为主死节,乃持项王头以示鲁父兄,鲁乃降。汉王以鲁公礼葬项王于穀城,亲为发哀,哭之而去。诸项氏枝属皆不诛。封项伯等四人皆为列侯,赐姓刘氏;诸民略在楚者皆归之。

太史公曰:羽起陇畮之中,三年,遂将五诸侯灭秦,分裂天下而封王侯,政由羽出;位虽不终,近古以来未尝有也!及羽背关怀楚,放逐义帝而自立;怨王侯叛己,难矣!自矜功伐,奋其私智而不师古,谓霸王之业,欲以力征经营天下。五年,卒亡其国,身死东城,尚不觉寤而不自责,乃引“天亡我,非用兵之罪也,”岂不谬哉!

扬子《法言》:或问:“楚败垓下,方死,曰‘天也!’谅乎?”曰:“汉屈群策,群策屈群力;楚憞群策而自屈其力。屈人者克,自屈者负。天曷故焉!”

汉王还,至定陶,驰入齐王信壁,夺其军。

临江王共尉不降,遣卢绾、刘贾击虏之。

春,正月,更立齐王信为楚王,王淮北,都下邳。封魏相国建城侯彭越为梁王,王魏故地,都定陶。

令曰:“兵不得休八年,万民与苦甚。今天下事毕,其赦天下殊死以下。”

诸侯王皆上疏请尊汉王为皇帝。二月甲午,王即皇帝位于汜水之阳。更王后曰皇后,太子曰皇太子;追尊先媪曰昭灵夫人。诏曰:“故衡山王吴芮,从百粤之兵,佐诸侯,诛暴秦,有大功;诸侯立以为王,项羽侵夺之地,谓之番君。其以芮为长沙王。”又曰:“故粤王无诸,世奉粤祀;秦侵夺其地,使其社稷不得血食。诸侯伐秦,无诸身率闽中兵以佐灭秦,项羽废而弗立。今以为闽粤王,王闽中地。”

帝西都洛阳。

夏,五月,兵皆罢归家。

诏:“民前或相聚保山泽,不书名数。今天下已定,令各归其县,复故爵、田宅;吏以文法教训辨告,勿笞辱军吏卒;爵及七大夫以上,皆令食邑,非七大夫已下,皆复其身及户,勿事。”
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臣光曰:王者以仁义为丽,道德为威,未闻其以宫室填服天下也。
——司马光不知道是在演戏?

天下未定,当克己节用以趋民之急;而顾以宫室为先,岂可谓之知所务哉!昔禹卑宫室而桀为倾宫。创业垂统之君,躬行节俭以示子孙,其末流犹入于淫靡,况示之以侈乎!——似乎都对,就是没考虑刘邦不是圣人,是流氓。

乃云“无令后世有以加”,岂不谬哉!至于孝武,卒以宫室罢敝天下,未必不由酂侯启之也!——家天下是必然的。
春,二月,上至长安。萧何治未央宫,上见其壮丽,甚怒,谓何曰:“天下匈匈,苦战数岁,成败未可知,是何治宫室过度也!”
——所谓天威难测。大言惶惶。

何曰:“天下方未定,故可因以就宫室。且夫天子以四海为家,非壮丽无以重威,且无令后世有以加也。”——简直让人怀疑是背台词的。

上说。——完美落幕。
匈奴攻代。代王喜弃国自归,赦为郃阳侯。
——去掉一个王。

辛卯,立皇子如意为代王。——皇家又占据一个王位。刘邦的布局慢慢完善。
十二月,上还,过赵。赵王敖执子婿礼甚卑,上箕倨慢骂之。
——刘邦的缺点始终没改,如果遇到的是比项羽强的人,真不知道鹿死谁手呢。

赵相贯高、赵午等皆怒,曰:“吾王,孱王也!”——耿!

乃说王曰:“天下豪桀并起,能者先立。今王事帝甚恭,而帝无礼;请为王杀之!”——勇!

张敖啮其指出血,曰:“君何言之误!先人亡国,赖帝得复,德流子孙;秋豪皆帝力也。愿君无复出口!”——感恩!

贯高、赵午等皆相谓曰:“乃吾等非也。吾王长者,不倍德;且吾等义不辱。今帝辱我王,故欲杀之,何洿王为!事成归王,事败独身坐耳!”——士风犹存!
上居晋阳,闻冒顿居代谷,欲击之。
——皆因之前的战胜。

使人觇匈奴,冒顿匿其壮士、肥牛马,但见老弱及羸畜。使者十辈来,皆言匈奴可击。——刘邦谨慎,冒顿机深。之前的战败很可能是有意为之。

上复使刘敬往使匈奴,未还;汉悉兵三十二万北逐之,逾句注。——刘邦急切。

刘敬还,报曰:“两国相击,此宜夸矜,见所长。今臣往,徒见羸瘠、老弱,此必欲见短,伏奇兵以争利。愚以为匈奴不可击也。”——刘敬无愧信任。刘邦用人有水平。

是时,汉兵已业行,上怒,——可见之前未等回信即出兵不妥。因刘邦心中已然认定匈奴可击。派遣刘敬不过是慎重,却没想到会有不同意见。

骂刘敬曰:“齐虏以口舌得官,今乃妄言沮吾军!”械系敬广武。——过分了!

帝先至平城,兵未尽到;冒顿纵精兵四十万骑,围帝于白登七日,汉兵中外不得相救饷。——刘邦轻敌,冒顿得逞。汉军战斗力不弱,才没被攻陷。冒顿本身没有意识到这件事的意义吧?或者是没有逐鹿中原的志向。

帝用陈平秘计,使使间厚遗阏氏。阏氏谓冒顿曰:“两主不相困。今得汉地,而单于终非能居之也。且汉主亦有神灵,单于察之!”——陈平善间!

冒顿与王黄、赵利期,而黄、利兵不来,疑其与汉有谋,乃解围之一角。——外部有此变化,冒顿才保持围困的吧。至此转机出现。

会天大雾,汉使人往来,匈奴不觉。——未必不知。

陈平请令强弩傅两矢,外乡,从解角直出。——陈平慎重。

帝出围,欲驱;太仆滕公固徐行。——滕公稳健。

至平城,汉大军亦到,胡骑遂解去。——冒顿始终没有专注。

汉亦罢兵归,令樊哙止定代地。——核心成员掌控要点。

上至广武,赦刘敬,曰:“吾不用公言,以困平城;吾皆已斩前使十辈矣。”乃封敬二千户为关内侯,号为建信侯。——知错能改,刘邦长处。斩之前使者,不至于吧?!

帝南过曲逆,曰:“壮哉县!吾行天下,独见洛阳与是耳。”乃更封陈平为曲逆侯,尽食之。——对陈平是重视体现。

平从帝征伐,凡六出奇计,辄益封邑焉。——陈平计谋固然奇,关键还是使用受益的对象是刘邦。
上自将击韩王信,破其军于铜鞮,斩其将王喜。信亡走匈奴;白土人曼丘臣、王黄等立赵苗裔赵利为王,复收信败散兵,与信及匈奴谋攻汉。
——韩王信的问题,演变成韩王信和匈奴联合攻击汉朝。这是刘邦内政处理不妥的外延反映。

匈奴使左、右贤王将万馀骑,与王黄等屯广武以南,至晋阳,汉兵击之,匈奴辄败走,已复屯聚,汉兵乘胜追之。——优势条件下,匈奴首战败北。对于处于巅峰状态的汉军来说,这也算是正常的。

会天大寒,雨雪,士卒堕指者什二三。——天时!
臣光曰:礼之为物大矣!用之于身,则动静有法而百行备焉;用之于家,则内外有别而九族睦焉;用之于乡,则长幼有伦而俗化美焉;用之于国,则君臣有叙而政治成焉;用之于天下,则诸侯顺服而纪纲正焉;岂直几
——不仅是礼仪,也是制度建设的意思。

夫以高祖之明达,闻陆贾之言而称善,睹叔孙通之仪而叹息;然所以不能比肩于三代之王者,病于不学而已。——这倒未必,如果一开始就玩这些,哪里能得到草莽豪杰的认同和支持呢。

当是之时,得大儒而佐之,与之以礼为天下,其功烈岂若是而止哉!惜夫,叔孙生之为器小也!徒窃礼之糠粃,以依世、谐俗、取宠而已,遂使先王之礼沦没而不振,以迄于今,岂不痛甚矣哉!——理想主义。以刘邦这样的表现,也就是适合叔孙通这样的人了。专制的统治者要的是奴才。

是以扬子讥之曰:“昔者鲁有大臣,史失其名,曰:‘何如其大也!’曰:‘叔孙通欲制君臣之仪,召先生于鲁,所不能致者二人。’曰:‘若是,则仲尼之开迹诸侯也非邪?”曰:‘仲尼开迹,将以自用也。如委己而从人,虽有规矩、准绳,焉得而用之!’”善乎扬子之言也!夫大儒者,恶肯毁其规矩、准绳以趋一时之功哉!——这才是真理的追求者!中国的专制,是天人合一对,这样也就不会接受质疑。这点和西方把神权和君权分开的观点是不同的。
冬,十月,长乐宫成,诸侯群臣皆朝贺。先平明,谒者治礼,以次引入殿门,陈东、西乡。卫官侠陛及罗立廷中,皆执兵,张旗帜。于是皇帝传警,辇出房;引诸侯王以下至吏六百石以次奉贺,莫不振恐肃敬。
——前面诸多形式,只为了后面这“振恐肃敬”四字。

至礼毕,复置法酒。诸侍坐殿上,皆伏,抑首;以尊卑次起上寿。——皆伏,抑首!

觞九行,谒者言“置酒”,御史执法举不如仪者,辄引去。竟朝置酒,无敢讙哗失礼者。——引去,保证大局不收影响。此后成了规则,引去的就不是现在这样了。

于是帝曰:“吾乃今日知为皇帝之贵也!”——秦始皇的味道么?

乃拜叔孙通为太常,赐金五百斤。——有用。关系到皇权稳固。

初,秦有天下,悉内六国礼仪,采择其尊君、抑臣者存之。——尊上抑下,是专制的奥秘。

及通制礼,颇有所增损,大抵皆袭秦故,自天子称号下至佐僚及宫室、官名,少所变改。——推翻的是皇帝,恢复的是专制。

其书,后与律、令同录,藏于理官。法家又复不传,民臣莫有言者焉。——上升到国家制度层面,儒家从此和专制合为一体。
帝悉去秦苛仪法,为简易。群臣饮酒争功,醉,或妄呼,拔剑击柱,帝益厌之。
——秦的苛法关系到国家治理,大臣的举措没有直接关系,却关系到刘邦的威权。

叔孙通说上曰:“夫儒者难与进取,可与守成。——这话有水平,让刘邦放心。

臣愿征鲁诸生,与臣弟子共起朝仪。”——直接。

帝曰:“得无难乎?”——刘邦一直都担心这个。

叔孙通曰:“五帝异乐,三王不同礼,礼者,因时世、人情为之节文者也。臣愿颇采古礼,与秦仪杂就之。”——善变通。

上曰:“可试为之,令易知,度吾所能行者为之。”——呵呵,大实话。

于是叔孙通使征鲁诸生三十馀人。鲁有两生不肯行,曰:“公所事者且十主,皆面谀以得亲贵。——两人耿直。

今天下初定,死者未葬,伤者未起,又欲起礼、乐。礼、乐所由起,积德百年而后可兴也。吾不忍为公所为。公去矣,无污我!”——不愧对孔子。

叔孙通笑曰:“若真鄙儒也,不知时变。”——笑的得意。儒家就此区分。

遂与所微三十人西,及上左右为学者与其弟子百馀人,为绵蕞,野外习之。——认真,凡事作于细。

月馀,言于上曰:“可试观矣。”上使行礼,曰:“吾能为此。”乃令群臣习肄。——善于揣摩的结果。叔孙通也是下了苦功夫吧。
东胡初轻冒顿,不为备;冒顿遂灭东胡。
——一战而灭之。冒顿不下于勾践。

既归,又西击走月氏,南并楼烦、白羊河南王,遂侵燕、代,悉收蒙恬所夺匈奴故地与汉关故河南塞至朝那、肤施。——由此看来,冒顿堪称雄才。

是时,汉兵方与项羽相距,中国罢于兵革,以故冒顿得自强,控弦之士三十馀万,威服诸国。——这样的武力如果进入中原,也是可以逐鹿的。冒顿没有这个念头吧。

秋,匈奴围韩王信于马邑。信数使使胡,求和解。——韩王当初有远见。这时候求和解有不得已,只是还是要注意内部沟通。

汉发兵救之。疑信数间使,有二心,使人责让信。——刘邦为何这样做呢?这和楚汉竞争的时候不同。难道是为了逼反韩王?

信恐诛,九月,以马邑降匈奴。——局势恶化。

匈奴冒顿因引兵南逾句注,攻太原,至晋阳。——匈奴进入内陆,刘邦面临考验了。如果韩王坚持在边境抵抗,局势本不至此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