艺术中国

中国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西汶书场

会员登录 | 注册
civcn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

卷第一十

[ 司马光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「汉纪二」起强圉作噩,尽著雍阉茂,凡二年。

太祖高皇帝上之下三年(丁酉,公元前二零四年)

冬,十月,韩信、张耳以兵数万东击赵。赵王及成安君陈馀闻之,聚兵井陉口,号二十万。

广武君李左车说成安君曰:“韩信、张耳乘胜而去国远斗,其锋不可当。臣闻‘千里馈粮,士有饥色;樵苏后爨,师不宿饱。’今井陉之道,车不得方轨,骑不得成列;行数百里,其势粮食必在其后。愿足下假臣奇兵三万人,从间路绝其辎重;足下深沟高垒勿与战。彼前不得斗,退不得还,野无所掠,不至十日,而两将之头可致于麾下;否则必为二子所擒矣。”成安君尝自称义兵,不用诈谋奇计,曰:“韩信兵少而疲,如此避而不击,则诸侯谓吾怯而轻来伐我矣。”

韩信使人间视,知其不用广武君策,则大喜,乃敢引兵遂下。未至井陉口三十里,止舍。夜半,传发,选轻骑二千人,人持一赤帜,从间道萆山而望赵军。诫曰:“赵见我走,必空壁逐我;若疾入赵壁,拔赵帜,立汉赤帜。”令其裨将传餐,曰:“今日破赵会食!”诸将皆莫信,佯应曰:“诺。”信曰:“赵已先据便地为壁;且彼未见吾大将旗鼓,未肯击前行,恐吾至阻险而还也。”乃使万人先行,出,背水陈。赵军望见而大笑。平旦,信建大将旗鼓,鼓行出井陉口;赵开壁击之,大战良久。于是信与张耳佯弃鼓旗,走水上军;水上军开入之,复疾战。赵果空壁争汉旗、鼓,逐信、耳。信、耳已入水上军,军皆殊死战,不可败。信所出奇兵二千骑共候赵空壁逐利,则驰入赵壁,皆拔赵旗,立汉赤帜二千。赵军已不能得信等,欲还归壁;壁皆汉赤帜,见而大惊,以为汉皆已得赵王将矣,兵遂乱,遁走,赵将虽斩之,不能禁也。于是汉兵夹击,大破赵军,斩成安君泜水上,禽赵王歇。诸将效首虏,毕贺,因问信曰:“兵法:‘右倍山陵,前左水泽。’今者将军令臣等反背水陈,曰‘破赵会食’,臣等不服,然竟以胜,此何术也?”信曰:“此在兵法,顾诸君不察耳!兵法不曰‘陷之死地而后生,置之亡地而后存’?且信非得素拊循士大夫也,此所谓‘驱市人而战之’,其势非置之死地,使人人自为战。今予之生地,皆走,宁尚可得而用之乎?!”诸将皆服,曰:“善!非臣所及也。”

信募生得广武君者予千金。有缚致麾下者,信解其缚,东乡坐,师事之。问曰:“仆欲北攻燕,东代齐,何若而有功?”广武君辞谢曰:“臣败亡之虏,何足以权大事乎!”信曰:“仆闻之,百里奚居虞而虞亡,在秦而秦霸;非愚于虞而智于秦也,用与不用,听与不听也。诚令成安君听足下计,若信者亦已为禽矣。以不用足下,故信得侍耳。今仆委心归计,愿足下勿辞。”广武君曰:“今将军涉西河,虏魏王,禽夏说;东下井陉,不终朝而破赵二十万众,诛成安君;名闻海内,威震天下,农夫莫不辍耕释耒,衤俞衣甘食,倾耳以待命者,此将军之所长也。然而众劳卒罢,其实难用。今将军欲举倦敝之兵,顿之燕坚城之下,欲战不得,攻之不拔,情见势屈;旷日持久,粮食单竭。燕既不服,齐必距境以自强。燕、齐相持而不下,则刘、项之权未有所分也,此将军所短也。善用兵者,不以短击长而以长击短。”韩信曰:“然则何由?”广武君对曰:“方今为将军计,莫如按甲休兵,镇抚赵民,百里之内,牛酒日至,以飨士大夫;北首燕路,而后遣辨士奉咫尺之书,暴其所长于燕,燕必不敢不听从。燕已从而东临齐,虽有智者,亦不知为齐计矣。如是,则天下事皆可图也。兵固有先声而后实者,此之谓也。”韩信曰:“善!”从其策,发使使燕,燕从风而靡;遣使报汉,且请以张耳王赵,汉王许之。楚数使奇兵渡河击赵,张耳、韩信往来救赵,因行定赵城邑,发兵诣汉。

甲戌晦,日有食之。十一月,癸卯晦,日有食之。

随何至九江,九江太宰主之,三日不得见。随何说太宰曰:“王之不见何,必以楚为强,以汉为弱也。此臣之所以为使。使何得见,言之而是,大王所欲闻也;言之而非,使何等二十人伏斧质九江市,足以明王倍汉而与楚也。”太宰乃言之王。王见之。随何曰:“汉王使臣敬进书大王御者,窃怪大王与楚何亲也!”九江王曰:“寡人北乡而臣事之。”随何曰:“大王与项王俱列为诸侯,北乡而臣事之者,必以楚为强,可以托国也。项王伐齐,身负版筑,为士卒先。大王宜悉九江之众,身自将之,为楚前锋;今乃发四千人以助楚。夫北面而臣事人者,固若是乎?汉王入彭城,项王未出齐也。大王宜悉九江之兵渡淮,日夜会战彭城下;大王乃抚万人之众,无一人渡淮者,垂拱而观其孰胜。夫托国于人者,固若是乎?大王提空名以乡楚而欲厚自托,臣窃为大王不取也!然而大王不背楚者,以汉为弱也。夫楚兵虽强,天下负之以不义之名,以其背盟约而杀义帝也。汉王收诸侯,还守成皋、荥阳,下蜀、汉之粟,深沟壁垒,分卒守徼乘塞。楚人深入敌国八九百里,老弱转粮千里之外。汉坚守而不动,楚进则不得攻,退则不能解,故曰楚兵不足恃也。使楚胜汉,则诸侯自危惧而相救。夫楚之强,适足以致天下之兵耳。故楚不如汉,其势易见也。今大王不与万全之汉而自托于危亡之楚,臣窃为大王惑之!臣非以九江之兵足以亡楚也;大王发兵而倍楚,项王必留;留数月,汉之取天下可以万全。臣请与大王提剑而归汉,汉王必裂地而封大王;又况九江必大王有也。”九江王曰:“请奉命。”阴许畔楚与汉,未敢泄也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项羽自知少助;食尽,韩信又进兵击楚,羽患之。
——韩信决定进攻楚军。项羽开始陷入困境了。

汉遣侯公说羽请太公。羽乃与汉约,中分天下,割洪沟以西为汉,以东为楚。——这时候才谈判,项羽很难抵御诱惑。

九月,楚归太公、吕后,引兵解而东归。——项羽迷信契约,难道不知道战国以来诡诈为常么?

汉王欲西归,——刘邦也想歇一口气。

张良、陈平说曰:“汉有天下太半,而诸侯皆附;楚兵疲食尽,此天亡之时也。——这两位同时看到大势!

今释弗击,此所谓养虎自遗患也。”——机遇!

汉王从之。——最重要的决定!刘邦时时能克制自己的欲望,能判断听从。这之前的他绝没有想到这回会灭了项羽的,是张良、陈平让他愿意努力。
是岁,以中尉周昌为御史大夫。昌,苛从弟也。
——内部稳固,奖赏。薪酬设计。
汉王下令:军士不幸死者,吏为衣衾棺敛,转送其家。四方归心焉。
——可以细致做收心的工作了。
八月,北貉燕人来致枭骑助汉。
——刘邦的影响可以达到这样么?
今足下欲行忠信以交于汉王,必不能固于二君之相与也,而事多大于张黡、陈泽者;故臣以为足下必汉王之不危己,亦误矣!
——蒯彻谙熟人情!洞若观火!能看到这样还鼓动韩信攻齐而置郦食其于死地。蒯彻是想把韩信望独立的方向推吧?

大夫种存亡越,霸句践,立功成名而身死亡,野兽尽而猎狗烹。夫以交友言之,则不如张耳之与成安君者也;以忠信言之,则不过大夫种之于句践也,此二者足以观矣!愿足下深虑之。——确是实话!

且臣闻‘勇略震主者身危,功盖天下者不赏’。今足下戴震主之威,挟不赏之功,归楚,楚人不信;归汉,汉人震恐。——大实话,两难。

足下欲持是安归乎?”——逼问有力!蒯彻是看明白了。功劳有时候是累赘啊!韩信也是奇才,却因为发挥才能落得这样的进退无路,也是悲哀!人尽其才应该是机制可以让人只发挥才能,遏制不好的一面,这样的机制是有才者的梦想吧?

韩信谢曰:“先生且休矣,吾将念。”——韩信虽然有所心动,还是被超出自己理解的选择震慑了。这样的回答不过是逃避。

后数日,蒯彻复说曰:“夫听者,事之候也;计者,事之机也;听过计失而能久安者鲜矣!——蒯彻还抱有幻想。蒯彻见识深远!不知道为何没被刘邦及其手下发现笼络。难道也是个骄傲的人么?

故知者,决之断也;疑者,事之害也。审豪厘之小计,遗天下之大数,智诚知之,决弗敢行者,百事之祸也。——真厉害!确实是啊,好的想法不能去做,太可惜了!我们身边的领导,有几个人能有这样的见识和胆略呢!

夫功者,难成而易败;时者,难得而易失也;时乎时,不再来!”——奇妙的、伟大的构思,可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!蒯彻高才!!!

韩信犹豫,不忍倍汉;又自以功多,汉终不夺我齐,——可叹!

遂谢。蒯彻因去,佯狂为巫。——可惜!

然而,蒯彻始终没有投奔项羽,是知道项羽的为人不足以用自己吧?蒯彻为何也不选择刘邦。是因为刘项都是自我意识很强的人,不像韩信可以完全掌握。由此看来,蒯彻至少也是骄傲的人,如果真的三足鼎立之后,也不知道他和韩信会怎样呢。
武涉已去,蒯彻知天下权在信,乃以相人之术说信
——如此看来,前面蒯彻说韩信进攻,不顾郦食其死活,是别有居心了。

曰:“仆相君之面,不过封侯,又危不安;相君之背,贵乃不可言。”——灵动。

韩信曰:“何谓也?”——狐疑之人难免迷信。

蒯彻曰:“天下初发难也,忧在亡秦而已。今楚、汉分争,使天下之人肝胆涂地,父子暴骸骨于中野,不可胜数。——点题,从身边说起。天下大事,和平时不同,自然是要全面说。

楚人起彭城,转斗逐北,乘利席卷,威震天下;然兵困于京、索之间,迫西山而不能进者,三年于此矣。汉王将数十万之众,距巩、雒,阻山河之险,一日数战,无尺寸之功,折北不救。此所谓智勇俱困者也。百姓罢极怨望,无所归倚。——新阶段,双雄并峙。众心无所依。

以臣料之,其势非天下之贤圣固不能息天下之祸。当今两主之命,县于足下,足下为汉则汉胜,与楚则楚胜。——入题。

诚能听臣之计,莫若两利而俱存之,参分天下,鼎足而居,其势莫敢先动。——三国志!非大构思不敢想!

夫以足下之贤圣,有甲兵之聚,据强齐,从赵、燕,出空虚之地而制其后,因民之欲,西乡为百姓请命,则天下风走而响应矣,孰敢不听!——扬长。

割大弱强以立诸侯,诸侯已立,天下服听,而归德于齐。——这个是很可能做到的,因为诸侯并不愿只依附于刘项。

案齐之故,有胶、泗之地,深拱揖让,则天下之君王相率而朝于齐矣。——蓝图。

盖闻‘天与弗取,反受其咎;时至不行,反受其殃’。愿足下熟虑之!”——反说其害。

韩信曰:“汉王遇我甚厚,吾岂可乡利而倍义乎!”——韩信未必是感情,而是缺乏争雄天下的志向。

蒯生曰:“始常山王、成安君为布衣时,相与为刎颈之交;后争张黡、陈泽之事,常山王杀成安君泜水之南,头足异处。此二人相与,天下至欢也,然而卒相禽者,——努力,例子。

患生于多欲而人心难测也。——洞察!!!
项王闻龙且死,大惧,
——项羽感觉到危险了。刘邦的多方进攻,达到了效果。

使盱台人涉往说齐王信曰:“天下共苦秦久矣,相与戮力击秦。秦已破,计功割地,分土而王之,以休士卒。今汉王复兴兵而东,侵人之分,夺人之地;已破三秦,引兵出关,收诸侯之兵以东击楚,其意非尽吞天下者不休,其不知厌足如是甚也!——只有最后这句说到利害。

且汉王不可必,身居项王掌握中数矣,项王怜而活之;然得脱,辄倍约,复击项王,其不可亲信如此。——品格问题。

今足下虽自以与汉王为厚交,为之尽力用兵,必终为所禽矣。——目前做法的前景。

足下所以得须臾至今者,以项王尚存也。——引入主题。

当今二王之事,权在足下,足下右投则汉王胜,左投则项王胜。项王今日亡,则次取足下。——把项羽和齐王连在一起了。不错。

足下与项王有故,何不反汉与楚连和,参分天下王之!——现在才想起有故!这个建议倒是不错。可惜不够了解刘邦和韩信的微妙关系,没能深入说动。

今释此时而自必于汉以击楚,且为智者固若此乎?!”——不够分量。

韩信谢曰:“臣事项王,官不过郎中,位不过执戟;言不听,画不用,故倍楚而归汉。——明明有怨气了。

汉王授我上将军印,予我数万众,解衣衣我,推食食我,言听计用,故吾得以至于此。——没看到刘邦的警戒?还是被刘邦的表现感动了?

夫人深亲我,我倍之不祥;虽死不易!幸为信谢项王!”——说到底都是感情。韩信没有逐鹿天下,割据称雄的志向。他的志向不过是发挥才能,得到认同。
信使人言汉王曰:“齐伪诈多变,反覆之国也;南边楚。请为假王以镇之。”
——韩信开始提要求了。

汉王发书,大怒,——一直没有把韩信当回事啊。韩信和刘邦的关系一直是很微妙的。使用而不信任。

骂曰:“吾困于此,旦暮望若来佐我,乃欲自立为王!”——从自己拜将来说是这样。可是刘邦能给韩信这样的信任么?两个人不过是彼此都有使用价值罢了,可是彼此都有错位的期待。

张良、陈平蹑汉王足,——英雄所见略同,诡计所为同样。

因附耳语曰:“汉方不利,宁能禁信之自王乎!——旁观者清。也是刘邦给大家这样的氛围。

不如因而立之,善遇,使自为守。不然,变生。”——灵活。

汉王亦悟,因复骂曰:“大丈夫定诸侯,即为真王耳,何以假为!”——顺势,刘邦对自己的情绪真的做到收放自如了。见识不深,学习足以弥补。

春,二月,遣张良操印立韩信为齐王,征其兵击楚。——空名得实利。

韩信是很欠思虑的,或者真的认为自己该当王了。如果这样想,那自然是不能再当刘邦的手下了。如果不是,那么多跟随刘邦多年的人都没能得到王的称号,自己是不是过分呢?现在自己主动提出称王,相当于是和刘邦生分了。难道不知道天下只会在刘项之间选一位么?不可能再恢复到六国并立的年代了。韩信的见识没到这个层面啊!
汉王疾愈,西入关。至栎阳,枭故塞王欣头栎阳市。
——这时候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,难道是司马欣有问题?

留四日,复如军,军广武。——应该是内有变故,紧急处理了。
立张耳为赵王。
——漫长的角逐,结果是这样。张耳也想不到吧?这时候的他,会是什么心情呢?喜悦?不见得吧?身边还有真正的朋友么?还是一帮只想通过他谋利的人啊?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