艺术中国

中国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西汶书场

会员登录 | 注册
civcn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

卷第八

[ 司马光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「秦纪三」起昭阳大荒落,尽阏逢敦牂,凡二年。

二世皇帝下二年(癸巳,公元前二零八年)

冬,十月,泗川监平将兵围沛公于丰,沛公出与战,破之,令雍齿守丰。十一月,沛公引兵之薛。泗川守壮兵败于薛,走至戚,沛公左司马得杀之。

周章出关,止屯曹阳,二月馀,章邯追败之。复走渑池,十馀日,章邯击,大破之。周文自刎,军遂不战。

吴叔围荥阳,李由为三川守,守荥阳,叔弗能下。楚将军田臧等相与谋曰:“周章军已破矣,秦兵旦暮至。我围荥阳城弗能下,秦兵至,必大败,不如少遗兵守荥阳,悉精兵迎秦军。今假王骄,不知兵权,不足与计事,恐败。”因相与矫王令以诛吴叔,献其首于陈王。陈王使使赐田臧楚令尹印,使为上将。

田臧乃使诸将李归等守荥阳,自以精兵西迎秦军于敖仓,与战。田臧死,军破。章邯进兵击李归等荥阳下,破之,李归等死。阳城人邓说将兵居郯,章邯别将击破之。铚人伍逢将兵居许,章邯击破之。两军皆散,走陈,陈王诛邓说。二世数诮让李斯:“居三公位,如何令盗如此!”李斯恐惧,重爵禄,不知所出,乃阿二世意,以书对曰:“夫贤主者,必能行督责之术者也。故申子曰‘有天下而不恣睢,命之曰以天下为桎梏’者,无他焉,不能督责,而顾以其身劳于天下之民,若尧、禹然,故谓之桎梏也。夫不能修申、韩之明术,行督责之道,专以天下自适也;而徒务苦形劳神,以身徇百姓,则是黔首之役,非畜天下者也,何足贵哉!故明主能行督责之术以独断于上,则权不在臣下,然后能灭仁义之涂,绝谏说之辩,荦然行恣睢之心,而莫之敢逆。如此,群臣、百姓救过不给,何变之敢图!”二世说,于是行督责益严,税民深者为明吏,杀人众者为忠臣,刑者相半于道,而死人日成积于市,秦民益骇惧思乱。

赵李良已定常山,还报赵王。赵王复使良略太原。至石邑,秦兵塞井陉,未能前。秦将诈为二世书以招良。良得书未信,还之邯郸,益请兵。未至,道逢赵王姊出饮,从百馀骑,良望见,以为王,伏谒道旁。王姊醉,不知其将,使骑谢李良。李良素贵,起,惭其从官。从官有一人曰:“天下畔秦,能者先立。且赵王素出将军下,今女儿乃不为将军下车,请追杀之!”李良已得秦书,固欲反赵,未决,因此怒,遣人追杀王姊,因将其兵袭邯郸。邯郸不知,竟杀赵王、邵骚。赵人多为张耳、陈馀耳目者,以故二人独得脱。

陈人秦嘉、符离人硃鸡石等起兵,围东海守于郯。陈王闻之,使武平君畔为将军,监郯下军。秦嘉不受命,自立为大司马,恶属武平君,告军吏曰:“武平君年少,不知兵事,勿听!”因矫以王命杀武平君畔。

二世益遣长史司马欣、董翳佐章邯击盗。章邯已破伍逢,击陈柱国房君,杀之。又进击陈西张贺军。陈王出监战。张贺死。

腊月,陈王之汝阴,还,至下城父,其御庄贾杀陈王以降。初,陈涉既为王,其故人皆往依之。妻之父亦往焉,陈王以众宾待之,长揖不拜。妻之父怒曰:“怙乱僭号,而傲长者,不能久矣!”不辞而去。陈王跪谢,遂不为顾。客出入愈益发舒,言陈王故情。或说陈王曰:“客愚无知,颛妄言,轻威。”陈王斩之。诸故人皆自引去,由是无亲陈王者。陈王以硃防为中正,胡武为司过,主司群臣。诸将徇地至,令之不是,辄系而罪之。以苛察为忠,其所不善者,弗下吏,辄自治之。诸将以其故不亲附,此其所以败也。

陈王故涓人将军吕臣为苍头军,起新阳,攻陈,下之,杀庄贾,复以陈为楚。葬陈王于砀,谥曰隐王。

初,陈王令铚人宋留将兵定南阳,入武关。留已徇南阳,闻陈王死,南阳复为秦,宋留以军降,二世车裂留以徇。

魏周市将兵略地丰、沛,使人招雍齿。雍齿雅不欲属沛公,即以丰降魏。沛公攻之,不克。

赵张耳、陈馀收其散兵,得数万人,击李良。良败,走归章邯。

客有说耳、馀曰:“两君羁旅,而欲附赵,难可独立。立赵后,辅以谊,可就功。”乃求得赵歇。春,正月,耳、馀立歇为赵王,居信都。

东阳宁君、秦嘉闻陈王军败,乃立景驹为楚王,引兵之方与,欲击秦军定陶下;使公孙庆使齐,欲与之并力俱进。齐王曰:“陈王战败,不知其死生,楚安得不请而立王!”公孙庆曰:“齐不请楚而立王,楚何故请齐而立王!且楚首事,当令于天下。”田儋杀公孙庆。

秦左、右校复攻陈,下之。吕将军走,徼兵复聚,与番盗黥布相遇,攻击秦左、右校,破之青波,复以陈为楚。

黥布者,六人也,姓英氏,坐法黥,以刑徒论输骊山。骊山之徒数十万人,布皆与其徒长豪杰交通,乃率其曹耦,亡之江中为群盗。番阳令吴芮,甚得江湖间心,号曰番君。布往见之,其众已数千人。番君乃以女妻之,使将其兵击秦。

楚王景驹在留,沛公往从之。张良亦聚少年百馀人,欲往从景驹,道遇沛公,遂属焉。沛公拜良为厩将。良数以太公兵法说沛公,沛公善之,常用其策。良为他人言,皆不省。良曰:“沛公殆天授!”故遂从不去。沛公与良俱见景驹,欲请兵以攻丰。时章邯司马尸二将兵北定楚地,屠相,至砀。东阳宁君、沛公引兵西,战萧西,不利,还,收兵聚留。二月,攻砀,三日,拔之。收砀兵得六千人,与故合九千人。三月,攻下邑,拔之。还击丰,不下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遣将兵距峣关,
——秦国内乱消失了。不过太晚了。战略空间很小,人才也没有。

沛公欲击之。——武力强大了,就不愿意动脑。

张良曰:“秦兵尚强,未可轻。愿先遣人益张旗帜于山上为疑兵,使郦食其、陆贾往说秦将,啖以利。”——分化对手的手法,张良知兵。

秦将果欲连和,沛公欲许之。——赵高造成的恶果。秦国的基层人员的心理变化还没恢复会原样。

张良曰:“此独其将欲叛,恐其士卒不从;不如因其懈怠击之。”——张良如何判断的?没有详细记载,不过这时候改变成攻击,也是出人意料。兵者,诡道也!

沛公引兵绕峣关,逾蒉山,击秦军,大破之蓝田南。遂至蓝田,又战其北,秦兵大败。——秦军无人才,将领也无心作战了。
九月,赵高令子婴斋戒,当庙见,受玉玺。
——一个“令”字透着跋扈。

斋五日。子婴与其子二人谋曰:“丞相高杀二世望夷宫,恐群臣诛之,乃佯以义立我。——子婴不是毛头小子了,赵高这回是掩耳盗铃。

我闻赵高乃与楚约,灭秦宗室而分王关中。——这也是攻击赵高的说法,其实也知道不可能有这回事。诸侯哪里容得秦国有复兴的机会啊。

今使我斋、见庙,此欲因庙中杀我。我称病不行,丞相必自来,来则杀之。”——这才是真正的想法。赵高这样的人,谁能放心呢?二世就是前车之鉴。

高使人请子婴数辈,子婴不行。高果自往,——赵高这时候放松警惕了。面对威胁会警惕,面对平静的表象会麻木,赵高这样奸猾的人也难免啊!

曰:“宗庙重事,王奈何不行?”——这问话的口气!没有一丝温婉。

子婴遂刺杀高于斋宫,三族高家以徇。——这时候只灭三族?子婴未必是厉害的人,而是再笨的人,看多了赵高的做法都会选择了。
二世梦白虎啮其左骖马,杀之,心不乐,怪问占梦。卜曰:“泾水为祟。”二世乃斋于望夷宫,欲祠泾水,沈四白马。
——这事不问赵高?

使使责让高以盗贼事。高惧,乃阴与其婿咸阳令阎乐及弟赵成谋曰:“上不听谏。今事急,欲归祸于吾。——现在没有人可以责怪了,赵高感到危险了。那之前为何不扶持章邯呢?

吾欲易置上,更立子婴。子婴仁俭,百姓皆载其言。”——赵高只有自己的利益思考,子婴云云,不过是为了堵住众口。

乃使郎中令为内应,诈为有大贼,令乐召吏发兵追,劫乐母置高舍。遣乐将吏卒千馀人至望夷宫殿门,缚卫令仆射,曰:“贼入此,何不止?”卫令曰:“周庐设卒甚谨,安得贼敢入宫!”乐遂斩卫令,直将吏入,行射郎、宦者。郎、宦者大惊,或走,或格。格者辄死,死者数十人。郎中令与乐俱入,射上幄坐帏。——赵高玩手腕,减弱政变难度,秦王也实在没有对抗赵高的人了。

二世怒,召左右,左右皆惶扰不斗。——赵高擅政久了,忠直之士灭尽!

旁有宦者一人侍,不敢去。二世入内,谓曰:“公何不早告我,乃至于此!”宦者曰:“臣不敢言,故得全。使臣早言,皆已诛,安得至今!”——讽刺!知道的人为何要说?领导给了这样的氛围么?

阎乐前即二世,数曰:“足下骄恣,诛杀无道,天下共畔足下。足下其自为计!”——推脱责任,为赵高开脱。

二世曰:“丞相可得见否?”乐曰:“不可!”——见了又如何。

二世曰:“吾愿得一郡为王。”弗许。又曰:“愿为万户侯。”弗许。曰:“愿与妻子为黔首,比诸公子。”——讨价还价,恋生智昏。赵高都不愿见面了,下面的人只会执行命令,哪里还有机会啊。

阎乐曰:“臣受命于丞相,为天下诛足下。足下虽多言,臣不敢报!”麾其兵进。二世自杀。——呵呵,为天下?包括诸侯么?

阎乐归报赵高。赵高乃悉召诸大臣、公子,告以诛二世之状,曰:“秦故王国,始皇君天下,故称帝。今六国复自立,秦地益小,乃以空名为帝,不可。宜为王如故,便。”乃立子婴为秦王。——这时候似乎清醒了,退帝称王其实是因为没有二世这个名义上的压迫了,赵高其实是更加骄横,才敢这样自作主张。

以黔首葬二世社南宜春苑中。——赵高弄法成瘾,这个本能还是有的。这样的安排是贬低了二世,自然也减轻了自己的罪责。
初,中丞相赵高欲专秦权,恐群臣不听,乃先设验,持鹿献于二世曰:“马也。”二世笑曰:“丞相误邪,谓鹿为马!”
——赵高的小手腕很多的,这个就很露骨了,直接挑战二世。

问左右,左右或默,或言马以阿顺赵高,或言鹿者。——赵高对秦廷的掌控竟然达到这样的程度!这不是试探群臣,是挑衅二世。

高因阴中诸言鹿者以法。后群臣皆畏高,莫敢言其过。——这时候赵高还是借助二世的,二世既然都不反对,群臣自然迎合赵高了。

高前数言“关东盗无能为也”,及项羽虏王离等,而章邯等军数败,上书请益助。自关以东,大抵尽畔秦吏,应诸侯,诸侯咸率其众西乡。——赵高这样的只适合窝里斗,智慧是说不上的。秦国实在是亡在赵高手上啊!

八月,沛公将数万人攻武关,屠之。——这是为了立威么?刘邦的仁厚和政治需要比较起来还是选择现实了。

高恐二世怒,诛及其身,乃谢病,不朝见。——至此,赵高还是没能超越二世,可惜的是二世没能这样想啊。
章邯狐疑,阴使候始成使项羽,欲约。
——秦高层瓦解!章邯没有选择死拼项羽,而是求生,跳槽。

约未成,项羽使蒲将日夜引兵度三户,军漳南,与秦军战,再破之。项羽悉引兵击秦军汙水上,大破之。——秦军现在还有心思作战么!

章邯使人见项羽,欲约。——章邯迈出这步,秦国灭亡已成定局。章邯也不可能回头了,何况赵高也不会给他回头的机会。

项羽召军吏谋曰:“粮少,欲听其约。”——项羽这话说的,难道粮多就要杀到底么?不过是遮掩罢了。项羽已经习惯给人英雄气概的感觉,角色的影响左右着这个读书不多的年轻人,他的心一直都是惶惑的,在做着自己都不是很清楚的事情。

军吏皆曰:“善。”——项羽的威望日渐。

项羽乃与期洹水殷虚上。已盟,章邯见项羽而流涕,为言赵高。——此时的章邯为谁流涕?!章邯的心中是怎样的感受!赵高确实是章邯深恨之人。却是项羽成功的助力。

项羽乃立章邯为雍王,置楚军中,使长史欣为上将军,将秦军为前行。——这样的处置不是项羽自己想出来的吧。秦国最后的武力不仅失去了,还成了敌人的助手。
王离军既没,章邯军棘原,项羽军漳南,相持未战。
——这是项梁集团在项羽带领下和秦军的继续交锋,秦军并不能占优。巨鹿不过是凸显项羽,其实要真的对战楚军也不见得不行。毕竟,两个组织的竞争都不可能是一时勇气可以起很大作用的。勇气只能在相差不远的情况下才能发挥作用。

秦军数却,二世使人让章邯。——秦军遇到困难,二世只是责问,可曾考虑过后果?这样的做法类似现在的组织运行中管理者“有压力才有动力”的说法。压力大了就一定拼命么?这能改变么?不懂得组织运行的道理,就只能看到表面。干不来还不能辞职么?更要命的是跳槽到对手那里了。

章邯恐,使长史欣请事。——上下离心!大忌!

至咸阳,留司马门三日,赵高不见,有不信之心。——赵高掌权之后的首次处理外部竞争问题。这样的态度只能封闭的内部有效,因为大家都要看赵高的脸色,这样给脸色,可曾想到章邯怎么办?

长史欣恐,还走其军,不敢出故道。赵高果使人追之,不及。——赵高只想威压,如此自残,秦国必亡!玩阴谋上瘾了,而没有审时度势的能力,有聪明而没有智慧的典型!

欣至军,报曰:“赵高用事于中,下无可为者。——透彻、沉痛、绝望!

今战能胜,高必疾妒吾功,不能胜,不免于死。愿将军孰计之!”——绝境!启发!

陈馀亦遗章邯书曰:“白起为秦将,南征鄢郢,北坑马服,攻城略地,不可胜计,而竟赐死。蒙恬为秦将,北逐戎人,开榆中地数千里,竟斩阳周。何者?功多,秦不能尽封,因以法诛之。——似是而非,不是赵高掌权,这都是废话。

今将军为秦将三岁矣,所亡失以十万数,而诸侯并起滋益多。彼赵高素谀日久,今事急,亦恐二世诛之,故欲以法诛将军以塞责,使人更代将军以脱其祸。——讲到共鸣处了。

夫将军居外久,多内郤,有功亦诛,无功亦诛。——危险!

且天之亡秦,无愚智皆知之。今将军内不能直谏,外为亡国将,孤特独立而欲常存,岂不哀哉!——绝境!

将军何不还兵与诸侯为从,约共攻秦,分王其地,南面称孤!——出路,前程!

此孰与身伏鈇质、妻子为戮乎?”——对比、家室。陈馀这篇文章其实没有什么精彩,不过是赵高制造了机会。这类似于六国亡国的情景啊。不过是反过来了。现在的章邯报国无门。
六月,与南阳守齮战犨东,破之,略南阳郡;南阳守走保城,守宛。沛公引兵过宛,西。
——刘邦军一直顺利,越城而过看出心急,看出不经心。

张良谏曰:“沛公虽欲急入关,秦兵尚众,距险。今不下宛,宛从后击,强秦在前,此危道也。”——冷静!小问题会成为大祸患!

于是沛公乃夜引军从他道还,偃旗帜,迟明,围宛城三匝。——刘邦善于纳谏,这样的做法是谁的想法呢?变不利为有利的思维不错!

南阳守欲自刭,——奇怪,原先顽强抵抗,现在为何要自杀呢?难道是刘邦的去而复返打击了信心?还是看到刘邦来的方向,认为后方失守而绝望?

共舍人陈恢曰:“死未晚也。”——似乎缺了部分,手下有人愿意出力,怪不得可以坚守。

乃逾城见沛公曰:“臣闻足下约先入咸阳者王之。今足下留守宛,宛郡县连城数十,其吏民自以为降必死,故皆坚守乘城。——说出原委,为自己辩解,同时示弱,求得同情。实在。

今足下尽日上攻,士死伤者必多。引兵去宛,宛必随足下后。足下前则失咸阳之约,后有强宛之患。——说到实际的问题了,这样的分析正是刘邦顾虑的,厉害!

为足下计,莫若约降,封其守;因使止守,引其甲卒与之西。——这是从为刘邦着想的思维,很实际的做法,尤其是“引其甲卒”凸现诚意。

诸城未下者,闻声争开门而待足下,足下通行无所累。”——描绘前景。

沛公曰:“善!”秋,七月,南阳守齮降,封为殷侯,封陈恢千户。引兵西,无不下者。——刘邦善于倾听并行动,一个正确的决定导致的结果!

至丹水,高武侯鳃、襄侯王陵降。还攻胡阳,遇番君别将梅鋗,与偕攻析、郦,皆降。所过亡得卤掠,秦民皆喜。——最后这句有王者气象!
夏,四月,沛公南攻颍川,屠之。
——很少见到刘邦军队的“屠之”!不知道这里有着什么隐藏的原因。

因张良,遂略韩地。——张良的复国梦可以实现了。

时赵别将司马卬方欲渡河入关。——诸侯中也有人想入关,混乱。

沛公乃北攻平阴,绝河津南,战洛阳东。军不利,南出轘辕。——这时候的局面不同了,各方势力纠缠。

张良引兵从沛公。沛公令韩王成留守阳翟,与良俱南。——韩国的复兴暂时搁置。张良和刘邦的关系是不是由此密切呢?张良是不是慢慢改变复国的思维为跟从刘邦了。
三月,沛公攻开封,未拔。
——攻城不是强项啊。

西与秦将杨熊会战白马,又战曲遇东,大破之。——刘邦的军队渐渐有战斗力了。

杨熊走之荥阳,二世使使者斩之以徇。——不知道二世还有几个将领可以斩的。
沛公至高阳传舍,使人召郦生。郦生至,入谒。沛公方倨床使两女子洗足,而见郦生。
——呵呵,刘邦这时候这么闲么?是不是故意的啊?

郦生入,则长揖不拜,曰:“足下欲助秦攻诸侯乎?且欲率诸侯破秦也?”——一派说客派头。

沛公骂曰:“竖儒!天下同苦秦久矣,故诸侯相率而攻秦,何谓助秦攻诸侯乎!”——刘邦本来就轻视儒生,自然入彀。

郦生曰:“必聚徒合义兵诛无道秦,不宜倨见长者!”——聚徒二字是关键!

于是沛公辍洗,起,摄衣,延郦生上坐,谢之。——变化这么快,刘邦厉害,是心中真有气量,修养。

郦生因言六国从横时。——老主意。

沛公喜,赐郦生食,问曰:“计将安出?”——刘邦原先并没有以天下为志,自然不知道这些说法了。

郦生曰:“足下起纠合之众,收散乱之兵,不满万人;欲以径入强秦,此所谓探虎口者也。——大实话,大处来看是这样,可是当局者迷啊!幸好面对的不是章邯。

夫陈留,天下之冲,四通五达之郊也,今其城中又多积粟。臣善其令,请得使之令下足下。即不听,足下引兵攻之,臣为内应。”——原来是有礼物的,可是这个相友善的令,岂不是被郦食其出卖了?郦食其是功利心很重的人啊!

于是遣郦生行,沛公引兵随之,遂下陈留。——不知道令下场如何?

号郦食其为广野君。郦生言其弟商。时商聚少年得四千人,来属沛公,沛公以为将,将陈留兵以从,郦生常为说客,使诸侯。——郦食其的选择成功了。可谓善于为家族谋划的人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