艺术中国

中国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西汶书场

会员登录 | 注册
civcn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

卷第七

[ 司马光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「秦纪二」起阏逢阉茂,尽玄黓执徐,凡十九年。

始皇帝下二十年(甲戌,公元前二二七年)

荆轲至咸阳,因王宠臣蒙嘉卑辞以求见,王大喜,朝服,设九宾而见之。荆轲奉图以进于王,图穷而匕首见,因把王袖而揕之;未至身,王惊起,袖绝。荆轲逐王,王环柱而走。群臣皆愕,卒起不意,尽失其度。而秦法,群臣侍殿上者不得操尺寸之兵,左右以手共搏之,且曰:“王负剑!”负剑,王遂拔以击荆轲,断其左股。荆轲废,乃引匕首擿王,中铜柱。自知事不就,骂曰:“事所以不成者,以欲生劫之,必得约契以报太子也!”遂体解荆轲以徇。王于是大怒,益发兵诣赵,就王翦以伐燕,与燕师、代师战于易水之西,大破之。

始皇帝下二十一年(乙亥,公元前二二六年)

冬,十月,王翦拔蓟,燕王及太子率其精兵东保辽东,李信急追之。代王嘉遗燕王书,令杀太子丹以献。丹匿衍水中,燕王使使斩丹,欲以献王,王复进兵攻之。

王贲伐楚,取十馀城。王问于将军李信曰:“吾欲取荆,于将军度用几何人而足?”李信曰:“不过用二十万。”王以问王翦,王翦曰:“非六十万人不可。”王曰:“王将军老矣,何怯也!”遂使李信、蒙恬将二十万人伐楚;王翦因谢病归频阳。

始皇帝下二十二年(丙子,公元前二二五年)

王贲伐魏,引河沟以灌大梁。三月,城坏。魏王假降,杀之,遂灭魏。

王使人谓安陵君曰:“寡人欲以五百里地易安陵。”安陵君曰:“大王加惠,以大易小,甚幸。虽然,臣受地于魏之先王,愿终守之,弗敢易。”王义而许之。

李信攻平舆,蒙恬攻寝,大破楚军。信又攻鄢郢,破之,于是引兵而西,与蒙恬会城父,楚人因随之,三日三夜不顿舍,大败李信,入两壁,杀七都尉;李信奔还。

王闻之,大怒,自至频阳谢王翦曰:“寡人不用将军谋,李信果辱秦军。将军虽病,独忍弃寡人乎!”王翦谢病不能将,王曰:“已矣,勿复言!”王翦曰:“必不得已用臣,非六十万人不可!”王曰:“为听将军计耳。”于是王翦将六十万人伐楚。王送至霸上,王翦请美田宅甚众。王曰:“将军行矣,何忧贫乎!”王翦曰:“为大王将,有功,终不得封侯,故及大王之向臣,以请田宅为子孙业耳。”王大笑。王翦既行,至关,使使还请善田者五辈。或曰:“将军之乞贷亦已甚矣!”王翦曰:“不然。王怚中而不信人,今空国中之甲士而专委于我,我不多请田宅为子孙业以自坚,顾令王坐而疑我矣。”

始皇帝下二十三年(丁丑,公元前二二四年)

王翦取陈以南至平舆。楚人闻王翦益军而来,乃悉国中兵以御之;王翦坚壁不与战。楚人数挑战,终不出。王翦日休士洗沐,而善饮食,抚循之;亲与士卒同食。久之,王翦使人问:“军中戏乎?”对曰:“方投石、超距。”王翦曰:“可用矣!”楚既不得战,乃引而东。王翦追之,令壮士击,大破楚师,至蕲南,杀其将军项燕,楚师遂败走。王翦因乘胜略定城邑。

始皇帝下二十四年(戊寅,公元前二二三年)

王翦、蒙武虏楚王负刍,以其地置楚郡。

始皇帝下二十五年(己卯,公元前二二二年)

大兴兵,使王贲攻辽东,虏燕王喜。

臣光曰:燕丹不胜一朝之忿以犯虎狼之秦,轻虑浅谋,挑怨速祸,使召公之庙不祀忽诸,罪孰大焉!而论者或谓之贤,岂不过哉!

夫为国家者,任官以才,立政以礼,怀民以仁,交邻以信。是以官得其人,政得其节,百姓怀其德,四邻亲其义。夫如是,则国家安如磐石,炽如焱火。触之者碎,犯之者焦,虽有强暴之国,尚何足畏哉!丹释此不为,顾以万乘之国,决匹夫之怒,逞盗贼之谋,功隳身戮,社稷为墟,不亦悲哉!

夫其膝行、蒲伏,非恭也;复言、重诺,非信也;糜金、散玉,非惠也;刎首、决腹,非勇也。要之,谋不远而动不义,其楚白公胜之流乎!

荆轲怀其豢养之私,不顾七族,欲以尺八匕首强燕而弱秦,不亦愚乎!故扬子论之,以要离为蛛蝥之靡,聂政为壮士之靡,荆轲为刺客之靡,皆不可谓之义。又曰:“荆轲,君子盗诸!”善哉!

王贲攻代,虏代王嘉。

王翦悉定荆江南地,降百越之君,置会稽郡。

五月,天下大酺。

初,齐君王后贤,事秦谨,与诸侯信;齐亦东边海上。秦日夜攻三晋、燕、楚,五国各自救,以故齐王建立四十馀年不受兵。及君王后且死,戒王建曰:“群臣之可用者某。”王曰:“请书之。”君王后曰:“善!”王取笔牍受言,君王后曰;“老妇已忘矣。”君王后死,后胜相齐,多受秦间金。宾客入秦,秦又多与金。客皆为反间,劝王朝秦,不修攻战之备,不助五国攻秦,秦以故得灭五国。

齐王将入朝,雍门司马前曰:“所为立王者,为社稷耶,为王耶?”王曰:“为社稷。”司马曰:“为社稷立王,王何以去社稷而入秦?”齐王还车而反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是岁,二世废卫君角为庶人,卫绝祀。
——这就是有人说的,战国最后一个灭亡的国家。但是这样的所谓国家,灭不灭有什么区别呢?
周市自狄还,至魏地,欲立故魏公子宁陵君咎为王。咎在陈,不得之魏。
——周市也有想法了。陈胜的称王有什么意义呢?

魏地已定,诸侯皆欲立周市为魏王。——呵呵,这可不是众望所归,而是形势使然,需要有人排排坐。

市曰:“天下昏乱,忠臣乃见。今天下共畔秦,其义必立魏王后乃可。”诸侯固请立市,市终辞不受;迎魏咎于陈,——周市是清醒人。

五反,陈王乃遣之,立咎为魏王,市为魏相。——陈胜不足以成事!哪里有五反才答应的呢!这不过成就周市的名声罢了。
赵王与张耳、陈馀北略地燕界,赵王间出,为燕军所得,燕囚之,欲求割地;使者往请,燕辄杀之。
——秦国未灭,所谓的复国已经互相残杀了。如果秦重新振作,估计还是要灭掉六国的。

有厮养卒走燕壁,见燕将曰:“君知张耳、陈馀何欲?”——勇士,有胆。

曰:“欲得其王耳。”——直线思维。

赵养卒笑曰:“君未知此两人所欲也。夫武臣、张耳、陈馀,杖马棰下赵数十城,此亦各欲南面而王,岂欲为将相终已邪?——笑得得意,说的有理。既然六国都只顾自己,不管秦国是否灭亡,那这些人自私的想法也是正常的了。

顾其势初定,未敢参分而王,且以少长先立武臣为王,以持赵心。今赵地已服,此两人亦欲分赵而王,时未可耳。——解析透彻!

今君乃囚赵王,此两人名为求赵王,实欲燕杀之,此两人分赵自立。夫以一赵尚易燕,况以两贤王左提右挈而责杀王之罪?灭燕易矣!”——说到关键了!战国说客也不过如此吧!可是,细究之下,也是不通的。如果真是这样的说法,那三人应该拼命攻击,让燕将杀掉赵王啊。派出使者,万一燕将直接放回赵王三人主意岂不是落空?

燕将乃归赵王,养卒为御而归。——古来岂止是圣贤寂寞,人才也是埋没无数啊!张耳陈余,都不敢直接去说服燕将,是顾惜自身的人啊!
田儋者,故齐王族也。儋从弟荣,荣弟横,皆豪健,宗强,能得人。
——六国旧势力还是很强大的。

周市徇地至狄,狄城守。田儋详为缚其奴,从少年之廷,欲谒杀奴,见狄令,因击杀令,——有计谋

而召豪吏子弟曰:“诸侯皆反秦自立。齐,古之建国也;儋,田氏,当王!”遂自立为齐王,发兵以击周市。——自立意识强,攻击周市,反秦大军不在是联合对付秦国的了。六国旧势力都有复兴的愿望啊。

周市军还去。田儋率兵东略定齐地。——周市无能,田儋只想恢复旧地,难道以为还是秦灭六国之前的形式吗?

韩广将兵北徇燕,燕地豪杰欲共立广为燕王。——这是外来势力被拥护,说明燕地没有很强的地方势力。

广曰:“广母在赵,不可!”——呵呵,这样的说法,并不是不愿意啊。

燕人曰:“赵方西忧秦,南忧楚,其力不能禁我。且以楚之强,不敢害赵王将相之家,赵独安敢害将军家乎!”——有道理。

韩广乃自立为燕王。——一席话就真的可以不怕老母被害了!

居数月,赵奉燕王母家属归之。——张耳陈余还是冷静的。也是控制局面的能力不足了。
项梁者,楚将项燕子也,尝杀人,与兄子籍避仇吴中。吴中贤士大夫皆出其下。
——也是一个有人望的人。潜在的领导者。

籍少时学书,不成,去;学剑,又不成。项梁怒之。——不成而怒,是寄望过高,也是教授无方。

籍曰:“书,足以记名姓而已!剑,一人敌,不足学。学万人敌!”——对读书这个态度,间接学习前人的经验就难了。不学一人敌,而要学万人敌,也不是基础牢固的思想,项羽可谓不重视根基。但是也看出胸襟,更看出是个不稳定的祸根。这时候恰逢乱世,合适这样的人!

于是项梁乃教籍兵法,籍大喜;略知其意,又不肯竟学。——到底不能深入研究,性格使然。

籍长八尺馀,力能扛鼎,才器过人。——如果没有这个长处,历史上还有他的名字吗?

会稽守殷通闻陈涉起,欲发兵以应涉,使项梁及桓楚将。——这些地方官,都没有忠诚于秦国啊!还主动响应叛乱,勾结敌对势力!秦国不灭亡都没有天理了。

是时,桓楚亡在泽中。——这些零散的敌人其实毫无力量,是秦国的地方官吏首先不想维护秦国的统治了。

梁曰:“桓楚亡,人莫知其处,独籍知之耳。”梁乃出诫籍持剑居外,复入,与守坐,曰:“请召籍,使受命召桓楚。”——项梁的机智,做事果断,绝不拖泥带水。

守曰:“诺。”梁召籍入。须臾,梁眴籍曰“可行矣!”于是籍遂拔剑斩守头。——狠辣。根本不打算合作,也不顾虑对方的势力。

项梁持守头,佩其印绶。门下大惊,扰乱。籍所击杀数十百人,一府中皆慑伏,莫敢起。——靠强力制服。

梁乃召故所知豪吏,谕以所为起大事,遂举吴中兵,使人收下县,得精兵八千人。——项梁是有基础的。从起事的做法来看,是早有心思了。只凭着两个人这样做,是有些冒险的,叔侄俩敢于做别人不敢做的事,由此可见。

梁为会稽守,籍为裨将,徇下县。籍是时年二十四。——有分寸。对照陈涉,刘邦、项梁都不是轻易暴露的人,都在等待观察局势演变。
及陈涉起,沛令欲以沛应之。
——连地方官员都想反对政府,秦国的统治在基层如何稳固!

掾、主吏萧何、曹参曰:“君为秦吏,今欲背之,率沛子弟,恐不听。——似乎有道理。

愿君召诸亡在外者,可得数百人,因劫众,众不敢不听。”——这就没道理了。这样一来,县令岂不是没有起义的名义?不仅当不了领导,还会引狼入室。

乃令樊哙召刘季。——刘邦一直不敢攻打县城,现在却要邀请刘邦,县令没头脑。当然,如果有头脑,自然也不会是这样被手下出卖了。

刘季之众已数十百人矣。——不知如何解决生存问题,免不了抢掠了。不过是盗贼。

沛令后悔,恐其有变,乃闭城城守,——还是没笨到家。

欲诛萧、曹。萧、曹恐,逾城保刘季。——也不聪明。首先,如果决定不叛变秦国,就要稳住曹、萧,确保有核心团队,清洗不稳定分子。这时候,匆忙行动,又没有结果,岂不是逼迫对手攻击自己?

刘季乃书帛射城上,遗沛父老,为陈利害。——刘邦对人的心理把握有水平!

父老乃率子弟共杀沛令,开门迎刘季,立以为沛公。——县令这么容易就被杀掉,哪里有什么死党呢!刘邦这个称呼,有特色!有分寸。

萧、曹等为收沛子弟,得二三千人,以应诸侯。——注意!是萧、曹来组织人,能让有组织能力的人跟从,刘邦有统帅的潜质。
刘季被酒,夜径泽中,有大蛇当径,季拔剑斩蛇。
——这是正常的事情。

有老妪哭曰:“吾子,白帝子也,化为蛇,当道。今赤帝子杀之!”因忽不见。——这就真是鬼才知道了。

刘季亡匿于芒、砀山泽岩石之间,数有奇怪;沛中子弟闻之,多欲附者。——又看到秦的统治不稳定了。这么多人都想跟着刘邦,而不是听从政府。看来政府没能满足他们的愿望啊。秦国法治治理不到位,不能解决刘邦这样的人,也不能吸引其他人跟从政府,这些人聚集起来,就会成为不稳定因素。
既而季以亭长为县送徒骊山,徒多道亡。自度比至皆亡之,
——看来,征发六国人员到秦国、边疆是一个管理上的大问题!由此激化矛盾不少!秦始皇的做法应该还是慎重的。还有待遇。胡亥和赵高就没有这样的管理能力,这样的政策才是天下大乱的根源啊!

到丰西泽中亭,止饮,夜,乃解纵所送徒曰:“公等皆去,吾亦从此逝矣!”徒中壮士愿从者十馀人。——刘邦没有像陈胜一样揭竿而起,而是逃亡。由此看出,刘邦并不觉得可以对抗秦国,也可以看出,刘邦也不觉得秦国可以收拾他。看来,在吴楚一带,秦国的存在没啥影响。壮士愿意跟踪,刘邦有人望。这和陈胜的鼓动、组织不同。
刘邦,字季,为人隆准、龙颜,左股有七十二黑子。
——呵呵,伟人都是天生异象的,这是中国传统。

爱人喜施,意豁如也。——性格。

常有大度,不事家人生产作业。——不按常人方式谋生。

初为泗上亭长,单父人吕公,好相人,见季状貌,奇之,以女妻之。——这个就不知道是相人的结果,还是亭长的因素了。
九月,沛人刘邦起兵于沛,下相人项梁起兵于吴,狄人田儋起兵于齐。
——这些地方都是六国旧地,是离秦国较远的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