艺术中国

中国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西汶书场

会员登录 | 注册
civcn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

卷第六

[ 司马光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「秦纪一」起柔兆敦牂,尽昭阳作噩,凡二十八年。

昭襄王五十二年(丙午,公元前二五五年)

河东守王稽坐与诸侯通,弃市。应侯日以不怿。王临朝而叹,应侯请其故。王曰:“今武安君死,而郑安平、王稽等皆畔,内无良将而外多敌国,吾是以忧。”应侯惧,不知所出。燕客蔡泽闻之,西入秦,先使人宣言于应侯曰:“蔡泽,天下雄辩之士。彼见王,必困君而夺君之位。”应侯怒,使人召之。蔡泽见应侯,礼又倨。应侯不快,因让之曰:“子宣言欲代我相,请闻其说。”蔡泽曰:“吁,君何见之晚也!夫四时之序,成功者去。君独不见夫秦之商君、楚之吴起、越之大夫种,何足愿与?”应侯谬曰:“何为不可?!此三子者,义之至也,忠之尽也。君子有杀身以成名,死无所恨!”蔡泽曰:“夫人立功岂不期于成全邪?身名俱全者,上也;名可法而身死者,次也;名僇辱而身全者,下也。夫商君、吴起、大夫种,其为人臣尽忠致功,则可愿矣。闳夭、周公,岂不亦忠且圣乎?!三子之可愿,孰与闳夭、周公哉?”应侯曰:“善。”蔡泽曰:“然则君之主惇厚旧故,不倍功臣,孰与孝公、楚王、越王?”曰:“未知何如。”蔡泽曰:“君之功能孰与三子?”曰:“不若。”蔡泽曰:“然则君身不退,患恐甚于三子矣。语曰:‘日中则移,月满则亏。’进退嬴缩,与时变化,圣人之道也。今君之怨已雠而德已报,意欲至矣而无变计,窃为君危之。”应侯遂延以为上客,因荐于王。王召与语,大悦,拜为客卿。应侯因谢病免。王新悦蔡泽计画,遂以为相国,泽为相数月,免。

楚春申君以荀卿为兰陵令。荀卿者,赵人,名况,尝与临武君论兵于赵孝成王之前。王曰:“请问兵要。”临武君对曰:“上得天时,下得地利,观敌之变动,后之发,先之至,此用兵之要术也。”荀卿曰:“不然。臣所闻古之道,凡用兵攻战之本,在乎一民。弓矢不调,则羿不能以中;六马不和,则造父不能以致远;士民不亲附,则汤、武不能以必胜也。故善附民者,是乃善用兵者也。故兵要在乎附民而已。”临武君曰:“不然。兵之所贵者势利也,所行者变诈也。善用兵者感忽悠闇,莫知所从出。孙吴用之,无敌于天下,岂必待附民哉!”荀卿曰:“不然。臣之所道,仁人之兵,王者之志也。君之所贵,权谋势利也。仁人之兵,不可诈也。彼可诈者,怠慢者也,露袒者也,君臣上下之间滑然有离德者也。故以桀诈桀,犹巧拙有幸焉。以桀诈尧,譬之以卵投石,以指桡沸,若赴水火,入焉焦没耳。故仁人之兵,上下一心,三军同力。臣之于君也,下之于上也,若子之事父,弟之事兄,若手臂之扞头目而覆胸腹也。诈而袭之,与先惊而后击之,一也。且仁人用十里之国则将有百里之听,用百里之国则将有千里之听,用千里之国则将有四海之听,必将聪明警戒,和傅而一。故仁人之兵,聚则成卒,散则成列,延则若莫耶之长刃,婴之者断;兑则若莫耶之利锋,当之者溃。圜居而方止,则若盘石然,触之者角摧而退耳。且夫暴国之君,将谁与至哉?彼其所与至者,必其民也。其民之亲我欢若父母,其好我芬若椒兰;彼反顾其上则若灼黥,若仇雠;人之情,虽桀、跖,岂有肯为其所恶,贼其所好者哉!是犹使人之子孙自贼其父母也。彼必将来告之,夫又何可诈也!故仁人用国日明,诸侯先顺者安,后顺者危,敌之者削,反之者亡。《诗》曰:‘武王载发,有虔秉钺,如火烈烈,则莫我敢遏,’此之谓也。”

孝成王、临武君曰:“善。请问王者之兵,设何道,何行而可?”荀卿曰:“凡君贤者其国治,君不能者其国乱;隆礼贵义者其国治,简礼贱义者其国乱。治者强,乱者弱,是强弱之本也。上足卬则下可用也,上不足卬则下不可用也。下可用则强,下不可用则弱,是强弱之常也。好士者强,不好士者弱;爱民者强,不爱民者弱;政令信者强,政令不信者弱;重用兵者强,轻用兵者弱;权出一者强,权出二者弱;是强弱之常也。齐人隆技击,其技也,得一首者则赐赎锱金,无本赏矣。是事小敌毳,则偷可用也;事大敌坚,则涣焉离耳。若飞鸟然,倾侧反覆无日,是亡国之兵也,兵莫弱是矣,是其去赁市佣而战之几矣。魏氏之武卒,以度取之;衣三属之甲,操十二石之弩,负矢五十个,置戈其上,冠胄带剑,赢二日之粮,日中而趋百里;中试则复其户,利其田宅。是其气力数年而衰,而复利未可夺也,改造则不易周也,是故地虽大,其税必寡,是危国之兵也。秦人,其生民也狭隘,其使民也酷烈,劫之以势,隐之以厄,忸之以庆赏,之以刑罚,使民所以要利于上者,非斗无由也。使以功赏相长,五甲首而隶五家,是最为众强长久之道。故四世有胜,非幸也,数也。故齐之技击不可以遇魏之武卒,魏之武卒不可以遇秦之锐士,秦之锐士不可以当桓、文之节制,桓、文之节制不可以当汤、武之仁义,有遇之者,若以焦熬投石焉。兼是数国者,皆干赏蹈利之兵也,佣徒鬻卖之道也,未有贵上安制綦节之理也。诸侯有能微妙之以节,则作而兼殆之耳。故招延募选,隆势诈,尚功利,是渐之也。礼义教化,是齐之也。故以诈遇诈,犹有巧拙焉;以诈遇齐,譬之犹以锥刀堕太山也。故汤、武之诛桀、纣也,拱挹指麾,而强暴之国莫不趋使,诛桀、纣若诛独夫。故《泰誓》曰:‘独夫纣,’此之谓也。故兵大齐则制天下,小齐则治邻敌。若夫招延募选,隆势诈,尚功利之兵,则胜不胜无常,代翕代张,代存代亡,相为雌雄耳。夫是之谓盗兵,君子不由也。”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昭襄王元年(乙卯,公元前二四六年)
此处应为:秦始皇元年
昭襄王三年(甲寅,公元前二四七年)
此处应为:庄襄王三年
昭襄王元年(壬子,公元前二四九年)
此处应为:庄襄王元年
昭襄王元年(辛亥,公元前二五零年)
此处应为:孝文王元年
太子闻卫人荆轲之贤,卑辞厚礼而请见之。
——礼贤的表面做到了。

谓轲曰:“今秦已虏韩王,又举兵南伐楚,北临赵。赵不能支秦,则祸必至于燕。燕小弱,数困于兵,何足以当秦!诸侯服秦,莫敢合从。——形势分析有道理。

丹之私计愚,以为诚得天下之勇士使于秦,劫秦王,使悉反诸侯侵地,若曹沫之与齐桓公,则大善矣;——秦王用李斯的计策,现在太子丹也要用了。不知道是受到启发,还是怨恨支配下自己琢磨出来的。但是,能想到挟持归地,还是冷静的。

则不可,因而刺杀之,彼大将擅兵于外而内有乱,则君臣相疑,以其间,诸侯得合从,其破秦必矣。——杀掉秦王就有这样的结果吗?不过也只能这样讲。想法还算不错。

唯荆卿留意焉!”——重视!托付!

荆轲许之。——不知道为何而许?是一介勇夫,还是怀志之士。

于是舍荆卿于上舍,太子日造门下,所以奉养荆轲,无所不至。——厚养,不知是否志同。

及王翦灭赵,太子闻之惧,欲遣荆轲行。——事情来了!太子是因为“惧”,而不是机会到了。

荆轲曰:“今行而无信,则秦未可亲也。——细致!

诚得樊将军首与燕督亢之地图,奉献秦王,秦王必说见臣,臣乃有以报。”——狠辣!

太子曰:“樊将军穷困来归丹,丹不忍也!”——是不忍!不是不能!太子为人可见。

荆轲乃私见樊於期曰:“秦之遇将军,可谓深矣,父母宗族皆为戮没!今闻购将军首,金千斤,邑万家,将奈何?”——荆轲好口才。

於期太息流涕曰:“计将安出?”——难免这句。

荆卿曰:“愿得将军之首以献秦王,秦王必喜而见臣,臣左手把其袖,右手揕其胸,则将军之仇报而燕见陵之愧除矣!”——荆轲狠人!胆气逼人!这样的说客千古无第二人!

樊於期曰:“此臣之日夜切齿腐心也!”遂自刎。——太子丹的暗许,荆轲的口才胆识,樊於期的刚烈缺一不可。但是,决定性的还是荆轲!

太子闻之,奔往伏哭,然已无奈何,遂以函盛其首。——呵呵,只是瞒人耳目!

太子豫求天下之利匕首,使工以药焠之,以试人,血濡缕,人无不立死者。——准备细致!也是狠辣。

乃装为遣荆轲,以燕勇士秦舞阳为之副,使入秦。——太子丹细节方面还是想了很多的。
燕太子丹怨王,欲报之,以问其傅鞠武。
——怨,是私人范畴问题。不计而欲“报之”是情绪超过理智。好在还是问人了。

鞠武请西约三晋,南连齐、楚,北媾匈奴以图秦。——身为师傅,不能了解太子的心就接受太子选择,帮忙出主意,不智。另外,三晋还在吗?是推脱还是糊涂啊?

太子曰:“太傅之计,旷日弥久,令人心惽然,恐不能须也。”——有情绪,又急迫,就不会深谋远虑,只会轻举妄动了。

顷之,将军樊於期得罪,亡之燕;太子受而舍之。——接受对方的叛徒,恶化关系,没有理性思考,都是情绪啊!

鞠武谏曰:“夫以秦王之暴而积怒于燕,足为寒心,又况闻樊将军之所在乎!是谓委肉当饿虎之蹊也。愿太子疾遣樊将军入匈奴。”——知道火上浇油不妙,能提出建议,不错。

太子曰:“樊将军穷困于天下,归身于丹,是固丹命卒之时也,愿更虑之!”——私人情绪往往借着公义的面孔来表达!没有规则的交流就只会这样了!

鞠武曰:“夫行危以求安,造祸以为福,——情绪和客观的脱节!

计浅而怨深,——警句!!!

乃连结一人之后交,不顾国家之大害,所谓资怨而助祸矣!”——这下讲到职位、身份的要求了!

太子不听。——完全被情绪支配,无法思考。
王翦屯中山以临燕。
——韩赵灭亡之后,六国已经被割裂。一直和赵国过不去,这回赵国没有了。燕国是高兴还是害怕呢?

赵公子嘉帅其宗族百人奔代,自立为代王,赵之亡,大夫稍稍归之,与燕合兵,军上谷。——事到临头,才愿意联合,短视如此啊!
王翦击赵军,大破之,杀赵葱,颜聚亡,遂克邯郸,虏赵王迁。
——杀了李牧的赵王,可谓自作虐不可活!

王如邯郸,故与母家有仇怨者皆杀之。——秦王类似范雎,怨分明,不知道恩分明不。

还,从太原、上郡归。——应该是巡视的意思,秦王后来巡视天下,是不是和这次尝到味道有关呢?
王翦将上地兵下井陉,端和将河内兵共伐赵。
——赵国始终是最强劲的对手。

赵李牧、司马尚御之。——李牧在战场上是难以对付的。

秦人多与赵王嬖臣郭开金,使毁牧及尚,言其欲反。——秦国用李斯的毒计,从内部攻击李牧。秦国哪里是没开化的国家呢?使用间谍、收买敌国内奸,做的很好啊。

赵王使赵葱及齐将颜聚代之。——赵王犯下最后的致命错误!非明君不能用间,非明君不能识间啊!

李牧不受命,赵人捕而杀之;——李牧刚强没变。但是《史记》上记载的是衔剑撞柱,让人泪下!

废司马尚。——不知道是不是没审处问题的原因。否则,以造反的罪名来看,应该是判死刑的。如果查明没有造反,那么郭开该怎么处理呢?没有处理郭开,赵王糊涂啊!
内史胜灭韩,虏韩王安,以其地置颖川郡。
——韩国的痛苦终结了!同样是发家改革,申不害也为韩国努力了。不同在于秦国可以一直持续。当然还有地理位置的因素了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