艺术中国

中国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西汶书场

会员登录 | 注册
civcn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

卷第五

[ 司马光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「周纪五」起屠维赤奋若,尽旃蒙大荒落,凡十七年。

赧王下四十三年(己丑,公元前二七二年)

楚以左徒黄歇侍太子完为质于秦。

秦置南阳郡。

秦、魏、楚共伐燕。

燕惠王薨,子武成王立。

赧王下四十四年(庚寅,公元前二七一年)

赵蔺相如伐齐,至平邑。

赵田部吏赵奢收租税,平原君家不肯出。赵奢以法治之,杀平原君用事者九人。平原君怒,将杀之。赵奢曰:“君于赵为贵公子,今纵君家而不奉公,则法削,法削则国弱,国弱则诸侯加兵,是无赵也,君安得有此富乎?以君之贵,奉公如法则上下平,上下平则国强,国强则赵固,而君为贵戚,岂轻于天下邪!”平原君以为贤,言之于王。王使治国赋,国赋大平,民富而府库实。

赧王下四十五年(辛卯,公元前二七零年)

秦伐赵,围阏与。

赵王召廉颇、乐乘而问之曰:“可救否?”皆曰:“道远险狭,难救。”问赵奢,赵奢对曰:“道远险狭,譬犹两鼠斗于穴中,将勇者胜。”王乃令赵奢将兵救之。去邯郸三十里而止,令军中曰:“有以军事谏者死!”秦师军武安西,鼓噪勒兵,武安屋瓦尽振。赵军中候有一人言急救武安,赵奢立斩之。坚壁留二十八日不行,复益增垒。秦间入赵军,赵奢善食而遣之。间以报秦将,秦将大喜曰:“夫去国三十里而军不行,乃增垒,阏与非赵地也!”赵奢既已遣间,卷甲而趋,二日一夜而至,去阏与五十里而军,军垒成。秦师闻之,悉甲而往。赵军士许历请以军事谏,赵奢进之。许历曰:“秦人不意赵至此,其来气盛,将军必厚集其陈以待之;不然,必败。”赵奢曰:“请受教!”许历请刑,赵奢曰:“胥,后令邯郸。”许历复请谏曰:“先据北山上者胜,后至者败。”赵奢许诺,即发万人趋之。秦师后至,争山不得上;赵奢纵兵击秦师,秦师大败,解阏与而还。赵王封奢为马服君,与廉、蔺同位;以许历为国尉。

穰侯言客卿灶于秦王,使伐齐,取刚、寿以广其陶邑。

初,魏人范雎从中大夫须贾使于齐,齐襄王闻其辩口,私赐之金及牛、酒。须贾以为雎以国阴事告齐也,归而告其相魏齐。魏齐怒,笞击范雎,折胁,摺齿。雎佯死,卷以贵,置厕中,使客醉者更溺之,以惩后,令无妄言者。范雎谓守者曰:“能出我,我必有厚谢。”守者乃请弃箦中死人。魏齐醉,曰:“可矣。”范雎得出。魏齐悔,复召求之。魏人郑安平遂操范雎亡匿,更名姓曰张禄。秦谒者王稽使于魏,范雎夜见王稽。稽潜载与俱归,荐之于王,王见之于离宫。雎佯为不知永巷而入其中,王来而宦者怒逐之,曰:“王至。”范雎谬曰:“秦安得王!秦独有太后、穰侯耳!”王微闻其言,乃屏左右,跽而请曰:“先生何以幸教寡人?”对曰:“唯唯。”如是者三。王曰:“先生卒不幸教寡人邪?”范雎曰:“非敢然也!臣,羁旅之臣也,交疏于王;而所愿陈者皆匡君之事。处人骨肉之间,愿效愚忠而未知王之心也,此所以王三问而不敢对者也。臣知今日言之于前,明日伏诛于后,然臣不敢避也。且死者,人之所必不免也,苟可以少有补于秦而死,此臣之所大愿也。独恐臣死之后,天下杜口裹足,莫肯乡秦耳!”王跽曰:“先生,是何言也!今者寡人得见先生,是天以寡人溷先生,而存先王之宗庙也。事无大小,上及太后,下至大臣,愿先生悉以教寡人,无疑寡人也!”范雎拜,王亦拜。范雎曰:“以秦国之大,士卒之勇,以治诸侯,譬若走韩卢而博蹇兔也。而闭关十五年,不敢窥兵于山东者,是穰侯为秦谋不忠,而大王之计亦有所失也。”王跽曰:“寡人愿闻失计!”然左右多窃听者,范雎未敢言内,先言外事,以观王之府仰。因进曰:“夫穰侯越韩、魏而攻齐刚、寿,非计也。齐湣王南攻楚,破军杀将,再辟地千里,而齐尺寸之地无得焉者,岂不欲得地哉?形势不能有也。诸侯见齐之罢敝,起兵而伐齐,大破之,齐几于亡,以其伐楚而肥韩、魏也。今王不如远交而近攻,得寸则王之寸也,得尺亦王之尺也。今夫韩、魏,中国之处,而天下之枢也。王若欲霸,必亲中国以为天下枢,以威楚、赵,楚强则附赵,赵强则附楚,楚、赵皆附,齐必惧矣,齐附则韩、魏因可虏也。”王曰:“善。”乃以范雎为客卿,与谋兵事。

赧王下四十六年(壬辰,公元前二六九年)

秦中更胡伤攻赵阏与,不拔。

赧王下四十七年(癸巳,公元前二六八年)

秦王用范雎之谋,使五大夫绾伐魏,拔怀。

赧王下四十八年(甲午,公元前二六七年)

秦悼太子质于魏而卒。

赧王下四十九年(乙未,公元前二六六年)

秦拔魏邢丘。范雎日益亲,用事,因承间说王曰:“臣居山东时,闻齐之有孟尝君,不闻有王;闻秦有太后、穰侯,不闻有王。夫擅国之谓王,能利害之谓王,制杀生之谓王。今太后擅行不顾,穰侯出使不报,华阳、泾阳等击断无讳,高陵进退不请,四贵备而国不危者,未之有也。为此四贵者下,乃所谓无王也。穰侯使者操王之重,决制于诸侯,剖符于天下,征敌伐国,莫敢不听;战胜攻取则利归于陶,战败则结怨于百姓而祸归于社稷。臣又闻之,木实繁者披其枝,披其枝者伤其心;大其都者危其国,尊其臣者卑其主。淖齿管齐,射王股,擢王筋,悬之于庙梁,宿昔而死。李兑管赵,囚主父于沙丘,百日而饿死。今臣观四贵之用事,此亦淖齿、李兑之类也。夫三代之所以亡国者,君专授政于臣,纵酒弋猎。其所授者妒贤疾能,御下蔽上以成其私,不为主计,而主不觉悟,故失其国,今自有秩以上至诸大吏,下及王左右,无非相国之人者,见王独立于朝,臣窃为王恐,万世之后有秦国者,非王子孙也!”王以为然。于是废太后,逐穰侯、高陵、华阳、泾阳君于关外,以范雎为丞相,封为应侯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秦将军摎伐韩,取阳城、负黍,斩首四万。
秦国有开始挨个攻打三晋了,韩国还是不堪一击。失去上党的韩国,就像被腰斩的人,只能在呻吟中等待死亡了。

伐赵,取二十馀县,斩首虏九万。——赵国还是没能恢复过来。

赧王恐,倍秦,与诸侯约从,将天下锐师出伊阙攻秦,令无得通阳城。——周天子这么久都做什么呢?难道不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吗?现在才这样想,太晚了。

秦王使将军摎攻西周,赧王入秦,顿首受罪,尽献其邑三十六,口三万。——周朝算是灭亡了。可是作为一个君主,既然敢反抗,为何就不敢于死呢?看来还是欲望左右了判断啊。

秦受其献,归赧王于周。是岁,赧王崩。——秦王还是很有分寸的。老练。
吕不韦娶邯郸姬绝美者与居,知其有娠,
——这样的计算,真是冷静。吕不韦是彻底的理性商人。

异人从不韦饮,见而请之,——一个是有心,一个是无意,吕不韦完全操控异人。

见而请之,不韦佯怒,既而献之,——一切都顺其自然地发展,吕不韦这样的商人,是政治家很难防备的。目前,秦王的重点是关注直接的竞争者——六国,谁会想到还有这样大胆、算计精深的商人,敢把主意打到秦王朝的头上来呢?!这样的胆识,只有后世的香港张子强才有。

孕期年而生子政,异人遂以为夫人。——异人立夫人,是自然的?还是吕不韦和这位夫人的计划?这位夫人也是同谋啊!她又是怎样的心情呢?吕不韦对人的操控和把握让人害怕!

邯郸之围,赵人欲杀之,——国家要灭亡了,人质也就失去意义了。

异人与不韦行金六百斤予守者,脱亡赴秦军,——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!长平之战的惨痛还是抵不过现实中的金钱!真让人无语。赵国的政治已经被腐蚀透彻了。武力不过是惯性而已。

遂得归。——因祸得福,如果没有被迫离开,还不知道何时可归呢。当然,这也可能是吕不韦的计划中的。

异人楚服而见华阳夫人,——做得出来,也是吕不韦教诲的吧。不过从认同的角度看,是对的。

夫人曰:“吾楚人也,当自子之。”因更其名曰楚。——一发中的!吕不韦的销售功夫厉害!

一切都按照吕不韦的计划发展,秦王朝在满腹雄心之下,却没想到还有吕不韦这样胆大包天的黄雀在后!历史的诡异让人感叹!六国可曾想过这样的招数呢?集中六国的资源和人才,应该有超过吕不韦的。关键是没有人敢这样想吧!
不韦因使其姊说夫人——细致,厉害!
曰:“夫以色事人者,色衰则爱驰。——这样的话在姐妹之间说来是这样体贴、感人!

今夫人爱而无子,不以繁华时蚤自结于诸子中贤孝者,举以为适,即色衰爱驰,虽欲开一言,尚可得乎!——危机,揭示危险的将来。恐惧营销法。

今子异人贤,而自知中子不得为适,夫人诚以此时拔之,是子异人无国而有国,夫人无子而有子也,则终身有宠于秦矣。”——提出解决方法。吕不韦确实是销售人才!

夫人以为然,承间言于太子曰:“子异人绝贤,来往者皆称誉之。”——吕不韦的长线钓到鱼了。内功深厚啊!策士、说客中有谁可以操作这么长的流程呢!能给五百金给异人树立品牌,是深谋远虑的布局。吕不韦确实是将帅之才!

因泣曰:“妾不幸无子,愿得子异人立以为嗣,以托妾身!”太子许之,——这么远的起点,可以有这样的结果!人的心机真是可怕啊!

与夫人刻玉符,约以为嗣,——这就奇怪了,难道这是秦国的规矩吗?应该是吕不韦的主意吧。

因厚馈遗异人,而请吕不韦傅之。——吕不韦在钱财上已然不亏,在品牌上更是大有收获。

异人名誉盛于诸侯。——应该是吕不韦品牌推广计划的实践。
秦太子之妃曰华阳夫人,无子;夏姬生子异人。异人质于赵;秦数伐赵,赵人不礼之。
——这样的人质,有何意义呢?

异人以庶孽孙质于诸侯,车乘进用不饶,居处困不得意。——这时候是不是恨不得做个平民啊。

阳翟大贾吕不韦适邯郸,见之,曰:“此奇货可居!”——吕不韦的角度非常人可有,更重要的是胆识更是常人所无。吕不韦对自己的职业是投入、专注到什么都不怕的地步了。

乃往见异人,说曰:“吾能大子之门。”——开门见山,也是看对象来说的。以吕不韦观颜查色的商人功夫,不迟于策士、说客呢。

异人笑曰:“且自大君之门!”——确实,异人怎么会相信呢。反讽中透着不屑。

不韦曰:“子不知也,吾门待子门而大。”——直接、有趣,纯粹的商人口吻。

异人心知所谓,乃引与坐,深语。——异人不笨,愿意听。否则两人就失之交臂了。

不韦曰:“秦王老矣。太子爱华阳夫人,夫人无子。子之兄弟二十馀人,子傒有承国之业,士仓又辅之。子居中,不甚见幸,久质诸侯。太子即位,子不得争为嗣矣。”——商人口吻,关键是能了解到这样的信息,吕不韦是官商勾结的老手吧。

异人曰:“然则奈何?”——透着无奈、期望。

不韦曰:“能立适嗣者,独华阳夫人耳。——能知道关键人物,是搞关系的老手。

不韦虽贫,请以千金为子西游,立子为嗣,”——大投资!诱人的结论!

异人曰:“必如君策,请得分秦国与君共之。”——坐享其成,一步登天,何乐不为。可是如此轻易许诺,牺牲国家利益,不知是真心还是手法。困境中可以开空头支票,也是一种办法吧。

不韦乃以五百金与异人,令结宾客。——老练,知道从根本开始,要全面改善。

复以五百金买奇物玩好,自奉而西,见华阳夫人之姊,而以奇物献于夫人,因誉子异人之贤,宾客遍天下,常日夜泣思太子及夫人,——有钱就可以由商而官,哪怕是君王之家,也可打通。“宾客遍天下”看到前面的内部改善,产品质量的保证。

曰:“异人也以夫人为天!”夫人大喜。——吕不韦说的夸张,夫人“喜”得本能。
魏公子无忌大破秦师于邯郸下,王龁解邯郸围走。
——秦国灭亡赵国的计划失败了。这不是因为魏无忌比廉颇、赵括都强,也不是王龁能力不行,而是秦军已然透支到顶点。各国是为了生存而战。一消一长,势已不同。

郑安平为赵所困,将二万人降赵,应侯由是得罪。——秦军投降是极罕见的。应侯推荐的郑安平应该是搭便车升官的吧?

公子无忌既存赵,遂不敢归魏,与宾客留居赵,使将将其军还魏。——这是原来没想到过的了。这时候不得不面对。

赵王与平原君计,以五城封公子。——赵王在是否接受上党的决策之后,至此才能喘口气,付出的城池不少。对比之下可以看到决策失误的惨重代价了。但是,从纯粹的激励来看,是对的。

赵王扫除自迎,执主人之礼,引公子就西阶。公子侧行辞让,从东阶上,自言罪过,以负于魏,无功于赵。——赵王尽礼,无忌有礼。这里缺了《史记》记载的无忌的转变,有点单薄。

赵王与公子饮至暮,口不忍献五城,以公子退让也。——犹豫反复,赵王决策能力、决断能力没长进啊!

赵王以鄗为公子汤沐邑。魏亦复以信陵奉公子。——无忌不能自主,是做的事得到的结果。

公子闻赵有处士毛公隐于博徒,薛公隐于卖浆家,欲见之。两人不肯见,公子乃间步从之游。——之前对待侯赢的态度是真实的,是习性。

平原君闻而非之。——都是公子,见识不同。

公子曰;“吾闻平原君之贤,故背魏而救赵。今平原君所与游,徒豪举耳,不求士也。——这点看得很准。

以无忌从此两人游,尚恐其不我欲也,平原君乃以为羞乎?”——下士!发自内心。

为装欲去。平原君免冠谢,乃止。——平原君对毛遂会免冠吗?是礼而已,不是理解。

平原君欲封鲁连,使者三返,终不肯受。——态度不错,未必知人。

又以千金为鲁连寿,——敬意不断,也是难得。可是不是交人的做法,是封赏的手法。

鲁连笑曰:“所贵于天下之士者,为人排患释难解纷乱而无取也。——高义!

即有取者,是商贾之事也,而连不忍为也!”——不同俗!精神境界可赞!

遂辞平原君而去,终身不复见。——平原君确实不知士啊!
十月,免武安君为士伍,迁之阴密。
——秦王没有想法增进了解,任性了,外迁之后,互相了解的渠道就断了(以白起的性格,是不会主动化解分歧的)。秦国内部不和加剧,尤其是作战这个“现场”(戴明管理说法)的关键人物白起。

十二月,益发卒军汾城旁。——继长平全国动员之后,再次增兵,国力、人心可承受吗?

武安君病,未行,诸侯攻王龁,龁数却,——白起的行,应该是工作要求。王龁吃力了。将领的因素还是士兵的因素呢?

使者日至,王乃使人遣武安君,不得留咸阳中。——秦王认为是将领因素,但是,没有想办法发挥将领因素的作用,而是发泄对白起的不满。这和白起的性格碰撞了,双方顶牛。

武安君出咸阳西门十里,至杜邮。——此时的白起应该是六十岁左右了。一生戎马,此时还在等待秦王派出使者邀请返回执掌军务吧。

王与应侯群臣谋曰:“白起之迁,意尚怏怏有馀言。”——白起的态度是谁报告的呢?!

王乃使使者赐之剑,武安君遂自杀。——白起是不会去申辩的。通鉴记载太省略了,信陵君窃符救赵,白起自杀,都没有祥写。种种曲折都没有体现。

秦人怜之,乡邑皆祭祀焉。——白起这样不仰上的,对下应该不错吧,秦人的“怜”可证。敢于祭祀也是对政府决定的不满,也是一种用脚投票的态度。
武安君闻之曰:“王不听吾计,今何如矣?”
——武夫,不是政治家。

王闻之,怒,强起武安君。——不和出现。秦王不冷静了。

武安君称病笃,不肯起。——斗气,彼此都不想化解,那只会计划矛盾了。
王龁久围邯郸不拔,诸侯来救,战数不利。
——所谓强弩之末,,势不能穿鲁缟也。秦军从绝太行道,经长平恶战,之后连续作战,疲劳已到顶点。
过夷门,见侯生。
——还记得,是心中还有挂念。

侯生曰:“公子勉之矣,老臣不能从!”——没有勉励,总觉得冷漠了。

公子去,行数里,心不快,复还见侯生。——性情。

侯生笑曰:“臣固知公子之还也!——是计算中的结果。笑的开心,得意。

今公子无佗端而欲赴秦军,譬如以肉投馁虎,何功之有!”——一语中的。

公子再拜问计。——着急。

侯嬴屏人——细致。

曰:“吾闻晋鄙兵符在王卧内,而如姬最幸,力能窃之。——如此隐士,当知非老庄之辈。乃有志之士也。

尝闻公子为如姬报其父仇,如姬欲为公子死无所辞,公子诚一开口,则得虎符,——可谓知人善用。

夺晋鄙之兵,北救赵,西却秦,此五伯之功也。”——侯赢志向至此展现。

公子如其言,果得兵符。——也是公子能够做得到。

公子行,侯生曰:“将在外,君令有所不受。有如晋鄙合符而不授兵,复请之,则事危矣。——思虑周详,能考虑到实际变化。

臣客硃亥,其人力士,可与俱。晋鄙若听,大善;不听,可使击之!”——胆识,决断皆超凡人!且能得人以用,侯赢有统帅之才!“臣客硃亥”?侯赢一介贫士也能有客!

于是公子请硃亥与俱。——三千客可以不如侯赢,但是也缺硃亥这样的人就不应该了。

至鄴,晋鄙合符,疑之,——基本将才。

举手视公子曰:“吾拥十万之众屯于境上,国之重任。今单车来代之,何如哉?”——敢于质疑,不是唯唯诺诺之辈,晋鄙不错。

硃亥袖四十斤铁椎,椎杀晋鄙,——可怜!

公子遂勒兵下令军中曰:“父子俱在军中者,父归;兄弟俱在军中者,兄归;独子无兄弟者,归养。”——不愧“仁”字。

得选兵八万人,将之而进。——能将兵,无忌也是有才能的。
初魏公子无忌仁而下士,致食客三千人。
——“仁而下士”可以得人矣。三千人不知是否得才。

魏有隐士曰侯嬴,年七十,家贫,为大梁夷门监者。——三千士应有不少远来者,就近隐士却不来。

公子置酒大会宾客,坐定,公子从车骑虚左自迎侯生。——不来而能知之,知之而能迎之,可谓能知而下士。然,让三千人等一人,三千人又处于何地呢?

侯生摄敝衣冠,直上载公子上坐不让,——不让,非无礼,是心中本无差别。

公子执辔愈恭。——受之自然,无倨傲心。

侯生又谓公子曰:“臣有客在市屠中,愿枉车骑过之。”公子引车入市,——没有因宾客等候而着急,亦是难得。是心中真的专注于侯嬴。

侯生下见其客硃亥,睥睨,故久立,与其客语,微察公子,公子色愈和;——呵呵,侯嬴不是有求于人的人,公子主动的时候,也不会急着同意,还要细察,是真隐士!这时候还是战国,不是后世儒释道流行的时代。隐者,有得可用可藏,非待价而沽者。有趣的是,硃亥也不理会公子。

乃谢客就车,至公子家。——公子亲自迎接,不拒不迎,察而后受。

公子引侯生坐上坐,遍赞宾客,宾客皆惊。——如此礼遇亦是难得。宾客惊者何也!应当是怀疑侯赢之才是否值得如此礼遇吧。

及秦围赵,赵平原君之夫人,公子无忌之姊也,平原君使者冠盖相属于魏,让公子曰:“胜所以自附于婚姻者,以公子之高义,能急人之困也。——呵呵,平原君这话不对啊,虽然表示了对无忌的敬意,却让人觉得不是很爱无忌的姐姐啊。应该可以表达的更好的。而且,求救应该以国家之间的正式交往为主,私人为辅。如此行为实在是主次不分。

今邯郸旦暮降秦而魏救不至,纵公子轻胜弃之,独不怜公子姊邪?”——矛盾,无忌救援是为了公义,还是为了姐姐?平原君自己都不清楚啊!

公子患之,数请魏王敕晋鄙令救赵,及宾客辩士游说万端,王终不听。——呵呵,三千客不过如此。

公子乃属宾客,约车骑百馀乘,欲赴斗以死于赵;——意气、勇气。三千客尚有可用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