艺术中国

中国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西汶书场

会员登录 | 注册
civcn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

卷第四

[ 司马光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「周纪四」起阏逢困敦,尽著雍困敦,凡二十五年。

赧王中十八年(甲子,公元前二九七年)

楚怀王亡归。秦人觉之,遮楚道。怀王从间道走赵。赵主父在代,赵人不敢受。怀王将走魏,秦人追及之,以归。

鲁平公薨,子缗王贾立。

赧王中十九年(乙丑,公元前二九六年)

楚怀王发病,薨于秦,秦人归其丧。楚人皆怜之,如悲亲戚。诸侯由是不直秦。

齐、韩、魏、赵、宋同击秦,至盐氏而还。秦与韩武遂、与魏封陵以和。

赵主父行新地,遂出代;西遇楼烦王于西河而致其兵。

魏襄王薨,子昭王立。

韩襄王薨,子釐王咎立。

赧王中二十年(丙寅,公元前二九五年)

秦尉错伐魏襄城。赵主父与齐、燕共灭中山,迁其王于肤施。归,行赏,大赦,置酒,酺五日。

赵主父封其长子章于代,号曰安阳君。安阳君素侈,心不服其弟。主父使田不礼相之。李兑谓肥义曰:“公子章强壮而志骄,党众而欲大,田不礼忍杀而骄,二人相得,必有阴谋。夫小人有欲,轻虑浅谋,徒见其利,不顾其害,难必不久矣。子任重而势大,乱之所始而祸之所集也。子奚不称疾毋出而传政于公子成,毋为祸梯,不亦可乎!”肥义曰:“昔者主父以王属义也,曰:‘毋变而度,毋易而虑,坚守一心,以殁而世。’义再拜受命而籍之。今畏不礼之难而忘吾籍,变孰大焉!谚曰:‘死者复生,生者不愧。’吾欲全吾言,安得全吾身乎!子则有赐而忠我矣。虽然,吾言已在前矣,终不敢失!”李兑曰:“诺。子勉之矣!吾见子已今年耳。”涕泣而出。李兑数见公子成以备田不礼。肥义谓信期曰:“公子章与田不礼声善而实恶,内得主而外为暴,矫令以擅一旦之命,不难为也。今吾忧之,夜而忘寐,饥而忘食,盗出入不可不备。自今以来,有召王者必见吾面,我将以身先之。无故而后王可入也。”信期曰:“善。”

主父使惠文王朝群臣而自从旁窥之,见其长子傫然也,反北面为臣。诎于其弟,心怜之,于是乃欲分赵而王公子章于代,计未决而辍。主父及王游沙丘,异宫,公子章、田不礼以其徒作乱,诈以主父令召王。肥义先入,杀之。高信即与王战。公子成与李兑自国至,乃起四邑之兵入距难,杀公子章及田不礼,灭其党。公子成为相,号安平君;李兑为司寇。是时惠文王少,成、兑专政。公子章之败也,往走主父,主父开之。成、兑因围主父宫。公子章死,成、兑谋曰:“以章故,围主父;即解兵,吾属夷矣!”乃遂围之,令:“宫中人后出者夷!”宫中人悉出。主父欲出不得,又不得食,探雀鷇而食之。三月馀,饿死沙丘宫。主父定死,乃发丧赴诸侯。主父初以长子章为太子,后得吴娃,爱之,为不出者数岁。生子何,乃废太子章而立之。吴娃死,爱驰;怜故太子,欲两王之,犹豫未决,故乱起。

秦楼缓免相,魏冉代之。

赧王中二十一年(丁卯,公元前二九四年)

秦败魏师于解。

赧王中二十二年(戊辰,公元前二九三年)

韩公孙喜、魏人伐秦。穰侯荐左更白起于秦王以代向寿将兵,败魏师、韩师于伊阙,斩首二十四万级,虏公孙喜,拔五城。秦王以白起为国尉。

秦王遗楚王书曰:“楚倍秦,秦且率诸侯伐楚,愿王之饬士卒,得一乐战!”楚王患之,乃复与秦和亲。

赧王中二十三年(己巳,公元前二九二年)

楚襄王迎妇于秦。

臣光曰:甚哉秦之无道也,杀其父而劫其子;楚之不竞也,忍其父而婚其仇!呜呼!楚之君诚得其道,臣诚得其人,秦虽强,乌得陵之哉!善乎荀卿论之曰:“夫道,善用之则百里之地可以独立,不善用之则楚六千里而为仇人役。”故人主不务得道而广有其势,是其所以危也。

秦魏冉谢病免,以客卿烛寿为丞相。

赧王中二十四年(庚午,公元前二九一年)

秦伐韩,拔宛。

秦烛寿免。魏冉复为丞相,封于穰与陶,谓之穰侯。又封公子市于宛,公子悝于邓。

赧王中二十五年(辛未,公元前二九零年)

魏入河东地四百里、韩入武遂地二百里于秦。

魏芒卯始以诈见重。

赧王中二十六年(壬申,公元前二八九年)

秦大良造白起、客卿错伐魏,至轵,取城大小六十一。

赧王中二十七年(癸酉,公元前二八八年)

冬,十月,秦王称西帝,遣使立齐王为东帝,欲约与共伐赵。苏代自燕来,齐王曰:“秦使魏冉致帝,子以为何如?”对曰:“愿王受之而勿称也。秦称之,天下安之,王乃称之,无后也。秦称之,天下恶之,王因勿称,以收天下,此大资也。且伐赵孰与伐桀宋利?今王不如释帝以收天下之望,发兵以伐桀宋,宋举则楚、赵、梁、卫皆惧矣。是我以名尊秦而令天下憎之,所谓以卑为尊也。”齐王从之,称帝二日而复归之。十二月,吕礼自齐入秦,秦王亦去帝复称王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这一段长篇大论,说起来就是远交近攻的贯彻。黄歇不过是刚好说的符合秦国既定的国策。秦王能及时醒悟,而不被膨胀的欲望淹没理智,这是秦国能始终如一贯彻既定国策的关键。这篇文章里“夫楚国,援也;邻国,敌也。”才是关键。
赵人、魏人伐韩华阳。
还自相残杀!

韩人告急于秦,秦王弗救。——韩国是不得已,也只有指望这个谁都怕的黑老大了。

韩相国谓陈筮曰:“事急矣!愿公虽病,为一宿之行。”陈筮如秦,见穰侯。——韩国还有人才,不直接找秦王,是有计划的。

穰侯曰:“事急乎?故使公来。”陈筮曰:“未急也。”——呵呵,穰侯问的得意,陈筮说客口吻。

穰侯怒曰:“何也?”——得意之后的意外,身居高位难免会发飙。当年可不是这样的啊!人久居高位就会迷失啊!

陈筮曰:“彼韩急则将变而他从;以未急,故复来耳。”——呵呵,老手法。有人对楚国用过的。

穰侯曰:“请发兵矣。”乃与武安君及客卿胡阳救韩,八日而至,败魏军于华阳之下,走芒卯,虏三将,斩首十三万。——到口的食物不能被别人轻易得到,穰侯这回是组织了个豪华阵容。魏国到底还能承受几次这样的打击?

武安君又与赵将贾偃战,沈其卒二万人于河。——不知赵国使用乐毅会如何。

魏段干子请割南阳予秦以和。苏代谓魏王曰:“欲玺者,段干子也;欲地者,秦也。今王使欲地者制玺,欲玺者制地,魏地尽矣!夫以地事秦,犹抱薪救火,薪不尽,火不灭。”王曰:“是则然也。虽然,事始已行,不可更矣!”——苏代的话是不错,但是魏王也是无可奈何了。这其中诡异的是对段干子的攻击,还了苏代又有什么办法呢?幸好魏王还是清醒的。

对曰:“夫博之所以贵枭者,便则食,不便则止。今何王之用智不如用枭也?”魏王不听,卒以南阳为和,实修武。——始终没有办法化解魏国的现实问题。
魏复与齐合从。秦穰侯伐魏,拔四城,斩首四万。
魏国为了避免灭亡,四处找帮手。可是,齐国也不一定可以对抗秦国。但是,反过来看,如果乐毅得到燕、齐的资源,再和赵国联合,那么就可以帮助到魏国对抗秦国。可惜,没有看到乐毅的设想实现。
秦相国穰侯伐魏。韩暴鸢救魏,穰侯大破之,斩首四万。暴鸢走开封。
秦国又开始远交近攻的贯彻了,蚕食最近的国家是必然的,韩国也救不了。六国前景不妙。

魏纳八城以和。穰侯复伐魏,走芒卯,入北宅。遂围大梁,魏人割温以和。——魏国割肉喂虎,不得已啊。

对比来看,秦国这样的猛兽也要慢慢消化逐渐吞并的领土,乐毅对齐国的鲸吞就是高难度的事情了。如果燕昭王不死,乐毅的鲸吞很可能成功,从效率来看,应该胜过秦国。
魏安釐王封其弟无忌为信陵君。
可记得孟尝君故事否?
楚王收东地兵,得十馀万,复西取江南十五邑。
楚国开始恢复,对付秦国不行,对付别的对手还行。
秦武安君伐魏,拔两城。
连续三年,白起两头跑。秦国的攻势也就集中在这两面。可见秦国对南面的重视。
秦武安君定巫、黔中,初置黔中郡。
白起继续深入西南,这就不仅仅是包围各国,而是开疆拓土了。
秦大良造白起伐楚,拔郢,烧夷陵。
白起这部战争机器开始发动了。这回秦国是从下部迂回,中原各国都在他这把打大钳子的包围下,就等着合围的时候天下一统了。

楚襄王兵散,遂不复战,东北徙都于陈。——“兵散”!不是败!败了还可以再战,散了就难以凝聚了。因此迁都。

秦以郢为南郡,封白起为武安君。——不单单是拓地,还建立了根据地,战略攻势已然形成。
初,齐湣王既灭宋,欲去孟尝君。
齐湣王对孟尝君很直接。

孟尝君奔魏,魏昭王以为相,与诸侯共伐破齐。——燕国攻击齐国的胜利,和这有关呢。齐湣王对付孟尝君难道不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吗?

湣王死,襄王复国,而孟尝君中立为诸侯,无所属。——孟尝君没能在乐毅的计算下恢复权位,门客们的作用呢?

襄王新立,畏孟尝君,与之连和。——吸取了湣王的教训了。

孟尝君卒,诸子争立,——可悲的蜗牛角上争长短。

而齐、魏共灭薛,孟尝君绝嗣。——冯谖买的“义”呢?门客们呢?费多少功夫做到的,顶不住一次失误葬送的啊!齐国的攻击是可以理解的,魏国的行为值得思考。一个是个人层面的,孟尝君的后代实在不像话;一个是政治层面的,犯不着为了一个孤立的孟尝君等罪齐国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