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前汉纪

[ 荀悦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序凡漢紀十二世十一帝。通王莽二百四十二年。一祖三宗。高祖定天下。孝惠高后。值國家無事。百姓安集。太宗昇平。世宗建功。中宗治平。昭景稱治。元成哀平。歷世陵遲。莽何篡國也。凡祥瑞。黃龍見。鳳皇集。麒麟臻。神馬出。神鳥翔。神雀集。白虎仁獸獲。寶鼎昇。寶磬神光見。山稱萬歲。甘露降。芝草生。嘉禾茂。玄稷降。醴泉涌。木連理。凡災異。大者日蝕五十六。地震十六。天開地裂。五星集于東井各一。太白再經天。星孛二十四。山崩三十四。隕石十一。星隕如雨二。星晝見三。火災二十四。河漢水大汎溢為人害十。河汎一。冬雷五。夏雪三。冬無冰二。天雨血雨草雨魚。死人復生。男子化為女子。嫁為人婦生子。枯木更生。大石自立。建安元年。上巡省。幸許昌。以鎮萬國。外命亢輔征討不庭。內齊七政。允亮聖業。綜練典籍。兼覽傳記。其三年詔給事中祕書監荀悅鈔撰漢書。略舉其要。假以不直。尚書給紙筆。虎賁給書吏。悅於是約集舊書。撮序表志。總為帝紀。通比其事。例繫年月。其祖宗功勳。先帝事業。國家綱紀。天地災異。功臣名賢。奇●善言。殊德異行。法式之典。凡在漢書者。本末體殊。大略粗舉。其經傳所遺闕者差少。而求志勢有所不能盡繁重之語。凡所行之事。出入省要刪略其文。凡為三十卷。數十餘萬言。作為帝紀。省約易習。無妨本書。有便於用。其旨云爾。會悅遷為侍中。其五年書成。乃奏記云。四百有一十六載。謂書奏之歲。歲在庚辰。昔晉之乘。楚之檮杌。魯之春秋。虞夏商周之書。其揆一也。皆古之令典。立之則成其法。棄之則墜於地。瞻之則存。忽焉則廢。故君子重之。漢書紀其義同矣。凡漢紀有法式焉。有監戒焉。有廢亂焉。有持平焉。有兵略焉。有政化焉有休祥焉。有災異焉。有華夏之事焉。有四夷之事焉。有常道焉。有權變焉。有策謀焉。有詭說焉有術藝焉。有文章焉。斯皆明主賢臣命世立業。群后之盛勳。髦俊之遺事。是故質之事實而不誣。通之萬方而不泥。可以興。可以治。可以動。可以靜。可以言。可以行。懲惡而勸善。獎成而懼敗。茲亦有國之常訓。典籍之淵林。雖云撰之者陋淺。而本末存焉爾。故君子可觀之矣。

前漢高祖皇帝紀卷第一東漢荀悅撰昔在上聖。唯建皇極。經緯天地。觀象立法。乃作書契以通宇宙。揚于王庭。厥用大焉。先王以光演大業。肆於時夏。亦唯翼翼。以監厥後。永世作典。夫立典有五志焉。一曰達道義。二曰彰法式。三曰通古今。四曰著功勳。五曰表賢能。於是天人之際。事物之宜。粲然顯著。罔不能備矣。世濟其軌。不殞其業。損益盈虛。與時消息。雖臧否不同。其揆一也。是以聖上穆然。惟文之卹。瞻前顧後。是紹是維。臣悅職監祕書。攝官承乏。祗奉明詔。竊惟其宜。謹約撰舊書。通而敘之。總為帝紀。列其年月。比其時事。撮要舉凡。存其大體。旨少所缺。務從省約。以副本書。以為要紀。未克厥中。亦各其志。如其得失。以俟君子焉。

漢興繼堯之冑。承周之運。接秦之弊。漢祖初定天下。則從火德。斬蛇著符。旗幟尚赤。自然之應。得天統矣。其後張蒼謂漢為水德。而賈誼公孫弘以為土德。及至劉向父子。乃推五行之運。以子承母。始自伏羲。以迄于漢。宜為火德。其序之也。以為易稱帝出乎震。故太皞始出于震。為木德。號曰伏羲氏。共工氏因之為水德。居水火之間。霸而不王。非其序也。炎帝承木生火。固為火德。號曰神農氏。黃帝承之。火生土。故為土德。號曰軒轅氏。帝少昊滅。帝摯承之。土生金。故為金德。號曰金天氏。帝顓頊承之。金生水。故為水德。號曰高陽氏。帝嚳承之。水生木。故為木德。號曰高辛氏。帝堯始封于唐。高辛氏衰而天下歸之。號曰陶唐氏。故為火德。即位九十載。禪位于帝舜。號曰有虞氏。故為土德。即位五十載。禪位于伯禹。號曰夏后氏。故為金德。四百四十二年。湯伐桀。王天下。號曰殷為水德。六百二十九年。武王滅紂。王天下。號曰周為木德。七百六十七年。秦昭王始滅周。而諸侯未盡從。至昭王之曾孫政。遂并天下。是為始皇帝。有天下十四年。猶共工氏焉。非其序也。自周之滅。及秦之亡。凡四十九年。而漢祖滅秦。號曰漢。故為火德矣。在昔陶唐之後。有劉累者。以御龍事孔甲。為御龍氏。在商為豕韋氏。在周為唐杜氏。其適晉國者為范氏。別處秦者為劉氏。當戰國時。劉氏徙于魏。遷于沛之豐邑。處中陽里。而高祖興焉。

漢高祖諱邦。字季。初昭靈后嘗息大澤之陂。夢與神遇。是時雷電晦冥。太上皇視之。見蛟龍臨之。遂有娠而生高祖。隆準龍顏。美須髯。左股有七十二黑子。寬仁愛人。有大智度。曾為泗水亭長。嘗從王媼武負貰酒。每飲醉留寢其家。上嘗見光怪。負等異之。輒折契棄券而不責。單父人呂公好相人。有女以為貴。避讎于沛。沛令求其女不與。及見高祖狀貌。公奇之。因以女妻焉。是為呂后。生孝惠魯元公主。嘗有老父過乞漿。相呂后孝惠魯元公主皆大貴也。及見高祖。乃大喜曰。夫人兒子。蒙君之力也。君貴不可言也。遂去不復見。高祖以亭長送徒驪山。夜行經豐西澤中。有蛇當道。拔劍斬之。遂過。後人至者。見一老嫗哭蛇曰。此白帝子也。向赤帝子遇而殺之。嫗因忽然不見。高祖亡避吏於山澤中。呂后常知其處。云高祖所在。上有赤色雲氣。占氣者山東有天子氣。秦始皇帝乃東遊。欲以厭之。秦二世胡亥元年秋七月。發閭左屯漁陽。陽城人陳勝。字涉。陽夏人吳廣。字叔。皆為屯長。行至蘄。會天大雨。度已失期。失期法當斬。遂因天下之怨謀叛。陳勝以繒為書。置魚腹中。曰陳勝王。令人賣之。士卒得魚者。故已怪之矣。又令吳廣夜於叢祠中構火作狐鳴。曰大楚興。陳勝王。眾乃大驚。遂殺其將尉。號令徒屬。稱大楚。勝為大將軍。廣為都尉。攻掠城邑。至陳。眾數萬人。勝自立為楚王。大梁人張耳陳餘諫曰。將軍出萬死之計。為天下除殘賊。今始至陳為王。是示天下私也。不如立六國後。自為樹黨。進師而西。則野無交兵。縣無守城。誅暴秦。安據咸陽。以令諸侯。天下可圖也。勝不聽。以陳人武臣為將軍。耳餘為校尉。北徇趙地。當此之時。楚將徇地者甚眾。楚兵數千。聚黨者不可勝數。以吳廣為假王。監諸將。以周文為將軍。眾十餘萬。西至戲水。蓋百二十萬矣。秦令將軍章邯。赦驪山作徒七十萬人以擊之。是時吳廣別圍滎陽。不能下。將軍田臧等謀曰。假王驕。不可與計謀。乃矯陳王命誅吳廣。進兵而西。是歲太曰再經天。占曰法為大兵。天下易王。九月沛人殺其令。高祖為沛公。蕭何為丞相。曹參周勃以中涓從。夏侯嬰樊噲為舍人。蕭何即沛主獄吏。曹參沛獄掾。嬰沛●騶。勃以織簿為產。噲以屠狗為事。皆公之舊也。是時沛公在外黃。兵眾數百人。蕭何等欲應陳勝。故召沛公立之。收沛子弟得三千人。而項籍亦起兵會稽。籍字羽。故楚將項燕之孫也。羽初起時。年二十四。身長八尺二寸。目重瞳子。力能扛鼎。與季父項梁避讎於吳。梁好為辯說。陰有大志。吳中賢士大夫皆出梁下。梁乃與籍殺會稽太守殷通。佩其印綬。自號為會稽將。籍為裨將。徇下邳縣。張耳陳餘既至趙。說豪傑曰。秦為亂政虐刑。殘賊天下。北有長城之役。南有五嶺之戍。內外搔動。百姓罷弊。財匱力盡。重以苛法。使天下父子不相聊生。陳王奮臂為天下唱始。莫不響應。於此時不成封侯之業者。非人豪也。因天下之力。誅無道之秦。報父兄之讎。而成大業者。此壯士之一時也。皆然其言。乃收兵數萬人。遂下趙十餘城。武臣自號為武信君。進軍圍范陽。范陽人蒯通為其令徐公說武信君曰。范陽令欲以其城先下君。而君不利之。則諸守皆為金城湯池。不可攻也。君計莫若以黃屋朱輪以迎范陽令。使馳鶩乎燕趙之郊。則邊城皆喜。相率而降。此由以下阪而走丸也。武信君乃以侯迎徐公。燕趙聞之。降者三十餘城。耳餘聞諸將徇地者多畏以讒得罪。又怨陳王。不以己為將軍。陳王欲誅其家。柱國房君賜諫王曰。秦王未亡而誅趙王家。是復生一秦也。不如因賀之。令進兵擊秦。勝從之。耳餘與趙王謀曰。王王趙非楚意也。楚已誅秦。必加兵於趙。不如北徇燕地以自廣。南據大河。北有燕代。楚雖勝秦。不敢制趙。若不勝秦。必重趙。趙承秦楚之弊。可以得志於天下。乃使韓廣北徇燕地。燕人欲立廣。廣曰。母在趙不可也。燕人曰。夫以楚之強不敢害趙。趙獨安敢害將軍之家。廣乃自立為王。而趙亦歸其家。趙王略地燕界。間行為燕軍所得。囚之以求割地。趙使請王。燕輒殺之。有廝養卒請使燕軍。說燕將曰。夫張耳陳餘與武臣俱。杖馬策下趙數十城。豈樂為人臣哉。顧其勢初定。且以長幼相次。先立武臣以持趙心。今趙地已服。此二人名為求王。實欲令燕殺之。而分王其地。夫以一趙尚陵少燕。今以兩賢王立。左提右挈。而齎直義。破燕必矣。燕乃遣趙王。廝養卒為御而歸。魏人周市為陳王定魏。魏人欲立市。市曰。國家昏亂。忠臣乃見。乃請於陳王。立故魏公子咎為魏王。故齊王田氏之族儋。亦殺縣令自立為齊王。章邯敗楚軍。殺周文於邯鄲。殺田臧於敖倉。楚將皆敗。秦遂攻陳破之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上一页: 前汉纪 | 目录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