艺术中国

中国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西汶书场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

列传一百九十一

[ 赵尔 柯劭忞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僧格林沁舒通额恆龄苏克金何建鼇全顺史荣椿乐善

僧格林沁,博尔济吉特氏,蒙古科尔沁旗人。本生父毕启,四等台吉,追封贝勒。族父索特纳木多布斋,尚仁宗女。公主无出,宣宗为选於族众,见僧林格沁仪表非常,立为嗣。道光五年,袭封科尔沁札萨克多罗郡王爵。十四年,授御前大臣,补正白旗领侍卫内大臣、正蓝旗蒙古都统,总理行营,调镶白旗满洲都统。出入禁闱,最被恩眷。

咸丰三年,粤匪林凤祥、李开芳等北犯,命僧格林沁偕左都御史花沙纳等专办京师团防。八月,钦差大臣讷尔经额师溃临洺关,贼窜正定。诏授惠亲王绵愉为奉命大将军,僧格林沁为参赞大臣,上御乾清宫亲颁关防,赐纳库素光刀,命率京兵驻防涿州。十月,贼陷静海,窥天津。兵进永清,又进王家口。贼不得前,乃踞独流镇。四年正月,僧格林沁会钦差大臣胜保军乘夜越壕燔其垒,贼西南逸,追击之子牙镇南,擒斩甚众,赐号湍多巴图鲁。复连败贼於河间束城村、献县单家桥、交河富庄驿。贼窜踞阜城县城,附城村堡皆为贼屯。僧格林沁偕胜保率副都统达洪阿、侍郎瑞麟、将军善禄等诸军围击,毁堆村、连村、杜场诸贼屯,砲殪悍酋吉文元,贼犹顽抗,攻之累月不下。粤匪复自江北丰县渡河扰山东,浸近直隶境,欲以牵掣大军,胜保及善禄先后分兵迎剿,迭诏责僧格林沁速攻阜城,於是穴地为重壕长围困之。四月,贼乘风突围出,窜东光连镇。连镇跨运河,分东西两镇,村落相错,贼悉踞之。僧格林沁自率西凌阿屯河东,令托明阿屯河西,别遣马队扼桑园。会胜保已破贼山东,回军合攻连镇。五月,贼酋李开芳以马队二千馀由连镇东突出趋山东,胜保率骑兵追之,遂窜踞高唐州。诏斥僧格林沁疏防,责速攻连镇自赎。会霖雨河涨,贼聚高阜,官军屯洼地,势甚棘。於是议开壕筑堤,以水灌贼营。堤成,蓄水势如建瓴,贼大困,屡出扑,皆击退。九月,东西镇各出贼数千,欲突围而窜,为官军所扼,粮尽势蹙。附近村庄皆收复,合力急攻,凡数十战。十二月,毙伪检点黄某。悍党詹启纶出降,焚西连镇贼巢,仅馀死党二千馀人,以大砲环击。五年正月,破东连镇木城,贼冒死冲突,尽歼之,擒林凤祥,槛送京师诛之。畿辅肃清,锡封僧格林沁为博多勒噶台亲王,擢其子二等侍卫伯彦讷谟祜御前行走,敕移师赴高唐州督办军务。

先是,胜保围攻高唐久不下,密诏僧格林沁查办,至即劾罢之。贼闻连镇既下,丧胆欲遁。大军数日即至,故疏其防。贼果乘隙夜走,亲率五百骑追奔五十里,至茌平冯官屯,贼踞以守。合军围攻,四面砲击,贼掘地为壕,盘旋三匝,穴堀潜藏,穿孔伺击,攻者伤亡甚多。复议用水攻,挑河筑坝,引徒骇河水灌之。贼屡冲突,皆击退。四月,水入贼窖,纷纷出降。擒李开芳及其死党黄懿端等八名,械送京师诛之。北路荡平,文宗大悦,加恩世袭亲王罔替。五月,凯撤回京,上御养心殿,行抱见礼,赐朝珠及四团龙补褂。又御乾清宫,恭缴参赞大臣关防,赐宴勤政殿,从征将士、文武大臣并预焉。林凤祥、李开芳为粤匪悍党,狡狠善战,两年之中,大小数百战,全数殄灭,无一漏网,僧格林沁威名震於海内。

时英吉利在粤东开衅,乘东南军事方棘,多所要挟,每思北犯。故近畿肃清后,命西凌阿分得胜之师赴援湖北,而僧格林沁遂留京师。六年,丁本生母忧,予假百日,在京持服。寻调正黄旗领侍卫内大臣。七年四月,英吉利兵船至天津海口,命僧格林沁为钦差大臣,督办军务,驻通州,托明阿屯杨村,督前路。仓猝徵调,兵难骤集,敌兵已占海口砲台,闯入内河。议掘南北运河泄水以阻陆路,别遣议和大臣桂良、花沙纳赴天津与议条约。五月,议粗定,英兵退。未尽事宜,桂良等赴上海详议。於是筹议海防,命僧格林沁赴天津,勘筑双港、大沽砲台,增设水师。以瑞麟为直隶总督,襄理其事。奏请提督每年二月至十月驻大沽,自天津至山海关海口,北塘、芦台、涧河口、蒲河口、秦皇岛、石河口各砲台,一律兴修。九年,桂良等在上海议不得要领。五月,英、法兵船犯天津,毁海口防具,驶至鸡心滩,轰击砲台,提督史荣椿中砲死。别以步队登岸,僧格林沁督军力战,大挫之,毁敌船入内河者十三艘。持数日,敌船引去。

九年六月,英、法、俄、美四国兵百馀艘复来犯,知大沽防御严固,别於北塘登岸,我军失利。敌以马步万人分扑新河、军粮城,进陷唐兒沽,僧格林沁力扼大沽两岸。文宗手谕曰:“天下根本在京师,当迅守津郡,万不可寄身命於砲台。若不念大局,只了一身之计,有负朕心。”盖知其忠愤,虑以身殉也。寻於右岸迎战失利,砲台被陷,提督乐善死之。僧格林沁退守通州,夺三眼花翎,褫领侍卫内大臣及都统。迭命大臣议和,不就。敌兵日进,迎击,获英人巴夏礼送京师。战於通州八里桥,败绩。瑞麟又败於安定门外,联军遂入京。文宗先幸热河,圆明园被毁,诏褫僧格林沁爵、职,仍留钦差大臣。

十年九月,和议成,命遣撤残军,驰赴行在,未行,会畿南土匪蜂起,山东捻匪猖肆,复僧格林沁郡王爵,命偕瑞麟往剿。师至河间,匪多解散。诏促赴济宁、兗州督师。十一月,至济宁,贼已他窜回巢。疏陈军事,略曰:“捻首张洛行、龚瞎子、孙葵心等,各聚匪党无数。此外大小头目,人数不少。每年数次出巢打粮,辄向无兵处所。迨官兵往剿,业经饱掠而归。所至抢掳赀财粮米,村舍烧为赤地,杀害老弱,裹胁少壮。不从逆,亦无家可归。故出巢一次,即增添人数无算。此捻匪众多之情形也。匪巢四面一二百里外,村庄焚烧无存,井亦填塞。官兵裹粮带水,何能与之久持?一经撤退,匪紧蹑,往往因之失利。此各路官兵仅能堵御,不能进攻之情形也。每次出巢,马步数十万,列队百馀里。兵贼众寡悬殊,任其猖獗,无可如何。前此粤、捻各树旗帜,近年彼此相通,联为一气。官兵在北,粤匪在南,捻匪居中,以为粤匪屏蔽。若厚集兵力,分投进剿,捻匪一经受创,粤匪蠢动,非竭力相助,即另图北犯,以分我兵势。此剿捻不易之情形也。臣原带马步六千,续调陕甘、山东绿营及青州旗兵,共一万二千馀人。拟俟齐集,会合傅振邦、德楞额二军,相机直捣老巢。”疏入,诏:“捻匪正图北犯,应坐镇山东,以杜窥伺,毋轻举以误全局。”寻捻匪由徐州北窜,迎击於钜野羊山,亲率西凌阿、国瑞当其东,瑞麟及副都统格绷额当其西,杀贼甚众,而格绷额阵亡。瑞麟伤退,劾罢之,荐西凌阿、国瑞帮办军务。又劾团练大臣杜不能御贼,供应扰民,罢其任,团练归巡抚督办。邹县教匪宋绍明集众数千戕官,令国瑞、西凌阿击剿解散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