艺术中国

中国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西汶书场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

第一百二十回 荐杜预老将献新谋 降孙皓三分归一统

[ 罗贯中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却说吴主孙休,闻司马炎已篡魏,知其必将伐吴,忧虑成疾,卧床不起,乃召丞相濮阳兴入宫中,令太子孙「上雨下单」出拜。吴主把兴臂、手指「上雨下单」而卒。兴出,与群臣商议,欲立太子孙「上雨下单」为君。左典军万彧曰:“「上雨下单」幼不能专政,不若取乌程侯孙皓立之。”左将军张布亦曰:“皓才识明断,堪为帝王。”丞相濮阳兴不能决,入奏朱太后。太后曰:“吾寡妇人耳,安知社稷之事?卿等斟酌立之可也。”兴遂迎皓为君。

皓字元宗,大帝孙权太子孙和之子也。当年七月,即皇帝位,改元为元兴元年,封太子孙「上雨下单」为豫章王,追谥父和为文皇帝,尊母何氏为太后,加丁奉为右大司马。次年改为甘露元年。皓凶暴日甚,酷溺酒色,宠幸中常侍岑昏。濮阳兴、张布谏之,皓怒,斩二人,灭其三族。由是廷臣缄口,不敢再谏。又改宝鼎元年,以陆凯、万彧为左右丞相。时皓居武昌,扬州百姓溯流供给,甚苦之;又奢侈无度,公私匮乏。陆凯上疏谏曰:“今无灾而民命尽,无为而国财空,臣窃痛之。昔汉室既衰,三家鼎立;今曹、刘失道,皆为晋有:此目前之明验也。臣愚但为陛下惜国家耳。武昌土地险瘠,非王者之都。且童谣云:宁饮建业水,不食武昌鱼;宁还建业死,不止武昌居!此足明民心与天意也。今国无一年之蓄,有露根之渐;官吏为苛扰,莫之或恤。大帝时,后宫女不满百;景帝以来,乃有千数:此耗财之甚者也。又左右皆非其人,群党相挟,害忠隐贤,此皆蠹政病民者也。愿陛下省百役,罢苛扰,简出宫女,清选百官,则天悦民附而国安矣。”

疏奏,皓不悦。又大兴土木,作昭明宫,令文武各官入山采木;又召术士尚广,令筮蓍问取天下之事。尚对曰:“陛下筮得吉兆:庚子岁,青盖当入洛阳。”皓大喜,谓中书丞华覈曰:“先帝纳卿之言,分头命将,沿江一带,屯数百营,命老将丁奉总之。朕欲兼并汉土,以为蜀主复仇,当取何地为先?”覈谏曰:“今成都不守,社稷倾崩,司马炎必有吞吴之心。陛下宜修德以安吴民,乃为上计。若强动兵甲,正犹披麻救火,必致自焚也。愿陛下察之。”皓大怒曰:“朕欲乘时恢复旧业,汝出此不利之言!若不看汝旧臣之面,斩首号令!”叱武士推出殿门。华覈出朝叹曰:“可惜锦绣江山,不久属于他人矣!”遂隐居不出。于是皓令镇东将军陆抗部兵屯江口,以图襄阳。早有消息报入洛阳,近臣奏知晋主司马炎。晋主闻陆抗寇襄阳,与众官商议。贾充出班奏曰:“臣闻吴国孙皓,不修德政,专行无道。陛下可诏都督羊祜率兵拒之,俟其国中有变,乘势攻取,东吴反掌可得也。”炎大喜,即降诏遣使到襄阳,宣谕羊祜。祜奉诏,整点军马,预备迎敌。自是羊祜镇守襄阳,甚得军民之心。吴人有降而欲去者,皆听之。减戍逻之卒,用以垦田八百余顷。其初到时,军无百日之粮;及至末年,军中有十年之积。祜在军,尝着轻裘,系宽带,不披铠甲,帐前侍卫者不过十余人。一日,部将入帐禀祜曰:“哨马来报:吴兵皆懈怠。可乘其无备而袭之,必获大胜。”祜笑曰:“汝众人小觑陆抗耶?此人足智多谋,日前吴主命之攻拔西陵,斩了步阐及其将士数十人,吾救之无及。此人为将,我等只可自守;候其内有变,方可图取。若不审时势而轻进,此取败之道也。”众将服其论,只自守疆界而已。

一日,羊祜引诸将打猎,正值陆抗亦出猎。羊祜下令:“我军不许过界。”众将得令,止于晋地打围,不犯吴境。陆抗望见,叹曰:“羊将军有纪律,不可犯也。”日晚各退。祜归至军中,察问所得禽兽,被吴人先射伤者皆送还。吴人皆悦,来报陆抗。抗召来人入,问曰:“汝主帅能饮酒否?”来人答曰:“必得佳酿,则饮之。”抗笑曰:“吾有斗酒,藏之久矣。今付与汝持去,拜上都督:此酒陆某亲酿自饮者,特奉一勺,以表昨日出猎之情。”来人领诺,携酒而去。左右问抗曰:“将军以酒与彼,有何主意?”抗曰:“彼既施德于我,我岂得无以酬之?”众皆愕然。

却说来人回见羊祜,以抗所问并奉酒事,一一陈告。祜笑曰:“彼亦知吾能饮乎!”遂命开壶取饮。部将陈元曰:“其中恐有奸诈,都督且宜慢饮。”祜笑曰:“抗非毒人者也,不必疑虑。”竟倾壶饮之。自是使人通问,常相往来。一日,抗遣人候祜。祜问曰:“陆将军安否?”来人曰:“主帅卧病数日未出。”祜曰:“料彼之病,与我相同。吾已合成熟药在此,可送与服之。”来人持药回见抗。众将曰:“羊祜乃是吾敌也,此药必非良药。”抗曰:“岂有鸩人羊叔子哉!汝众人勿疑。”遂服之。次日病愈,众将皆拜贺。抗曰:“彼专以德,我专以暴,是彼将不战而服我也。今宜各保疆界而已,无求细利。”众将领命。忽报吴主遣使来到,抗接入问之。使曰:“天子传谕将军:作急进兵,勿使晋人先入。”抗曰:“汝先回,吾随有疏章上奏。”使人辞去,抗即草疏遣人赍到建业。近臣呈上,皓拆观其疏,疏中备言晋未可伐之状,且劝吴主修德慎罚,以安内为念,不当以黩武为事。吴主览毕,大怒曰:“朕闻抗在边境与敌人相通,今果然矣!”遂遣使罢其兵权,降为司马,却令左将军孙冀代领其军。群臣皆不敢谏。吴主皓自改元建衡,至凤凰元年,恣意妄为,穷兵屯戍,上下无不嗟怨。丞相万彧、将军留平、大司农楼玄三人见皓无道,直言苦谏,皆被所杀。前后十余年,杀忠臣四十余人。皓出入常带铁骑五万。群臣恐怖,莫敢奈何。却说羊祜闻陆抗罢兵,孙皓失德,见吴有可乘之机,乃作表遣人往洛阳请伐吴。其略曰:“夫期运虽天所授,而功业必因人而成。今江淮之险,不如剑阁;孙皓之暴,过于刘禅;吴人之困,甚于巴蜀,而大晋兵力,盛于往时:不于此际平一四海,而更阻兵相守,使天下困于征戍,经历盛衰,不可长久也。”司马炎观表,大喜,便令兴师。贾充、荀顗、冯紞三人,力言不可,炎因此不行。祜闻上不允其请,叹曰:“天下不如意事,十常八九。今天与不取,岂不大可惜哉!”至咸宁四年,羊祜入朝,奏辞归乡养病。炎间曰:“卿有何安邦之策,以教寡人?”祜曰:“孙皓暴虐已甚,于今可不战而克。若皓不幸而殁,更立贤君,则吴非陛下所能得也。”炎大悟曰:“卿今便提兵往伐,若何?”祜曰:“臣年老多病,不堪当此任。陛下另选智勇之士可也。”遂辞炎而归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却说王濬班师,迁吴主皓赴洛阳面君。皓登殿稽首以见晋帝。
习惯吗!心中可有害怕。

帝赐坐曰:“朕设此座以待卿久矣。”——含蓄。

皓对曰:“臣于南方,亦设此座以待陛下。”——骄悍之气还存。

帝大笑。——有气量!!!如果是司马昭,估计孙皓是死定了。

贾充问皓曰:“闻君在南方,每凿人眼目,剥人面皮,此何等刑耶?”——狗腿子来替主子出头了。

皓曰:“人臣弑君及奸回不忠者,则加此刑耳。”——硬气。

充默然甚愧。——还知道惭愧,良知未泯!后世官员恐怕连这个都没有了!

帝封皓为归命侯,子孙封中郎,随降宰辅皆封列侯。——善待亡国之君,晋国还是不错的。

丞相张悌阵亡,封其子孙。——难得还照顾敌国战死的忠臣。

封王濬为辅国大将军。其余各加封赏。——首功重点奖赏。
次日,陶濬兵不战自溃。琅琊王司马伷并王戎大兵皆至,见王濬成了大功,心中忻喜。
众将能不妒忌,难得。

次日,杜预亦至,大犒三军,开仓赈济吴民。于是吴民安堵。——杜预能安民,有羊祜之风。

惟有建平太守吾彦,拒城不下;闻吴亡,乃降。——尽职。

王濬上表报捷。朝廷闻吴已平,君臣皆贺,上寿。——王濬首功,由他汇报得宜。

晋主执杯流涕曰:“此羊太傅之功也,惜其不亲见之耳!”——不没功臣!感人!

骠骑将军孙秀退朝,向南而哭曰:“昔讨逆壮年,以一校尉创立基业;今孙皓举江南而弃之!悠悠苍天,此何人哉!”——感慨创业艰难,恨败家之徒。
却说晋将王濬,扬帆而行,过三山,舟师曰:“风波甚急,船不能行;且待风势少息行之。”濬大怒,拔剑叱之曰:“吾目下欲取石头城,何言住耶!”遂擂鼓大进。
舟师说的是技术问题,王濬要处理的事保持士气的问题。

吴将张象引从军请降。濬曰:“若是真降,便为前部立功。”象回本船,直至石头城下,叫开城门,接入晋兵。——张象不能站就罢了,请降有亏职守。

孙皓闻晋兵已入城,欲自刎。中书今胡冲、光禄勋薛莹奏曰:“陛下何不效安乐公刘禅乎?”皓从之,亦舆榇自缚,率诸文武,诣王濬军前归降。——藐视他人性命的人,自己往往怕死。

濬释其缚,焚其榇,以王礼待之。——邓艾的先例,后来者可参考。
王濬等奉了晋主之命,水陆并进,风雷鼓动,吴人望旗而降。吴主皓闻之,大惊失色。
大局至此,孙皓很多年没有不顺心了吧?

诸臣告曰:“北兵日近,江南军民不战而降,将如之何?”——呵呵,这话有味道。不解释,只问如何执行。

皓曰:“何故不战?”众对曰:“今日之祸,皆岑昏之罪,请陛下诛之。臣等出城决一死战。”——可见走狗是最令人厌恶的。可惜没有让贾充看到这一幕。

皓曰:“量一中贵,何能误国?”众大叫曰:“陛下岂不见蜀之黄皓乎!”遂不待吴主之命,一齐拥入宫中,碎割岑昏,生啖其肉。——生死关头,孙皓的威权至此也不能保护走狗了。

陶濬奏曰:“臣领战船皆小,愿得二万兵乘大船以战,自足破之。”皓从其言,遂拨御林诸军与陶濬上流迎敌。——如此局面,能不食言,勇壮不愧先辈豪杰。

前将军张象,率水兵下江迎敌。二人部兵正行,不想西北风大起,吴兵旗帜,皆不能立,尽倒竖于舟中;兵卒不肯下船,四散奔走,只有张象数十军待敌。——多年的威压,在生死关头反而失去作用!
却说晋兵克了牛渚,深入吴境。王濬遣人驰报捷音,晋主炎闻知大喜。
首先回报捷报,有意识。

贾充奏曰:“吾兵久劳于外,不服水土,必生疾病。宜召军还,再作后图。”——一叶障目,不知所云。

张华曰:“今大兵已入其巢,吴人胆落,不出一月,孙皓必擒矣。若轻召还,前攻尽废,诚可惜也。”——力争,直臣!

晋主未及应,贾充叱华曰:“汝不省天时地利,欲妄邀功绩,困弊士卒,虽斩汝不足以谢天下!”——主子还未发话,奴才就迫不及待了。不能讨论问题,摆威风,扣帽子,恐吓人。权臣擅长的大都如此。其实问题的关键是,这次的大功他没有份罢了。

炎曰:“此是朕意,华但与朕同耳,何必争辩!”——好领导,有水平,直到奴才不足以成事。保持组织的正气。

忽报杜预驰表到。晋主视表,亦言宜急进兵之意。晋主遂不复疑,竟下征进之命。——杜预汇报后到。幸好两者一致。否则还不知道会如何反复呢。
时龙骧将军王濬率水兵顺流而下。前哨报说:“吴人造铁索,沿江横截;又以铁锥置于水中为准备。”濬大笑,遂造大筏数十方,上缚草为人,披甲执杖,立于周围,顺水放下。
人是活的,何况聪明智士。后世的马奇诺类此。

吴兵见之,以为活人,望风先走。——军无战心!必败!

暗锥着筏,尽提而去。又于筏上作大炬,长十余丈,大十余围,以麻油灌之,但遇铁索,燃炬烧之,须臾皆断。——总有办法解决问题的。

两路从大江而来。所到之处,无不克胜。却说东吴丞相张悌,令左将军沈莹、右将军诸葛靓,来迎晋兵。——决战的时刻来了。孙皓最后提拔的人还能努力,不错。

莹谓靓曰:“上流诸军不作提防,吾料晋军必至此,宜尽力以敌之。若幸得胜,江南自安。今渡江与战,不幸而败,则大事去矣。”——能知而不能改,可叹。

靓曰:“公言是也。”言未毕,人报晋兵顺流而下,势不可当。二人大惊,慌来见张悌商议。——不能直接抗击,似有怯意。

靓谓悌曰:“东吴危矣,何不遁去?”——无必死之心。能劝告上级,有私人情谊。

悌垂泣曰:“吴之将亡,贤愚共知;今若君臣皆降,无一人死于国难,不亦辱乎!”——可叹!忠贞之士,只能尽节!江东英气不减。

诸葛靓亦垂泣而去。——不能同死,然而还是有情。求生之念人之常情。不能苛求他人。江东孙氏一直都是靠着核心团队的决死之志抗击着外部威胁,这次,这种精神已然消失。

张悌与沈莹挥兵抵敌,晋兵一齐围之。周旨首先杀入吴营。张悌独奋力搏战,死于乱军之中。沈莹被周旨所杀。吴兵四散败走。——能有此一战,不辱没江东历代豪杰威名。
于是沅、湘一带,直抵广州诸郡,守令皆望风赍印而降。
还不如刘禅统治下的西蜀呢。刘禅昏庸,还能有点宽厚,还有人愿意坚守。孙皓残暴,大家说不定就盼着救星呢。从组织的角度来看,循规蹈矩,按部就班的人不缺。远见卓识,坚毅果敢的人太稀罕了!一个组织的核心、精神,就要从这些人这里寻找。

预令人持节安抚,秋毫无犯。——解放军来了。

遂进兵攻武昌,武昌亦降,杜预军威大振,遂大会诸将,共议取建业之策。——仁义之师,所向无敌。是因为大家都在盼望啊。

胡奋曰:“百年之寇,未可尽服。方今春水泛涨,难以久住。可俟来春,更为大举。”——从眼前来看,未必不妥。敢于直言,可赞。

预曰:“昔乐毅济西一战而并强齐;今兵威大振,如破竹之势,数节之后,皆迎刃而解,无复有着手处也。”遂驰檄约会诸将,一齐进兵,攻取建业。——看清大局,不负羊祜举荐。
却说晋都督杜预,兵出江陵,令牙将周旨:引水手八百人,乘小舟暗渡长江,夜袭乐乡,多立旌旗于山林之处,日则放炮擂鼓,夜则各处举火。旨领命,引众渡江,伏于巴山。次日,杜预领大军水陆并进。
高手出手,有章法。即使是优势也是小心谨慎。先派遣尖兵呼应,然后才大举进攻。

前哨报道:吴主遣伍延出陆路,陆景出水路,孙歆为先锋:三路来迎。”——消息很快。收集信息速度不错。

杜预引兵前进,孙歆船早到。两兵初交,杜预便退。——大举进攻,一触即退,分明有诈。杜预用谋了。

歆引兵上岸,迤逦追时,不到二十里,一声炮响,四面晋兵大至。吴兵急回,杜预乘势掩杀,吴兵死者不计其数。——深谋者胜,恃勇者败。

孙歆奔到城边,周旨八百军混杂于中,就城上举火。——原来派遣的特种部队发挥作用了。

歆大惊曰:“北来诸军乃飞渡江也?”急欲退时,被周旨大喝一声,斩于马下。——特种作战。

陆景在船上,望见江南岸上一片火起,巴山上风飘出一面大旗,上书:“晋镇南大将军杜预”。陆景大惊,欲上岸逃命,被晋将张尚马到斩之。——不擅应变,遇到高手,败亡必然。屈从暴君的还能有何才能?!

伍延见各军皆败,乃弃城走,被伏兵捉住,缚见杜预。预曰:“留之无用!”叱令武士斩之。遂得江陵。——兵败如山倒,没有一个将领能力挽狂澜!孙皓用人可知。
早有消息报入东吴。吴主皓大慌,急召丞相张悌、司徒何植、司空膝循,计议退兵之策。
自我陶醉这么久,这回要直接面对危机了。这官员怎么杀,还是有人要当的。这些官位一个不少啊。

悌奏曰:“可令车骑将军伍延为都督,进兵江陵,迎敌杜预;骠骑将军孙歆进兵拒夏口等处军马。臣敢为军师,领左将军沈莹、右将军诸葛靓,引兵十万,出兵牛渚,接应诸路军马。”——三国晚期,竞争对手少了,变化少了。连作战都没有了什么奇思妙想。

皓从之,遂令张悌引兵去了。——难得听从下级一次。

皓退入后宫,不安忧色。幸臣中常侍岑昏问其故。——呵呵,谁都有自己的朋友,幸臣善于观颜察色。

皓曰:“晋兵大至,诸路已有兵迎之;争奈王濬率兵数万,战船齐备,顺流而下,其锋甚锐:朕因此忧也。”——还懂得忧,不是傻笨一类。

昏曰:“臣有一计,令王濬之舟,皆为齑粉矣。”——广告语不错。

皓大喜,遂问其计。——忧而不问大臣,问幸臣。还是身边人好说话啊。

岑昏奏曰:“江南多铁,可打连环索百余条,长数百丈,每环重二三十斤,于沿江紧要去处横截之。再造铁锥数万,长丈余,置于水中。若晋船乘风而来,逢锥则破,岂能渡江也?”——能有这般想法,也不知毫无头脑。

皓大喜,传令拨匠工于江边连夜造成铁索、铁锥,设立停当。——听了即行,不错。可是如果说的人水平有限,做的也就有限了。
此时吴国丁奉、陆抗皆死,吴主皓每宴群臣,皆令沉醉;
呵呵,类似现在官场酒风。

又置黄门郎十人为纠弹官。宴罢之后,各奏过失,有犯者或剥其面,或凿其眼。由是国人大惧。——生死酒宴啊!不知道摊到现在的官场还有几人敢于赴宴。

由是国人大惧。——官员惧怕,百姓也怕。这才是问题。

晋益州刺史王濬上疏请伐吴。其疏曰:“孙皓荒淫凶逆,宜速征伐。若一旦皓死,更立贤主,则强敌也;臣造船七年,日有朽败;臣年七十,死亡无日:三者一乖,则难图矣。愿陛下无失事机。”——精要得当。更有当仁不让之意。锐气可嘉。

晋主览疏,遂与群臣议曰:“王公之论,与羊都督暗合。朕意决矣。”——这回是发表建议,不是询问了。

侍中王浑奏曰:“臣闻孙皓欲北上,军伍已皆整备,声势正盛,难与争锋。更迟一年以待其疲,方可成功。”——敢于在领导表态后说出不同意见,可赞。

晋主依其奏,乃降诏止兵莫动,退入后宫,与秘书丞张华围棋消遣。——能在表态后接纳不同意见,虚怀。

近臣奏边庭有表到。晋主开视之,乃杜预表也。表略云:“往者,羊祜不博谋于朝臣,而密与陛下计,故令朝臣多异同之议。凡事当以利害相校,度此举之利,十有八九,而其害止于无功耳。自秋以来,讨贼之形颇露;今若中止,孙皓恐怖,徙都武昌,完修江南诸城,迁其居民,城不可攻,野无所掠,则明年之计亦无及矣。”——杜预洞微!思路清晰,计算得法,变化了然。真是一个高手!前线将领是直接接触信息的人,他们的能力决定了高层掌握信息的质量。

晋主览表才罢,张华突然而起,推却棋枰,敛手奏曰:“陛下圣武,国富民强;吴主淫虐,民忧国敝。今若讨之,可不劳而定。愿勿以为疑。”——晋国大臣都敢于直接表达意见,可见司马睿的领导作风。

晋主曰:“卿言洞见利害,朕复何疑。”——善于激励。

即出升殿,命镇南大将军杜预为大都督,引兵十万出江陵;镇东大将军琅琊王司马伷出涂中;安东大将军王浑出横江;建威将军王戎出武昌;平南将军胡奋出夏口:各引兵五万,皆听预调用。——筹谋反复,决断之后则迅速!

又遣龙骧将军王濬、广武将军唐彬,浮江东下:水陆兵二十余万,战船数万艘。又令冠军将军杨济出屯襄阳,节制诸路人马。——调配足够的力量,注意统一指挥!操作大型活动有章法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