艺术中国

中国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西汶书场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

第一百十三回 丁奉定计斩孙綝 姜维斗阵破邓艾

[ 罗贯中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却说姜维恐救兵到,先将军器车仗,一应军需,步兵先退,然后将马军断后。细作报知邓艾。艾笑曰:“姜维知大将军兵到,故先退去。不必追之,追则中彼之计也。”乃令人哨探,回报果然骆谷道狭之处,堆积柴草,准备要烧追兵。众皆称艾曰:“将军真神算也!”遂遣使赍表奏闻。于是司马昭大喜,又加赏邓艾。却说东吴大将军孙綝,听知全端、唐咨等降魏,勃然大怒,将各人家眷,尽皆斩之。吴主孙亮,时年方十六,见綝杀戮太过,心甚不然。一日出西苑,因食生梅,令黄门取蜜。须臾取至,见蜜内有鼠粪数块,召藏吏责之。藏吏叩首曰:“臣封闭甚严,安有鼠粪?”亮曰:“黄门曾向尔求蜜食否?”藏吏曰:“黄门于数日前曾求蜜食,臣实不敢与。”亮指黄门曰:“此必汝怒藏吏不与尔蜜,故置粪于蜜中,以陷之也。”黄门不服。亮曰:“此事易知耳。若粪久在蜜中,则内外皆湿,若新在蜜中,则外湿内燥。”命剖视之,果然内燥,黄门服罪。亮之聪明,大抵如此。虽然聪明,却被孙綝把持,不能主张,綝令弟威远将军孙据入苍龙宿卫,武卫将军孙恩、偏将军孙干、长水校尉孙闿分屯诸营。

一日,吴主孙亮闷坐,黄门侍郎全纪在侧,纪乃国舅也。亮因泣告曰:“孙綝专权妄杀,欺朕太甚;今不图之,必为后患。”纪曰:“陛下但有用臣处,臣万死不辞。”亮曰:“卿可只今点起禁兵,与将军刘丞各把城门,朕自出杀孙綝。但此事切不可令卿母知之,卿母乃綝之姊也。倘若泄漏,误朕匪轻。”纪曰:“乞陛下草诏与臣。临行事之时,臣将诏示众,使綝手下人皆不敢妄动。”亮从之,即写密诏付纪。纪受诏归家,密告其父全尚。尚知此事,乃告妻曰:“三日内杀孙綝矣。”妻曰:“杀之是也。”口虽应之,却私令人持书报知孙綝。綝大怒,当夜便唤弟兄四人,点起精兵,先围大内;一面将全尚、刘丞并其家小俱拿下。比及平明,吴主孙亮听得宫门外金鼓大震,内侍慌入奏曰:“孙綝引兵围了内苑。”亮大怒,指全后骂曰:“汝父兄误我大事矣!”乃拔剑欲出。全后与侍中近臣,皆牵其衣而哭,不放亮出。孙綝先将全尚、刘丞等杀讫,然后召文武于朝内,下令曰:“主上荒淫久病,昏乱无道,不可以奉宗庙,今当废之。汝诸文武,敢有不从者,以谋叛论!”众皆畏俱,应曰:“愿从将军之令。”尚书桓彝大怒,从班部中挺然而出,指孙綝大骂曰:“今上乃聪明之主,汝何取出此乱言!吾宁死不从贼臣之命!”綝大怒,自拔剑斩之,即入内指吴主孙亮骂曰:“无道昏君!本当诛戮以谢天下!看先帝之面,废汝为会稽王,吾自选有德者立之!”叱中书郎李崇夺其玺绶,令邓程收之。亮大哭而去。后人有诗叹曰:“乱贼诬伊尹,奸臣冒霍光。可怜聪明主,不得莅朝堂。”

孙綝遣宗正孙楷、中书郎董朝,往虎林迎请琅琊王孙休为君。休字子烈,乃孙权第六子也,在虎林夜梦乘龙上天,回顾不见龙尾,失惊而觉。次日,孙楷、董朝至,拜请回都。行至曲阿,有一老人,自称姓干,名休,叩头言曰:“事久必变,愿殿下速行。”休谢之。行至布塞亭,孙恩将车驾来迎。休不敢乘辇,乃坐小车而入。百官拜迎道傍,休慌忙下车答礼。孙綝出令扶起,请入大殿,升御座即天子位。休再三谦让,方受玉玺。文官武将朝贺已毕,大赦天下,改元永安元年;封孙綝为丞相、荆州牧;多官各有封赏;又封兄之子孙皓为乌程侯。孙綝一门五侯,皆典禁兵,权倾人主。吴主孙休,恐其内变,阳示恩宠,内实防之。綝骄横愈甚。

冬十二月,奉牛酒入宫上寿,吴主孙休不受,綝怒,乃以牛酒诣左将军张布府中共饮。酒酣,乃谓布曰:“吾初废会稽王时,人皆劝吾为君。吾为今上贤,故立之。今我上寿而见拒,是将我等闲相待。吾早晚教你看!”布闻言,唯唯而已。次日,布入宫密奏孙休。休大惧,日夜不安。数日后,孙綝遣中书郎孟宗,拨与中营所管精兵一万五千,出屯武昌;又尽将武库内军器与之。于是,将军魏邈、武卫士施朔二人密奏孙休曰:“綝调兵在外,又搬尽武库内军器,早晚必为变矣。”休大惊,急召张布计议。布奏曰:“老将丁奉,计略过人,能断大事,可与议之。”休乃召奉入内,密告其事。奉奏曰:“陛下无忧。臣有一计,为国除害。”休问何计,奉曰:“来朝腊日,只推大会群臣,召綝赴席,臣自有调遣。”休大喜。奉同魏邈、施朔掌外事,张布为内应。

是夜,狂风大作,飞沙走石,将老树连根拔起。天明风定,使者奉旨来请孙綝入宫赴会。孙綝方起床,平地如人推倒,心中不悦。使者十余人,簇拥入内。家人止之曰:“一夜狂风不息,今早又无故惊倒,恐非吉兆,不可赴会。”綝曰:“吾弟兄共典禁兵,谁敢近身!倘有变动,于府中放火为号。”嘱讫,升车出内。吴主孙休忙下御座迎之,请綝高坐。酒行数巡,众惊曰:“宫外望有火起!”綝便欲起身。休止之曰:“丞相稳便。外兵自多,何足惧哉?”言未毕,左将军张布拔剑在手,引武士三十余人,抢上殿来,口中厉声而言曰:“有诏擒反贼孙綝!”綝急欲走时,早被武士擒下。綝叩头奏曰:“愿徙交州归田里。”休叱曰:“尔何不徙滕胤、吕据、王惇耶?”命推下斩之。于是张布牵孙綝下殿东斩讫。从者皆不敢动。布宣诏曰:“罪在孙綝一人,余皆不问。”众心乃安。布请孙休升五凤楼。丁奉、魏邈、施朔等,擒孙綝兄弟至,休命尽斩于市。宗党死者数百人,灭其三族,命军士掘开孙峻坟墓,戮其尸首。将被害诸葛恪、滕胤、吕据、王惇等家,重建坟墓,以表其忠。其牵累流远者,皆赦还乡里。丁奉等重加封赏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次日,姜维尽拔九寨之兵,分布于祁山之前。司马望引兵离了渭南,径到祁山之前,出马与姜维答话。维曰:“汝请吾斗阵法,汝先布与吾看。”望布成了八卦。维笑曰:“此即吾所布八阵之法也,汝今盗袭,何足为奇!”
再次斗阵法,姜维笑得胸有成竹。

望曰:“汝亦窃他人之法耳!”——不甘示弱。

维曰:“此阵凡有几变?”望笑曰:“吾既能布,岂不会变?此阵有九九八十一变。”维笑曰:“汝试变来。”望入阵变了数番,复出阵曰:“汝识吾变否?”维笑曰:“吾阵法按周天三百六十五变。汝乃井底之蛙,安知玄奥乎!”——口头较量,司马望不是对手。

望自知有此变法,实不曾学全,乃勉强折辩曰:“吾不信,汝试变来。”——司马望是老实人啊,口才不行,为了完成忽悠姜维的任务,勉为其难了。

维曰:“汝教邓艾出来,吾当布与他看。”——姜维开始挑逗。

望曰:“邓将军自有良谋,不好阵法。”——呵呵,不会骗人啊。

维大笑曰:“有何良谋!不过教汝赚吾在此布阵,他却引兵袭吾山后耳!”望大惊,恰欲进兵混战,被维以鞭梢一指,两翼兵先出,杀的那魏兵弃甲抛戈,各逃性命。——揭穿老底,军心已乱,自然无法对战了。

却说邓艾催督先锋郑伦来袭山后。伦刚转过山角,忽然一声炮响,鼓角喧天,伏兵杀出:为首大将。乃廖化也。二人未及答话,两马交处,被廖化一刀,斩郑伦于马下。——廖化突击的速度类似魏延,郑伦武艺应该不弱,是败于出乎意料。

邓艾大惊,急勒兵退时,张翼引一军杀到。两下夹攻,魏兵大败。艾舍命突出,身被四箭。——命大!估计铠甲不薄。

奔到谓南寨时,司马望亦到。二人商议退兵之策。——连战皆北,还能有何策?

望曰:“近日蜀主刘禅,宠幸中贵黄皓,日夜以酒色为乐。可用反间计召回姜维,此危可解。”——司马望毕竟和崔州平、石广元交流学习过,这些权谋手法可不是熟读兵书的邓艾能琢磨出来的。

艾问众谋士曰:“谁可入蜀交通黄皓?”言未毕,一人应声曰:“某愿往。”艾视之,乃襄阳党均也。艾大喜,即令党均赍金珠宝物,径到成都结连黄皓,布散流言,说姜维怨望天子,不久投魏。——这位党均从来没出名过,现在可以发光了。原来是个间谍人才。

于是成都人人所说皆同。黄皓奏知后主,即遣人星夜宣姜维入朝。——武将谋反叛变的罪名,几乎就是必杀技。古今同一。

却说姜维连日搦战,邓艾坚守不出。维心中甚疑。——怎么也想不到对手的政治攻击啊。

忽使命至。诏维入朝。维不知何事,只得班师回朝。——釜底抽薪胜于扬汤止沸。

邓艾、司马望知姜维中计,遂拔渭南之兵,随后掩杀。——这回盘外招翻盘了。
艾引败兵,退于渭水南下寨。艾谓望曰:“公何以知此阵法而救出我也?”
邓艾好学,不仅感谢,还要问对方如何知道阵法。

望曰:“吾幼年游学于荆南,曾与崔州平、石广元为友,讲论此阵。今日姜维所变者,乃长蛇卷地阵也。若他处击之,必不可破。吾见其头在西北,故从西北击之,自破矣。”——坐而论道原来也有这般功夫!司马望整体是不如姜维、邓艾的,可是毕竟“尺有所短寸有所长”啊!谦虚好学,刻刻不可忘!

艾谢曰:“我虽学得阵法,实不知变法。公既知此法,来日以此法复夺祁山寨栅,如何?”——邓艾不懂江湖残局的厉害。问的幼稚。

望曰:“我之所学,恐瞒不过姜维。”——有自知之明。

艾曰:“来日公在阵上与他斗阵法,我却引一军暗袭祁山之后。两下混战。可夺旧寨也。”——又有一计,邓艾思维活跃。

于是令郑伦为先锋,艾自引军袭山后;一面令人下战书,搦姜维来日斗阵法。——败于阵法,还要主动挑战,这不是邓艾的风格。高手们都是吃一堑长一智的,都是善于扬长避短的,做作过头反而值得怀疑。

维批回去讫,乃谓众将曰:“吾受武侯所传密书,此阵变法共三百六十五样,按周天之数。今搦吾斗阵法,乃班门弄斧耳!但中间必有诈谋,公等知之乎?”——姜维注意启发下级动脑,不错!

廖化曰:“此必赚我斗阵法,却引一军袭我后也。”——在孔明手下默默无闻的廖化,也能发出智慧的光芒了。姜维发挥下级动脑做得不错。

维笑曰:“正合我意。”即令张翼、廖化,引一万兵去山后埋伏。——笑有赞扬的意思,姜维和大家更亲近。孔明太强了,会让大家有高山仰止的感觉。
却说王含、蒋斌因立寨未定,恐魏兵来劫寨,不敢解甲而寝。忽闻中军大乱,急绰兵器上的马时,寨外邓忠引兵杀到。内外夹攻,王、蒋二将奋死抵敌不住,弃寨而走。
内外夹攻奏效,蜀将的努力改变不了邓艾的计划。

姜维在帐中听得左寨中大喊,料道有内应外合之兵,遂急上马,立于中军帐前,传令曰:“如有妄动者斩!便有敌兵到营边,休要问他,只管以弓弩射之!”一面传示右营,亦不许妄动。——料到对手的做法!有张辽的水平了!姜维这时候已经能很老练。

果然魏兵十余次冲击,皆被射回。只冲杀到天明,魏兵不敢杀入。——严阵以待,不可犯!魏军“不敢”已失锐气。

邓艾收兵回寨,乃叹曰:“姜维深得孔明之法!兵在夜而不惊,将闻变而不乱:真将才也!”——兵将之评也可见邓艾的眼光。强将手下无弱兵。

次日,王含、蒋斌收聚败兵,伏于大寨前请罪。维曰:“非汝等之罪,乃吾不明地脉之故也,”又拨军马,令二将安营讫。——败者不避罪,统帅勇担任!姜维领导素质很高!

却将伤死身尸,填于地道之中,以土掩之。——可怜无定河边骨,犹是春闺梦里人!

令人下战书单搦邓艾来日交锋。艾忻然应之。次日,两军列于祁山之前。维按武侯八阵之法,依天、地、风、云、鸟、蛇、龙、虎之形,分布已定。邓艾出马,见维布成八卦,乃亦布之,左右前后,门户一般。——领先一分,邓艾毫不示弱,和对手一样布阵,有点斗气的味道了。看来胜利也让邓艾失去了往日的沉稳。

维持枪纵马大叫曰:“汝效吾排八阵,亦能变阵否?”艾笑曰:“汝道此阵只汝能布耶?吾既会布阵,岂不知变阵!”艾便勒马入阵,令执法官把旗左右招飐,变成八八六十四个门户;复出阵前曰:“吾变法若何?”——呵呵,类似象棋中的较量江湖残局了。邓艾一步步跟着姜维的思路,都是胜利带来的骄傲造成的。

维曰:“虽然不差,汝敢与吾八阵相围么?”艾曰:“有何不敢!”两军各依队伍而进。艾在中军调遣。两军冲突,阵法不曾错动。——开始深入较量。双方差不多。

姜维到中间,把旗一招,忽然变成长蛇卷地阵,将邓艾困在垓心,四面喊声大震。艾不知其阵,心中大惊。蜀兵渐渐逼近,艾引众将冲突不出。——邓艾终于吃亏了。

只听得蜀兵齐叫曰:“邓艾早降!”艾仰天长叹曰:“我一时自逞其能,中姜维之计矣!”——总算醒悟了。

忽然西北角上一彪军杀入,艾见是魏兵,遂乘势杀出。救邓艾者,乃司马望也。比及救出邓艾时,祁山九寨,皆被蜀兵所夺。——都是斗阵惹的祸。邓艾一次骄傲造成的损失大于第一场的胜利。为将者怎么能不小心啊!
驰书报入成都。后主刘禅遣使回贺,吴使薛珝答礼。珝自蜀中归,吴主孙休问蜀中近日作何举动。
谁当皇帝都会祝贺的,国家之间本就如此。孙休能想到和蜀国通报,而不是向魏国告知,体现了孙休的政治头脑。能详细询问使者蜀国的情况,类似孙权。关注分析信息。

珝奏曰:“近日中常侍黄皓用事,公卿多阿附之。入其朝,不闻直言;经其野,民有菜色。所谓燕雀处堂,不知大厦之将焚者也。”——薛珝观察分析到位,有见解,是个人才。后主还是被孔明言中了,小恶不知不觉就演变成这样了。

休叹曰:“若诸葛武侯在时,何至如此乎!”于是又写国书,教人赍入成都,说司马昭不日篡魏,必将侵吴、蜀以示威,彼此各宜准备。——孙休有高度,能抓住要害!见识高远!

姜维听得此信,忻然上表,再议出师伐魏。时蜀汉景耀元年冬,大将军姜维以廖化、张翼为先锋,王含、蒋斌为左军,蒋舒,傅佥为右军,胡济为合后,维与夏侯霸总中军,共起蜀兵二十万,拜辞后主,径到汉中。——现在后主基本就不在讨论、过问北伐的事了。是自有其乐了。姜维矢志不渝,可赞。

与夏侯霸商议,当先攻取何地。霸曰:“祁山乃用武之地,可以进兵,故丞相昔日六出祁山,因他处不可出也。”维从其言,遂令三军并望祁山进发,至谷口下寨。——经过多次探索,最终还是理解、认同孔明的选择了。

忽流星马报到,说蜀兵现下三寨于谷口。艾听知,遂登高看了,回寨升帐,大喜曰:“不出吾之所料也!”原来邓艾先度了地脉,故留蜀兵下寨之地;地中自祁山寨直至蜀寨,早挖了地道,待蜀兵至时,于中取事。此时姜维至谷口分作三寨,地道正在左寨之中,乃王含、蒋斌下寨之处。——这段太神奇了!邓艾的判断竟然如此准确!估计不是孔明的算度准确的思维。是根据择优决策的结果。

邓艾唤子邓忠,与师纂各引一万兵,为左右冲击;却唤副将郑伦,引五百掘子军,于当夜二更,径从地道直至左营,于帐后地下拥出。——看邓艾如何思考布置,有条件也要使用好才行啊。左右攻击是劫营的老招,一方面是分散敌军注意力,一方面应该是掩护军队在地道的运动。地道出口选择在帐后,可谓出其不意。一个不错的方案。
是夜,狂风大作,飞沙走石,将老树连根拔起。天明风定,使者奉旨来请孙綝入宫赴会。孙綝方起床,平地如人推倒,心中不悦。使者十余人,簇拥入内。家人止之曰:“一夜狂风不息,今早又无故惊倒,恐非吉兆,不可赴会。
不祥之兆,不知道是真的有神鬼预告,还是事后的解释。家人劝告,是不是想起诸葛恪呢?树敌太多,处处都得防备,活得很累啊!

綝曰:“吾弟兄共典禁兵,谁敢近身!倘有变动,于府中放火为号。”嘱讫,升车出内。——迷信威权、武力,也知道不满的人很多,事事都要防备。

吴主孙休忙下御座迎之,请綝高坐。——谦让的习惯?刻意要稳住?

酒行数巡,众惊曰:“宫外望有火起!”綝便欲起身。——约定的警报出现,马上有反应,警惕性很高。

休止之曰:“丞相稳便。外兵自多,何足惧哉?”——孙休不知道对手的准备,继续做稳定工作。很沉着。

言未毕,左将军张布拔剑在手,引武士三十余人,抢上殿来,口中厉声而言曰:“有诏擒反贼孙綝!”——可想到张布竟然是领头人!独裁者没有真正的朋友!合作者是因为恐惧而跟从啊!

綝急欲走时,早被武士擒下。綝叩头奏曰:“愿徙交州归田里。”——对别人刻薄残忍,自己确实懦夫!

休叱曰:“尔何不徙滕胤、吕据、王惇耶?”命推下斩之。——孙休第一次不谦让,责问。长久的郁积终得释放的表现。

于是张布牵孙綝下殿东斩讫。从者皆不敢动。——还不如诸葛恪,有手下愿意共生死。不是不敢动,是不愿意为之而动。没有共同的理想,没有深厚的感情,只有权势带来的威逼和收买提供的利益。怎么能愿意牺牲。

布宣诏曰:“罪在孙綝一人,余皆不问。”众心乃安。——是必须的做法。也是对比的做法。

布请孙休升五凤楼。丁奉、魏邈、施朔等,擒孙綝兄弟至,休命尽斩于市。宗党死者数百人,灭其三族,命军士掘开孙峻坟墓,戮其尸首。——报应!对残忍的对手不得不如此。

将被害诸葛恪、滕胤、吕据、王惇等家,重建坟墓,以表其忠。——呵呵,诸葛恪不见得忠啊。为了攻击对手,就要找罪证。矫枉过正,是最容易获得人心的做法。因为能理智思考的人少啊。

其牵累流远者,皆赦还乡里。丁奉等重加封赏。——显示施政宽厚的态度。也是鼓励忠诚。
冬十二月,奉牛酒入宫上寿,吴主孙休不受,綝怒,乃以牛酒诣左将军张布府中共饮。
不遂心则怒,太放纵自己了。把给皇帝的礼物拿去给将军,还共饮,太过份了。其实孙休的不受可能是一直谦让的习惯使然。可是这位孙綝当黑老大惯了,不适应啊。

酒酣,乃谓布曰:“吾初废会稽王时,人皆劝吾为君。吾为今上贤,故立之。今我上寿而见拒,是将我等闲相待。吾早晚教你看!”——放肆!谋浅、任性。

布闻言,唯唯而已。——看惯了黑老大的强横,谁都学会保护自己了。

次日,布入宫密奏孙休。——那边诺诺,这边报告。这回可不是废立的问题了,是谋反的问题,自己昨晚的诺诺如果不汇报就是同谋。张布要保护自己,不得不如此。

休大惧,日夜不安。——不仅是不安了,期间必然思考如何消灭对手。

数日后,孙綝遣中书郎孟宗,拨与中营所管精兵一万五千,出屯武昌;又尽将武库内军器与之。——无由调兵,欠思量。起码也要捏造魏国入侵的消息啊。

于是,将军魏邈、武卫士施朔二人密奏孙休曰:“綝调兵在外,又搬尽武库内军器,早晚必为变矣。”——可以同意废立,不见得同意谋反。

休大惊,急召张布计议。布奏曰:“老将丁奉,计略过人,能断大事,可与议之。”——张布厉害,找到能做事的人了!

休乃召奉入内,密告其事。奉奏曰:“陛下无忧。臣有一计,为国除害。”——丁奉马上有主意,毕竟是沙场生死相搏出来的。

休问何计,——问的仔细,孙亮不如。孙亮聪明,想自己思考解决。孙休能思考如何使用人才,让谋士、武将都能发挥力量。孙休比孙亮成熟多了。

奉曰:“来朝腊日,只推大会群臣,召綝赴席,臣自有调遣。”休大喜。——主意不错,难以防备。

奉同魏邈、施朔掌外事,张布为内应。——这回的参与者都是有实力的。都是老江湖。
孙綝遣宗正孙楷、中书郎董朝,往虎林迎请琅琊王孙休为君。休字子烈,乃孙权第六子也,在虎林夜梦乘龙上天,回顾不见龙尾,失惊而觉。次日,孙楷、董朝至,拜请回都。行至曲阿,有一老人,自称姓干,名休,叩头言曰:
帝王之事都有预兆,平民百姓有变故也没有预告,看来神仙也偏心啊。

行至布塞亭,孙恩将车驾来迎。休不敢乘辇,乃坐小车而入。百官拜迎道傍,休慌忙下车答礼。——谦让有礼。

孙綝出令扶起,请入大殿,升御座即天子位。休再三谦让,方受玉玺。——明明知道为何而来,还如此,就有点做作了。

文官武将朝贺已毕,大赦天下,改元永安元年;封孙綝为丞相、荆州牧;多官各有封赏;又封兄之子孙皓为乌程侯。——新领导获取人心的老手法。

孙綝一门五侯,皆典禁兵,权倾人主。吴主孙休,恐其内变,阳示恩宠,内实防之。——孙恩可比孙亮老练了。能如此谦让,也就能忍。

綝骄横愈甚。——没有司马父子的警惕。估计是高干子弟,不如司马父子饱受磨难,磨练出来了。
一日,吴主孙亮闷坐,黄门侍郎全纪在侧,纪乃国舅也。亮因泣告曰:“孙綝专权妄杀,欺朕太甚;今不图之,必为后患。”
权臣专擅,皇帝往往只能对身边的人诉说。身边的可信之人往往只有皇后家族的。外戚专权也是不得已的啊。

纪曰:“陛下但有用臣处,臣万死不辞。”——态度好,主意少。

亮曰:“卿可只今点起禁兵,与将军刘丞各把城门,朕自出杀孙綝。但此事切不可令卿母知之,卿母乃綝之姊也。倘若泄漏,误朕匪轻。”——孙亮想的不错,注意事项也思考到了。可是,全纪的见识和胆略都未必足以胜任。这可能孙亮也想过的,只是人选有限,不得已如此决定。

纪曰:“乞陛下草诏与臣。临行事之时,臣将诏示众,使綝手下人皆不敢妄动。”亮从之,即写密诏付纪。——全纪说的不错。可是,更关键的是他如何想,如何能做到。孙亮别无选择,只能同意。

纪受诏归家,密告其父全尚。——呵呵,不告诉老妈,告诉老爸了。如此机密,难道还要孙亮说谁也不能告诉吗?全纪这样的人很多啊!

尚知此事,乃告妻曰:“三日内杀孙綝矣。”妻曰:“杀之是也。”口虽应之,却私令人持书报知孙綝。——这位老爸和儿子差不多。老妈倒狡猾过父子俩。毕竟姐弟情深。还是孙亮聪明。

綝大怒,当夜便唤弟兄四人,点起精兵,先围大内;一面将全尚、刘丞并其家小俱拿下。——这回全尚父子尝到泄密的滋味了。

比及平明,吴主孙亮听得宫门外金鼓大震,内侍慌入奏曰:“孙綝引兵围了内苑。”亮大怒,指全后骂曰:“汝父兄误我大事矣!”乃拔剑欲出。——可悲的孙亮,可怜的全后。决然拔剑而出,不是孙家本色。

全后与侍中近臣,皆牵其衣而哭,不放亮出。——人之常情,不识权位邪恶。

孙綝先将全尚、刘丞等杀讫,然后召文武于朝内,下令曰:“主上荒淫久病,昏乱无道,不可以奉宗庙,今当废之。汝诸文武,敢有不从者,以谋叛论!”众皆畏俱,应曰:“愿从将军之令。”——欲加之罪何患无辞,官越高越怕死。

尚书桓彝大怒,从班部中挺然而出,指孙綝大骂曰:“今上乃聪明之主,汝何取出此乱言!吾宁死不从贼臣之命!”綝大怒,自拔剑斩之,——到底还有忠勇之士,江东英豪没丢尽脸。

即入内指吴主孙亮骂曰:“无道昏君!本当诛戮以谢天下!看先帝之面,废汝为会稽王,吾自选有德者立之!”叱中书郎李崇夺其玺绶,令邓程收之。亮大哭而去。——毕竟还有忌讳,否则就是篡位了。
却说姜维恐救兵到,先将军器车仗,一应军需,步兵先退,然后将马军断后。
行动迅速,布置井然,每件事都是筹划之后才行。

细作报知邓艾。艾笑曰:“姜维知大将军兵到,故先退去。不必追之,追则中彼之计也。”乃令人哨探,回报果然骆谷道狭之处,堆积柴草,准备要烧追兵。——类似孔明,撤兵这样的难题,都会变成追兵的陷阱。邓艾大局观好,不为所动。

众皆称艾曰:“将军真神算也!”遂遣使赍表奏闻。于是司马昭大喜,又加赏邓艾。——众人佩服,确实真心为多。不知道何人上报司马昭,难道是司马昭安插的人员?!

却说东吴大将军孙綝,听知全端、唐咨等降魏,勃然大怒,将各人家眷,尽皆斩之。——如此行为,不如司马昭了!这些人从此对吴国只有刻骨深仇,都是潜在的伍子胥了!

吴主孙亮,时年方十六,见綝杀戮太过,心甚不然。——孙权后人,都比较清醒。

一日出西苑,因食生梅,令黄门取蜜。须臾取至,见蜜内有鼠粪数块,召藏吏责之。藏吏叩首曰:“臣封闭甚严,安有鼠粪?”亮曰:“黄门曾向尔求蜜食否?”藏吏曰:“黄门于数日前曾求蜜食,臣实不敢与。”亮指黄门曰:“此必汝怒藏吏不与尔蜜,故置粪于蜜中,以陷之也。”黄门不服。亮曰:“此事易知耳。若粪久在蜜中,则内外皆湿,若新在蜜中,则外湿内燥。”命剖视之,果然内燥,黄门服罪。亮之聪明,大抵如此。——不仅聪明,而且人情通达。

虽然聪明,却被孙綝把持,不能主张,綝令弟威远将军孙据入苍龙宿卫,武卫将军孙恩、偏将军孙干、长水校尉孙闿分屯诸营。——可惜不能得到发挥。权臣缺德,足以制约国家的发展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