艺术中国

中国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西汶书场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

第九十一回 祭泸水汉相班师 伐中原武侯上表

[ 罗贯中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却说孔明班师回国,孟获率引大小洞主酋长及诸部落,罗拜相送。前军至泸水,时值九月秋天,忽然阴云布合,狂风骤起;兵不能渡,回报孔明。孔明遂问孟获,获曰:“此水原有猖神作祸,往来者必须祭之。”孔明曰:“用何物祭享?”获曰:“旧时国中因猖神作祸,用七七四十九颗人头并黑牛白羊祭之,自然风恬浪静,更兼连年丰稔。”孔明曰:“吾今事已平定,安可妄杀一人?”遂自到泸水岸边观看。果见阴风大起,波涛汹涌,人马皆惊。孔明甚疑,即寻土人问之。土人告说:“自丞相经过之后,夜夜只闻得水边鬼哭神号。自黄昏直至天晓,哭声不绝。瘴烟之内,阴鬼无数。因此作祸,无人敢渡。”孔明曰:“此乃我之罪愆也。前者马岱引蜀兵千余,皆死于水中;更兼杀死南人,尽弃此处。狂魂怨鬼,不能解释,以致如此。吾今晚当亲自往祭。”土人曰:“须依旧例,杀四十九颗人头为祭,则怨鬼自散也。”孔明曰:“本为人死而成怨鬼,岂可又杀生人耶?吾自有主意。”唤行厨宰杀牛马;和面为剂,塑成人头,内以牛羊等肉代之,名曰馒头。当夜于泸水岸上,设香案,铺祭物,列灯四十九盏,扬幡招魂;将馒头等物,陈设于地。三更时分,孔明金冠鹤氅,亲自临祭,令董厥读祭文。其文曰:“维大汉建兴三年秋九月一日,武乡侯、领益州牧、丞相诸葛亮,谨陈祭仪,享于故殁王事蜀中将校及南人亡者阴魂曰:我大汉皇帝,威胜五霸,明继三王。昨自远方侵境,异俗起兵;纵虿尾以兴妖,盗狼心而逞乱。我奉王命,问罪遐荒;大举貔貅,悉除蝼蚁;雄军云集,狂寇冰消;才闻破竹之声,便是失猿之势。但士卒儿郎,尽是九州豪杰;官僚将校,皆为四海英雄:习武从戎,投明事主,莫不同申三令,共展七擒;齐坚奉国之诚,并效忠君之志。何期汝等偶失兵机,缘落奸计:或为流矢所中,魂掩泉台;或为刀剑所伤,魄归长夜:生则有勇,死则成名,今凯歌欲还,献俘将及。汝等英灵尚在,祈祷必闻:随我旌旗,逐我部曲,同回上国,各认本乡,受骨肉之蒸尝,领家人之祭祀;莫作他乡之鬼,徒为异域之魂。我当奏之天子,使汝等各家尽沾恩露,年给衣粮,月赐廪禄。用兹酬答,以慰汝心。至于本境土神,南方亡鬼,血食有常,凭依不远;生者既凛天威,死者亦归王化,想宜宁帖,毋致号啕。聊表丹诚,敬陈祭祀。呜呼,哀哉!伏惟尚飨!”读毕祭文,孔明放声大哭,极其痛切,情动三军,无不下泪。孟获等众,尽皆哭泣。只见愁云怨雾之中,隐隐有数千鬼魂,皆随风而散。于是孔明令左右将祭物尽弃于泸水之中。次日,孔明引大军俱到泸水南岸,但见云收雾散,风静浪平。蜀兵安然尽渡泸水,果然鞭敲金镫响,人唱凯歌还。行到永昌,孔明留王伉、吕凯守四郡;发付孟获领众自回,嘱其勤政驭下,善抚居民,勿失农务。孟获涕泣拜别而去。

孔明自引大军回成都。后主排銮驾出郭三十里迎接,下辇立于道傍,以侯孔明。孔明慌下车伏道而言曰:“臣不能速平南方,使主上怀忧,臣之罪也。”后主扶起孔明,并车而回,设太平筵会,重赏三军。自此远邦进贡来朝者二百余处。孔明奏准后主,将殁于王事者之家,一一优恤。人心欢悦,朝野清平。却说魏主曹丕,在位七年,即蜀汉建兴四年也。丕先纳夫人甄氏,即袁绍次子袁熙之妇,前破邺城时所得。后生一子,名睿,字元仲,自幼聪明,不甚爱之。后丕又纳安平广宗人郭永之女为贵妃,甚有颜色;其父尝曰:“吾女乃女中之王也。”故号为女王。自丕纳为贵妃,因甄夫人失宠,郭贵妃欲谋为后,却与幸臣张韬商议。时丕有疾,韬乃诈称于甄夫人宫中掘得桐木偶人,上书天子年月日时,为魇镇之事。丕大怒,遂将甄夫人赐死,立郭贵妃为后。因无出,养曹睿为己子。虽甚爱之,不立为嗣。

睿年至十五岁,弓马熟娴。当年春二月,丕带睿出猎。行于山坞之间,赶出子母二鹿,丕一箭射倒母鹿,回观小鹿驰于曹睿马前。丕大呼曰:“吾儿何不射之?”睿在马上泣告曰:“陛下已杀其母,臣安忍复杀其子也。”丕闻之,掷弓于地曰:“吾儿真仁德之主也!”于是遂封睿为平原王。

夏五月,丕感寒疾,医治不痊,乃召中军大将军曹真、镇军大将军陈群、抚军大将军司马懿三人入寝宫。丕唤曹睿至,指谓曹真等曰:“今朕病已沉重,不能复生。此子年幼,卿等三人可善辅之,勿负朕心。”三人皆告曰:“陛下何出此言?臣等愿竭力以事陛下,至千秋万岁。”丕曰:“今年许昌城门无故自崩,乃不祥之兆,朕故自知必死也。”正言间,内侍奏征东大将军曹休入宫问安。丕召入谓曰:“卿等皆国家柱石之臣也,若能同心辅朕之子,朕死亦瞑目矣!”言讫,堕泪而薨。时年四十岁,在位七年。于是曹真、陈群、司马懿、曹休等,一面举哀,一面拥立曹睿为大魏皇帝。谥父丕为文皇帝,谥母甄氏为文昭皇后。封钟繇为太傅,曹真为大将军,曹休为大司马,华歆为太尉,王朗为司徒,陈群为司空,司马懿为骠骑大将军。其余文武官僚,各各封赠。大赦天下。时雍、凉二州缺人守把,司马懿上表乞守西凉等处。曹睿从之,遂封懿提督雍、凉等处兵马。领诏去讫。

早有细作飞报入川。孔明大惊曰:“曹丕已死,孺子曹睿即位,余皆不足虑:司马懿深有谋略,今督雍、凉兵马,倘训练成时,必为蜀中之大患。不如先起兵伐之。”参军马谡曰:“今丞相平南方回,军马疲敝,只宜存恤,岂可复远征?某有一计,使司马懿自死于曹睿之手,未知丞相钧意允否?”孔明问是何计,马谡曰:“司马懿虽是魏国大臣,曹睿素怀疑忌。何不密遣人往洛阳、邺郡等处,布散流言,道此人欲反;更作司马懿告示天下榜文,遍贴诸处。使曹睿心疑,必然杀此人也。”孔明从之,即遣人密行此计去了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孔明出师,后主引百官送于北门外十里。孔明辞了后主,旌旗蔽野,戈戟如林,率军望汉中迤逦进发。
自从刘备入川,蜀中征伐不断。百姓心里如何想呢?

是日曹睿设朝,近臣奏曰:“边官报称:诸葛亮率领大兵三十余万,出屯汉中,令赵云、邓芝为前部先锋,引兵入境。”睿大惊,问群臣曰:“谁可为将,以退蜀兵?”——魏国虽大,朝中气氛未必适合人才。此时就是检验的好时候。

忽一人应声而出曰:“臣父死于汉中,切齿之恨,未尝得报。今蜀兵犯境,臣愿引本部猛将,更乞陛下赐关西之兵,前往破蜀,上为国家效力,下报父仇,臣万死不恨!”——国仇家恨,慷慨激昂。

众视之,乃夏侯渊之子夏侯楙也。楙字子休,其性最急,又最吝,自幼嗣与夏侯惇为子。——“性最急,又最吝”,评的苛刻,不是将才人选啊!

后夏侯渊为黄忠所斩,曹操怜之,以女清河公主招楙为驸马,因此朝中钦敬。虽掌兵权,未尝临阵。——原来是靠着关系上来的。

当时自请出征,曹睿即命为大都督,调关西诸路军马前去迎敌。——无人回答,只好差这位驸马爷去了。宿将们呢?没有合适的气氛,就不会有人才的表现。

司徒王朗谏曰:“不可。夏侯驸马素不曾经战,今付以大任,非其所宜。更兼诸葛亮足智多谋,深通韧略,不可轻敌。”——王朗还是有点经验的。还敢说说话。

夏侯楙叱曰:“司徒莫非结连诸葛亮,欲为内应耶?吾自幼从父学习韬略,深通兵法。汝何欺我年幼?吾若不生擒诸葛亮,誓不回见天子!”王朗等皆不敢言。——驸马爷这顶帽子扣下来,谁也不敢反对了。呵呵,皇室贵戚出人才,夏侯楙是卓越的政治家啊。

夏侯楙辞了魏主,星夜到长安,调关西诸路军马二十余万,来敌孔明。——勇气可嘉,行动也迅速。或者说是无知者无畏。
忽帐下一老将,厉声而进曰:“我虽年迈,尚有廉颇之勇,马援之雄。此二古人皆不服老,何故不用我耶?”众视之,乃赵云也。
对啊,还有这位勇将。

孔明曰:“吾自平南回都,马孟起病故,吾甚惜之,以为折一臂也。今将军年纪已高,倘稍有参差,动摇一世英名,减却蜀中锐气。”——名将的作用就像品牌一样,孔明这回不是激将了,是真的珍惜。能影响魏国军心士气的,现在就只有赵云了。

云厉声曰:“吾自随先帝以来,临阵不退,遇敌则先。大丈夫得死于疆场者,幸也,吾何恨焉?愿为前部先锋!”——烈士暮年壮心不已!大丈夫惟愿一申壮志,岂能估计一己之躯!真英雄!

孔明再三苦劝不住。——孔明这回是真着急了。

云曰:“如不教我为先锋,就撞死于阶下!”——赵云可不是故作姿态。

孔明曰:“将军既要为先锋,须得一人同去。”——不得已求其次。

言未尽,一人应曰:“某虽不才,愿助老将军先引一军前去破敌。”孔明视之,乃邓芝也。——也是有胆气的。

孔明大喜,即拨精兵五千。副将十员,随赵云、邓芝去讫。——孔明了解邓芝,是放心之喜。
——以上一应官员,都随着平北大都督、丞相、武乡侯、领益州牧、知内外事诸葛亮。
以上三段一一罗列蜀中文官武将,这些就是孔明的牌了。这里面虽然没有早期的阵营那么璀璨,但是每个岗位都有人。这些人马就是孔明以后发挥的基础了。

分拨已定,又檄李严等守川口以拒东吴。——荆州失利的恶果,就是不仅不能实现《隆中对》中的两面夹击计划,还要防备被两面夹击。

选定建兴五年春三月丙寅日,出师伐魏。——从此就是真正的两国交兵了。
后主览表曰:“相父南征,远涉艰难;方始回都,坐未安席;今又欲北征,恐劳神思。”
后主宽厚,关心人。

孔明曰:“臣受先帝托孤之重,夙夜未尝有怠。今南方已平,可无内顾之忧;不就此时讨贼,恢复中原,更待何日?”——使命感、责任感!

忽班部中太史谯周出奏曰:“臣夜观天象,北方旺气正盛,星曜倍明,未可图也。”乃顾孔明曰:“丞相深明天文,何故强为?”——果天象也?

孔明曰:“天道变易不常,岂可拘执?吾今且驻军马于汉中,观其动静而后行。”谯周苦谏不从。——孔明这样进取心很强的人,怎么会被劝服呢。

于是孔明乃留郭攸之、董允、费祎等为侍中,总摄宫中之事。——宫中之事都照顾到,真乃“相父”。

又留向宠为大将,总督御林军马;蒋琬为参军;张裔为长史,掌丞相府事;杜琼为谏议大夫;杜微、杨洪为尚书;孟光、来敏为祭酒;尹默、李譔为博士;郤正、费诗为秘书;谯周为太史。内外文武官僚一百余员,同理蜀中之事。——面面俱到,要耗费多少心血神思啊!
曹睿览毕,大惊失色,急问群臣。太尉华歆奏曰:“司马懿上表乞守雍、凉,正为此也。先时太祖武皇帝尝谓臣曰:司马懿鹰视狼顾,不可付以兵权;久必为国家大祸。今日反情已萌,可速诛之。”
曹睿年少心急可以谅解。马屁精华歆善于把握机会,政治才华不过如此。

王朗奏曰:“司马懿深明韬略,善晓兵机,素有大志;若不早除,久必为祸。”——此辈才华也近似。真正尸位素餐之徒。

忽班部中闪出大将军曹真奏曰:“不可。文皇帝托孤于臣等数人,是知司马仲达无异志也。今事未知真假,遽尔加兵,乃逼之反耳。或者蜀、吴奸细行反间之计,使我君臣自乱,彼却乘虚而击,未可知也。陛下幸察之。”——若非皇族中有曹真,魏国的前途就难以预见了。对比曹操时代的群星璀璨,这个时代的魏国都是些鼠辈得势。

睿曰:“司马懿若果谋反,将奈何?”——曹睿的疑虑还没消除。

真曰:“如陛下心疑,可仿汉高伪游云梦之计。御驾幸安邑,司马懿必然来迎;观其动静,就车前擒之,可也。”——幸好曹真还有实际做法提供。

司马懿不知其故,欲令天子知其威严,乃整兵马,率甲士数万来迎。——司马懿没有耳目在朝中啊。

近臣奏曰:“司马懿果率兵十余万,前来抗拒,实有反心矣。”——又是近臣。

曹休出曰:“仲达受先帝托孤之重,何故反耶?”懿大惊失色,汗流遍体,乃问其故。——辛亏曹休也不鲁莽。

休备言前事。懿曰:“此吴、蜀奸细反间之计,欲使我君臣自相残害,彼却乘虚而袭。某当自见天子辨之。”——司马懿沉稳、冷静。

遂急退了军马,至睿车前俯伏泣奏曰:“臣受先帝托孤之重,安敢有异心?必是吴、蜀之奸计。臣请提一旅之师,先破蜀,后伐吴,报先帝与陛下,以明臣心。”——思路清晰,行动迅速。

睿疑虑未决。华歆奏曰:“不可付之兵权。可即罢归田里。”睿依言,将司马懿削职回乡,命曹休总督雍;凉军马。——华歆善于察言观色,曹睿此时还有曹休等自家人可以解决难题。

却说细作探知此事,报入川中。孔明闻之大喜曰:“吾欲伐魏久矣,奈有司马懿总雍、凉之兵。今既中计遭贬,吾有何忧!”——可见在孔明眼中曹魏虽大,和无物何异!

接下来就是孔明的《出师表》。千古名篇。拳拳之心、血泪之言!种种思虑安排,可见劳心耗神。忠臣之心可鉴!
却说邺城门上。忽一日见贴下告示一道。守门者揭了,来奏曹睿。
告示上交到皇帝手上,可见份量。也可见马谡计策在这一步达到目的了。

睿观之,其文曰:“骠骑大将军总领雍、凉等处兵马事司马懿,谨以信义布告天下:昔太祖武皇帝,创立基业,本欲立陈思王子建为社稷主;不幸奸谗交集,岁久潜龙。皇孙曹睿,素无德行,妄自居尊,有负太祖之遗意。今吾应天顺人,克日兴师,以慰万民之望。告示到日,各宜归命新君。如不顺者,当灭九族!先此告闻,想宜知悉。”——从内容来看,符合魏国内部的斗争情况。司马懿大概是谁都不愿意依附,才会有给猜疑的可能。这个计策,在这个层面就不太符合司马懿的性格了。不知道是马谡自己操作的结果,还是孔明过于相信马谡,轻看魏国人才。
早有细作飞报入川。
孔明一直没有松懈,前面退了五路兵马也是靠这样扎实的基础工作。

孔明大惊曰:“曹丕已死,孺子曹睿即位,余皆不足虑:司马懿深有谋略,今督雍、凉兵马,倘训练成时,必为蜀中之大患。不如先起兵伐之。”——孔明大惊的时候不多,会吃惊是因为深入了解魏国的人才和部署。

参军马谡曰:“今丞相平南方回,军马疲敝,只宜存恤,岂可复远征?某有一计,使司马懿自死于曹睿之手,未知丞相钧意允否?”——马谡是心战专家。

孔明问是何计,马谡曰:“司马懿虽是魏国大臣,曹睿素怀疑忌。何不密遣人往洛阳、邺郡等处,布散流言,道此人欲反;更作司马懿告示天下榜文,遍贴诸处。使曹睿心疑,必然杀此人也。”——从马谡的话来看,司马懿有才,但是不合众,魏国的君臣又不理解和信任他,这样就有了马谡施展心战的空间。

孔明从之,即遣人密行此计去了。——确实好计,孔明采纳,蜀国中能给孔明出主意的不多啊。
夏五月,丕感寒疾,医治不痊,乃召中军大将军曹真、镇军大将军陈群、抚军大将军司马懿三人入寝宫。
托孤三人,有的是家族成员,有的是因为才能。

丕唤曹睿至,指谓曹真等曰:“今朕病已沉重,不能复生。此子年幼,卿等三人可善辅之,勿负朕心。”——曹丕担心身后事,贵为君王,也不能保证意愿可实现啊!曹睿地位最终确立。袁绍地下有知,是何心情?女王心情如何?

三人皆告曰:“陛下何出此言?臣等愿竭力以事陛下,至千秋万岁。”——劝慰,也是自表心迹。

丕曰:“今年许昌城门无故自崩,乃不祥之兆,朕故自知必死也。”——认命了,自己也会找证据了。自证的典型心理。

正言间,内侍奏征东大将军曹休入宫问安。——曹氏家族势力不小。

丕召入谓曰:“卿等皆国家柱石之臣也,若能同心辅朕之子,朕死亦瞑目矣!”言讫,堕泪而薨。——有爱子之心,不知还记得甄夫人否。

时年四十岁,在位七年。——三十三年的岁月,有多少是为了王位而斗争,在位的七年,又有几天是舒心的呢?

于是曹真、陈群、司马懿、曹休等,一面举哀,一面拥立曹睿为大魏皇帝。——四大巨头,曹氏居半。

谥父丕为文皇帝,谥母甄氏为文昭皇后。——甄夫人平反了,女王呢?郭永呢?

封钟繇为太傅,曹真为大将军,曹休为大司马,华歆为太尉,王朗为司徒,陈群为司空,司马懿为骠骑大将军。——家族第一,马屁精第二,有才能的人才第三。祸根深种。

其余文武官僚,各各封赠。大赦天下。——老皇帝的死讯,是官僚和犯人的运气?呵呵,有意思。

时雍、凉二州缺人守把,司马懿上表乞守西凉等处。——为何主动离开政治中心?从曹操到曹丕,再到曹睿。司马懿也有满腹委屈啊。与其与这些尸位素餐的家伙在一起,还不如做点实事,志士之心!

曹睿从之,遂封懿提督雍、凉等处兵马。领诏去讫。——谁都没有意识到,这是司马懿掌握实际力量的开始。有了力量就可以逐步实现自己的设想了。
睿年至十五岁,弓马熟娴。
武风尚存。乱世图存之道。

当年春二月,丕带睿出猎。——兄弟之情已无,女王可比甄夫人?现在只有这个含糊的父子之情。曹丕真实孤家寡人了。

行于山坞之间,赶出子母二鹿,丕一箭射倒母鹿,回观小鹿驰于曹睿马前。——曹丕的英雄气概只有这里才能显现了。

丕大呼曰:“吾儿何不射之?”——不知道语气是提示还是责怪。

睿在马上泣告曰:“陛下已杀其母,臣安忍复杀其子也。”——十五岁的孩子,我希望能相信是发自内心的善意而不是权术的表达。

丕闻之,掷弓于地曰:“吾儿真仁德之主也!”于是遂封睿为平原王。——曹丕也希望能得到真心对自己表达的人啊!曹睿的政治地位开始确立了。
孔明自引大军回成都。后主排銮驾出郭三十里迎接,下辇立于道傍,以侯孔明。
后主礼遇过度反使孔明有僭越之嫌。

孔明慌下车伏道而言曰:“臣不能速平南方,使主上怀忧,臣之罪也。”——能自谦,古君子之风。

后主扶起孔明,并车而回,设太平筵会,重赏三军。——后主讷于言敏于行。

自此远邦进贡来朝者二百余处。——仁者无敌,非力胜,不以敌视之故无敌耳。

孔明奏准后主,将殁于王事者之家,一一优恤。——无欺于鬼神,尽人事之可至。

人心欢悦,朝野清平。——刘备入蜀,战乱不休,内乱至此方平,蜀国真正稳固了。百姓欢悦,不过是对比于战乱而言。

却说魏主曹丕,在位七年,即蜀汉建兴四年也。——两国并列。

丕先纳夫人甄氏,即袁绍次子袁熙之妇,前破邺城时所得。后生一子,名睿,字元仲,自幼聪明,不甚爱之。——做父亲的不喜欢聪明的儿子,呵呵,耐人寻味。

后丕又纳安平广宗人郭永之女为贵妃,甚有颜色;其父尝曰:“吾女乃女中之王也。”故号为女王。——呵呵,这位郭永善于宣传啊。不知道这个女王指的是颜色还是权势欲望。这样的情况,如果是曹操不会像曹丕这样处理吧。

自丕纳为贵妃,因甄夫人失宠,郭贵妃欲谋为后,却与幸臣张韬商议。——果然是女王的风范,权势欲不小,志向很大啊。还善于结交近臣,厉害!

时丕有疾,韬乃诈称于甄夫人宫中掘得桐木偶人,上书天子年月日时,为魇镇之事。——近臣忠于女王了,敢于对曹丕撒谎,勇气可嘉啊!不知道是曹丕的近臣还是女王的近臣。

丕大怒,遂将甄夫人赐死,立郭贵妃为后。——真果断,可记得当年初相识否?!

因无出,养曹睿为己子。——这句的主语应是女王,自己无所出,不得不养对手的孩子。呵呵,这份气量和胸襟,真有政治家的道德风范。

虽甚爱之,不立为嗣。——这句主语应该是曹丕,因为立嗣是曹丕才能决定的。可是这里的“甚爱之”和前面“不甚爱之”不一致啊。难道是杀了母亲,有愧于子,因而有这样的反应吗?

曹睿是个谜,曹丕的不甚爱之,是不是知道曹睿未必姓曹呢?如果是这样就有意思了,曹操在战场上灭了袁绍,最终确实为了袁绍的后代打天下。命运竟然如此吊诡。曹丕为了自己的竞争胜出,自然也不会愿意被人知道这点了。女王无所出,也是冥冥之中的报应了。只是增甄夫人不能守节而死,现今被祸害,也不知道是不是袁家的报复。命运如此诡异,令人不禁思索佛家的解说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