艺术中国

中国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西汶书场

会员登录 | 注册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

第七十六回 徐公明大战沔水 关云长败走麦城

[ 罗贯中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却说糜芳闻荆州有失,正无计可施。忽报公安守将傅士仁至,芳忙接入城,问其事故。士仁曰:“吾非不忠。势危力困,不能支持,我今已降东吴。将军亦不如早降。”芳曰:“吾等受汉中王厚恩,安忍背之?“士仁曰:“关公去日,痛恨吾二人;倘一日得胜而回,必无轻恕。公细察之。”芳曰:“吾兄弟久事汉中王,岂可一朝相背?”正犹豫间,忽报关公遣使至,接入厅上。使者曰:“关公军中缺粮,特来南郡、公安二处取白米十万石,令二将军星夜解去军前交割。如迟立斩。”芳大惊,顾谓傅士仁曰:“今荆州已被东吴所取,此粮怎得过去?”士仁厉声曰:“不必多疑!”遂拔剑斩来使于堂上。芳惊曰:“公如何斩之?”士仁曰:“关公此意,正要斩我二人。我等安可束手受死?公今不早降东吴,必被关公所杀。”正说间,忽报吕蒙引兵杀至城下。芳大惊,乃同傅士仁出城投降。蒙大喜,引见孙权。权重赏二人。安民已毕,大犒三军。

时曹操在许都,正与众谋士议荆州之事,忽报东吴遣使奉书至。操召人,使者呈上书信。操拆视之,书中具言吴兵将袭荆州,求操夹攻云长;且嘱勿泄漏,使云长有备也。操与众谋士商议,主簿董昭曰:“今樊城被困,引颈望救,不如令人将书射入樊城,以宽军心;且使关公知东吴将袭荆州。彼恐荆州有失,必速退兵,却令徐晃乘势掩杀,可获全功。”操从其谋,一面差人催徐晃急战;一面亲统大兵,径往洛阳之南阳陵坡驻扎,以救曹仁。

却说徐晃正坐帐中,忽报魏王使至。晃接入问之,使曰:“今魏王引兵,已过洛阳;令将军急战关公,以解樊城之困。”正说间,探马报说:“关平屯兵在偃城,廖化屯兵在四冢:前后一十二个寨栅,连络不绝。”晃即差副将徐商、吕建假着徐晃旗号,前赴偃城与关平交战。晃却自引精兵五百,循沔水去袭偃城之后。且说关平闻徐晃自引兵至,遂提本部兵迎敌。两阵对圆,关平出马,与徐商交锋,只三合,商大败而走;吕建出战,五六合亦败走。平乘胜追杀二十余里,忽报城中火起。平知中计,急勒兵回救偃城。正遇一彪军摆开,徐晃立马在门旗下,高叫曰:“关平贤侄,好不知死!汝荆州已被东吴夺了,犹然在此狂为!”平大怒,纵马轮刀,直取徐晃;不三四合,三军喊叫,偃城中火光大起。平不敢恋战,杀条大路,径奔四冢寨来。廖化接着。化曰:“人言荆州已被吕蒙袭了,军心惊慌,如之奈何?”平曰:“此必讹言也。军士再言者斩之。”

忽流星马到,报说正北第一屯被徐晃领兵攻打。平曰:“若第一屯有失,诸营岂得安宁?此间皆靠沔水,贼兵不敢到此。吾与汝同去救第一屯。”廖化唤部将分付曰:“汝等坚守营寨,如有贼到,即便举火。”部将曰:“四冢寨鹿角十重,虽飞鸟亦不能入,何虑贼兵!”于是关平、廖化尽起四冢寨精兵,奔至第一屯住扎。关平看见魏兵屯于浅山之上,谓廖化曰:“徐晃屯兵,不得地利,今夜可引兵劫寨。”化曰:“将军可分兵一半前去,某当谨守本寨。”

是夜,关平引一枝兵杀入魏寨,不见一人。平知是计,火速退时,左边徐商,右边吕建,两下夹攻。平大败回营,魏兵乘势追杀前来,四面围住。关平、廖化支持不住,弃了第一屯,径投四冢寨来。早望见寨中火起。急到寨前,只见皆是魏兵旗号。关平等退兵,忙奔樊城大路而走。前面一军拦住,为首大将,乃是徐晃也。平、化二人奋力死战,夺路而走,回到大寨,来见关公曰:“今徐晃夺了偃城等处;又兼曹操自引大军,分三路来救樊城;多有人言荆州已被吕蒙袭了。”关公喝曰:“此敌人讹言,以乱我军心耳!东吴吕蒙病危,孺子陆逊代之,不足为虑!”

言未毕,忽报徐晃兵至。公令备马。平谏曰:“父体未痊,不可与敌。”公曰:“徐晃与吾有旧,深知其能;若彼不退,吾先斩之,以警魏将。”遂披挂提刀上马,奋然而出。魏军见之,无不惊惧。公勒马问曰:“徐公明安在?”魏营门旗开处,徐晃出马,欠身而言曰:“自别君侯,倏忽数载,不想君侯须发已苍白矣!忆昔壮年相从,多蒙教诲,感谢不忘。今君侯英风震于华夏,使故人闻之,不胜叹羡!兹幸得一见,深慰渴怀。”公曰:“吾与公明交契深厚,非比他人;今何故数穷吾儿耶?”晃回顾众将,厉声大叫曰:“若取得云长首级者,重赏千金!”公惊曰:“公明何出此言?”晃曰:“今日乃国家之事,某不敢以私废公。”言讫,挥大斧直取关公。公大怒,亦挥刀迎之。战八十余合,公虽武艺绝伦,终是右臂少力。关平恐公有失,火急鸣金,公拨马回寨。忽闻四下里喊声大震。原来是樊城曹仁闻曹操救兵至,引军杀出城来,与徐晃会合,两下夹攻,荆州兵大乱。关公上马,引众将急奔襄江上流头。背后魏兵追至。关公急渡过襄江,望襄阳而奔。忽流星马到,报说:“荆州已被吕蒙所夺,家眷被陷。”关公大惊。不敢奔襄阳,提兵投公安来。探马又报:“公安傅士仁已降东吴了。”关公大怒。忽催粮人到,报说:“公安傅士仁往南郡,杀了使命,招糜芳都降东吴去了。”

关公闻言,怒气冲塞,疮口迸裂,昏绝于地。众将救醒,公顾谓司马王甫曰:“悔不听足下之言,今日果有此事!”因问:“沿江上下,何不举火?”探马答曰:“吕蒙使水手尽穿白衣,扮作客商渡江,将精兵伏于「舟冓」「舟鹿」之中,先擒了守台士卒,因此不得举火。”公跌足叹曰:“吾中奸贼之谋矣!有何面目见兄长耶!”管粮都督赵累曰:“今事急矣,可一面差人往成都求救,一面从旱路去取荆州。”关公依言,差马良、伊籍赍文三道,星夜赴成都求救;一面引兵来取荆州,自领前队先行,留廖化、关平断后。却说樊城围解,曹仁引众将来见曹操,泣拜请罪。操曰:“此乃天数,非汝等之罪也。”操重赏三军,亲至四冢寨周围阅视,顾谓众将曰:“荆州兵围堑鹿角数重,徐公明深入其中,竟获全功。孤用兵三十余年,未敢长驱径入敌围。公明真胆识兼优者也!”众皆叹服。操班师还于摩陂驻扎。徐晃兵至,操亲出寨迎之,见晃军皆按队伍而行,并无差乱。操大喜曰:“徐将军真有周亚夫之风矣!”遂封徐晃为平南将军,同夏侯尚守襄阳,以遏关公之师。操因荆州未定,就屯兵于摩陂,以候消息。却说关公在荆州路上,进退无路,谓赵累曰:“目今前有吴兵,后有魏兵,吾在其中,救兵不至,如之奈何?”累曰:“昔吕蒙在陆口时,尝致书君侯,两家约好,共诛操贼,今却助操而袭我,是背盟也。君侯暂驻军于此,可差人遗书吕蒙责之,看彼如何对答。”关公从其言,遂修书遣使赴荆州来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却说关公在麦城盼望上庸兵到,却不见动静;手下止有五六百人,多半带伤;城中无粮,甚是苦楚。
关羽没有坚守的条件啊!可见前面做出坚守这个决定还是赌徒心理的延续。对危险和要求都估计不足。

忽报城下一人教休放箭,有话来见君侯。公令放入,问之,乃诸葛瑾也。礼毕茶罢,瑾曰:“今奉吴侯命,特来劝谕将军。自古道识时务者为俊杰,今将军所统汉上九郡,皆已属他人类;止有孤城一区,内无粮草,外无救兵,危在旦夕。将军何不从瑾之言,归顺吴侯,复镇荆襄,可以保全家眷。幸君侯熟思之。”——东吴真的希望劝降吗?还是希望把关羽当作人质,以免将来要面对刘备的攻击。

关公正色而言曰:“吾乃解良一武夫,蒙吾主以手足相待,安肯背义投敌国乎?城若破,有死而已。玉可碎而不可改其白,竹可焚而不可毁其节,身虽殒,名可垂于竹帛也。汝勿多言,速请出城,吾欲与孙权决一死战!”——武将本色!可赞!

瑾曰:“吴侯欲与君侯结秦晋之好,同力破曹,共扶汉室,别无他意。君侯何执迷如是?”——呵呵,想法不错。可是这时候还在和曹操共攻关羽,说的不合适啊。

言未毕,关平拔剑而前,欲斩诸葛瑾。公止之曰:“彼弟孔明在蜀,佐汝伯父,今若杀彼,伤其兄弟之情也。”遂令左右逐出诸葛瑾。——关羽重情,诸葛瑾靠着孔明这层关系,逃过一劫。

瑾满面羞惭,上马出城,回见吴侯曰:“关公心如铁石,不可说也。”——诸葛瑾对自己要求很高,才会满面羞惭。

孙权曰:“真忠臣也!似此如之奈何?’——孙权也是英雄,才能说这样的话。

吕范曰:“某请卜其休咎。”权即令卜之。范揲蓍成象,乃“地水师卦”,更有玄武临应,主敌人远奔。——呵呵,遇到不可解的事情,还有这样的做法呢。谋略之外,还真的可以借鉴古人智慧。这未必是迷信。

权问吕蒙曰:“卦主敌人远奔,卿以何策擒之?”蒙笑曰:“卦象正合某之机也。关公虽有冲天之翼,飞不出吾罗网矣!”——孙权还是想活抓关羽,不知道是出于什么考虑。吕蒙是军事家,做到最好的他的思考。
化乃至馆驿安歇,专候发兵。
廖化安心了。

刘封谓孟达曰:“叔父被困,如之奈何?”——身边的人是蜀中新人。难道没有刘备的核心成员?

达曰:“东吴兵精将勇;且荆州九郡,俱已属彼,止有麦城,乃弹丸之地;又闻曹操亲督大军四五十万,屯于摩陂:量我等山城之众,安能敌得两家之强兵?不可轻敌。”——孟达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分析形势。

封曰:“吾亦知之。奈关公是吾叔父,安忍坐视而下救乎?”——刘封再次强调救援的必要。

达笑曰:“将军以关公为叔,恐关公未必以将军为侄也。某闻汉中王初嗣将军之时,关公即不悦。后汉中王登位之后,欲立后嗣,问于孔明,孔明曰:‘此家事也,问关、张可矣,’汉中王遂遣人至荆州问关公,关公以将军乃螟蛉之子,不可僭立,劝汉中王远置将军于上庸山城之地,以杜后患。此事人人知之,将军岂反不知耶?何今日犹沾沾以叔侄之义,而欲冒险轻动乎?”——孟达的谋略却在这里发挥!法正直接辅助刘备,得到高位。孟达本来辅佐的是刘备义子,似乎也有前途。没想到刘备即位汉中王,刘禅确立了地位。刘封就反成了累赘。孟达的前途也就迷惘了。蜀汉的内部矛盾,在刘备即位之后显露出来。
孔明的答复类似贾诩,关羽却不能不说。关羽的之言必然会开罪一部分人。可是自己没有想到,组织中的一部分人会为了私利而不顾全大局。这也会是无私者推己及人的可悲!张松、法正、孟达,都是智利之徒,不是道德之士。组织内部不能控制使用,就会酿成恶果。

封曰:“君言虽是,但以何词却之?”——刘封被说动了。个人存了私心,组织内部没有一致对外的想法。此时的关羽,类似孟良崮上的张灵甫!

达曰:“但言山城初附,民心未定,不敢造次兴兵,恐失所守。”封从其言。次日,请廖化至,言此山城初附之所,未能分兵相救。——只要想做,找借口没什么难度。

化大惊,以头叩地曰:“若如此,则关公休矣!”——晴天霹雳!廖化只能乞求。

达曰:“我今即往,一杯之水,安能救一车薪之火乎?将军速回,静候蜀兵至可也。”化大恸告求,刘封、孟达皆拂袖而入。——这两位不是很阴险,否则故意假装同意,故意让廖化带队。可以借刀杀人,做得干干净净。

廖化知事不谐,寻思须告汉中王求救,遂上马大骂出城,望成都而去。——廖化继续努力。大骂是忍无可忍了。孟达、刘封毕竟不够狠。否则怎么能留这个后患。孟达的智谋见识还是简单了。
封令请人问之。化曰:“关公兵败,现困于麦城,被围至急。蜀中援兵,不能旦夕即至。特命某突围而出,来此求救。望二将军速起上庸之兵,以救此危。倘稍迟延,公必陷矣。”
廖化终于找到希望。

封曰:“将军且歇,容某计议。”——刘封到是很有领导风范。
且说刘封、孟达自取上庸,太守申耽率众归降,因此汉中王加刘封为副将军,与孟达同守上庸。
刘封身边都是新人。这样的团队如何领导,刘封能胜任吗?

当日探知关公兵败,二人正议间,忽报廖化至。——议论什么呢?
正议间,忽报吴兵已至,将城四面围定。公问曰:“谁敢突围而出,往上庸求救?”
吴军追击很快,局势恶化。关羽还没醒悟!还想坚守。

廖化曰:“某愿往。”关平曰:“我护送汝出重围。”关公即修书付廖化藏于身畔。饱食上马,开门出城。正遇吴将丁奉截往。被关平奋力冲杀,奉败走,廖化乘势杀出重围。——吴军的包围还没扎紧。廖化的突围,说明还可以逃走。

关平入城,坚守不出。——关平没转变想法!还回来坚守。局势不可挽回了!
关公率兵取荆州,军行之次,将士多有逃回荆州者。
开始瓦解,军队战力消解了。关羽对手下不如东吴啊!

关公愈加恨怒,遂催军前进。——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。

忽然喊声大震,一彪军拦住,为首大将,乃蒋钦也,勒马挺枪大叫曰:“云长何不早降!”关公骂曰:“吾乃汉将,岂降贼乎!”拍马舞刀,直取蒋钦。不三合,钦败走。关公提刀追杀二十余里,喊声忽起,左边山谷中韩当领军冲出,右边山谷中周泰引军冲出,蒋钦回马复战,三路夹攻。关公急撒军回走。——军力消减,对战也不能获胜。吴军的目标还是继续消减,而不是强攻。

行无数里,只见南山冈上人烟聚集,一面白旗招飐,上写“荆州土人”四字,众人都叫本处人速速投降。——东吴的分化瓦解处处都有。目标明确。

关公大怒,欲上冈杀之。山崦内又有两军撞出:左边丁奉,右边徐盛;并合蒋钦等三路军马,喊声震地,鼓角喧天,将关公困在核心。——关羽还是任性,杀了又如何?只怕更加离心了。东吴继续围困、紧逼。关羽对战处于下风了。

手下将士,渐渐消疏。比及杀到黄昏,关公遥望四山之上,皆是荆州土兵,呼兄唤弟,觅子寻爷,喊声不住。军心尽变,皆应声而去。关公止喝不住,部从止有三百余人。——仿佛项羽垓下。吕蒙想必是熟读这段历史。当年孙权的劝学,只是想提高高管的素质,没想到会有这个结果吧?素质的提升未必能直接看到,但是会提升整个组织的层次,最终会在竞争中反映出来。

杀至三更,正东上喊声连天,乃是关平、廖化分两路兵杀入重围,救出关公。——关羽靠着援军才能解围。现在不是收复荆州的问题,而是这支队伍如何避免灭亡的问题了。关羽终于要面对从来没有思考过的局面了。

关平告曰:“军心乱矣,必得城池暂屯,以待援兵。麦城虽小,足可屯扎。”关公从之,催促残军前至麦城,分兵紧守四门,聚将士商议。——关平的建议是不习惯失败的思考。还是没有意识到危机深重!赤壁之战以来,关羽已经不知道怎么处理败仗了。还不知道敌人的决心,还没意识到危险还没解除!

赵累曰:“此处相近上庸,现有刘封、孟达在彼把守,可速差人往求救兵。若得这枝军马接济,以待川兵大至,军心自安矣。”——赵累还是没有考虑到东吴的意图。认为危险已经过去,只打自己的如意算盘。最后的生机就此失去!
使者辞别吕蒙,蒙亲送出城。
使者不知不觉已经成为超级病毒的携带者了。

使者回见关公,具道吕蒙之语,并说:“荆州城中,君侯宝眷并诸将家属,俱各无恙,供给不缺。”——使者还没醒悟!也难怪,一般人也只能从自己的家人角度思考了。关羽没有谋士,这样的谋略的手法竟然不能发觉。

公大怒曰:“此奸贼之计也!我生不能杀此贼,死必杀之,以雪吾恨!”喝退使者。——不理智,没有谨慎解释。只关注自己的欲望是否实现,没有考虑对手可能的攻击。吕蒙阴柔的手法开始发飙,阿米巴病毒通过最后一道关口了!

使者出寨,众将皆来探问家中之事;使者具言各家安好,吕蒙极其恩恤,并将书信传送各将。——自然的结果,一切很正常。军队从惶惑走向明晰,走向瓦解。

各将欣喜,皆无战心。——根据地已失去,众将还“喜”?分明是认同东吴对待自己家人的做法,关羽已经是孤家寡人了。
却说吕蒙在荆州,传下号令:凡荆州诸郡,有随关公出征将士之家,不许吴兵搅扰,按月给与粮米;有患病者,遣医治疗。将士之家,感其恩惠,安堵不动。
吕蒙攻心厉害!堪比解放战争的共产党了。

忽报关公使至,吕蒙出郭迎接入城,以宾礼相待。——都武力相向,挖根掘底了,还这样笑脸相迎。吕蒙的因势利导,分化瓦解的手段高超。

使者呈书与蒙。蒙看毕,谓来使曰:“蒙昔日与关将军结好,乃一己之私见;今日之事,乃上命差遣,不得自主。烦使者回报将军,善言致意。”遂设宴款待,送归馆驿安歇。——吕蒙顺着关羽的理解解释,还在继续忽悠关羽。

于是随征将士之家,皆来问信;有附家书者,有口传音信者,皆言家门无恙,衣食不缺。——这才是吕蒙的目的!谁能说不是吕蒙故意操作的结果呢!
关公闻言,怒气冲塞,疮口迸裂,昏绝于地。众将救醒,公顾谓司马王甫曰:“悔不听足下之言,今日果有此事!”
此时反思,只能是懊悔了。

因问:“沿江上下,何不举火?”探马答曰:“吕蒙使水手尽穿白衣,扮作客商渡江,将精兵伏于「舟冓」「舟鹿」之中,先擒了守台士卒,因此不得举火。”公跌足叹曰:“吾中奸贼之谋矣!有何面目见兄长耶!”——还是不甘心啊!

管粮都督赵累曰:“今事急矣,可一面差人往成都求救,一面从旱路去取荆州。”关公依言,差马良、伊籍赍文三道,星夜赴成都求救;一面引兵来取荆州,自领前队先行,留廖化、关平断后。——致命的选择,关羽失去了宝贵的机会。还是没有看到局势多么险恶了!都沉迷在赌徒不甘心输的心理中!

却说樊城围解,曹仁引众将来见曹操,泣拜请罪。操曰:“此乃天数,非汝等之罪也。”——曹仁这个被曹操称赞为“副将”的人,此时的哭泣应该是心情很复杂了。曹仁虽然最后阻滞了关羽,让战局逐步扭转,立了大功。可是,这并不能掩盖前面练练失败,造成局势的恶化。曹操没有专门表扬是有道理的。

操重赏三军,亲至四冢寨周围阅视,顾谓众将曰:“荆州兵围堑鹿角数重,徐公明深入其中,竟获全功。孤用兵三十余年,未敢长驱径入敌围。公明真胆识兼优者也!”众皆叹服。——廖化部将夸口是有自信的,徐晃的攻坚能力也是不容置疑的。

操班师还于摩陂驻扎。徐晃兵至,操亲出寨迎之,见晃军皆按队伍而行,并无差乱。操大喜曰:“徐将军真有周亚夫之风矣!”遂封徐晃为平南将军,同夏侯尚守襄阳,以遏关公之师。——徐晃治军有方,才会有这样的攻坚能力。细微之处见功夫!徐晃人生的巅峰就是此战了。

操因荆州未定,就屯兵于摩陂,以候消息。——注意保持变化,把握可能出现的机会。

却说关公在荆州路上,进退无路,谓赵累曰:“目今前有吴兵,后有魏兵,吾在其中,救兵不至,如之奈何?”——赵累出过主意,关羽此时就习惯依靠赵累了。关羽已经慢慢觉察到局势危险。

累曰:“昔吕蒙在陆口时,尝致书君侯,两家约好,共诛操贼,今却助操而袭我,是背盟也。君侯暂驻军于此,可差人遗书吕蒙责之,看彼如何对答。”——这时候还讲这个道理?!把东吴的行动看成是吕蒙个人的行为,幼稚!赵累误事了!

关公从其言,遂修书遣使赴荆州来。——关羽已经失去思考、判断的能力,走出致命的一步!
言未毕,忽报徐晃兵至。公令备马。平谏曰:“父体未痊,不可与敌。”公曰:“徐晃与吾有旧,深知其能;若彼不退,吾先斩之,以警魏将。”遂披挂提刀上马,奋然而出。
关羽受伤影响了全军的应变,这时候的设想还是进攻,判断失误啊!

魏军见之,无不惊惧。——英雄气概!

公勒马问曰:“徐公明安在?”魏营门旗开处,徐晃出马,欠身而言曰:“自别君侯,倏忽数载,不想君侯须发已苍白矣!忆昔壮年相从,多蒙教诲,感谢不忘。今君侯英风震于华夏,使故人闻之,不胜叹羡!兹幸得一见,深慰渴怀。”——故人情深。

公曰:“吾与公明交契深厚,非比他人;今何故数穷吾儿耶?”——关羽重情,故以情责。

晃回顾众将,厉声大叫曰:“若取得云长首级者,重赏千金!”——徐晃突然发飙。

公惊曰:“公明何出此言?”晃曰:“今日乃国家之事,某不敢以私废公。”言讫,挥大斧直取关公。——关羽问的单纯,徐晃答得干脆。

公大怒,亦挥刀迎之。战八十余合,公虽武艺绝伦,终是右臂少力。关平恐公有失,火急鸣金,公拨马回寨。——关羽斩将的计划没完成。

忽闻四下里喊声大震。原来是樊城曹仁闻曹操救兵至,引军杀出城来,与徐晃会合,两下夹攻,荆州兵大乱。——这回没有水淹了,关羽一直没有解决的两面受敌的情况,演变成致命攻击了。

关公上马,引众将急奔襄江上流头。背后魏兵追至。关公急渡过襄江,望襄阳而奔。——关羽全军溃败,孤军深入的恶果开始显现。

忽流星马到,报说:“荆州已被吕蒙所夺,家眷被陷。”关公大惊。——谣言变成现实,关羽不愿意承认的,却不得不面对了。

不敢奔襄阳,提兵投公安来。探马又报:“公安傅士仁已降东吴了。”关公大怒。——再接噩耗,又一个立足点没有了。此时最重要的是要判明形式,再决定选择。关羽却抱着荆州还有立足点的想法,浪费时间。绞索慢慢套紧了。

忽催粮人到,报说:“公安傅士仁往南郡,杀了使命,招糜芳都降东吴去了。”——关羽的立足点没有了!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