艺术中国

中国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西汶书场

会员登录 | 注册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

第七十四回 庞令明抬榇决死战 关云长放水淹七军

[ 罗贯中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却说曹操欲使于禁赴樊城救援,问众将谁敢作先锋。一人应声愿往。操视之,乃庞德也。操大喜曰:“关某威震华夏,未逢对手;今遇令明,真劲敌也。”遂加于禁为征南将军,加宠德为征西都先锋,大起七军,前往樊城。这七军,皆北方强壮之士。两员领军将校:一名董衡,一名董超;当日引各头目参拜于禁。董衡曰:“今将军提七枝重兵,去解樊城之厄,期在必胜,乃用庞德为先锋,岂不误事?”禁惊问其故。衡曰:“庞德原系马超手下副将,不得已而降魏;今其故主在蜀,职居五虎上将;况其亲兄庞柔亦在西川为官,今使他为先锋,是泼油救火也。将军何不启知魏王,别换一人去?”

禁闻此语,遂连夜入府启知曹操。操省悟,即唤庞德至阶下,令纳下先锋印。德大惊曰:“某正欲与大王出力,何故不肯见用?”操曰:“孤本无猜疑;但今马超现在西川,汝兄庞柔亦在西川,俱佐刘备。孤纵不疑,奈众口何?”庞德闻之,免冠顿首,流血满面而告曰:“某自汉中投降大王,每感厚恩,虽肝脑涂地,不能补报;大王何疑于德也?德昔在故乡时,与兄同居,嫂甚不贤,德乘醉杀之;兄恨德入骨髓,誓不相见,恩已断矣。故主马超,有勇无谋,兵败地亡,孤身入川,今与德各事其主,旧义已绝。德感大王恩遇,安敢萌异志?惟大王察之。”操乃扶起庞德,抚慰曰:“孤素知卿忠义,前言特以安众人之心耳。卿可努力建功。卿不负孤,孤亦必不负卿也。”德拜谢回家,令匠人造一木榇。次日,请诸友赴席,列榇于堂。众亲友见之,皆惊问曰:“将军出师,何用此不祥之物?”德举杯谓亲友曰:“吾受魏王厚恩,誓以死报。今去樊城与关某决战,我若不能杀彼,必为彼所杀;即不为彼所杀,我亦当自杀。故先备此榇,以示无空回之理。”众皆嗟叹。德唤其妻李氏与其子庞会出,谓其妻曰:“吾今为先锋,义当效死疆场。我若死,汝好生看养吾儿;吾儿有异相,长大必当与吾报仇也。”妻子痛哭送别,德令扶榇而行。临行,谓部将曰:“吾今去与关某死战,我若被关某所杀,汝等即取吾尸置此榇中;我若杀了关某,吾亦即取其首,置此榇内,回献魏王。”部将五百人皆曰:“将军如此忠勇,某等敢不竭力相助!”于是引军前进。有人将此言报知曹操。操喜曰:“庞德忠勇如此,孤何忧焉!”贾诩曰:“庞德恃血气之勇,欲与关某决死战,臣窃虑之。”操然其言,急令人传旨戒庞德曰:“关某智勇双全,切不可轻敌。可取则取,不可取则宜谨守。”庞德闻命,谓众将曰:“大王何重视关某也?吾料此去,当挫关某三十年之声价。”禁曰:“魏王之言,不可不从。”德奋然趱军前至樊城,耀武扬威,鸣锣击鼓。

却说关公正坐帐中,忽探马飞报:“曹操差于禁为将,领七枝精壮兵到来。前部先锋庞德,军前抬一木榇,口出不逊之言,誓欲与将军决一死战。兵离城止三十里矣。”关公闻言,勃然变色,美髯飘动,大怒曰:“天下英雄,闻吾之名,无不畏服;庞德竖子,何敢藐视吾耶!关平一面攻打樊城,吾自去斩此匹夫,以雪吾恨!”平曰:“父亲不可以泰山之重,与顽石争高下。辱子愿代父去战庞德。”关公曰:“汝试一往,吾随后便来接应。”关平出帐,提刀上马,领兵来迎庞德。两阵对圆,魏营一面皂旗上大书“南安庞德”四个白字。庞德青袍银铠,钢刀白马,立于阵前;背后五百军兵紧随,步卒数人肩抬木榇而出。关平大骂庞德:“背主之贼!”庞德问部卒曰:“此何人也?”或答曰:“此关公义子关平也。”德叫曰:“吾奉魏王旨,来取汝父之首!汝乃疥癞小儿,吾不杀汝!快唤汝父来!”平大怒,纵马舞刀,来取庞德。德横刀来迎。战三十合,不分胜负,两家各歇。早有人报知关公。公大怒,令廖化去攻樊城,自己亲来迎敌庞德。关平接着,言与庞德交战,不分胜负。关公随即横刀出马,大叫曰:“关云长在此,庞德何不早来受死!”鼓声响处,庞德出马曰:“吾奉魏王旨,特来取汝首!恐汝不信,备榇在此。汝若怕死,早下马受降!”关公大骂曰:“量汝一匹夫,亦何能为!可惜我青龙刀斩汝鼠贼!”纵马舞刀,来取庞德。德轮刀来迎。二将战有百余合,精神倍长。两军各看得痴呆了。魏军恐庞德有失,急令鸣金收军。关平恐父年老,亦急鸣金。二将各退。庞德归寨,对众曰:“人言关公英雄,今日方信也。”正言间,于禁至。相见毕,禁曰:“闻将军战关公,百合之上,未得便宜,何不且退军避之?”德奋然曰:“魏王命将军为大将,何太弱也?吾来日与关某共决一死,誓不退避!”禁不敢阻而回。

却说关公回寨,谓关平曰:“庞德刀法惯熟,真吾敌手。”平曰:“俗云初生之犊不惧虎,父亲纵然斩了此人,只是西羌一小卒耳;倘有疏虞,非所以重伯父之托也。”关公曰:“吾不杀此人,何以雪恨?吾意已决,再勿多言!”次日,上马引兵前进。庞德亦引兵来迎。两阵对圆,二将齐出,更不打话,出马交锋。斗至五十余合,庞德拨回马,拖刀而走。关公随后追赶。关平恐有疏失,亦随后赶去。关公口中大骂:“庞贼!欲使拖刀计,吾岂惧汝?”原来庞德虚作拖刀势,却把刀就鞍鞒挂住,偷拽雕弓,搭上箭,射将来。关平眼快,见庞德拽弓,大叫:“贼将休放冷箭!”关公急睁眼看时,弓弦响处,箭早到来;躲闪不及,正中左臂。关平马到,救父回营。庞德勒回马轮刀赶来,忽听得本营锣声大震。德恐后军有失,急勒马回。原来于禁见庞德射中关公,恐他成了大功,灭己威风,故鸣金收军。庞德回马,问:“何故鸣金?”于禁曰:“魏王有戒:关公智勇双全。他虽中箭,只恐有诈,故鸣金收军。”德曰:“若不收军,吾已斩了此人也。”禁曰:“紧行无好步,当缓图之。”庞德不知于禁之意,只懊悔不已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却说关公分兵一半,直抵郏下。公自领兵四面攻打樊城。
围城战重新开始,绝望的曹军度过了危机。在曹仁和满宠的领导、宣传下,反而是抱定了坚守到底的决心。

当日关公自到北门,立马扬鞭,指而问曰:“汝等鼠辈,不早来降,更待何时?”正言间,曹仁在敌楼上,见关公身上止披掩心甲,斜袒着绿袍,乃急招五百弓弩手,一齐放箭。公急勒马回时,右臂上中一弩箭,翻身落马。——关羽疏忽大意,再次受伤。
关公自擒魏将于禁等,威震天下,无不惊骇。
关羽达到了人生的巅峰。

忽次子关兴来寨内省亲。公就令兴赍诸官立功文书去成都见汉中王,各求升迁。兴拜辞父亲,径投成都去讫。——无意的行为,应验了不要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原理。
关公回到高阜去处,升帐而坐。群刀手押过于禁来。禁拜伏于地,乞哀请命。关公曰:“汝怎敢抗吾?”
于禁老矣!关羽傲矣!

禁曰:“上命差遣,身不由己。望君侯怜悯,誓以死报。”公绰髯笑曰:“吾杀汝,犹杀狗彘耳,空污刀斧!”令人缚送荆州大牢内监候:“待吾回,别作区处。”发落去讫。——于禁一丝气节也无!人的变化如此之大,可叹!关羽越发傲慢,可叹!

关公又令押过庞德。德睁眉怒目,立而不跪,关公曰:“汝兄现在汉中;汝故主马超,亦在蜀中为大将。汝如何不早降?”——英雄相惜,关羽有劝降的意思。

德大怒曰:“吾宁死于刀下,岂降汝耶!”骂不绝口。公大怒,喝令刀斧手推出斩之。德引颈受刑。——庞德不易节,关羽不能忍受辱骂。不如张飞。

关公怜而葬之。——毕竟都是英雄!

于是乘水势未退,复上战船,引大小将校来攻樊城。却说樊城周围,白浪滔天,水势益甚,城垣渐渐浸塌,男女担土搬砖,填塞不住。——乘势攻击,这回樊城外无援军,有增水势,万分危急!关羽大优!

曹军众将,无不丧胆,慌忙来告曹仁曰:“今日之危,非力可救;可趁敌军未至,乘舟夜走,虽然失城,尚可全身。”仁从其言。——曹军的意志动摇了,说的也是客观情况。曹仁也准备听从了。

方欲备船出走,满宠谏曰:“不可。山水骤至,岂能长存?不旬日即当自退。关公虽未攻城,已遣别将在郏下。其所以不敢轻进者,虑吾军袭其后也。今若弃城而去,黄河以南,非国家之有矣。”愿将军固守此城,以为保障。”——幸好满宠坚定,分析得当,让曹仁看到全局,而不是只从自己的角度看。

仁拱手称谢曰:“非伯宁之教,几误大事。”乃骑白马上城,聚众将发誓曰:“吾受魏王命,保守此城;但有言弃城而去者斩!”——曹仁醒悟,领袖的榜样是无穷的。《三国志》上写的更精彩,曹仁把自己的白马也沉到水里,表示决心。

诸将皆曰:“某等愿以死据守!”仁大喜,就城上设弓弩数百,军士昼夜防护,不敢懈怠。老幼居民,担土石填塞城垣。旬日之内,水势渐退。——曹仁决心之下,军民全力防守。樊城成了斯大林格勒。

樊城攻防战,主要因素,一是曹仁的冷静,在前期的对战失败后,曹仁一路退防,节节抵抗。终于在樊城扼制了关羽的攻势。二是在关键的时刻,满宠都能清醒提议,坚定军心。使曹军在巨大的压力下没有丧失信心。谋士的重要可见一斑。
计议方定,是夜风雨大作。庞德坐于帐中,只听得万马争奔,征鼙震地。德大惊,急出帐上马看时,四面八方,大水骤至;七军乱窜,随波逐浪者,不计其数。平地水深丈余,于禁、庞德与诸将各登小山避
于禁麻木,庞德迟钝(换成曹操就会马上行动),大祸终于临头!

比及平明,关公及众将皆摇旗鼓噪,乘大船而来。于禁见四下无路,左右止有五六十人,料不能逃,口称愿降。——于禁此次出征,一直别别扭扭,主将反倒像配角。自然没有了决死的信心。这时候,投降给关羽,也是想到当年关羽也曾投降曹操吗?

关公令尽去衣甲,拘收入船,然后来擒庞德。时庞德并二董及成何,与步卒五百人,皆无衣甲,立在堤上。见关公来,庞德全无惧怯,奋然前来接战。——庞德有继续作战的条件,决心没变,勇悍!

关公将船四面围定,军士一齐放箭,射死魏兵大半。——关羽战术得当。

董衡、董超见势已危,乃告庞德曰:“军士折伤大半,四下无路,不如投降。”——董衡怎么没和于禁一起呢?很清醒的提议啊。

庞德大怒曰:“吾受魏王厚恩,岂肯屈节于人!”遂亲斩董衡、董超于前,厉声曰:“再说降者,以此二人为例!”于是众皆奋力御敌。——庞德坚定!

自平明战至日中,勇力倍增。关公催四面急攻,矢石如雨。德令军士用短兵接战。——可见庞德的作用,七军的强悍。

德回顾成何曰:“吾闻勇将不怯死以苟免,壮士不毁节而求生。今日乃我死日也。汝可努力死战。”成何依令向前,被关公一箭射落水中。——庞德真勇者也!!!成何不愧七军督军!

众军皆降,止有庞德一人力战。——再勇悍的军队也有绝望的时候。

正遇荆州数十人,驾小船近堤来,德提刀飞身一跃,早上小船,立杀十余人,余皆弃船赴水逃命。庞德一手提刀,一手使短棹,欲向樊城而走。——庞德简直是特种兵的素质!

只见上流头,一将撑大筏而至,将小船撞翻,庞德落于水中。船上那将跳下水去,生擒庞德上船。众视之,擒庞德者,乃周仓也。仓素知水性,又在荆州住了数年,愈加惯熟;更兼力大,因此擒了庞德。——庞德西北大汉,水战是短处,周仓这回立大功了。

于禁所领七军,皆死于水中。其会水者料无去路,亦皆投降。——曹操费了无数心血训练的七军,就这么灰飞烟灭了!将领的选择能不重要吗?!管理者的决策能不重要吗?!

曹操首先任命将领有欠妥,于禁不是宗族人员,在曹操称王的大势下,顾虑不少。其次是庞德的使用,没有注意到于禁和庞德的关系如何处理。最后是派遣这样的主力,竟然没有配备优秀的谋士。曹操的失误是断送七军的罪魁祸首!
却说关平见关公箭疮已合,甚是喜悦。
关羽的恢复,再次处于平等地位。

忽听得于禁移七军于樊城之北下寨,未知其谋,即报知关公。公遂上马,引数骑上高阜处望之,见樊城城上旗号不整,军士慌乱;城北十里山谷之内,屯着军马;又见襄江水势甚急,看了半响,唤向导官问曰:“樊城北十里山谷,是何地名?”对曰:“罾口川也。”关公喜曰:“于禁必为我擒矣。”将士问曰:“将军何以知之?”关公曰:“鱼入罾口,岂能久乎?”诸将未信。——关羽仔细收集信息,已有主意,对众将的说法也是一种宣传。呵呵,关羽也幽默啊。

公回本寨。时值八月秋天,骤雨数日。公令人预备船筏,收拾水具。关平问曰:“陆地相持,何用水具?”——关羽的布置已经很明显,关平的反应不行啊。关羽手下没有真正的谋士,孤军北伐,怎么不危险啊!

公曰:“非汝所知也。于禁七军不屯于广易之地,而聚于罾口川险隘之处;方今秋雨连绵,襄江之水必然泛涨;吾已差人堰住各处水口,待水发时,乘高就船,放水一淹,樊城罾口川之兵皆为鱼鳖矣。”关平拜服。——关羽细致解说,是经验的结果。战场经验丰富的人,就会有这样的战术动作。

却说魏军屯于罾口川,连日大雨不止,督将成何来见于禁曰:“大军屯于川口,地势甚低;虽有土山,离营稍远。即今秋雨连绵,军士艰辛。近有人报说荆州兵移于高阜处,又于汉水口预备战筏;倘江水泛涨,我军危矣,宜早为计。”——成何注意收集情报,能推论出对手的意图,是个人才。

于禁叱曰:“匹夫惑吾军心耶!再有多言者斩之!”——于禁武断。是不是心中不快,影响判断啊?

成何羞惭而退,却来见庞德,说此事。德曰:“汝所见甚当。于将军不肯移兵,吾明日自移军屯于他处。”——成何执着,庞德清醒。可是两人都不采取措施,解决和于禁沟通的问题,而是自作主张,只解决自己的问题。曹军分裂了!于禁总部的危险还没消除,于禁失败了,庞德能独自胜利吗?庞德短谋,不是将才啊!
却说关公回营,拔了箭头。幸得箭射不深,用金疮药敷之。关公痛恨庞德,谓众将曰:“吾誓报此一箭之仇!”
关羽少有的挫折,吸引了关羽的注意。其实,于禁的目标是救援樊城,只要关羽攻下樊城,就是胜利。

众将对曰:“将军且暂安息几日,然后与战未迟。”——众将只能顺从关羽的意思。

次日,人报庞德引军搦战。关公就要出战。众将劝住。庞德令小军毁骂。关平把住隘口,分付众将休报知关公。——关平的布置反而遏制了于禁实现目标。战局出现新的平衡。

庞德搦战十余日,无人出迎,乃与于禁商议曰:“眼见关公箭疮举发,不能动止;不若乘此机会,统七军一拥杀入寨中,可救樊城之围。”——庞德分析局势,要强攻。

于禁恐庞德成功,只把魏王戒旨相推,不肯动兵。——呵呵,于禁的心理很微妙啊,作为主将,要靠着曹操的旨意来约束庞德,于禁心中的不快可知。
作为曹操阵营的老将,于禁不属于曹操的宗族成员。这么多年了,看到那么多老臣的下场,自己也不会想当年那样了啊!如果庞德成功了,以后自己还不知道会如何呢!于禁的顾虑也是人之常情啊!

庞德累欲动兵,于禁只不允,乃移七军转过山口,离樊城北十里,依山下寨,禁自领兵截断大路,令庞德屯兵于谷后,使德不能进兵成功。——曹军内部的隔阂,造成不能发力。于禁为了自己着想,已经不是当年为了大局宁可自己委屈的思想了。
却说关公回寨,谓关平曰:“庞德刀法惯熟,真吾敌手。”
英雄相识。

平曰:“俗云初生之犊不惧虎,父亲纵然斩了此人,只是西羌一小卒耳;倘有疏虞,非所以重伯父之托也。”——关平说的有理。

关公曰:“吾不杀此人,何以雪恨?吾意已决,再勿多言!”次日,上马引兵前进。——任性。

斗至五十余合,庞德拨回马,拖刀而走。关公随后追赶。关平恐有疏失,亦随后赶去。——关平密切关注。

关公口中大骂:“庞贼!欲使拖刀计,吾岂惧汝?”原来庞德虚作拖刀势,却把刀就鞍鞒挂住,偷拽雕弓,搭上箭,射将来。——关羽艺高胆大,庞德另有打算。

关平眼快,见庞德拽弓,大叫:“贼将休放冷箭!”关公急睁眼看时,弓弦响处,箭早到来;躲闪不及,正中左臂。关平马到,救父回营。——关羽的冒险尝到恶果了。幸好关平及时,局势不致不可收拾。

庞德勒回马轮刀赶来,忽听得本营锣声大震。德恐后军有失,急勒马回。原来于禁见庞德射中关公,恐他成了大功,灭己威风,故鸣金收军。——难得的机会,因为于禁和庞德的心中隔阂造成的矛盾失去了。曹操用人的失误是根源!

庞德回马,问:“何故鸣金?”于禁曰:“魏王有戒:关公智勇双全。他虽中箭,只恐有诈,故鸣金收军。”德曰:“若不收军,吾已斩了此人也。”禁曰:“紧行无好步,当缓图之。”庞德不知于禁之意,只懊悔不已。——庞德纯粹讨论,于禁表面文章。曹军内部不和影响到作战了。
却说关公正坐帐中,忽探马飞报:“曹操差于禁为将,领七枝精壮兵到来。前部先锋庞德,军前抬一木榇,口出不逊之言,誓欲与将军决一死战。兵离城止三十里矣。”关公闻言,勃然变色,美髯飘动,大
庞德决死,关羽震怒,双方都控制不住怒气。

平曰:“父亲不可以泰山之重,与顽石争高下。辱子愿代父去战庞德。”关公曰:“汝试一往,吾随后便来接应。”关平出帐,提刀上马,领兵来迎庞德。——关平还能进言,关羽还不是项羽。

平大怒,纵马舞刀,来取庞德。德横刀来迎。战三十合,不分胜负,两家各歇。——关平也不错,先扼制庞德的气势。

庞德出马曰:“吾奉魏王旨,特来取汝首!恐汝不信,备榇在此。汝若怕死,早下马受降!”——庞德专注于事,心中无惧。这样对关羽说话的恐怕没有第二人了。

关公大骂曰:“量汝一匹夫,亦何能为!可惜我青龙刀斩汝鼠贼!”纵马舞刀,来取庞德。德轮刀来迎。二将战有百余合,精神倍长。两军各看得痴呆了。——初次PK,都是强手。关羽岁数不小,庞德锐气不减。

魏军恐庞德有失,急令鸣金收军。关平恐父年老,亦急鸣金。二将各退。——双方都顾忌。都想赢怕输,没想到对手如此之强。

庞德归寨,对众曰:“人言关公英雄,今日方信也。”——庞德君子之风。

正言间,于禁至。相见毕,禁曰:“闻将军战关公,百合之上,未得便宜,何不且退军避之?”——于禁的口气不是命令,倒像征求意见。

德奋然曰:“魏王命将军为大将,何太弱也?吾来日与关某共决一死,誓不退避!”禁不敢阻而回。——庞德太强了,置于禁于何地!?于禁不敢阻止,也不会愉快。裂痕加深。
禁闻此语,遂连夜入府启知曹操。操省悟,即唤庞德至阶下,令纳下先锋印。
曹操反应很快。果断也是领导者必备的素质。

德大惊曰:“某正欲与大王出力,何故不肯见用?”——庞德一直很有上进心的。

操曰:“孤本无猜疑;但今马超现在西川,汝兄庞柔亦在西川,俱佐刘备。孤纵不疑,奈众口何?”——曹操坦诚!豪杰气概不减!

庞德闻之,免冠顿首,流血满面而告曰:“某自汉中投降大王,每感厚恩,虽肝脑涂地,不能补报;大王何疑于德也?德昔在故乡时,与兄同居,嫂甚不贤,德乘醉杀之;兄恨德入骨髓,誓不相见,恩已断矣。故主马超,有勇无谋,兵败地亡,孤身入川,今与德各事其主,旧义已绝。德感大王恩遇,安敢萌异志?惟大王察之。”——庞德是武将中的贾诩啊!

操乃扶起庞德,抚慰曰:“孤素知卿忠义,前言特以安众人之心耳。卿可努力建功。卿不负孤,孤亦必不负卿也。”——曹操善于因势而行,感人肺腑!能被曹操理解是很幸福的啊!

德拜谢回家,令匠人造一木榇。次日,请诸友赴席,列榇于堂。——有古烈士之风!

德举杯谓亲友曰:“吾受魏王厚恩,誓以死报。今去樊城与关某决战,我若不能杀彼,必为彼所杀;即不为彼所杀,我亦当自杀。故先备此榇,以示无空回之理。”众皆嗟叹。——不惭易水别荆轲!

德唤其妻李氏与其子庞会出,谓其妻曰:“吾今为先锋,义当效死疆场。我若死,汝好生看养吾儿;吾儿有异相,长大必当与吾报仇也。”妻子痛哭送别,德令扶榇而行。——先公后私,庞德名将风范。

临行,谓部将曰:“吾今去与关某死战,我若被关某所杀,汝等即取吾尸置此榇中;我若杀了关某,吾亦即取其首,置此榇内,回献魏王。”部将五百人皆曰:“将军如此忠勇,某等敢不竭力相助!”于是引军前进。——不下田横五百士!

有人将此言报知曹操。操喜曰:“庞德忠勇如此,孤何忧焉!”——可惜于禁是主将,庞德有发挥的条件吗!

贾诩曰:“庞德恃血气之勇,欲与关某决死战,臣窃虑之。”操然其言,急令人传旨戒庞德曰:“关某智勇双全,切不可轻敌。可取则取,不可取则宜谨守。”——贾诩嗅出不祥之味。曹操及时告诫,还是没有注意到管理设置的问题。

庞德闻命,谓众将曰:“大王何重视关某也?吾料此去,当挫关某三十年之声价。”——庞德把劝诫当成激励了。这也是曹操难以控制的。

禁曰:“魏王之言,不可不从。”德奋然趱军前至樊城,耀武扬威,鸣锣击鼓。——于禁的话也未必接受,庞德和于禁的磨合存在问题,祸根埋下、发芽了。
却说曹操欲使于禁赴樊城救援,问众将谁敢作先锋。一人应声愿往。操视之,乃庞德也。
曹操的老将们呢?

操大喜曰:“关某威震华夏,未逢对手;今遇令明,真劲敌也。”——曹操的话语还是一如当年。这句话怎么能不叫庞德骄傲。

遂加于禁为征南将军,加宠德为征西都先锋,大起七军,前往樊城。这七军,皆北方强壮之士。——曹操新训练的军队,职业军人。

两员领军将校:一名董衡,一名董超;当日引各头目参拜于禁。董衡曰:“今将军提七枝重兵,去解樊城之厄,期在必胜,乃用庞德为先锋,岂不误事?”——内部先有不和谐的音符。董衡精细,不知道是于公还是于私。

禁惊问其故。衡曰:“庞德原系马超手下副将,不得已而降魏;今其故主在蜀,职居五虎上将;况其亲兄庞柔亦在西川为官,今使他为先锋,是泼油救火也。将军何不启知魏王,别换一人去?”——呵呵,董衡练兵不知道怎样。人际关系琢磨的不错啊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