艺术中国

中国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西汶书场

会员登录 | 注册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

第五十七回 柴桑口卧龙吊丧 耒阳县凤雏理事

[ 罗贯中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却说周瑜怒气填胸,坠于马下,左右急救归船。军士传说:“玄德、孔明在前山顶上饮酒取乐。”瑜大怒,咬牙切齿曰:“你道我取不得西川,吾誓取之!”正恨间,人报吴侯遣弟孙瑜到。周瑜接入。具言其事。孙瑜曰:“吾奉兄命来助都督。”遂令催军前行。行至巴丘,人报上流有刘封、关平二人领军截住水路。周瑜愈怒。忽又报孔明遣人送书至。周瑜拆封视之。书曰:“汉军师中郎将诸葛亮,致书于东吴大都督公瑾先生麾下:亮自柴桑一别,至今恋恋不忘。闻足下欲取西川,亮窃以为不可。益州民强地险,刘璋虽暗弱,足以自守。今劳师远征,转运万里,欲收全功,虽吴起不能定其规,孙武不能善其后也。曹操失利于赤壁,志岂须臾忘报仇哉?今足下兴兵远征,倘操乘虚而至,江南齑粉矣!亮不忍坐视,特此告知。幸垂照鉴。”周瑜览毕,长叹一声,唤左右取纸笔作书上吴侯。乃聚众将曰:“吾非不欲尽忠报国,奈天命已绝矣。汝等善事吴侯,共成大业。”言讫,昏绝。徐徐又醒,仰天长叹曰:“既生瑜,何生亮!”连叫数声而亡。寿三十六岁。后人有诗叹曰:“赤壁遗雄烈,青年有俊声。弦歌知雅意,杯酒谢良朋,曾谒三千斛,常驱十万兵。巴丘终命处,凭吊欲伤情。”周瑜停丧于巴丘。众将将所遗书缄,遣人飞报孙权。权闻瑜死,放声大哭。拆视其书,乃荐鲁肃以自代也。书略曰:“瑜以凡才,荷蒙殊遇,委任腹心,统御兵马,敢不竭股肱之力,以图报效。奈死生不测,修短有命;愚志未展,微躯已殒,遗恨何极!方今曹操在北,疆场未静;刘备寄寓,有似养虎;天下之事,尚未可知。此正朝士旰食之秋,至尊垂虑之日也。鲁肃忠烈,临事不苟,可以代瑜之任。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。倘蒙垂鉴,瑜死不朽矣。”孙权览毕,哭曰:“公瑾有王佐之才,今忽短命而死,孤何赖哉?既遗书特荐子敬,孤敢不从之。”即日便命鲁肃为都督,总统兵马;一面教发周瑜灵柩回葬。却说孔明在荆州,夜观天文,见将星坠地,乃笑曰:“周瑜死矣。”至晓,告于玄德。玄德使人探之,果然死了。玄德问孔明曰:“周瑜既死,还当如何?”孔明曰:“代瑜领兵者,必鲁肃也。亮观天象,将星聚于东方。亮当以吊丧为由。往江东走一遭,就寻贤士佐助主公。”玄德曰:“只恐吴中将士加害于先生。”孔明曰:“瑜在之日,亮犹不惧;今瑜已死,又何患乎?”乃与赵云引五百军,具祭礼,下船赴巴丘吊丧。于路探听得孙权已令鲁肃为都督,周瑜灵柩已回柴桑。

孔明径至柴桑,鲁肃以礼迎接。周瑜部将皆欲杀孔明,因见赵云带剑相随,不敢下手。孔明教设祭物于灵前,亲自奠酒,跪于地下,读祭文曰:“呜呼公瑾,不幸夭亡!修短故天,人岂不伤?我心实痛,酹酒一觞;君其有灵,享我烝尝!吊君幼学,以交伯符;仗义疏财,让舍以民。吊君弱冠,万里鹏抟;定建霸业,割据江南。吊君壮力,远镇巴丘;景升怀虑,讨逆无忧。吊君丰度,佳配小乔;汉臣之婿,不愧当朝,吊君气概,谏阻纳质;始不垂翅,终能奋翼。吊君鄱阳,蒋干来说;挥洒自如,雅量高志。吊君弘才,文武筹略;火攻破敌,挽强为弱。想君当年,雄姿英发;哭君早逝,俯地流血。忠义之心,英灵之气;命终三纪,名垂百世,哀君情切,愁肠千结;惟我肝胆,悲无断绝。昊天昏暗,三军怆然;主为哀泣;友为泪涟。亮也不才,丐计求谋;助吴拒曹,辅汉安刘;掎角之援,首尾相俦,若存若亡,何虑何忧?呜呼公瑾!生死永别!朴守其贞,冥冥灭灭,魂如有灵,以鉴我心:从此天下,更无知音!呜呼痛哉!伏惟尚飨。”孔明祭毕,伏地大哭,泪如涌泉,哀恸不已。众将相谓曰:“人尽道公瑾与孔明不睦,今观其祭奠之情,人皆虚言也。”鲁肃见孔明如此悲切,亦为感伤,自思曰:“孔明自是多情,乃公瑾量窄,自取死耳。”后人有诗叹曰:“卧龙南阳睡未醒,又添列曜下舒城。苍天既已生公瑾,尘世何须出孔明!”

鲁肃设宴款待孔明。宴罢,孔明辞回。方欲下船,只见江边一人道袍竹冠,皂绦素履,一手揪住孔明大笑曰:“汝气死周郎,却又来吊孝,明欺东吴无人耶!”孔明急视其人,乃凤雏先生庞统也。孔明亦大笑。两人携手登舟,各诉心事。孔明乃留书一封与统,嘱曰:“吾料孙仲谋必不能重用足下。稍有不如意,可来荆州共扶玄德。此人宽仁厚德,必不负公平生之所学。”统允诺而别,孔明自回荆州。

却说鲁肃送周瑜灵柩至芜湖,孙权接着,哭祭于前,命厚葬于本乡。瑜有两男一女,长男循,次男胤,权皆厚恤之。鲁肃曰:“肃碌碌庸才,误蒙公瑾重荐,其实不称所职,愿举一人以助主公。此人上通天文,下晓地理;谋略不减于管、乐,枢机可并于孙、吴。往日周公瑾多用其言,孔明亦深服其智,现在江南,何不重用!”权闻言大喜,便问此人姓名。肃曰:“此人乃襄阳人,姓庞,名统,字士元:道号凤雏先生。”权曰:“孤亦闻其名久矣。今既在此,可即请来相见。”

于是鲁肃邀请庞统入见孙权。施礼毕。权见其人浓眉掀鼻,黑面短髯,形容古怪,心中不喜。乃问曰:“公平生所学,以何为主?”统曰:“不必拘执,随机应变。”权曰:“公之才学,比公瑾如何?”统笑曰:“某之所学,与公瑾大不相同。”权平生最喜周瑜,见统轻之,心中愈不乐,乃谓统曰:“公且退。待有用公之时,却来相请。”统长叹一声而出。鲁肃曰:“主公何不用庞士元?”权曰:“狂士也,用之何益!”肃曰:“赤壁鏖兵之时,此人曾献连环策,成第一功。主公想必知之。”权曰:“此时乃曹操自欲钉船,未必此从之功也,吾誓不用之。”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曹操教招安西凉兵马,谕之曰:“马腾父子谋反,不干众人之事。”
曹操分化瓦解的手段。

一面使人分付把住关隘,休教走了马岱。——手段显见要全部杀灭方可。

且说马岱自引一千兵在后。早有许昌城外逃回军士,报知马岱。岱大惊,只得弃了兵马,扮作客商,连夜逃遁去了。——马岱聪明。壮士断腕,果断。这一千兵马的命运不知道如何。

曹操杀了马腾等,便决意南征。忽人报曰:“刘备调练军马,收拾器械,将欲取川。”操惊曰:“若刘备收川,则羽翼成矣。将何以图之?”——曹操次序井然,按计划执行。可是计划不如变化快。刘备也不是坐等变化不利于自己的局面出现的人啊。

言未毕,阶下一人进言曰:“某有一计,使刘备、孙权不能相顾,江南、西川皆归丞相。”——广告动人。
曹操听知马腾已到,唤门下侍郎黄奎分付曰:“目今马腾南征,吾命汝为行军参谋,先至马腾寨中劳军,可对马腾说:西凉路远,运粮甚难,不能多带人马。我当更遣大兵,协同前进。来日教他入城面君,
曹操是知道底牌的,马腾只能寄望于曹操的选择。曹操叫黄奎劳军,是别有深意的。

腾置酒相待。奎酒半酣而言曰:“吾父黄琬死于李傕、郭汜之难,尝怀痛恨。不想今日又遇欺君之贼!”腾曰:“谁为欺君之贼?”奎曰:“欺君者操贼也。公岂不知之,而问我耶?”腾恐是操使来相探,急止之曰:“耳目较近,休得乱言。”——黄奎的表现意外,马腾小心。

奎叱曰:“公竟忘却衣带诏乎!”腾见他说出心事,乃密以实情告之。——黄奎都知道衣带诏了,那不是很多人都知道了?马腾怎么还不清醒啊!

黄奎这样的人,隐忍不住,曹操岂能不知。说不定还是故意利用的。黄奎这样的人是不能保守机密的。表面看似乎是因为偶然的因素泄露机密,其实是给了曹操执行计划增加一个借口而已。没有这个借口,曹操也是要除掉马腾的。

曹操先下手,攻击马腾,结果毫无悬念。

曹操教将黄奎与马腾父子,一齐绑至。黄奎大叫:“无罪!”操教苗泽对证。马腾大骂曰:“竖儒误我大事!我不能为国杀贼,是乃天也!”操命牵出。马腾骂不绝口,与其子马休及黄奎,一同遇害。——马腾骂得不错,可是自己没有眼光,也是有责任的啊!

苗泽告操曰:“不愿加赏,只求李春香为妻。”操笑曰:“你为了一妇人,害了你姐夫一家,留此不义之人何用!”便教将苗泽、李春香与黄奎一家老小并斩于市。观者无不叹息。——苗泽说的愿望害了自己。只顾自己的愿望,却不知道怎么说才能符合曹操宣传的需要。自找死路。观者的叹息是为了黄奎?还是苗泽?
早有人报到许昌,言刘备有诸葛亮、庞统为谋士,招军买马,积草屯粮,连结东吴,早晚必兴兵北伐。曹操闻之,遂聚众谋士商议南征。
刘备北伐是未定的事,曹操的先下手的思维,是扼杀于摇篮中的手法。

荀攸进曰:“周瑜新死,可先取孙权,次攻刘备。”——简洁清晰。

操曰:“我若远征,恐马腾来袭许都。前在赤壁之时,军中有讹言,亦传西凉入寇之事,今不可不防也。”——曹操始终有后顾之忧。即使是强者,也有难处。

荀攸曰:“以愚所见,不若降诏加马腾为征南将军,使讨孙权,诱入京师,先除此人,则南征无患矣。”操大喜,即日遣人赍诏至西凉召马腾。——毕竟占了挟天子的优势。很多主意都由此而生。

当日奉诏,乃与长子马超商议曰:“吾自与董承受衣带诏以来,与刘玄德约共讨贼,不幸董承已死,玄德屡败。我又僻处西凉,未能协助玄德。今闻玄德已得荆州,我正欲展昔日之志,而曹操反来召我,当是如何?”——马腾也有顾虑,自己可是参与阴谋的。只问孩子,是没有谋士,还是为了保密呢?

马超曰:“操奉天子之命以召父亲。今若不往,彼必以逆命责我矣。当乘其来召,竟往京师,于中取事,则昔日之志可展也。”——马超胆气过人。但是对对手严重低估。

马腾兄子马岱谏曰:“曹操心怀叵测,叔父若往,恐遭其害。”超曰:“儿愿尽起西凉之兵,随父亲杀入许昌,为天下除害,有何不可?”——马岱担忧的是,马超毕竟年轻,自信凭着勇气可以达成目标。不知道人世险恶。

腾曰:“汝自统羌兵保守西凉,只教次子马休、马铁并侄马岱随我同往。曹操见有汝在西凉,又有韩遂相助,谅不敢加害于我也。”——马腾布置老练。但是,免不了还是要去,这就是挟天子的威力啊!

超曰:“父亲欲往,切不可轻入京师。当随机应变,观其动静。”——孩子话,却是尽心。

腾曰:“吾自有处,不必多虑。”——宽心话,也是无奈。
不到半日,将百余日之事,尽断毕了,投笔于地而对张飞曰:“所废之事何在!曹操、孙权,吾视之若掌上观文,量此小县,何足介意!”飞大惊,下席谢曰:“先生大才,小子失敬。吾当于兄长处极力举
庞统此时放得一展胸臆。张飞自称“小子”,稀罕!

统乃将出鲁肃荐书。飞曰:“先生初见吾兄,何不将出?”统曰:“若便将出,似乎专藉荐书来干谒矣。”——庞统有才,毕竟不是靠他人照顾才能得到职位的。

飞顾谓孙乾曰:“非公则失一大贤也。”遂辞统回荆州见玄德,具说庞统之才。——张飞可爱!坦荡!

玄德大惊曰:“屈待大贤,吾之过也!”飞将鲁肃荐书呈上。玄德拆视之。书略曰:“庞士元非百里之才,使处治中、别驾之任,始当展其骥足。如以貌取之,恐负所学,终为他人所用,实可惜也!”玄德看毕,正在嗟叹,忽报孔明回。——刘备也是善于自省的人。兄弟都如此待才,成功也就不是偶然的了。

玄德接入,礼毕,孔明先明曰:“庞军师近日无恙否?”玄德曰:“近治耒阳县,好酒废事。”孔明笑曰:“士元非百里之才,胸中之学,胜亮十倍。亮曾有荐书在士元处,曾达主公否?”玄德曰:“今日方得子敬书,却未见先生之书。”——刘备这番话,前面说庞统的不是,后面说今天才看到鲁肃的信,没看到孔明的信。有解脱自己待才不周的意思。

孔明曰:“大贤若处小任,往往以酒糊涂,倦于视事。”玄德曰:“若非吾弟所言,险失大贤。”随即令张飞往耒阳县敬请庞统到荆州。玄德下阶请罪。——孔明委婉,刘备顺承,行动迅速。能请罪,难得。

统方将出孔明所荐之书。玄德看书中之意,言凤雏到日,宜即重用。——庞统此时出示书信,有点傲然自得的意思吧。

玄德喜曰:“昔司马德操言:‘伏龙、凤雏,两人得一,可安天下。’今吾二人皆得,汉室可兴矣。”遂拜庞统为副军师中郎将,与孔明共赞方略,——刘备此时才喜。当初为何不喜呢?老江湖了,就是真有名气的也要按照自己的眼光判断。却不知道,傲世之才,不是自己能够审视的。

庞统的求职路很坎坷。如果是先见刘备,遇到这样的冷遇,可能就会直接去见孙权了。见到孙权,还是可能出现前面的局面。到了他愿意放低姿态才最后见到曹操,不知道会是怎样的情形。
刘备得到庞统,除了自己的态度,也有机遇的成分啊!
此时孔明按察四郡未回,门吏传报:“江南名士庞统,特来相投。”玄德久闻统名,便教请入相见。
孔明没说过庞统吗?刘备怎么会这样的态度?

统见玄德,长揖不拜。玄德见统貌陋,心中亦不悦,——长相不行,礼节不屈。庞统的面试坎坷啊。

乃问统曰:“足下远来不易?”统不拿出鲁肃、孔明书投呈,但答曰:“闻皇叔招贤纳士,特来相投。”玄德曰:“荆楚稍定,苦无闲职。此去东北一百三十里,有一县名耒阳县,缺一县宰,屈公任之,如后有缺,却当重用。”统思:“玄德待我何薄!”欲以才学动之,见孔明不在,只得勉强相辞而去。——庞统还是希望以自己的能力就业的。奈何才学也得在识者眼里才是宝。可是,经历过孙权的面试,庞统此时的心理应该放低了姿态。毕竟就这三家企业啊。一家面试失败,一家被自己搞亏损了,就剩这家了,不将就不行啊。幸好还能寄望于自己的哥们孔明呢。

统到耒阳县,不理政事,终日饮酒为乐;一应钱粮词讼,并不理会。有人报知玄德,言庞统将耒阳县事尽废。——庞统可不是安分的人。刘备的管理信息也是很及时的。

玄德怒曰:“竖儒焉敢乱吾法度!”遂唤张飞分付,引从人去荆南诸县巡视:“如有不公不法者,就便究问。恐于事有不明处,可与孙乾同去。”张飞领了言语,与孙乾前至耒阳县。——刘备也骂人了。好在岁数大的人,还慎重,派了孙乾和张飞去。

军民官吏,皆出郭迎接,独不见县令。飞问曰:“县令何在?”同僚覆曰:“庞县令自到任及今,将百余日,县中之事,并不理问,每日饮酒,自旦及夜,只在醉乡。今日宿酒未醒,犹卧不起。”张飞大怒,欲擒之。——庞统表现不行,同僚反应属实,张飞怒的有理。

孙乾曰:“庞士元乃高明之人,未可轻忽。且到县问之。如果于理不当,治罪未晚。”飞乃入县,正厅上坐定,教县令来见。——幸亏孙乾。

统衣冠不整,扶醉而出。飞怒曰:“吾兄以汝为人,令作县宰,汝焉敢尽废县事!”统笑曰:“将军以吾废了县中何事?”——张飞怒问有理,庞统笑得胸有成竹。

飞曰:“汝到任百余日,终日在醉乡,安得不废政事?”统曰:“量百里小县,些小公事,何难决断!将军少坐,待我发落。”随即唤公吏,将百余日所积公务,都取来剖断。——庞统只要张飞亲眼所见折服。

吏皆纷然赍抱案卷上厅,诉词被告人等,环跪阶下。统手中批判,口中发落,耳内听词,曲直分明,并无分毫差错。民皆叩首拜伏。——不会都是随机而作的吧?庞统应该早有分晓,心中早有定论。是故作姿态,引得刘备关注。奇招突出,赢得面试成功。
鲁肃出谓庞统曰:“非肃不荐足下,奈吴侯不肯用公。公且耐心。”统低头长叹不语。
鲁肃实诚,首先担心的是自己没做好给庞统误会。其实自己主动联系见面已是难得。庞统不会不知。庞统是深渊潜龙,蛰伏已久。岁月催人,怀才不遇,郁闷啊!

肃曰:“公莫非无意于吴中乎?”统不答。——鲁肃关心老友,庞统不答即是默认。

肃曰:“公抱匡济之才,何往不利?可实对肃言,将欲何往?”统曰:“吾欲投曹操去也。”——鲁肃真诚、热心,不愧良友。庞统心中愤懑,顾及面试前有了充分准备的,又有鲁肃这样级别的推荐者,没想到会落选。这结果对他的打击不小吧。这句回答不免有斗气的味道。
比较诸葛亮的淡定,庞统有点急迫。庞统的出身可能比较穷吧,没工作就没饭吃啊!有经理的才能,又不甘心做一般的打工者。落差有点大了。

肃曰:“此明珠暗投矣,可往荆州投刘皇叔,必然重用。”统曰:“统意实欲如此,前言戏耳。”——鲁肃诤友,庞统也不好斗气了。

肃曰:“某当作书奉荐,公辅玄德,必令孙、刘两家,无相攻击,同力破曹。”统曰:“此某平生之素志也。”乃求肃书。径往荆州来见玄德。——鲁肃这样的朋友难得啊。看看他交往的周瑜、庞统,就知道鲁肃的为人。诸葛亮这样政治第一的人还真的不配有这样的朋友呢。庞统“乃求肃书”,写出了的心情。
于是鲁肃邀请庞统入见孙权。施礼毕。权见其人浓眉掀鼻,黑面短髯,形容古怪,心中不喜。
以貌取人,虽是明主也难免!孙权第一印象不好啊。

乃问曰:“公平生所学,以何为主?”统曰:“不必拘执,随机应变。”——开始面试,开放性的问题,开放性的回答。庞统不急于表现。

权曰:“公之才学,比公瑾如何?”统笑曰:“某之所学,与公瑾大不相同。”——孙权问的有含义,庞统答得抒己心。孙权没能达到足够高的层面啊。以自己为尺度,岂能测出比自己高的人才。孙权太年轻了,真为难他了。

权平生最喜周瑜,见统轻之,心中愈不乐,乃谓统曰:“公且退。待有用公之时,却来相请。”统长叹一声而出。——孙权终于偏向自己的第一印象,偏向感情,错失一个人才。庞统也是无线感慨在这一声叹息中。明明是互有需求的绝好成交,却因为非理性的因素和交往的技术问题,彼此最终擦肩而过。

鲁肃曰:“主公何不用庞士元?”权曰:“狂士也,用之何益!”——呵呵,孙权在为自己的非理性决策找借口,如果要他举证“狂”在哪里,肯定说不出。

肃曰:“赤壁鏖兵之时,此人曾献连环策,成第一功。主公想必知之。”权曰:“此时乃曹操自欲钉船,未必此从之功也,吾誓不用之。”——鲁肃依据事实力争。孙权任性了。
却说鲁肃送周瑜灵柩至芜湖,孙权接着,哭祭于前,命厚葬于本乡。瑜有两男一女,长男循,次男胤,权皆厚恤之。
孙权表现、行为,后续安排都有章法。

鲁肃曰:“肃碌碌庸才,误蒙公瑾重荐,其实不称所职,愿举一人以助主公。此人上通天文,下晓地理;谋略不减于管、乐,枢机可并于孙、吴。往日周公瑾多用其言,孔明亦深服其智,现在江南,何不重用!”权闻言大喜,便问此人姓名。——鲁肃不贪恋权位,勇于荐贤,难得。

肃曰:“此人乃襄阳人,姓庞,名统,字士元:道号凤雏先生。”权曰:“孤亦闻其名久矣。今既在此,可即请来相见。”——孙权毕竟年纪轻轻就身居大位,一些习惯不好改啊。
鲁肃设宴款待孔明。宴罢,孔明辞回。
鲁肃的感觉如何?这宴席是什么气氛呢。孔明还真的来去自如啊!

方欲下船,只见江边一人道袍竹冠,皂绦素履,一手揪住孔明大笑曰:“汝气死周郎,却又来吊孝,明欺东吴无人耶!”孔明急视其人,乃凤雏先生庞统也。——呵呵,孔明还有急的时候啊。

孔明亦大笑。两人携手登舟,各诉心事。——还是圈子里的人啊。江东不能用这样的人才,是不是因为领导太年轻了。没有经历岁月的洗礼,就不会有特别的眼光,辨识出这样高深的人才。

孔明乃留书一封与统,嘱曰:“吾料孙仲谋必不能重用足下。稍有不如意,可来荆州共扶玄德。此人宽仁厚德,必不负公平生之所学。”统允诺而别,孔明自回荆州。——孔明聪明,也是朋友的情谊。
孔明径至柴桑,鲁肃以礼迎接。周瑜部将皆欲杀孔明,因见赵云带剑相随,不敢下手。
呵呵,周瑜部将只是因为赵云而不敢下手?武将不至于如此吧?应该是没得到指令,不能妄动。

孔明祭毕,伏地大哭,泪如涌泉,哀恸不已。众将相谓曰:“人尽道公瑾与孔明不睦,今观其祭奠之情,人皆虚言也。”鲁肃见孔明如此悲切,亦为感伤,自思曰:“孔明自是多情,乃公瑾量窄,自取死耳。”——孔明自己才知道是不是演戏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