艺术中国

中国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西汶书场

会员登录 | 注册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

第十六回 吕奉先射戟辕门 曹孟德败师淯水

[ 罗贯中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却说杨大将献计欲攻刘备。袁术曰:“计将安出?”大将曰:“刘备屯军小沛,虽然易取,奈吕布虎踞徐州,前次许他金帛粮马,至今未与,恐其助备;今当令人送与粮食,以结其心,使其按兵不动,则刘备可擒。先擒刘备,后图吕布,徐州可得也。”术喜,便具粟二十万斛,令韩胤赍密书往见吕布。吕布甚喜,重待韩胤。胤回告袁术,术遂遣纪灵为大将,雷薄、陈兰为副将,统兵数万,进攻小沛。玄德闻知此信,聚众商议。张飞要出战。孙韩曰:“今小沛粮寡兵微,如何抵敌?可修书告急于吕布。”张飞曰:“那厮如何肯来!”玄德曰:“乾之言善。”遂修书与吕布。书略曰:“伏自将军垂念,令备于小沛容身,实拜云天之德。今袁术欲报私仇,遣纪灵领兵到县,亡在旦夕,非将军莫能救。望驱一旅之师,以救倒悬之急,不胜幸甚!”吕布看了书,与陈宫计议曰:“前者袁术送粮致书,盖欲使我不救玄德也。今玄德又来求救。吾想玄德屯军小沛,未必遂能为我害;若袁术并了玄德,则北连泰山诸将以图我,我不能安枕矣:不若救玄德。”遂点兵起程。

却说纪灵起兵长驱大进,已到沛县东南,扎下营寨。昼列旌旗,遮映山川;夜设火鼓,震明天地。玄德县中,止有五千余人,也只得勉强出县,布阵安营。忽报吕布引兵离县一里、西南上扎下营寨。纪灵知吕布领兵来救刘备,急令人致书于吕布,责其无信。布笑曰:“我有一计,使袁、刘两家都不怨我。”乃发使往纪灵、刘备寨中,请二人饮宴。玄德闻布相请,即便欲往。关、张曰:“兄长不可去。吕布必有异心。”玄德曰:“我待彼不薄,彼必不害我。”遂上马而行。关、张随往,到吕布寨中,入见。布曰:“吾今特解公之危。异日得志,不可相忘!”玄德称谢。布请玄德坐。关、张按剑立于背后。人报纪灵到,玄德大惊,欲避之。布曰:“吾特请你二人来会议,勿得生疑。”玄德未知其意,心下不安。

纪灵下马入寨,却见玄德在帐上坐,大惊,抽身便回。左右留之不住。吕布向前一把扯回,如提童稚。灵曰:“将军欲杀纪灵耶?”布曰:“非也。”灵曰:“莫非杀大耳儿乎?”布曰:“亦非也。”灵曰:“然则为何?”布曰:“玄德与布乃兄弟也,今为将军所困,故来救之。”灵曰:“若此则杀灵也?”布曰:“无有此理。布平生不好斗,惟好解斗。吾今为两家解之。”灵曰:“请问解之之法?”布曰:“我有一法,从天所决。”乃拉灵入帐与玄德相见。二人各怀疑忌。布乃居中坐,使灵居左,备居右,且教设宴行酒。酒行数巡,布曰:“你两家看我面上,俱各罢兵。”玄德无语。灵曰:“吾奉主公之命,提十万之兵,专捉刘备,如何罢得?”张飞大怒,拔剑在手。叱曰:“吾虽兵少,觑汝辈如儿戏耳!你比百万黄巾何如?你敢伤我哥哥!”关公急止之曰:“且看吕将军如何主意,那时各回营寨厮杀未迟。”吕布曰:“我请你两家解斗,须不教你厮杀!”这边纪灵不忿,那边张飞只要厮杀。布大怒,教左右:“取我戟来,布提画戟在手,纪灵、玄德尽皆失色。布曰:“我劝你两家不要厮杀,尽在天命。”令左右接过画戟,去辕门外远远插定。乃回顾纪灵、玄德曰:“辕门离中军一百五十步,吾若一箭射中戟小枝,你两家罢兵,如射不中,你各自回营,安排厮杀。有不从吾言者,并力拒之。”纪灵私忖:“戟在一百五十步之外,安能便中?且落得应允。待其不中,那时凭我厮杀。”便一口许诺。玄德自无不允。布都教坐,再各饮一杯酒。酒毕,布教取弓箭来。玄德暗祝曰:“只愿他射得中便好!”只见吕布挽起袍袖,搭上箭,扯满弓,叫一声:“着!”正是:弓开如秋月行天,箭去似流星落地,一箭正中画戟小枝。帐上帐下将校,齐声喝采。后人有诗赞之曰:“温侯神射世间稀,曾向辕门独解危。落日果然欺后羿,号猿直欲胜由基。虎筋弦响弓开处,雕羽翅飞箭到时。豹子尾摇穿画戟,雄兵十万脱征衣。”

当下吕布射中画戟小枝,呵呵大笑,掷弓于地,执纪灵、玄德之手曰:“此天令你两家罢兵也!”喝教军士:“斟酒来!”各饮一大觥。”玄德暗称惭愧。纪灵默然半响,告布曰:“将军之言,不敢不听;奈纪灵回去,主人如何肯信?”布曰:“吾自作书复之便了。”酒又数巡,纪灵求书先回。布谓玄德曰:“非我则公危矣。玄德拜谢,与关、张回。次日,三处军马都散。不说玄德入小沛,吕布归徐州。却说纪灵回淮南见袁术,说吕布辕门射就解和之事,呈上书信。袁术大怒曰:“吕布受吾许多粮米,反以此儿戏之事,偏护刘备。吾当自提重兵,亲征刘备,兼讨吕布!”纪灵曰:“主公不可造次。吕布勇力过人,兼有徐州之地;若布与备首尾相连,不易图也。吴闻布妻严氏有一女,年已及笄。主公有一子,可令人求亲于布,布若嫁女于主公,必杀刘备:此乃疏不间亲之计也。”袁术从之,即日遣韩胤为媒,赍礼物往徐州求亲。

胤到徐州见布,称说:“主公仰慕将军,欲求令爱为儿妇,永结秦晋之好。”布入谋于妻严氏。原来吕布有二妻一妾:先娶严氏为正妻,后娶貂蝉为妾;及居小沛时,又娶曹豹之女为次妻。曹氏先亡无出,貂蝉亦无所出,惟严氏生一女,布最钟爱。当下严氏对布曰:“吾闻袁公路久镇淮南,兵多粮广,早晚将为天子。若成大事,则吾女有后妃之望。只不知他有几子?”布曰:“止有一子。”妻曰:“既如此,即当许之。纵不为皇后,吾徐州亦无忧矣。”布意遂决,厚款韩胤,许了亲事。韩胤回报袁术。术即备聘礼,仍令韩胤送至徐州。吕布受了、设席相待,留于馆驿安歇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● 笄jī
1. 古代的一种簪子,用来插住挽起的头发,或插住帽子:发~。弁~。
2. 古代特指女子十五岁可以盘发插笄的年龄,即成年:及~。~年。

● 飏(颺)yáng
◎ 同“扬”。
操曰:“不告我,先下寨,何也?”禁以前言对。操曰:“将军在匆忙之中,能整兵坚垒,任谤任劳,使反败为胜,虽古之名将,何以加兹!”乃赐以金器一副,封益寿亭侯;赍夏侯惇治兵不严之过。又设
曹操领导能力非凡,对于禁的问答和奖励及时准确。对典韦的态度感人。

曹操派出一个使者,就让吕布和袁术翻脸,这都是荀彧建议迎接汉献帝的作用。吕布只关注自己的感受,根本不能辨别局势,也不了解他人。随时都被人利用。真是一介匹夫。陈登父子,原来是陶谦的手下,是站在曹操的对立面的。现在去愿意帮助曹操,可见吕布太不得人心了。陈登有急智,心中估计根本就不把吕布当回事。吕布拔剑,怎能吓唬这样的谋士。
只有曹安民步随。时夏侯惇所领青州之兵,乘势下乡,劫掠民家,平虏校尉于禁,即将本部军于路剿杀,安抚乡民。青州兵走回,迎操泣拜于地,言于禁造反,赶杀青州军马。操大惊。须臾,夏侯惇、
可见事发时,曹操身边没有其他将士。

兵败之时,可见治军效果。曹操对于禁不是很了解啊!于禁这样能分清轻重缓急的人才少啊!能顾全大局而不急于解脱自己,有才有德,这样的人才是比较全面的。
张绣家人密报绣。绣怒曰:“操贼辱我太甚!”便请贾诩商议。诩曰:“此事不可泄漏。来日等操出帐议事,如此如此。”
曹操没注意张绣的感受终于付出代价。贾诩能忍,一步一步,计划实施很好。奇怪的是曹操的谋士呢?难道曹操“从此君王不早朝”?谋士们没有得到这个属于私人生活范畴的信息。也可能前面贾诩的真心,让所有的人都放松了,忽略了还有变化的可能。贾诩的心理到底如何?这是非常值得研究的。从前面来看,应该是倾向于曹操的,是曹操和邹氏这样的关系,让他也觉得受到侮辱吗?还是不接受曹操这样的生活作风,从而觉得认错人了呢?从算计典韦来看,他应该估计到曹操可能被杀的。
一日操醉,退入寝所,私问左右曰:“此城中有妓女否?”操之兄子曹安民,知操意,乃密对曰:“昨晚小侄窥见馆舍之侧,有一妇人,生得十分美丽,问之,即绣叔张济之妻也。”操闻言,便令安民领五
呵呵,曹阿瞒英雄本“色”啊!曹安民善解上意。曹操在女人面前也善于吹嘘,呵呵,这也是男人本色吧。这回,不知道谋士还能谏否。这样的事情,都是私人生活,计谋由此而发,最具杀伤力。董卓因此而死,李傕、郭汜因此反目,现在死于此的人也不少。
领导者的私生活从来也不是私人问题,曹安民这样的货色哪里都有。曹操带他出征,未必是需要他杀敌,而是需要他这方面的“才能”。
操曰:“玄德与吾,兄弟也。”操待以上宾之礼。玄德备诉吕布之事,操曰:“布乃无义之辈,吾与贤弟并力诛之。”玄德称谢。操设宴相待,至晚送出。荀彧入见曰:“刘备,英雄也。今不早图,后
曹操待人言语、行动都让人感动。

荀彧每次都能高瞻远瞩,迎接汉献帝、杀刘备,都是生死手。曹操如果采纳,三国的局面可能就不一样了。郭嘉的话也有道理,符合实际,但是不够层面。程昱也看出刘备的本色,看来,此时的刘备已经掩盖不住自己了。
这个难题有点像管理上的重要与紧要的处理。是个见仁见智的选择。

张绣来犯,估计是贾诩的主义,不能解决皇帝可能发出的征讨。贾诩就不会安心,毕竟犯长安的主义,是贾诩出的啊。
荀彧料敌准确,计谋能成。吕布以为自己英雄无敌,却不知在智谋之士严重,只是掌中玩物。

贾诩果然能影响张绣做决定,看来,贾诩早就打算投靠曹操了。更深一层,应该是想要进入中央。曹操厚待贾诩两边都满意,贾诩是个有良心的人。他帮助过的人都不是好领导,他还是尽力了。
此事也可看出曹操不杀刘备的好处。如果杀了刘备,估计张绣、贾诩不一定会归降了。
忽人报:“玄德在小沛招军买马,不知何意。”布曰:“此为将者本分事,何足为怪。”飞曰:“我夺你马你便恼,你夺我哥哥的徐州便不说了!”陈宫曰:“今不杀刘备,久后必为所害。”布听
原来一直关注刘备呢。从吕布的回答来看,应该是陈宫派人监视的,毕竟夺了刘备的徐州,刘备没意见才怪呢。隐而不发更需要防备,刘备给陈宫的感觉估计是芒刺在背。

是需要张飞的回话顶撞吕布这样老是夸耀对别人的好处的人的。刘备选择投奔曾经的对手曹操,真是能屈能伸啊!

陈宫要攻杀刘备的念头一直没变,估计是看出刘备的可怕了。吕布只满足于夺得小沛,没有努力实现目标。但是,吕布和刘备从此已经无法调和矛盾了,白门楼的杀身后患就此埋下。
珪曰:“闻将军死至,特来吊丧。”布惊曰:“何出此言?”珪曰:“前者袁公路以金帛送公,欲杀刘玄德,而公以射戟解之;今忽来求亲,其意盖欲以公女为质,随后就来攻玄德而取小沛。小沛亡,徐州
聪明人不少啊,陈珪也能看出这个计谋。他言说吕布的方式,很有点战国策士的味道。言说的内容很正确,这回可就把盖子揭开了。袁术称帝,是吕布、严氏的愿望。造反杀头估计这夫妻俩忘记想了。扣押韩胤其实已经和袁术翻脸,却又不同意“解韩胤赴许都”,吕布没有决断力啊。
次日,陈宫竟往馆驿内拜望韩胤。讲礼毕,坐定。宫乃叱退左右,对胤曰:“谁献此计,教袁公与奉先联姻?意在取刘玄德之头乎?”胤失惊,起谢曰:“乞公台勿泄!”宫曰:“吾自不泄,只恐其事若迟
陈宫果然是高手,杀刘备有利于吕布。他的判断,刘备比袁术厉害多了,除了刘备,袁术不是他和吕布的对手。袁术则认为,吕、刘只要去其一自己就可以全胜。这点上陈宫和袁术思考是不同的。
陈宫顺着吕布的意思提建议,这回吕布大喜采纳了。估计这样愉快的场面不多。吕布不是能接受直言的人啊。
原来吕布有二妻一妾:先娶严氏为正妻,后娶貂蝉为妾;及居小沛时,又娶曹豹之女为次妻。严氏对布曰:“吾闻袁公路久镇淮南,兵多粮广,早晚将为天子。若成大事,则吾女有后妃之望。只不知他
貂蝉是第二个娶的,只是小妾,论出身也是王允家族的人啊。曹豹之女第三个娶的,却是次妻。这里面肯定有些问题。要么是吕布之爱貂蝉随时而变。要么就是貂蝉已经侍奉过董卓,没有资格。

刚刚让袁术不快,现在袁术来联姻。吕布也没想想这里面的深意,问了妻子就同意了。其实,领导的私人生活也是大事啊!看来,吕布的脑子还不如纪灵啊。

严氏真是妇人之见,知道袁术只有一子,认为没有竞争了就高兴。真像现在爱女儿的老妈为女儿操心。却不知道,乱世之中,选择错了就是亡身灭族之祸。吕布、严氏这对夫妻还真的是一对呢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