艺术中国

中国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西汶书场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

第九回 除暴凶吕布助司徒 犯长安李傕听贾诩

[ 罗贯中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却说那撞倒董卓的人,正是李儒。当下李儒扶起董卓,至书院中坐定,卓曰:“汝为何来此?”儒曰:“儒适至府门,知太师怒入后园,寻问吕布。因急走来,正遇吕布奔走,云:‘太师杀我!’儒慌赶入园中劝解,不意误撞恩相。死罪!死罪!”卓曰:“叵耐逆贼!戏吾爱姬,誓必杀之!”儒曰:“恩相差矣。昔楚庄王绝缨之会,不究戏爱姬之蒋雄,后为秦兵所困,得其死力相救。今貂蝉不过一女子,而吕布乃太师心腹猛将也。太师若就此机会,以蝉赐布,布感大恩,必以死报太师。太师请自三思。”卓沈吟良久曰:“汝言亦是,我当思之。”儒谢而出。卓入后堂,唤貂蝉问曰:“汝何与吕布私通耶?”蝉泣曰:“妾在后园看花,吕布突至。妾方惊避,布曰:‘我乃太师之子,何必相避?’提戟赶妾至凤仪亭。妾见其心不良,恐为所逼,欲投荷池自尽,却被这厮抱住。正在生死之间,得太师来,救了性命。”董卓曰:“我今将汝赐与吕布,何如?”貂蝉大惊,哭曰:“妾身已事贵人,今忽欲下赐家奴,妾宁死不辱!”遂掣壁间宝剑欲自刎。卓慌夺剑拥抱曰:“吾戏汝!”貂蝉倒于卓怀,掩面大哭曰:“此必李儒之计也!儒与布交厚,故设此计;却不顾惜太师体面与贱妾性命。妾当生噬其肉!”卓曰:“吾安忍舍汝耶?”蝉曰:“虽蒙太师怜爱,但恐此处不宜久居,必被吕布所害。”卓曰:“吾明日和你归郿坞去,同受快乐,慎勿忧疑。”蝉方收泪拜谢。

次日,李儒入见曰:“今日良辰,可将貂蝉送与吕布。”卓曰:“布与我有父子之分,不便赐与。我只不究其罪。汝传我意,以好言慰之可也。”儒曰:“太师不可为妇人所惑。”卓变色曰:“汝之妻肯与吕布否?貂蝉之事,再勿多言;言则必斩!”李儒出,仰天叹曰:“吾等皆死于妇人之手矣!”后人读书至此。有诗叹之曰:“司徒妙算托红裙。不用干戈不用兵。三战虎牢徒费力,凯歌却奏凤仪亭。”

董卓即日下令还郿坞,百官俱拜送。貂蝉在车上,遥见吕布于稠人之内,眼望车中。貂蝉虚掩其面,如痛哭之状。车已去运,布缓辔于土冈之上,眼望车尘,叹惜痛恨。忽闻背后一人问曰:“温侯何不从太师去,乃在此遥望而发叹?”布视之,乃司徒王允也。相见毕,允曰:“老夫日来因染微恙,闭门不出,故久未得与将军一见。今日太师驾归郿坞,只得扶病出送,却喜得晤将军。请问将军,为何在此长叹?”布曰:“正为公女耳。”允佯惊曰:“许多时尚未与将军耶?”布曰:“老贼自宠幸久矣!”允佯大惊曰:“不信有此事!”布将前事一一告允。允仰面跌足,半晌不语;良久,乃言曰:“不意太师作此禽兽之行!”因挽布手曰:“且到寒舍商议。”布随允归。允延入密室,置酒款待。布又将凤仪亭相遇之事,细述一遍。允曰:“太师淫吾之女,夺将军之妻,诚为天下耻笑。非笑太师,笑允与将军耳!然允老迈无能之辈,不足为道;可惜将军盖世英雄,亦受此污辱也!”布怒气冲天,拍案大叫。允急曰:“老夫失语,将军息怒。”布曰:“誓当杀此老贼,以雪吾耻!”允急掩其口曰:“将军勿言,恐累及老夫。”布曰:“大丈夫生居天地间,岂能郁郁久居人下!”允曰:“以将军之才,诚非董太师所可限制。”布曰:“吾欲杀此老贼,奈是父子之情,恐惹后人议论。”允微笑曰:“将军自姓吕,太师自姓董。掷戟之时,岂有父子情耶?”布奋然曰:“非司徒言,布几自误!”允见其意已决,便说之曰:“将军若扶汉室,乃忠臣也,青史传名,流芳百世;将军若助董卓,乃反臣也,载之史笔,遗臭万年。”布避席下拜曰:“布意已决,司徒勿疑。”允曰:“但恐事或不成,反招大祸。”布拔带刀,刺臂出血为誓。允跪谢曰:“汉祀不斩,皆出将军之赐也。切勿泄漏!临期有计,自当相报。”布慨诺而去。允即请仆射士孙瑞、司隶校尉黄琬商议。瑞曰:“方今主上有疾新愈,可遣一能言之人,往郿坞请卓议事;一面以天子密诏付吕布,使伏甲兵于朝门之内,引卓入诛之:此上策也。”琬曰:“何人敢去?”瑞曰:“吕布同郡骑都尉李肃,以董卓不迁其官,甚是怀怨。若令此人去,卓必不疑。”允曰:“善。”请吕布共议。布曰:“昔日劝吾杀丁建阳,亦此人也。今若不去,吾先斩之。”使人密请肃至。布曰:“昔日公说布使杀丁建阳而投董卓;今卓上欺天子,下虐生灵,罪恶贯盈,人神共愤。公可传天子诏往郿坞,宣卓入朝,伏兵诛之,力扶汉室,共作忠臣。尊意若何?”肃曰:“我亦欲除此贼久矣,恨无同心者耳。今将军若此,是天赐也,肃岂敢有二心!”遂折箭为誓。允曰:“公若能干此事,何患不得显官。”

次日,李肃引十数骑,前到郿坞。人报天子有诏,卓教唤入。李肃入拜。卓曰:“天子有何诏?”肃曰:“天子病体新痊,欲会文武于未央殿,议将禅位于太师,故有此诏。”卓曰:“王允之意若何?”肃曰:“王司徒已命人筑受禅台,只等主公到来。”卓大喜曰:“吾夜梦一龙罩身,今日果得此喜信。时哉不可失!”便命心腹将李傕、郭汜、张济、樊稠四人领飞熊军三千守郿坞,自己即日排驾回京;顾谓李肃曰:“吾为帝,汝当为执金吾。”肃拜谢称臣。卓入辞其母。母时年九十余矣,问曰:“吾儿何往?”卓曰:“儿将往受汉禅,母亲早晚为太后也!”母曰:“吾近日肉颤心惊,恐非吉兆。”卓曰:“将为国母,岂不预有惊报!”遂辞母而行。临行,谓貂蝉曰:“吾为天子,当立汝为贵妃。”貂蝉已明知就里,假作欢喜拜谢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● 辄(輒)zhé

1. 总是,就:动~得咎。浅尝~止。
2. 古代车箱两旁的板上向外翻出的部分,像耳下垂那样。
3. 仗恃胡作非为:“甘受专~之罪”。
● 黥qíng

1. 古代在人脸上刺字并涂墨之刑,后亦施于士兵以防逃跑:~首。

2. 在人体上刺文字或图案并涂上颜色。

● 刖yuè

◎ 古代的一种酷刑,把脚砍掉:“昔卞和献宝,楚王~之”。

● 喈jiē

1. 〔~~〕a.声音和谐,如“鼓钟~~”;b.鸟声,如“鸡鸣~~”。

2. 疾速的样子:“北风其~”。
● 遽jù

1. 急,仓猝:~尔(突然)。~死。~然。匆~。

2. 惊惧、慌张:~色。惶~。

3. 古代报信的快马或驿车:乘~而至。

4. 遂,就:“塘有万穴,塞其一,鱼何~无由出?”
● 旻mín

◎ 天,天空;又特指秋季的天:~天。苍~。

● 酌zhuó

1. 斟酒:对~。

2. 饮酒宴会:便~。清~。

3. 考虑,度量:~办。~定。~情。斟~。~加修改。
● 谒(謁)yè

1. 拜见:~见。拜~。进~。

2. 说明,陈述,告发:请~其故。

3. 请求:~归。~医。

4. 名帖:“使者惧而失~,跪拾~”。

5. 掌管晋见的近待。

● 恙yàng

1. 病:安然无~。偶染微~。别来无~。

2. 忧:“何~不已”。

心恙(xīn yàng )  
谓精神不正常

通衢(tōng qú)
四通八达的道路。 汉 班昭 《东征赋》:“遵通衢之大道兮,求捷径欲从谁。” 晋 陶潜 《始作镇军参军经曲阿作》诗:“时来苟冥会,宛轡憩通衢。” 宋 叶适 《修路疏》:“出门无碍,方是通衢;著脚不牢,未为坦道。” 郁达夫 《过去》:“三面滨海的通衢里,建筑着许多颜色很沉郁的洋房。”

● 衢qú
◎ 大路,四通八达的道路:通~。
● 噬shì

◎ 咬,吞:~肤(a.喻犯罪受刑的人;b.喻关系亲近)。~贤(嫉害贤能)。~啮。吞~。~脐莫及。

缓辔(緩轡)huǎn pèi
谓放松缰绳,骑马缓行。《三国志·蜀志·郤正传》:“盍亦绥衡缓轡,回轨易涂。” 宋 吴处厚 《青箱杂记》卷一:“﹝ 陈亚 ﹞每拥骑自衙庭出,或由 鑑湖 缓轡而归。” 清 孔尚任 《桃花扇·赚将》:“ 宛 马嘶风缓轡来, 黄河 水上北门开。” 鲁迅 《故事新编·铸剑》:“待到上午,清道的骑士才缓辔而来。”

● 辔(轡)pèi

◎ 驾驭牲口的嚼子和缰绳:~头。鞍~。按~徐行。
众贼杀了王允,一面又差人将王允宗族老幼,尽行杀害。士民无不下泪。当下李傕、郭汜寻思曰:“既到这里,不杀天子谋大事,更待何时?”
两个草包,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比董卓还没头脑。
傕、汜曰:“太师有罪;我等何罪,不肯相赦?”王允大骂:“逆贼何必多言!我王允今日有死而已!”
李傕、郭汜说到底只有这句是真的。王允虽然硬气,却也是无话可说。
董卓余党李蒙、王方在城中为贼内应,偷开城门。允曰:“若蒙社稷之灵,得安国家,吾之愿也;若不获已,则允奉身以死。临难苟免,吾不为也。为我谢关东诸公,努力以国家为念!”
董卓还有余党,可见多坏的人还是有朋友的,也可见王允的严杀还是没有解决问题。对李蒙、王方来说,这或者就是自己的活路。就像当初王允看到张温的下场想解决董卓一样。

吕布能再三相劝王允,还有点感情,也不知道是因为对王允的认同还是因为貂蝉的原因。王允临难不逃,也是个忠贞之士。
军士畏吕布暴厉,多有降贼者,布心甚忧。
没得众心,就处于危险中。
日磾无言而退,私谓众官曰:“王允其无后乎!善人,国之纪也;制作,国之典也。灭纪废典,岂能久乎?”李傕、郭汜、张济、樊稠逃居陕西,使人至长安上表求赦。王允曰:“卓之跋扈,皆此四人
蔡邕其实就是个书呆子,王允初掌大权,还是不懂得如何使用啊。顾虑唤起对董卓的同情?他应该知道很多人反对董卓的吧。也可能当了这么久的孙子,这回有机会放纵就有点失控了。得意时候容易犯错啊。马日磾的话值得深思。王允杀了董卓装点门面的蔡邕,让自己丢了不少分,这是董卓想不到的意外收获啊。

王允一味严厉,犯了和董卓一样的错误,不知道团结,起码也要懂得分化瓦解啊。解决董卓的慎密细致怎么都不见了?李傕、郭汜、张济、樊稠虽然没头脑,却没想到这数十万人中还是有智谋之士的。贾诩思路清晰、进退自如的谋略,散布流言的做法。终于再次和王允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。

吕布杀李肃,其实是不希望自己的秘密被知道,也是对李肃让自己选择错误不满的爆发。李肃很了解吕布的,怎么就认识不到呢?或者是贪恋权位,或者是上了同一条船,无路可退了。临终之时,不知道他有没有后悔当初说降吕布。

牛辅被自己认为的心腹人胡赤儿杀了。心腹的被杀和杀了心腹反复出现,可见心腹有时候还是会变成心腹大患的。没有共同志向的心腹,到头来就是大患了。

李傕、郭汜、张济、樊稠这四个都敢说吕布无谋,吕布真的无谋了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