艺术中国

中国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西汶书场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

第八回 王司徒巧使连环计 董太师大闹凤仪亭

[ 罗贯中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却说蒯良曰:“今孙坚已丧,其子皆幼。乘此虚弱之时,火速进军,江东一鼓可得。若还尸罢兵,容其养成气力,荆州之患也。”表曰:“吾有黄祖在彼营中,安忍弃之?”良曰:“舍一无谋黄祖而取江东,有何不可?”表曰:“吾与黄祖心腹之交,舍之不义。”遂送桓阶回营,相约以孙坚尸换黄祖。

孙策换回黄祖,迎接灵柩,罢战回江东,葬父于曲阿之原。丧事已毕,引军居江都,招贤纳士,屈己待人,四方豪杰,渐渐投之。不在话下。

却说董卓在长安,闻孙坚已死,乃曰:“吾除却一心腹之患也!”问:“其子年几岁矣?”或答曰十七岁,卓遂不以为意。自此愈加骄横,自号为“尚父”,出入僭天子仪仗;封弟董晃为左将军、鄠侯,侄董璜为侍中,总领禁军。董氏宗族,不问长幼,皆封列侯。离长安城二百五十里,别筑郿坞,役民夫二十五万人筑之:其城郭高下厚薄一如长安,内盖宫室,仓库屯积二十年粮食;选民间少年美女八百人实其中,金玉、彩帛、珍珠堆积不知其数;家属都住在内。卓往来长安,或半月一回,或一月一回,公卿皆候送于横门外;卓常设帐于路,与公卿聚饮。一日,卓出横门,百官皆送,卓留宴,适北地招安降卒数百人到。卓即命于座前,或断其手足,或凿其眼睛,或割其舌,或以大锅煮之。哀号之声震天,百官战慄失箸,卓饮食谈笑自若。又一日,卓于省台大会百官,列坐两行。酒至数巡,吕布径入,向卓耳边言不数句,卓笑曰:“原来如此。”命吕布于筵上揪司空张温下堂。百官失色。不多时,侍从将一红盘,托张温头入献。百官魂不附体。卓笑曰:“诸公勿惊。张温结连袁术,欲图害我,因使人寄书来,错下在吾儿奉先处。故斩之。公等无故,不必惊畏。”众官唯唯而散。

司徒王允归到府中,寻思今日席间之事,坐不安席。至夜深月明,策杖步入后园,立于荼蘼架侧,仰天垂泪。忽闻有人在牡丹亭畔,长吁短叹。允潜步窥之,乃府中歌伎貂蝉也。其女自幼选入府中,教以歌舞,年方二八,色伎俱佳,允以亲女待之。是夜允听良久,喝曰:“贱人将有私情耶?”貂蝉惊跪答曰:“贱妾安敢有私!”允曰:“汝无所私,何夜深于此长叹?”蝉曰:“容妾伸肺腑之言。”允曰:“汝勿隐匿,当实告我。”蝉曰:“妾蒙大人恩养,训习歌舞,优礼相待,妾虽粉身碎骨,莫报万一。近见大人两眉愁锁,必有国家大事,又不敢问。今晚又见行坐不安,因此长叹。不想为大人窥见。倘有用妾之处,万死不辞!”允以杖击地曰:“谁想汉天下却在汝手中耶!随我到画阁中来。”貂蝉跟允到阁中,允尽叱出妇妾,纳貂蝉于坐,叩头便拜。貂蝉惊伏于地曰:“大人何故如此?”允曰:“汝可怜汉天下生灵!”言讫,泪如泉涌。貂蝉曰:“适间贱妾曾言:但有使令,万死不辞。”允跪而言曰:“百姓有倒悬之危,君臣有累卵之急,非汝不能救也。贼臣董卓,将欲篡位;朝中文武,无计可施。董卓有一义儿,姓吕,名布,骁勇异常。我观二人皆好色之徒,今欲用连环计,先将汝许嫁吕布,后献与董卓;汝于中取便,谍间他父子反颜,令布杀卓,以绝大恶。重扶社稷,再立江山,皆汝之力也。不知汝意若何?”貂蝉曰:“妾许大人万死不辞,望即献妾与彼。妾自有道理。”允曰:“事若泄漏,我灭门矣。”貂蝉曰:“大人勿忧。妾若不报大义,死于万刃之下!”允拜谢。

次日,便将家藏明珠数颗,令良匠嵌造金冠一顶,使人密送吕布。布大喜,亲到王允宅致谢。允预备嘉肴美馔;候吕布至,允出门迎迓,接入后堂,延之上坐。布曰:“吕布乃相府一将,司徒是朝廷大臣,何故错敬?”允曰:“方今天下别无英雄,惟有将军耳。允非敬将军之职,敬将军之才也。”布大喜。允殷勤敬酒,口称董太师并布之德不绝。布大笑畅饮。允叱退左右,只留侍妾数人劝酒。酒至半酣,允曰:“唤孩儿来。”少顷,二青衣引貂蝉艳妆而出。布惊问何人。允曰:“小女貂蝉也。允蒙将军错爱,不异至亲,故令其与将军相见。”便命貂蝉与吕布把盏。貂蝉送酒与布。两下眉来眼去。允佯醉曰:“孩儿央及将军痛饮几杯。吾一家全靠着将军哩。”布请貂蝉坐,貂蝉假意欲入。允曰:“将军吾之至友,孩儿便坐何妨。”貂蝉便坐于允侧。吕布目不转睛的看。又饮数杯,允指蝉谓布曰:“吾欲将此女送与将军为妾,还肯纳否?”布出席谢曰:“若得如此,布当效犬马之报!”允曰:“早晚选一良辰,送至府中。”布欣喜无限,频以目视貂蝉。貂蝉亦以秋波送情。少顷席散,允曰:“本欲留将军止宿,恐太师见疑。”布再三拜谢而去。过了数日,允在朝堂,见了董卓,趁吕布不在侧,伏地拜请曰:“允欲屈太师车骑,到草舍赴宴,未审钧意若何?”卓曰:“司徒见招,即当趋赴。”允拜谢归家,水陆毕陈,于前厅正中设座,锦绣铺地,内外各设帏幔。次日晌午,董卓来到。允具朝服出迎,再拜起居。卓下车,左右持戟甲士百余,簇拥入堂,分列两傍。允于堂下再拜,卓命扶上,赐坐于侧。允曰:“太师盛德巍巍,伊、周不能及也。”卓大喜。进酒作乐,允极其致敬。天晚酒酣,允请卓入后堂。卓叱退甲士。允捧觞称贺曰:“允自幼颇习天文,夜观乾象,汉家气数已尽。太师功德振于天下,若舜之受尧,禹之继舜,正合天心人意。”卓曰:“安敢望此!”允曰:“自古有道伐无道,无德让有德,岂过分乎!”卓笑曰:“若果天命归我,司徒当为元勋。”允拜谢。堂中点上画烛,止留女使进酒供食。允曰:“教坊之乐,不足供奉;偶有家伎,敢使承应。”卓曰:“甚妙。”允教放下帘栊,笙簧缭绕,簇捧貂蝉舞于帘外。有词赞之曰:“原是昭阳宫里人,惊鸿宛转掌中身,只疑飞过洞庭春。按彻《梁州》莲步稳,好花风袅一枝新,画堂香暖不胜春。”又诗曰:“红牙催拍燕飞忙,一片行云到画堂。眉黛促成游子恨,脸容初断故人肠。榆钱不买千金笑,柳带何须百宝妆。舞罢隔帘偷目送,不知谁是楚襄王。”舞罢,卓命近前。貂蝉转入帘内,深深再拜。卓见貂蝉颜色美丽,便问:“此女何人?”允曰:“歌伎貂蝉也。”卓曰:“能唱否?”允命貂蝉执檀板低讴一曲。正是:“一点樱桃启绛唇,两行碎玉喷阳春。丁香舌吐衠钢剑,要斩奸邪乱国臣。”卓称赏不已。允命貂蝉把盏。卓擎杯问曰:“青春几何?”貂蝉曰:“贱妾年方二八。”卓笑曰:“真神仙中人也!”允起曰:“允欲将此女献上太师,未审肯容纳否?”卓曰:“如此见惠,何以报德?”允曰:“此女得侍太师,其福不浅。”卓再三称谢。允即命备毡车,先将貂蝉送到相府。卓亦起身告辞。允亲送董卓直到相府,然后辞回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● 毡(氊)zhān

◎ 用兽毛或化学纤维制成的片状物,可做防寒用品和工业上的垫衬材料:~子。~帽。~靴。~包(a.毡制的圆顶篷帐;b.毡制的包儿)。~裘。

毡车(氈車)zhān chē
以毛毡为篷的车子。《南齐书·豫章文献王嶷传》:“上谋北伐,以虏所献毡车赐 嶷 。” 宋 苏轼 《台头寺步月得人字》诗:“遥知金闕同清景,想见毡车碾暗尘。” 明 陆采 《明珠记·桥会》:“傍毡车立地,偷睛斜望,春光只隔流苏帐。”

妆奁(妝奩,妝匳)zhuāng lián
女子梳妆用的镜匣,借指嫁妆。

● 觑(覷)qù

◎ 看,偷看,窥探:~视。偷~。小~(轻视,小看)。面面相~。

● 觑(覷)qū

◎ 把眼睛合成一条细缝看:~着眼睛仔细地看。
● 馔(饌)(zhuàn)  
1. 饮食,吃喝:盛(shèng )~。~玉。
2. 陈设饮食。
3. 食用:“有酒食,先生~”。● 迓(yà )
◎ 迎接:迎~。~之于门。

帏幔(幃幔)wéi màn
(1).帐幕。《魏书·皇后传·宣武灵皇后胡氏》:“而太后欲以幃幔自障,观三公行事。” 宋 苏轼 《纪行寄子由》诗:“轻风幃幔卷,落日髻鬟愁。”
(2).指车帷。 清 陈康祺 《郎潜纪闻》卷九:“《藤荫杂记》称:京官向乘肩舆, 杜紫纶 始乘驴车,嗣后渐有骡车。然幃幔朴素,且少开旁门者。今则无不旁门云云。”
● 觞(觴)shāng
1. 古代酒器:举~称贺。~酌。
2. 欢饮,进酒:~饮。~咏(饮酒赋诗)。

● 栊(櫳)lóng
1. 窗棂木,窗,亦借指房舍:帘~。房~。~门(房门)。
2. 养兽的棚栏
● 袅(裊)niǎo ˇ
◎ 柔弱,缭绕:“不声如动吹,无风自~枝”。~娜(nuó )。~~(a.形容烟气缭绕上腾的样子,如“炊烟~~”;b.形容细长柔美;c.形容随风摆动的样子,如“垂柳~~”;d.形容微风吹拂;e.形容声音绵延不绝,如“余音~~”)。

● 衠zhūn
1. 直:“你拿起笔作文词,~才调无瑕玼。”
2. 方言,全,尽:这窝小鸡儿~是黑的。
● 荼(tú)

1. 古书上说的一种苦菜:~毒(“荼”是苦菜,“毒”指毒虫毒蛇之类,喻毒害,如“~~生灵”)。

2. 古书上指茅草的白花:如火如~。

3. 古同“涂”,涂炭。
● 蘼(mí)

◎ 〔~芜〕古书上指芎䓖的苗。

酴醿又称,现常写作荼縻、荼蘼。荼蘼为落叶灌木,以地下茎繁殖。荼蘼花在春季末夏季初开花,凋谢后即表示花季结束,所以有完结的意思。“开到荼蘼花事了”出自宋王琪的《春暮游小园》
● 僭(jiàn)

◎ 超越本分,古代指地位在下的冒用在上的名义或礼仪、器物:~越。~妄。~伪(封建王朝称割据对立的王朝)。~盗。

● 鄠(hù)

1. 中国秦代邑名,在今陕西省户县北。

2. 姓。
● 郿(méi)

◎ 〔~县〕地名,在中国陕西省,现作“眉县”。

● 慄(lì ) 
◎ 同“栗”。
● 箸(zhù)

1. 筷子。

2. 一种生在南海岸边沙中的竹子。

3. 古同“著”,明显。
卓怒,大喝一声。布见卓至,大惊,回身便走。卓抢了画戟,挺着赶来。吕布走得快,卓肥胖赶不上,掷戟刺布。布打戟落地。
董卓大怒之下,终于做出了伤感情的举动。堡垒的内部出现了深刻的裂痕。
泣谓布曰:“我虽非王司徒亲女,然待之如已出。自见将军,许侍箕帚。妾已生平愿足。谁想太师起不良之心,将妾淫污,妾恨不即死;止因未与将军一诀,故且忍辱偷生。今幸得见,妾愿毕矣!此身已污
貂蝉不仅有姿色,会表演,还真的很有口才和见识。她的话字字如刀,句句像锁,吕布已被握于掌中。
貂蝉的表演实在厉害,搁在现在肯定是明星。李儒虽然保持清醒,但是,这样的事情他根本无法对症下药。
两个人对貂蝉的理解错位,这样的事情又不可能公开讨论,加上貂蝉的表演到位。董卓和吕布开始步向深渊。
王允先送貂蝉给董卓,应该还有一层没写出来的意思。貂蝉如果还是处子,问题不大。如果不是处子,先给了吕布,吕布未必相信貂蝉是王允的女儿,这个计策就未必能继续下去了。而不是处子,就要赶快行动,说貂蝉是歌姬,送给董卓,董卓也就未必在意是否是处子。而吕布则认为董卓夺妻,岂能不恨,这个计策才能继续了。计策的关键是董卓认为只是个歌姬,而吕布认为是妻子。两个人的信息不对称,就是王允成功的空间。
董卓的残暴,让忍辱偷生的人都不能安心,为了自己的安全不得不产生反抗的念头。暴力得到的未必是屈服,有时候反而导致由恐惧产生的反抗。有压力才有动力——就是这样的一个反面注解。
董卓杀张温,本想震慑大家。可是没有给曾经和诸侯有来往的人一个出路。王允想到自己曾经接到袁绍的来信,怎么会不心惊,今天的张温可能是明天的自己啊。王允或者就是因此才被迫想到董卓不死自己就难免被杀。王允这样的老官僚到处都有,怎么处理时需要费心思的。对照曹操官渡之战后烧信的做法。董卓差远了。
貂蝉的动机和行动太突兀,结合后面的表演来看,这个歌姬应该是久经历练的,否则不应该这么善于影响董卓和吕布。她的成长经历,精神分析学派可以做一个典型来研究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