艺术中国

中国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西汶书场

会员登录 | 注册
civcn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

第三十六回 绣鸳鸯梦兆绛芸轩 识分定情悟梨香院

[ 曹雪芹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话说贾母自王夫人处回来,见宝玉一日好似一日,心中自是欢喜。因怕将来贾政又叫他,遂命人将贾政的亲随小厮头儿唤来,吩咐:“以后倘有会人待客诸样的事,你老爷要叫宝玉,你不用上来传话,就回他说,我说的:一则打重了,得着实将养几个月才走得;二则他的星宿不利,祭了星,不见外人,过了八月才许出二门。”那小厮头儿听了,领命而去。贾母又命李嬷嬷袭人等来,将此话说与宝玉,使他放心。

那宝玉素日本就懒与士大夫诸男人接谈,又最厌峨冠礼服贺吊往还等事;今日得了这句话,越发得意了,不但将亲戚朋友一概杜绝了,而且连家庭中晨昏定省,一发都随他的便了。日日只在园中游玩坐卧,不过每日一清早到贾母王夫人处走走就回来了,却每日甘心为诸丫头充役,倒也得十分消闲日月。或如宝钗辈有时见机劝导,反生起气来,只说:“好好的一个清净洁白女子,也学的钓名沽誉,入了国贼禄鬼之流!这总是前人无故生事,立意造言,原为引导后世的须眉浊物;不想我生不幸,亦且琼闺绣阁中亦染此风,真真有负天地钟灵毓秀之德了!”众人见他如此,也都不向他说正经话了。独有黛玉自幼儿不曾劝他去立身扬名,所以深敬黛玉。

闲言少述。如今且说凤姐自见金钏儿死后,忽见几家仆人常来孝敬他些东西,又不时的来请安奉承,自己倒生了疑惑,不知何意。这日,又见人来孝敬他东西,因晚间无人时,笑问平儿。平儿冷笑道:“奶奶连这个都想不起来了?我猜他们的女孩儿都必是太太屋里的丫头。如今太太屋里有四个大的,一个月一两银子的分例,下剩的都是一个月只几百钱。如今金钏儿死了,必定他们要弄这一两银子的窝儿呢。”凤姐听了,笑道:“是了,是了,倒是你想的不错。只是这起人也太不知足。钱也赚够了,苦事情又摊不着,他们弄个丫头搪塞身子儿也就罢了,又要想这个巧宗儿。他们几家的钱也不是容易花到我跟前的,这可是他们自寻,送什么我就收什么,横竖我有主意。”凤姐儿安下这个心,所以只管耽延着,等那些人把东西送足了,然后乘空方回王夫人。

这日午间,薛姨妈、宝钗、黛玉等正在王夫人屋里,大家吃西瓜。凤姐儿得便回王夫人道:“自从玉钏儿的姐姐死了,太太跟前少着一个人。太太或看准了那个丫头,就吩咐了,下月好发放月钱。”王夫人听了,想了一想,道:“依我说,什么是例,必定四个五个的?够使就罢了。竟可以免了罢。”凤姐笑道:“论理,太太说的也是,只是原是旧例。别人屋里还有两个哩,太太倒不按例了?况且省下一两银子,也有限的。”王夫人听了,又想了想,道:“也罢,这个分例只管关了来,不用补人,就把这一两银子给他妹妹玉钏儿罢。他姐姐伏侍了我一场,没个好结果,剩下他妹妹跟着我,吃个双分儿也不为过。”

凤姐答应着,回头望着玉钏儿笑道:“大喜,大喜!”玉钏儿过来磕了头。王夫人又问道:“正要问你:如今赵姨娘周姨娘的月例多少?”凤姐道:“那是定例,每人二两。赵姨娘有环兄弟的二两,共是四两,另外四串钱。”王夫人道:“月月可都按数给他们?”凤姐见问得奇,忙道:“怎么不按数给呢?”王夫人道:“前儿恍惚听见有人抱怨,说短了一串钱,什么原故?”凤姐忙笑道:“姨娘们的丫头月例,原是人各一串钱;从旧年他们外头商量的,姨娘们每位丫头,分例减半,人各五百钱。每位两个丫头,所以短了一串钱。这事其实不在我手里,我倒乐得给他们呢,只是外头扣着。这里我不过是接手儿,怎么来,怎么去,由不得我做主。我倒说了两三回,仍旧添上这两分儿为是;他们说了只有这个数儿,叫我也难再说了。如今我手里给他们,每月连日子都不错。先时候儿在外头关,那个月不打饥荒?何曾顺顺溜溜的得过一遭儿呢?”

王夫人听说,就停了半晌,又问:“老太太屋里几个一两的?”凤姐道:“八个。如今只有七个。那一个是袭人。”王夫人道:“这就是了。你宝兄弟也并没有一两的丫头,袭人还算老太太房里的人。”凤姐笑道:“袭人还是老太太的人,不过给了宝兄弟使,他这一两银子还在老太太的丫头分例上领。如今说,因为袭人是宝玉的人,裁了这一两银子,断乎使不得。若说再添一个人给老太太,这个还可以裁他。若不裁他,须得环兄弟屋里也添上一个,才公道均匀了。就是睛雯麝月他们七个大丫头,每月人各月钱一吊,佳蕙他们八个小丫头们,每月人各月钱五百,还是老太太的话,别人也恼不得气不得呀。”

薛姨妈笑道:“你们只听凤丫头的嘴,倒像倒了核桃车子是的!帐也清楚,理也公道。”凤姐笑道:“姑妈,难道我说错了吗?”薛姨妈笑道:“说的何尝错?只是你慢着些儿说,不省力些?”

凤姐才要笑,忙又忍住了,听王夫人示下。王夫人想了半日,向凤姐道:“明儿挑一个丫头送给老太太使唤,补袭人,把袭人的一分裁了。把我每月的月例二十两银子里,拿出二两银子一吊钱来给袭人去。以后凡事有赵姨娘周姨娘的,也有袭人的,只是袭人的这一分都从我的分例上匀出来,不必动官中的就是了。”
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王熙凤不满王夫人言:
说毕,凤姐见无话,便转身出来。刚至廊檐下,只见有几个执事的媳妇子正等他回事呢。见他出来,都笑道:“奶奶今儿回什么事,说了这半天?可别热着罢。”凤姐把袖子挽了几挽,跐着那角门的门坎子,笑道:“这里过堂风倒凉快,吹一吹再走。”又告诉众人道:“你们说我回了这半日的话,太太把二百年的事都想起来问我,难道我不说罢?”又冷笑道:“我从今以后,倒要干几件刻薄事了。抱怨给太太听,我也不怕!胡涂油蒙了心,烂了舌头,不得好死的下作娼妇们,别做娘的春梦了!明儿一裹脑子扣的日子还有呢。如今裁了丫头的钱,就抱怨了咱们。也不想想,自己也配使三个丫头?”一面骂着,一面方走了,自去挑人,回贾母话去。不在话下。
接上文 红楼梦吧主 景选颖 对王熙凤斥骂言语的评论(三):
王夫人与薛姨妈虽有金玉之说,府中皆知。贾母只好装糊涂,后来元妃赐礼独宝玉宝钗一样,是暗示,贾母只能拖着。在庙中说,和尚说了,宝玉命中不能早娶。先等等。
宝钗年纪已大,贾母盼望薛家放弃。无奈宝琴订了亲,薛家也无动静。贾母提亲于宝琴,明拒宝钗,宝钗不是她选的人选。
王夫人却让宝钗参与到了管家的行列中,并不是贾母本心。贾母也不便反对。
宝钗小惠全大体,果然府中下人一致称赞。宝钗未成宝二奶奶,已经先有了群众基础。
此王夫人之用意,而贾母无奈。
贾母自然不能令黛玉参与管家,一则黛玉吃穿皆系贾府,而宝钗则是薛家,二则黛玉体弱,未必能经得起那番折腾,三更半夜还要坐小轿视察。
贾母派了袭人晴雯去宝玉身边,袭人被王夫人一月二两银子的月钱和未来姨娘身份的保证所笼格,与贾母无关。袭人对宝玉说她是太太的人,要走只和太太说一声就行了,是与贾母无关了。而袭人是宝玉身边第一人,对宝玉的行踪最是清楚。又对宝玉的个性深知,是对宝玉有影响力的人。晴雯是王夫人所不喜之人,被王夫人撵了出去。所以这二人,都被王夫人所控制了。
王夫人先对宝玉的未来姨娘作了清洗,贾母在这一局上就落了下风。王夫人在晴雯的事上先斩后奏本不合贾府规矩,因晴雯是贾母房中人,不过是归了宝玉使唤。而贾母却只能一笑了事。宝玉挨打本是外书房的事,贾母能知,清查怡红院是园子的事,贾母此时却不知道。可见王夫人的势力之大。
双玉情深,紫娟情辞试忙玉。众人皆知,贾母自然更晓,无奈此时情况,婚事如何开口,宝玉的母亲是王夫人,纵然黛玉嫁了宝玉,若贾母不在世,恐也难周全。而宝玉却不是能抗母保妻之人。看晴雯事件,宝玉竟无一语,可知日后必不能护黛玉以周全。
所以宝玉的婚事在前八十回只能拖着,若订了宝钗必伤黛玉,而贾母又有诸多忧虑不能订下黛玉,所以只能等等了!
而王夫人为什么只敢在贾母死后对黛玉下手,因为她还是畏惧贾母的,在贾府,贾母的地位那时最大的,否则王夫人早就把宝玉宝钗的事儿办了,还有你林黛玉什么事?
王夫人是喜欢王熙凤, 不过那是之前了,只要她冲撞了自己的利益,王夫人当然会毫不留情的一脚踢了她,选择薛宝钗。

那么你说,是王熙凤更厉害,还是薛宝钗更厉害呢?
接上文 红楼梦吧主 景选颖 对王熙凤斥骂言语的评论(二):
王夫人中意的是谁?会是林黛玉么?当然不!她在见到林黛玉的第一面就说让她离宝玉远点,而薛宝钗来的时候她也没说啊,所以她中意的肯定是薛宝钗来做自己的儿媳妇,那么王熙凤违背了自己的意愿,她去投靠贾母了,王夫人还会喜欢她么?

既然王夫人和王熙凤关系处不好,那么当然要选另外的人了,这个人就是薛宝钗。

宝玉婚事是府中大事,他是王夫人后半生的指望,自然要尤为谨慎。王夫人选了宝钗。此时贾府格局,府中事务皆由王家操纵。贾政不理俗务,皆由王夫人把持。贾琏的管理能力与凤姐差之太远,且心思只在玩乐上,以至贾琏的仆人怕凤姐的仆人。如此以来,王家的二位小姐,成了贾府的当家人。而宝钗可是王家的外孙女呀。
若宝钗嫁宝玉,自然贾府成了王氏的天下。贾母自然不喜,从血缘上亲近黛玉,从形势上也不愿意成全王家。只是王家只是盛时,在外的地位高于贾府,贾母不能得罪。在内王夫人根基稳固,出身名门,又有女儿为妃,在贾府经营多年,以不是贾母能动的人了。所以不能与王夫人公开宣战。
说毕,凤姐见无话,便转身出来。刚至廊檐下,只见有几个执事的媳妇子正等他回事呢。见他出来,都笑道:“奶奶今儿回什么事,说了这半天?可别热着罢。”凤姐把袖子挽了几挽,跐着那角门的门坎子,笑道:“
红楼梦吧 景选颖 评论:
栊翠庵人11王夫人和王熙凤的矛盾是酝酿已久的。王熙凤虽然表面上很尊重王夫人,对王夫人的话言听计从,但其实她对自己的这位姑妈也不“感冒”。
小说第三十六回写王夫人因有疑虑过问了一下家里的事情,王熙凤出来以后非常的郁闷,说出了一大段表露自己真实心迹的话,那话里已经满满的透着对王夫人的不满:
这里面,不仅有对背后告嘴的人的怨恨,其实也有对王夫人的所谓“偏听偏信”的不满,并且表示把自己惹急了,也是敢豁出去和王夫人对着干的。也许,这才是王熙凤长期以来对王夫人唯唯诺诺积压下来的真实怨气吧。而且王熙凤力主贾宝玉和林黛玉结合,不仅有服从贾母决定的意思,更有林黛玉成为贾宝玉妻子之后,不会对自己地位造成危险的考虑,所以,王熙凤也是认可贾宝玉和林黛玉结合的。这从她当面开贾宝玉和林黛玉的玩笑就可以看出来,什么吃了我家的茶还不给我们家做媳妇呀,什么贾宝玉和林黛玉吵架后和好,一个忙着向另一个赔不是啦,无不在传达着一个讯息,那就是,这就是一对还没成亲的小夫妻呢。
白犀麈
麈[zhǔ]

古书上指鹿一类的动物,其尾可做拂尘:~尾(即“拂尘”)。

用白犀牛的尾毛制作的拂尘。一种比较昂贵的生活用品,用来驱赶蚊虫和小咬。
《红楼梦》第三十六回:“宝玉在床上睡着了,袭人坐在身旁,手里做针线,旁边放着一柄白犀麈。”
跐[cī][cǐ]

[cī]脚下滑动:登~了。

[cǐ]1.踩,踏:脚~两只船。2.(脚尖着地)抬起脚后跟:~着脚往前头看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