艺术中国

中国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西汶书场

会员登录 | 注册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

第十五回 王凤姐弄权铁槛寺 秦鲸卿得趣馒头庵

[ 曹雪芹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话说宝玉举目见北静王水溶头上戴着争白簪缨银翅王帽,穿着江牙海水五爪龙白蟒袍,系着碧玉红鞓带,面如美玉,目似明星,真好秀丽人物。宝玉忙抢上来参见。世荣从轿内伸手搀住,见宝玉戴着束发银冠,勒着双龙出海抹额,穿着白蟒箭袖,围着攒珠银带,面若春花,目如点漆。北静王笑道:“名不虚传,果然如宝似玉!”问:“衔的那宝贝在那里?”宝玉见问,连忙从衣内取出递与。北静王细细看了,又念了那上头的字,因问:“果灵验否?”贾政忙道:“虽如此说,只是未曾试过。”

北静王一面极口称奇,一面理顺彩绦,亲自与宝玉带上,又携手问宝玉几岁,现读何书。宝玉一一答应。北静王见他语言清朗,谈吐有致,一面又向贾政笑道:“令郎真乃龙驹凤雏!非小王在世翁前唐突,将来“雏凤清于老凤声”,未可量也。”贾政陪笑道:“犬子岂敢谬承金奖。赖藩郡余恩,果如所言,亦荫生辈之幸矣。”北静王又道:“只是一件:令郎如此资质,想老太夫人自然钟爱;但吾辈后生甚不宜溺爱,溺爱则未免荒失了学业。昔小王曾蹈此辙,想令郎亦未必不如是也。若令郎在家难以用功,不妨常到寒邸。小王虽不才,却多蒙海内众名士,凡至都者,未有不垂青目的,是以寒邸高人颇聚。令郎常去谈谈会会,则学问可以日进矣。”贾政忙躬身答道:“是。”

北静王又将腕上一串念珠卸下来,递与宝玉,道:“今日初会,仓卒无敬贺之物,此系圣上所赐蕶苓香念珠一串,权为贺敬之礼。”宝玉连忙接了,回身奉与贾政。贾政带着宝玉谢过了。于是贾赦贾珍等一齐上来叩请回舆。北静王道:“逝者已登仙界,非你我碌碌尘寰中人。小王虽上叨天恩,虚邀郡袭,岂可越仙輀而进呢?”贾赦等见执意不从,只得谢恩回来,命手下人掩乐停音,将殡过完,方让北静王过去。不在话下。

且说宁府送殡,一路热闹非常,刚至城门,又有贾赦、贾政、贾珍诸同寅属下各家祭棚接祭,一一的谢过,然后出城,竟奔铁槛寺大路而来。彼时贾珍带着贾蓉来到诸长辈前让坐轿上马,因而贾赦一辈的,各自上了车轿;贾珍一辈的,也将要上马。凤姐因惦记着宝玉,怕他在郊外纵性,不服家人的话,贾政管不着,惟恐有闪失,因此,命小厮来唤他。宝玉只得到他车前。凤姐笑道:“好兄弟,你是个尊贵人,和女孩儿似的人品,别学他们猴在马上。下来,咱们姐儿两个同坐车,好不好?”宝玉听说,便下了马,爬上凤姐车内。二人说笑前进。

不一时,只见那边两骑马直奔凤姐车来下马,扶车回道:“这里有下处,奶奶请歇歇更衣。”凤姐命请邢王二夫人示下。那二人回说:“太太们说不歇了,叫奶奶自便。”凤姐便命歇歇再走。小厮带着轿马,岔出人群,往北而来。宝玉忙命人去请秦锺。那时秦锺正骑着马,随他父亲的轿,忽见宝玉的小厮跑来请他去打尖。秦锺远看着宝玉所骑的马,搭着鞍笼,随着凤姐的车往北而去,便知宝玉同凤姐一车,自己也带马赶上来,同入一庄门内。那庄农人家无多房舍,妇女无处回避。那些村姑野妇见了凤姐、宝玉、秦锺的人品衣服,几疑天人下降。

凤姐进入茅屋,先命宝玉等出去玩玩。宝玉会意,因同秦锺带了小厮们各处游玩。凡庄家动用之物,俱不曾见过的,宝玉见了,都以为奇,不知何名何用。小厮中有知道的,一一告诉了名色并其用处。宝玉听了,因点头道:“怪道古人诗上说:“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苦?”正为此也。”一面说,一面又到一间房内,见炕上有个纺车儿,越发以为稀奇。小厮们又说:“是纺线织布的。”宝玉便上炕摇转。只见一个村妆丫头,约有十七八岁,走来说道:“别弄坏了!”众小厮忙上来吆喝。宝玉也住了手,说道:“我因没有见过,所以试一试玩儿。”那丫头道:“你不会转,等我转给你瞧。”秦锺暗拉宝玉道:“此卿大有意趣。”宝玉推他道:“再胡说,我就打了!”说着,只见那丫头纺起线来,果然好看。忽听那边老婆子叫道:“二丫头,快过来!”那丫头丢了纺车,一径去了。

宝玉怅然无趣。只见凤姐打发人来叫他两个进去。凤姐洗了手,换了衣服,问他换不换。宝玉道:“不换。”也就罢了。仆妇们端上茶食果品来,又倒上香茶来。凤姐等吃了茶,待他们收拾完备,便起身上车。外面旺儿预备赏封,赏了那庄户人家。那妇人等忙来谢赏。宝玉留心看时,并不见纺线之女;走不多远,却见这二丫头怀里抱着个小孩子,同着两个小女孩子在村头站着瞅他。宝玉情不自禁,然身在车上,只得眼角留情而已。一时电卷风驰,回头已无踪迹了。

说笑间,已赶上大殡。早又前面法鼓金铙,幢幡宝盖,铁槛寺中僧众,摆列路旁。少时,到了寺中,另演佛事,重设香坛,安灵于内殿偏室之中.宝珠安理寝室为伴。外面贾珍款待。一应亲友,也有坐住的,也有告辞的,一一谢了乏,从公、侯、伯、子、男,一起一起的,散至未末方散尽了。里面的堂客,皆是凤姐接待。先从诰命散起,也到未正上下方散完了。只有几个近亲本族,等做过三日道场方去的。那时邢王二夫人知凤姐必不能回家,便要带了宝玉同进城去。那宝玉乍到郊外,那里肯回去?只要跟着凤姐住着。王夫人只得交与凤姐而去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凤姐便命悄悄将昨日老尼之事说与来旺儿
假托贾琏所嘱,修书一封,连夜往长安县来。那节度使名唤云光,久悬贾府之情,这些小事,岂有不允之理?
且说次日一早,便有贾母王夫人打发了人来看宝玉,命多穿两件衣服,无事宁可回去。宝玉那里肯?又兼秦锺恋着智能儿,挑唆宝玉求凤姐再住一天。
次日一早,便有贾母王夫人打发了人来看宝玉,命多穿两件衣服,无事宁可回去。宝玉那里肯?又兼秦锺恋着智能儿,挑唆宝玉求凤姐再住一天。凤姐想了一想,丧仪大事虽妥,还有些小事,也可以再住一日。一则贾珍跟前送了满情;二则又可以完了静虚的事;三则顺了宝玉的心;因此便向宝玉道:“我的事都完了,你要在这里逛,少不得索性辛苦了。明儿是一定要走的了。”宝玉听说,千姐姐万姐姐的央求:“只住一日,明儿必回去的。”于是又住了一夜。
创纂
【注音】chuàng zuǎn
杜撰,臆造。《红楼梦》第十五回:“却不知寳玉和秦钟如何算账,未见真切,此系疑案,不敢创纂。”
凤姐听了这话,便发了兴头
凤姐听了这话,便发了兴头,说道:“你是素日知道我的,从来不信什么阴司地狱报应的。凭是什么事,我说要行就行。你叫他拿三千两银子来,我就替他出这口气。”老尼听说,喜之不胜,忙说:“有,有。这个不难。”凤姐又道:“我比不得他们扯篷拉纤的图银子。这三千两银子,不过是给打发说去的小厮们作盘缠,使他赚几个辛苦钱儿,我一个钱也不要。就是三万两,我此刻还拿的出来。”老尼忙答应道:“既如此,奶奶明日就开恩罢了。”凤姐道:“你瞧瞧我忙的,那一处少的了我?我既应了你,自然给你了结啊。”老尼道:“这点子事,要在别人,自然忙的不知怎么样;要是奶奶跟前,再添上些,也不够奶奶一办的!俗语说的:“能者多劳”。太太见奶奶这样才情,越发都推给奶奶了,只是奶奶也要保重贵体些才是。”一路奉承,凤姐越受用了,也不顾劳乏,更攀谈起来。
凤姐也便回至凈室歇息,老尼相伴。
凤姐听了,笑道:“这事倒不大,只是太太再不管这些事。”老尼道:“太太不管,奶奶可以主张了。”凤姐笑道:“我也不等银子使,也不做这样的事。”静虚听了,打去妄想,半晌,叹道:“虽这么说,只是张家已经知道求了府里。如今不管,张家不说没工夫,不希图他的谢礼,倒像府里连这点子手段也没有似的。”
仙輀
[xiān ér]
运载灵柩的车。《红楼梦》第十五回:“ 贾赦 、 贾珍 等一齐上来叩请回舆, 北静王 道:‘逝者已登仙界,非你我碌碌尘寰中人。小王虽上叨天恩,虚邀郡袭,岂可越仙輀而进呢?’”
回舆
[huí yú]
民间丧葬礼俗。回舆(回舆)犹回车
送葬队伍下山,叫回舆,又叫回龙。凡送葬的人脱下白带换系红带,亡灵亭的画像披的黑纱换上红绸,轿杠上添挂一合“百子千孙”字样的小灯笼,以示子孙繁衍昌盛。到家门,放鞭炮,烧一束稻草,所有的人都要从上面跨过,以示平安无事。棺柩离家后,即撤下幛、联;门首的丧事讣告,用蓝水墨圈上,说明丧事结束。
《红楼梦》第十五回:于是贾赦、贾珍等一齐上来请回舆。
蕶苓香
líng líng xiāng
木名。《红楼梦》第十五回:“此系圣上所赐蕶苓香念珠一串,权为贺敬之礼。”
tīng
形声。字从革,从呈,呈亦声。“呈”为“程”省,意为“运送皇粮到王都去”。“革”指皮革腰带。
“革”与“呈”联合起来表示“皇粮运送者专用的皮革腰带”。
本义:皇粮运送者专用的皮革腰带。
说明:
1.皇粮运送者专用的皮革腰带是由朝廷统一下拨的,带有身份标志作用,在遥远的运粮路上,可以向拦路抢劫的强盗表明官方身份,也可以防止地方官府随意抓差,或截留皇粮。
2.“鞓”与“珵”的造字手法完全相同,请点击连接参考。后者是运送皇粮队伍的负责官员的玉佩,用于表明皇粮督运官的身份,以方便同沿路地方官打交道。
凤姐听了这话,便发了兴头,说道:“你是素日知道我的,从来不信什么阴司地狱报应的。凭是什么事,我说要行就行。你叫他拿三千两银子来,我就替他出这口气。”
听了这话,便发了兴头。恶自此生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