艺术中国

中国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西汶书场

会员登录 | 注册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

第十四回 林如海灵返苏州郡 贾宝玉路谒北静王

[ 曹雪芹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话说宁国府中都总管赖升闻知里面委请了凤姐,因传齐同事人等,说道:“如今请了西府里琏二奶奶管理内事,倘或他来支取东西,或是说话,小心伺候才好。每日大家早来晚散,宁可辛苦这一个月,过后再歇息,别把老脸面扔了。那是个有名的烈货,脸酸心硬,一时恼了,不认人的!”众人都道:“说的是。”又有一个笑道:“论理我们里头也得他来整治整治,都忒不像了。”正说着,只见来旺媳妇拿了对牌来领呈文经文榜纸,票上开着数目。众人连忙让坐倒茶,一面命人按数取纸。来旺抱着,同来旺媳妇一路来至仪门,方交与来旺媳妇自己抱进去了。

凤姐即命彩明钉造册簿,实时传了赖升媳妇,要“家口花名册”查看;又限明日一早传齐家人媳妇进府听差。大概点了一点数目单册,问了赖升媳妇几句话,便坐车回家。至次日卯正二刻,便过来了。

那宁国府中老婆、媳妇早已到齐,只见凤姐和赖升媳妇分派众人执事,不敢擅入,在窗外打听。听见凤姐和赖升媳妇道:“既托了我,我就说不得要讨你们嫌了。我可比不得你们奶奶好性儿,诸事由得你们。再别说你们这府里原是这么样的话,如今可要依着我行。错我一点儿,管不得谁是有脸的,谁是没脸的,一例清白处治。”说罢,便吩咐彩明念“花名册”,按名一个一个叫进来看视。一时看完,又吩咐道:“这二十个分作两班,一班十个,每日在内单管亲友来往,倒茶,别的事不用管。这二十个也分作两班,每日单管本家亲戚茶饭,也不管别的事。这四十个人也分作两班,单在灵前上香、添油、挂幔、守灵、供饭、供茶、随起举哀,也不管别的事。这四个人专在内茶房收管杯碟茶器,要少了一件,四人分赔。这四个人单管酒饭器皿,少一件也是分赔。这八个人单管收祭礼。这八个人单管各处灯油、蜡烛、纸札,──我一总支了来交给你们八个人,然后按我的数儿往各处分派。这二十个每日轮流各处上夜,照管门户,监察火烛,打扫地方。这下剩的按房分开,某人守某处,某处所有桌椅古玩起,至于痰盒、掸子等物,一草一苗,或丢或坏,就问这看守的赔补。赖升家的每日揽总查看,或有偷懒的、赌钱、吃酒、打架、拌嘴的,立刻拿了来回我;你要徇情,叫我查出来,三四辈子的老脸就顾不成了。──如今都有了定规,以后那一行乱了,只和那一行算账。素日跟我的人,随身俱有钟表,不论大小事,皆有一定的时刻。横竖你们上房里也有时辰钟。卯正二刻,我来点卯。巳正吃早饭。凡有领牌回事,只在午初二刻。戌初烧过黄昏纸,我亲到各处查一遍回来,上夜交明钥匙。第二日还是卯正二刻过来。说不得咱们大家辛苦几日罢。事完了,你们大爷自然赏你们。”说毕,又吩咐按数发茶叶、油烛、鸡毛掸子、笤帚等物;一面又搬取家伙:桌围、椅搭、坐褥、毡席、痰盒、脚踏……之类。一面交发,一面提笔登记,某人管某处,某人领对象,开的十分清楚。众人领了去,也都有了投奔,不似先时只拣便宜的做,剩下苦差,没个招揽。各房中也不能趁乱迷失东西。便是人来客去,也都安静了,不比先前紊乱无头绪。一切偷安窃取等弊,一概都蠲了。

凤姐自己威重令行,心中十分得意。因见尤氏犯病,贾珍也过于悲哀不大进饮食,自己每日从那府中熬了各样细粥,精美小菜,令人送过来。贾珍也另外吩咐每日送上等菜到抱厦内单预备凤姐。凤姐不畏勤劳,天天按时刻过来点卯理事。独在抱厦内起坐,不与众妯娌合群,便有女眷来往,也不迎送。

这日乃五七,正五日上,那应付僧正开方破狱,传灯照亡,参阎君,拘都鬼,延请地藏王,开金桥,引幢旛;那道士们正伏章申表,朝三清,叩玉帝;禅僧们行香,放焰口,拜水忏;又有十二众青年尼僧,搭绣衣,靸红鞋,在灵前默诵“接引”诸咒。──十分热闹。

那凤姐知道今日的客不少,寅正便起来梳洗。及收拾完备,更衣盥手,喝了几口奶子,漱口已毕,正是卯正二刻了。来旺媳妇率领众人伺候已久。凤姐出至厅前,上了车,前面一对明角灯,上写“荣国府”三个大字。来至宁府大门首,门灯朗挂,两边一色绰灯,照如白昼。白汪汪穿孝家人,两行侍立。请车至正门上,小厮退去,众媳妇上来揭起车帘。

凤姐下了车,一手扶着丰儿,两个媳妇执着手把灯照着,簇拥凤姐进来。宁府诸媳妇迎着请安。凤姐款步入会芳园中登仙阁灵前,一见棺材,那眼泪恰似断线之珠,滚将下来。院中多少小厮垂手侍立,伺候烧纸。凤姐吩咐一声“供茶烧纸”,只听一棒锣鸣,诸乐齐奏。早有人请过一张大圈椅来放在灵前,凤姐坐下,放声大哭。于是里外上下男女都接声嚎哭。

贾珍尤氏忙令人劝止,凤姐才止住了哭。来旺媳妇倒茶漱口毕,方起身别了族中诸人,自入抱厦来。按名查点各项人数,俱已到齐,只有迎送亲友上的一人未到。即令传来。那人惶恐。凤姐冷笑道:“原来是你误了。你比他们有体面,所以不听我的话!”那人回道:“奴才天天都来的早,只有今儿来迟了一步,求奶奶饶过初次!”正说着,只见荣国府中的王兴媳妇来了,往里探头儿。凤姐且不发放这人,却问王兴媳妇:“来作什么?”王兴家的近前说:“领牌取线,打车轿网络。”说着,将帖儿递上。凤姐令彩明念道:“大轿两顶,小轿四顶,车四辆,共享大小络子若干根,每根用珠儿线若干斤。”凤姐听了,数目相合,便命彩明登记,取荣府对牌发下。王兴家的去了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幢旛
chuáng fān
幢是圆筒状
幡是长条状
悬幢就是通知大众
有讲经说法。所谓的
‘法幢高竖’。
代表道场有共修;悬旛就是提倡共修。
绰灯
1.一种可以置于架上或几上的灯。
寅[yín]

1.地支的第三位,属虎:~吃卯粮(喻入不敷出)。2.用于计时:~时(夜三点至五点)。3.敬:~饯(恭敬地送)。~畏(敬畏)。
靸[sǎ]

1.〔~鞋〕a.一种草制的拖鞋;b.鞋帮纳得很密、前面有皮脸的布鞋。2.方言,把布鞋后帮踩在脚后跟下;穿(拖鞋):~着鞋。
幢旛
[zhuàng
幢是圆筒状
幡是长条状
悬幢就是通知大众
有讲经说法。所谓的
‘法幢高竖’。
代表道场有共修;悬旛就是提倡共修。
juān
1.除去、驱出、祛除、免除、去掉。同“捐”
~除肉刑。~免钱粮。
2.清除,疏通
3.使清洁 、清洁,古同“涓”。 ~洁明亮。
4.剖腹
5.明显,显示,昭明:“惠公~其大德”。
6.通“涓”。择取 [choose]
图厥政,不蠲蒸,天惟降时丧。――《书·多方》
贾敬去世却不见来。
贾敬去世,时值国孝。
近闻宁国府冢孙妇告殂,因想当日彼此祖父有相与之情,同难同荣,因此不以王位自居,前日也曾探丧吊祭,如今又设了路奠,命麾下的各官在此伺候。
彼此祖父有相与之情,孙妇告殂,探丧吊祭之后又设路奠;贾敬去世却不见来。
凤姐向宝玉笑道:“你林妹妹可在咱们家住长了。”宝玉道:“了不得!想来这几日他不知哭的怎么样呢。”说着,蹙眉长叹。
长住自然于宝玉为喜事,因此凤姐笑着说。但一个事事从妹妹角度出发的宝玉肯定高兴不起来。
凤姐笑道:“我算着你今儿该来支取。想是忘了?要终久忘了,自然是你包出来,都便宜了我!”
支取香灯这么细微的事也要算着,得多么细心的一个人。劳心劳力啊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