艺术中国

中国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西汶书场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

第二十八回 施恩重霸孟州道 武松醉打蒋门神

[ 施耐庵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诗曰:

堪叹英雄大丈夫,飘蓬四海谩嗟吁。武松不展魁梧略,施子难为远大图。
顷刻赵城应返璧,逡巡合浦便还珠。他时水浒驰芳誉,方识男儿盖世无。

话说当时施恩向前说道:“兄长请坐,待小弟备细告诉衷曲之事。”武松道:“小管营不要文文诌诌,拣紧要的话直说来。”施恩道:“小弟自幼从江湖上师父学得些小枪棒在身,孟州一境,起小弟一个诨名,叫做金眼彪。小弟此间东门外,有一座市井,地名唤做快活林。但是山东、河北客商们,都来那里做买卖。有百十处大客店,三二十处赌坊、兑坊。往常时,小弟一者倚仗随身本事,二者捉着营里有八九十个弃命囚徒,去那里开着一个酒肉店。都分与众店家和赌钱兑坊里,但有过路妓女之人,到那里来时,先要来参见小弟,然后许他去趁食。那许多去处,每朝每日,都有闲钱,月终也有三二伯两银子寻觅。如此撰钱。近来被这本营内张团练,新从东路州来,带一个人到此。那厮姓蒋名忠,有九尺来长身材。因此江湖上起他一个诨名,叫做蒋门神。那厮不说长大,原来有一身好本事,使得好枪棒,拽拳飞脚,相扑为最。身夸大言道:‘三年上太〓争交,不曾有对。普天之下,没我一般的了。’因此来夺小弟的道路。小弟不肯让他。乞那厮一顿拳脚打了,两个月起不得床。前日兄长来时,兀自包着头,兜着手,直到如今,伤痕未消。本待耍起人去和他厮打,他却有张团练那一班儿正军。若是闹将起来,和营中先自折理。有这一点无穷之恨,不能报得。久闻兄长是个大丈夫,不在蒋门神之下。怎地得兄长与小弟出得这口无穷之怨气,死而瞑目!只恐兄长远路辛苦,气未完,力未足。因此且教将息半年三月,等贵体气完力足,方请商议。不期村仆脱口失言说了。小弟当以实告。”武松听罢,呵呵大笑,便问道:“那蒋门神还是几颗头,几条臂膊?”施恩道:“也只是一颗头,两条臂膊,如何有多。”武松笑道:“我只道他三头六臂,有那吒的本事,我便怕他。原来只是一颗头,两条臂膊。既然没那吒的模样,却如何怕他!”施恩道:“只是小弟力薄艺疏,便敌他不过。”武松道:“我却不是说嘴,凭着我胸中本事,平生只要打天下硬汉,不明道德的人。既是恁地说了,如今却在这里做什么!有酒时,拿了去路上吃。我如今便和你去。看我把这厮和大虫一般结果他。拳头重时,打死了,我自偿命。”施恩道:“兄长少坐,待家尊出来相见了,当行即行,未敢造次。等明日,先使人去那里探听一遭。若是本人在家时,后日便去。若是那厮不在家时,却再理会。空自去打草惊蛇,倒乞他做了手脚,却是不好。”武检焦燥道:“小管营,你可知着他打了!原来不是男子汉做事。去便去,等什么今日明日!要去便走,怕他准备!”正在那里劝不住,只见屏风背后转出老管营来,叫道:“义士,老汉听你多时也!今日幸得相见义士一面,愚男如拨云见日一般。且请到后堂少叙片时。”武松跟了到里面。老管营道:“义士且请坐。”武松道:“小人是个囚徒,如何敢对相公坐地?”老管营道:“义士休如此说!愚男万幸,得遇足下,何故谦让?”武松听罢,唱个无礼喏,相对便坐了。施恩却立在面前。武松道:“小管营如何却立地?”施恩道:“家尊在上相陪,兄长请自尊便。”武松道:“恁地时,小人却不自在。”老管营道:“既是义士如此,这里又无外人。”便教施恩也坐了。仆从搬出酒肴果品盘馔之类。老管营亲自与武松把盏,说道:“义士如此英雄,谁不钦敬!愚男原在快活林中做些买卖,非为贪财好利,实是壮观孟州,增添豪杰气象。不期今被蒋门神倚势豪强,公然夺了这个去处。非义士英雄,不能报仇雪恨。义士不弃愚男,满饮此杯,受愚男四拜,拜为长兄,以表恭敬之心。”武松答道:“小人年幼无学,如何敢受小管营之礼?枉自折了武松的草料。”当下饮过酒,施恩纳头便拜了四拜。武松连忙答礼,结为弟兄。当日,武松欢喜饮酒,吃得大醉了,便叫人扶去房中安歇。不在话下。

远戍牢城作配军,偶从公廨遇知音。施恩先有知人鉴,双手擎还快活林。

次日,施恩父子商议道:“武松昨夜痛醉,必然中酒。今日如何敢叫他去。且推道使人探听来,其人不在家里,延挨一日,却再理会。”当日施恩来见武松说道:“今日且未可去。小弟已使人探知,这厮不在家里。明日饭后,却请兄长去。”武松道:“明日去时不打紧,今日又气我一日!”早饭罢,吃了茶,施恩与武松去营前闲走了一遭回来。到客房里说些枪法,较量些拳棒,看看晌午。邀武松到家里,只具数杯酒相待。下饭按酒,不记其数。武松正要吃酒,见他只把按酒添来相劝,心中不快意。吃了晌午饭,起身别了,回到客房里坐地。只见那两个仆人又来伏侍武松洗浴。武松问道:“你家小管营,今日如何只将肉食出来请我,却不多将些酒出来与我吃,是甚意故?”仆人答道:“不敢瞒都头说,今早老管营和小管营议论:今日本是要央都头去,怕都头夜来酒多,恐今日中酒,怕误了正事,因此不敢将酒出来。明日正要央都头去干正事。”武松道:“恁地时,道我醉了,误了你大事。”仆人道:“正是这般计较。”仆人少间也自去了。当夜,武松巴不得天明。早起来,洗漱罢,头上裹了一顶万字头巾,身上穿了一领土色布衫,腰里紧条红绢胳膊,下面腿〓护膝,八〓麻鞋。讨了一个小膏药,贴了脸上金印。施恩早来,请去家里吃早饭。武松吃了茶饭罢,施恩便道:“后槽有马,备来骑去。”武松道:“我又不脚小,骑那马怎地!只要依我一件事。”施恩道:“哥哥但说不妨。小弟如何敢道不依。”武松道:“我和你出得城去,只要还我无汉,过望。”施恩道:“兄长,如何是‘无三不过望’?小弟不省其意。”武松笑道:“我说与你:你要打蒋门神时,出得城去,但遇着一个酒店,便请我吃三碗酒。若无三碗时,便不过望子去。这个唤做‘无三不过望’。”施恩听了,想,道:“这快活林离东门去,有十四五里田地,算来卖酒的人家,也有十二三家。若要每店吃三碗时,恰好有三十五六碗酒。才到得那里,恐哥哥醉也,如何使得!”武松大笑道:“你怕我醉了没本事,我却是没酒没本事。带一分酒,便有一分本事;五分酒五分本事。我若吃了十分酒,这气力不知从何而来。若不是酒醉后了胆大,景阳冈上如何打得这只大虫!那时节我须烂醉了好下手。又有力,又有势。”施恩道:“却不知哥哥是恁地。家下有的是好酒,只恐哥哥醉了失事,因此夜来不敢将酒出来请哥哥深饮。待事毕时,尽醉方休。既然哥哥原来酒后越有本事时,恁地先教两个仆人,自将了家里的好酒果品肴馔,去前路等候,却和哥哥慢慢地饮将去。”武松道:“恁么却才中我意!去打蒋门神,教我也有些胆量。没酒时,如何使得手段出来!还你今朝打倒那厮,教众人大笑一场。”施恩当时打点了,叫两个仆人先挑食箩酒担,拿了些铜钱去了。施老管营又暗暗地选拣了一二十条大汉壮健的人,慢慢的随后来接应。都分付下了。且说施恩和武松两个,离了安平寨,出得孟州东门外来。行过得三五百步,只见官道傍边早望见一座酒肆,望子挑出在檐前。看那个酒店时,但见: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