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

毛诗正义·卷六 六之三

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◎秦车邻诂训传第十一

陆曰:秦者,陇西谷名也,在雍州鸟鼠山之东北。昔皋陶之子伯翳,佐禹治水有功,舜命作虞,赐姓曰嬴。其末孙非子,为周孝王养马於汧、渭之间,封为附庸,邑于秦谷。及非子之曾孙秦仲,周宣王又命为大夫。仲之孙襄公,讨西戎救周,周室东迁,以岐、丰之地赐之,始列为诸侯。春秋时称秦伯。崔云:秦在虞、夏、商为诸侯,至周为附庸。

秦谱秦者,陇西谷名,於《禹贡》近雍州鸟鼠之山。○正义曰:《汉书·地理志》云:“秦,今陇西秦亭秦谷是也。”於《禹贡》,鸟鼠之山在雍州也。鸟鼠与秦,今俱在陇西,故云近鸟鼠之山也。《尔雅》云:“鸟鼠同穴,其鸟为鵌,其鼠为鼵。”是鸟鼠共处一山以为名。既有鸟鼠之山,又别有同冗之山。《禹贡》王肃注云“鸟鼠、同穴、皆山名”,是也。○尧时有伯翳者,实皋陶之子,佐禹治水。水土既平,舜命作虞官,掌上下草木鸟兽,赐姓曰嬴。○正义曰:《郑语》云:“嬴,伯翳之后。”《地理志》云“嬴,伯益之后”,则伯翳、伯益声转字异,犹一人也。《地理志》又云:“秦之先曰伯益,助禹治水,为舜虞官,养草木鸟兽,赐姓嬴氏。”《秦本纪》云:“秦之先,帝颛顼之苗裔孙曰女脩。女脩织,玄鸟陨卵,女脩吞之,生子大业。大业娶少典之子,曰女华。女华生太费。太费与禹平水土,又佐舜调驯鸟兽,鸟兽多驯服,是为伯翳。舜赐姓嬴氏。”是治水赐姓之事也。如《本纪》之言,则益又名太费,太费之父名大业。《列女传》曰:“皋子生五岁而佐禹。”曹大家注云:“皋子,皋陶之子伯益也。”然则皋陶、大业一人也。且秦是伯益之后,而《中候·苗兴》云:“皋陶之苗为秦,秦出伯益。”明是皋陶之子也。先言伯翳,然后上本皋陶者,以舜赐伯翳为嬴姓,不赐皋陶。秦为嬴姓,始自伯翳,故以伯翳为首也。《虞书》称:“舜曰:‘畴,若予上下草木鸟兽。’佥曰:‘益哉!’帝曰:‘俞。益,汝作朕虞。’”是舜命作虞官也。历夏、商兴衰,亦世有人焉。○正义曰:《本纪》又云:“太费生子二人:一曰太廉,实鸟谷氏。二曰若木,实费氏。其玄孙曰费昌,子孙或在中国,或在夷狄。费昌当夏桀之时,去夏归商,为汤御,以败桀。太廉玄孙曰孟戏、中衍。帝大戊使为御而妻之。自大戊以下,中衍之后,遂世有功,以佐殷国,故嬴姓名显,遂为诸侯。其玄孙曰中潏,在西戎,保西垂。生蜚廉。蜚廉生恶来。恶来有力,蜚廉善走,父子俱以材力事纣。”是世有人焉。○周孝王使其末孙非子养马於汧、渭之间。孝王为伯翳能知禽兽之言,子孙不绝,故封非子为附庸,邑之於秦谷。○正义曰:《本纪》又云:恶来有子曰女妨。女妨生旁皋,旁皋生大几,大几生大雒,大雒生非子。非子居犬丘,好马及畜,善养息之。犬丘人言之周孝王,孝王召使主马于汧、渭之间,马大蕃息。孝王欲以为大雒適嗣。申侯之女为大雒之妻,生子成为適。於是孝王曰:“昔伯翳为舜主畜,畜多息,故有土。今其后世亦为朕息马,朕其分土为附庸。”邑之秦,使复续嬴氏祀,号曰秦嬴。亦不废申侯之女子为大雒適者。是孝王使养马、封之事也。言将以非子为大雒之嗣,则从中潏以来,世保西垂,常有国土,非子分其国地,别为附庸也。《本纪》直云“伯翳为舜主畜”,不云“能知禽兽之言”。《地理志》称“孝王云:‘昔伯益知禽兽。’”是知其言语也。僖二十九年《左传》说“介葛卢闻牛鸣而知其音”,贾逵云:“伯益晓是术。”蔡雍云:“伯翳综声於语鸟,葛卢辩音於鸣牛。”是伯翳知禽兽之言也。○至曾孙秦仲,宣王又命作大夫,始有车马礼乐侍御之好。国人美之,翳之变风始作。○正义曰:《本纪》又云:“秦嬴生秦侯,立十年,卒。生公伯,立三年,卒。生秦仲。”是仲为非子曾孙也。又云:“秦仲立三年,周厉王无道。西戎灭大丘、大雒之族。周宣王即位,乃以秦仲为大夫,诛西戎。”是宣王又命作大夫也。《王制》云:“子男五十里。不能五十里者,附於诸侯,曰附庸。”《周礼》男国百里,则附庸又无百里矣。邾、滕、纪、莒之等,以其国小,蔑而不录其诗,而录秦仲附庸之风者,《郑语》云:“桓公问於史伯曰:‘姜、嬴其孰兴?’对曰:‘国大而有德者近兴。秦仲、齐侯,姜、嬴之隽也,且大,其将兴乎?’”言秦仲国大将兴,是其土地广宽,虽未得爵命,而大於邾、莒,诗者缘政而作,故附庸而得有诗也。且秦於襄公之后,国大而录其诗,因秦仲先已有诗,故并录之耳。案《年表》秦仲以宣王六年卒,计桓公问史伯之时,乃在幽王九年。所以仍言秦仲者,秦仲之后遂为大国,以秦仲有德,故系而言之。秦仲以字配国者,附庸未得爵命,无谥可称。《春秋》附庸君例称名,褒之则书字。秦仲又作宣王大夫,史策之文正当书字,故称字体国以美之也。

秦仲之孙襄公,平王之初,兴兵讨西戎以救周。平王东迁王城,乃以岐、丰之地赐之,始列为诸侯。○正义曰:《本纪》称秦仲生庄公,庄公生襄公。又云:“犬戎杀幽王。襄公将兵救周,战甚有功。周避戎难,东徙洛邑,襄公以兵送周平王。平王讨襄公为诸侯,赐之岐山以西之地,封爵之。襄公於是始国,与诸侯通使聘享之礼。”是平王之初,救周、赐地之事也。襄公始为诸侯,庄公已称公者,盖追谥之也。○遂横有周西都宗周畿内八百里之地。○正义曰:《地理志》“初洛邑与宗周通封畿,东西长而南北短,短长相覆为千里”。则周之二都相接为畿,其地东西横长,西都方八百里也。《本纪》云:“赐襄公岐以西之地。襄公生文公。於是文公遂收周馀民有之,地至岐,岐以东献之周。”如《本纪》之言,则襄公所得自岐以西;如以郑言,横有西都八百里之地,则是全得西畿。言与《本纪》异者,案终南之山在岐之东南,大夫之戒襄公,已引终南为喻,则襄公亦得岐东,非唯自岐以西也。即如《本纪》之言,文公收周馀民,又献岐东於周,则秦之东境终不过岐,而春秋之时,秦境东至於河,襄公已后,更无功德之君,复是何世得之也?明襄公救周即得之矣。《本纪》之言不可信也。○其封域东至迆山,在荆岐终南惇物之野。○正义曰:迆谓靡迆,境界广被之意。於《禹贡》无迆山,郑据时山之名,案秦境所及而言之。《禹贡》雍州云“荆岐既旅,终南惇物”,则此山皆属雍州,秦居其傍,故云之野也。不言西至,独言东至者,以秦居陇西,东拓土境,上已云近鸟鼠之山,不须便言其西,故直言东至而已。郑既云变风作,而又言此者,以襄公之时又能取周地,与秦仲时异,故复说其得地之由,境界所在。○至玄孙德公又徙於雍云。○正义曰:案《本纪》襄公生文公,文公生靖公,靖公生宁公,宁公生武公。武公卒,立其弟德公。是德公为襄公玄孙也。《本纪》又言:“秦仲自中潏已后,世保西垂。至大雒生非子,非子别居於犬丘。厉王时,西戎灭大雒之族。秦仲之子庄公伐西戎,破之,并得大雒之地,为西垂大夫。文公元年,居西垂宫。三年冬猎。至汧、渭之会。曰:‘昔周邑我先秦嬴於此,后卒为诸侯。’乃卜居之,占曰吉,即营邑之。宁公二年,徙居平阳。德公元年,初居雍城。”徐广云:“犬丘,今槐里县也。平阳,今郿县平阳亭是也。雍,今扶风雍县也。”如《本纪》之言,则大雒之族世居西垂。非子封为附庸,别居槐里。及庄公伐戎,并得大雒之地,即就大雒旧居西垂也。至文公还居非子旧墟,在汧、渭之间,即槐里是也。宁公徙平阳,至德公乃徙雍。郑独言德公徙雍者,以德公之后常居雍,故特言之。僖十三年《左传》云:“秦输粟于晋,自雍及绛。”昭元年《左传》云:“秦后子享晋侯,自雍及绛。”是秦自德公已后常雍也。本或作穆公徙雍者,误耳。何则?穆公者,德公之子,於襄公为玄孙之子,非玄孙也。又《中侯·觊期》注:“秦本在陇西,襄公玄孙德公始徙雍。”是郑依《本纪》以为德公徙雍,非穆公也。《本纪》又云:“德公立二年卒。子宣公立十二年卒。弟成公立四年卒。弟穆公任好立三十九年卒。子罃代立,是为康公。”此其君次也。其诗则《车邻》美秦仲,为秦仲诗也。《驷驖》、《小戎》、《蒹葭》、《终南》序皆云襄公,是襄公诗也。《黄鸟》刺缪公,是缪公诗也。《晨风》、《渭阳》、《权舆》序皆云康公,是康公诗也。《无衣》在其中,明亦康公诗矣。故郑於左方中皆以此而知也。襄二十九年《左传》季札见歌《秦》,曰:“美哉!此之谓夏声。”服虔云:“秦仲始有车马礼乐之好,侍御之臣,戎车四牡,田狩之事。其孙襄公列为秦伯,故‘蒹葭苍苍’之歌,《终南》之诗,追录先人;《车邻》、《驷驖》、《小戎》之歌,与诸夏同风,故曰夏声。”如服之意,以《驷驖》、《小戎》为秦仲之诗,与序正违,其言非也。言夏声者,杜预云:“秦本在西戎汧陇之西,秦仲始有车马礼乐,去戎狄之音而有诸夏之声,故谓之夏声耳。”不由在诸夏追录,故称夏也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