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

第六十一回 韩春荪白衣中状元 杨三弟赤身召仙子

[ 蔡召华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荡寇元帅可足足等,自白藤班师,回至紫都。王御奇偶门受贺。命将韩火等,斩于紫都门外。百官称贺已毕,于是颁行十道,图注年貌,捉拿韩水。时左丞相花容,已定礼闱之典,三年一试,以三月初三日为头场,初八日二场,十三日三场。准中原例,以先一年八月,每道举士五十名,名秋闱。凝命六年,庚戌,大比之期,以赵无知为正总裁,玉和声为副总裁,榜发日,足足查无韩春荪姓名,大怒,嚷至无知府中,曰:“当今才子只有这个韩春荪,娭家已将状元许他,今通榜无名,相公的眼珠儿应挖了。”遂向怀中出那白藤凯歌掷案上,无知看了亦诧为奇才。因笑向足足曰:“诗是好诗,只是文章之事有一日所长,即有一日所短,应试之卷或做得不佳,故取录不着。人生遇合,迟早有命。具此奇才,终久必发迹的,娘娘不须着恼。”足足曰:“娭家信之平日,不信应试的卷便不佳。只是你的盲试官不识货是真,何不将他落卷捡出来,待娭家与母亲看过,如果不佳,任你丢了,或是佳的,娭家奏闻主上,改过这榜,要中头名才休,不然娭家便闹将起来,另换过明眼试官,将从前取录的抹除不算,闹得你这大总裁没脸。”无知笑曰:“好娘娘,勿使性子,今依着娘娘的话,搜着遗卷。如果佳时,任娘娘参了娭家,不敢怨的。”足足忿忿地去了。无知没奈何,使玉和声遍搜遗卷,搜来搜去,并无其人。又阅白藤贡士的姓名,亦并无所谓韩春荪者。和声回明无知,无知使人邀足足至晓之。曰:“娘娘你错骂了娭家了。”足足曰:“这卷果然不好么?”无知曰:“非也。只因这韩春荪,去年不曾中得秋闱举人,无从来都会试,教娭家何处中他。到底娭家的眼珠儿牢固些,不应挖的。”足足呆了半晌,向无知拜了几拜曰:“是娭家得罪了相公,相公无怪。敢问相公取录白藤道举人的是谁。”无知曰:“自然是白藤太守绍纬取的。”

足足大怒,即携那两首凯歌上奏,定要治那绍纬屈抑人才之罪。王阅罢那凯歌十分称赞,不禁慨然叹曰:“朕作秀才时,应乡试每为同考官所困,而弗获见申于主考。盖天朝主考皆词馆中英特之选,去诗书未远,虽藻鉴不同,而不至无状如此其极。而房官皆风尘俗吏,案牍塞其肝肠,势利薰其志气,珠中拣目,妍里拣媸,荐于主考。主考曰:“如斯而已乎,曰只此而已,舍此别无所谓珠,无所谓妍矣。呜呼,任汝抱文章而向秋风痛哭,彼且衔杯掩耳得意自鸣。呜呼,安得文章生两翼,飞至主考眼前,而邀其一盼也。朕曾有句云:“但得相如听一曲,绮琴长碎也甘心。可以怨矣。故所荐之卷[佳],而至于被黜文必不佳。其不荐者每反多泣鬼神,争日月之作。我笏山乡会试皆不用同考官副取,而正中以为法之善者,可惜人才未敷,乡试权用地方官主之,致韩春荪抱奇才而屈于乡荐,则朕之过也。”言罢,不觉流下泪来。足足正笏而顿首曰:“才高命蹇,天下当不止一春荪,幸无以臣妾狂言,伤陛下怀抱。”王遂降旨,将绍纬降为关守,立召韩春荪至都,附名榜末,一体殿试。

春荪自秋闱失意,悒郁无聊,惟与芳莲痛饮,耳热歌乌。骤闻召下,立束装赴都,殿试一甲,遂点状元。时谓之白衣状元。状元春荪,原韩庄人,父母早亡,遭潜光之难,与姐姐芷香,深夜逃出,窜荆棘中,中途相失。春荪流落白榕乡,芷香为人拐去,买与黄石庄玉大用家为婢,大用死于难,黄石侯寿官时恤其家,见芷香爱而取之,酬以重价。会杨三弟有宠于寿官,使事三弟。那三弟,本韩吉姐夫人媵婢,长得千娇百媚,放诞风流。寿官惑之,请于吉姐,纳为娘子。初事吉姐甚谨,渐恃恩宠,无忌惮。寿官乃筑忘返楼以居之,白日去梯,淫于楼上。吉姐怒,率诸婢备梯登楼,见屏围四面,皆绘男女交合图。寿官三弟,赤体嬉其中,不顾吉姐。吉姐气得说不出话来,乃使婢鞭三弟。寿官白身抱三弟,为三弟挡鞭。吉姐看不过,长叹一声,下楼去了。三弟自是深恨吉姐撺掇寿官废之,而惧娇鸾,乃私购毒药,使芷香毒吉姐。芷香伪诺之,而密泄其谋于吉姐。吉姐乃禀娇鸾,及云太夫人。太夫人怒,使娇鸾扑杀三弟。寿官跪而请曰:“若杀三弟,某与同死。”娇鸾乃幽三弟于别室,铁铸其扉,永不许与寿官见面。寿官私使芷香潜进饮食,自乃凿壁为小穴,蛇行而入,与三弟淫于幽室中,而吉姐不知也。及王正位紫都,凝命四年,召娇鸾回宫,寿官益无所惮,乃发扃出三弟。太夫人责之,卒不悛,忿激成疾。而三弟又招女巫梁婆胡于府中,使行法于忘返楼以咒吉姐。婆胡又饰美男子三人为弟子,这三人皆牢阑邑人,许姓,一名小蛮,一名粉儿,一名朵儿,使潜居楼上,与三弟奸。寿官知之,三弟惧,乃使三许以后庭叠媚寿官。寿官大悦,使三许自相淫,扶三弟观之,以为乐。时太夫人病甚,吉姐日侍汤药,婆胡为三弟画策,伪往请太夫人安,而阴置毒于药中,以毒太夫人而诬吉姐。芷香知其谋走诉黄石太守丁勉之,勉之大惊,乃匿芷香于衙中,即摆道往竹山,候太夫人病。刚至侯府,府中闹吵吵,已将吉姐捆缚。寿官言太夫人中毒身死,皆由吉姐,即将吉姐交丁勉之带回衙中,审出真情,请旨定罪。勉之从之。襄理太夫人葬事粗毕,即将吉姐、芷香亲解回都,以真情奏闻。王大怒,下旨,命着翅伯绍秋娥往拿寿官、三弟,及婆胡师徒等回都对狱。秋娥带兵一千,令丁勉之为前队,出都去了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