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第五十七回 破碣门绍主出降 迎王师晋军奏凯

[ 蔡召华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是夜,火鸢更多,仍闹得家号户哭。可飞虎招京营将可之毅、可广荫,杀出阜财门,与尹百全夜战于碣门之内。时香得功屯鸦山,于绝高处造个望楼,日夜窥眉京的动静。见碣门军士,呐喊自乱,互相战斗,即禀龙飞传令大军,四面一齐爬山而进。但见漫天火炬如星,炮鼓奔雷,地维俱震。百全惊惶失措,望见存存侯可炭团,疑从天上飞来,大惧策马向阜财门而走。炭团追上,一锏打翻,众军将百全缚了。时碣山四周的寨栅旗帜尽倒,军无斗志。飞虎打开碣门迎龙飞军拜于马前。诸将见百全已掳,大军已入碣门,谅不可支,降者甚众。龙飞既得碣门,将百全等四十余人陷上囚车,连夜解往监军营中听君相发落。

天刚明,阜财门大开,绍潜光率众文武,囚服舆榇出降。龙飞押往监军营见王。王使人祛其囚服,焚其榇,下座执其手曰:“朕与贤王,乌沟一会,久违眉宇矣。今以斯民之故,许朕常得相见,朕之幸也。”潜光俯伏流涕曰:“臣昧于天命,数抗王师,罪该万死。若许自新,愿携家属,为率土民,死无敢贰。”王笑曰:“闻瞋云、颦雨一代美人,朕后宫虽众谁堪与比,愿贤王分枕席之爱以及朕,朕必有以报贤王。”潜光伏地呜咽不能对。花容曰:“绍王既降,正深惭赧,愿王自重,无出此无赖言以相谑。”王肃然曰:“丞相之言是也,朕言过矣。”遂封潜光为多情侯。许瞋云、颦雨继文相从。使白万宝、窦小端及段安、黎安两王子,先率部下军押潜光等回紫都而去。

三月十五日,王入眉京,查点府库军粮,见玲珑巢玉诸院,十分华侈,毁之,改作民居。放出宫女数百人,听其自嫁。诸文武有不愿仕者,悉放归农。于是大犒三日。龙飞以下赐幸有差。花容奏:“眉京之民,被困三年,衣食多不给。”乃发仓粟库银以赈之。使龙飞暂守眉京,择日班师。

玉王后闻王师凯旋,偕无知、万宝、翠屏及诸王子出都门迎驾。绍坐茅、可芳蕤、玉和声诸文官,韩腾、可介之、司马发诸武官,及温平、九陇诸乡长,共驻玉带泉迎驾。王后又使小端于玉带泉造浮桥一座,以渡王师。浮桥之左,造一吹台,小端乃与司马杏英、斗贯珠凭吹台以观之。但见凯歌动地,旌影连天。一对对柝羽飞竿,一行行霜戈电戟。首一队皆白袍银铠,一将军玉面乌髯,威风凛凛,骑着拳毛银花怒马,拥着一面大白旗,上书“先锋香”三枚大字。贯珠曰:“莫非香得功乎?”小端曰:“此正无贰将军香得功也,摧锋陷阵功最多。”第二队皆着红军衣,一大旗写着“前将军可”,旗下的将军,碧眼赤髯,坐匹赤汗马。贯珠曰:“此何人也?”小端曰:“降将可飞虎,即今榜眼可芳蕤之舅也。”言未已,一将首形如虎,戴雉尾,卷檐缨顶帽,擐五兽衔环甲,坐乌云马,竖一大红旗,写着“前将军忽”。小端指曰:“此亦降将忽雷也。”言未已,一片笳声,引着一队花旗军马,簇着两个小将军,年纪约十四五,并马而行,左边的旗写着“锦衣使丁”,右边的旗写着“锦衣使凌”。杏英曰:“这两个将军年虽幼甚骁猛。端的是谁?”小端曰:“这姓丁的是铁山伯丁推善之弟名让能,这姓凌的便是他结义兄弟名祖兴。”正谈论间又有两个并马而行的将军,年纪约十八九,粉面朱唇,十分英武。小端曰:“这两个是绍坐茅儿子,一名绍玉,一名绍金。破碣门时全亏这四个少年将军,爬山越险,各执一旗,旗端燃火,为士卒先。”贯珠才答了几句,只见一串儿九个将军,皆翘雉尾,鳌甲兽盔,挥鞭鱼贯而渡。杏英曰:“此九人无一个认得的,大都俱是降将军了。”小端点头曰:“不错,不错。前五个是黄熊、黄钺、可约、韩鱼、绍真,后头四个是绍钟奇、谢吉昭、谢配乙、可进同,俱是龙飞元帅的旧降将。为元帅出过死力的,尚有文降官绍春华、老士矜等。闻说偕可大郎、可大绅留在元帅幕下守眉京了。”言未已,笳鼓之声又作。一队军马皆黑衣铁帽,帽顶皆伞黑缨,一对对各擎小黑旗,后面大黑旗有四个大白字是“参将军山”。贯珠曰:“此何人也?”小端曰:“是参将山明也。”又一队绿旗的军士,皆绿衣竹帽,顶伞绿缨,后面大绿旗,四个大金字是“参将军绍”。小端曰:“此参将绍士雄也。”又一队黄衣滕帽,皆擎黄旗。小端指着大黄旗四个大黑字是“副将军老”。小端曰:“副将军老虎变也。”又一队蓝衣毡帽,上伞蓝缨,皆擎蓝旗。小端又指着旗上的字曰:“此副将军田麟也。”这田麟生得狮脸虬髯,巨头阔膀,擐钢鳞攒花甲,坐乌云盖雪骓,挥鞭叱咤而渡。连接的这队军马,皆擎青龙白虎之旗,戈戟队严,熊罴气肃,一面五色大牙旌上书“扬威将军斗”五个大金字。贯珠喜曰:“此儿叔父也。”即下吹台,拜于马首。腾骧笑慰数语,扬鞭遂去。俄闻金鼓连天,一面大红旗当先,绣着“王曰旋归”四个大金字。一队红衣绣领的军士,尽吹胡笳,一队步军,皆着短绣衣,横刀执帜;一队羽林军马,皆+铠蛟盔团龙马褂,左弓右矢,手擎金龙御棒。后面一将军,单眉细目五绺长髯,聘铁花马而来者,玉凌云也。旋见一面九色大牙旗,耀着九云军三个销金大字,引着一部鼓吹,每一部间着一队缠鬟绣帼的女军,一连九队。第一队红袄红旗红云都司张朝霞也,第二队绿袄绿旗绿云都司朱芳莲也,第三队白袄白旗白云都司白楚娃也,第四队黑袄黑旗黑云都司谢采菱也,第五队紫袄紫旗紫云都司乔弄珠也,第六队蓝袄蓝旗蓝云都司范细腰也,第七队黄袄黄旗黄云都司可红叶也,第八队青袄青旗青云都司花见羞也,第九队碧袄碧旗碧云都司凌月娘也。后面一队鳞袄牙裙的女军簇拥着一面飞凤大绣旗,上有八个销金大字是“九云都总督解意侯”。白杏英大喜曰:“此奴家结义妹妹也”。即与小端、贯珠,下吹台同拜于马前。雪燕下马执杏英手,各道一声喜,便上马扬鞭而去。后来的一队队尽是霓旌鸾旆,云罩星旄,五色相间。每一队,即有一队的笳鼓钲铙,两面交龙大牙旗,引着凤盔鱼甲的女马军,左边旗上绣着“执讯获丑”四字,右边绣着“归马放牛”四字。旋有一簇燕尾九,”辅着重牙通-的锦舆,舆中端坐一人髻束芙蓉自在,翠冠羽裳龙帔,手挥玉柄麈尾,贯珠曰:“此吾师花相公也。”渐闻凤箫鹤鼓龙角鸾笙,朱旌九九,黄钺双双,风袅炉烟,星繁剑佩,遥望四骑女将军护着銮舆而至。珠铠星。者神箭将军乐更生也,玳铠青骢者神棒将军绍秋娥也,瑙铠紫/者擒虎伯可香香也,金铠黄0者存存侯可炭团也,三人下台拜迎了銮舆。复有女兵一队押着数十辆囚车,风A着一面大白旗,上有“妩媚侯可”四个杂彩攒成的大字。小端拉着贯珠的手曰:“夫人的小女儿香香已过去了,今去见见大女儿罢。”贯珠红晕了粉脸,低着头不语。杏英从后面推着小端,将足足的马头勒住大呼曰:“可娘娘你的娘在此,还不下马拜见么。”足足曰:“黑娘娘闹甚么。”一面说着,一面下马。小端遥指着贯珠,向足足耳畔说了。足足曰:“这小娃儿唤娭家作母亲还嫌他小哩,你的话可是真么,若哄娭家错拜了人,明日与你黑货儿计算。”遂整衣上前朝着贯珠拜了两拜,说孩儿参拜了。羞得贯珠两瓣脸儿赤了又白,回了礼无话可说。足足笑曰:“待回府才与母亲叙话。”即上马去了。又见韩腾介之等都闹嚷嚷,回鞭朝贺去了。杏英曰:“为何不见了这两位张娘娘。”小端曰:“闻说留元帅处,镇守眉京哩。俺们亦打点回都朝贺要紧。”各人上了马渡浮桥回去了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