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

第五十六回 布檄文一巧匠鸦飞鸢闹 乱宫阃两国舅杀相逼君

[ 蔡召华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王留幸四日,使万宝、小端,俱拔营同集碣门。时绍龙飞攻碣门之左,花余余攻碣门之右。王率万宝等至,军威大振。是夜,王幸花容营。容曰:“近有一绝奇的事,不可不为王述之。前数日,接得新榜眼可芳蕤书,所赐美人劳庆庆,王猜是谁?”王曰:“是劳译的小女,不用猜的。”容笑曰:“这顶绿巾儿,绍潜光戴得太不值了。这庆庆,原是可飞虎的妹子红绡。潜光既立为后,又宠太康二女,而废红绡。红绡既废,不无怨言。二女惧其谋己,又撺掇潜光,令认劳译为女献王。今红绡与芳蕤,十分恩爱,故灯前枕畔,每每漏泄真情。芳蕤恐事关军国,不敢隐秘,以密函致臣。王道这事奇么?”王闻这话,呆了半晌。忽的大笑起来,遂向空指着眉京曰:“潜光,潜光,你用着老婆,勾引朕作野老儿,你的计大拙了。”又问花容曰:“这新状元娶的劳奢奢,可真劳译的女儿么?”容曰:“这个更奇,原来太康三个女儿皆美,当年赵无知为绍庄花状元时,太康欲以三女招他为婿。无知逃去,遂将长女横烟嫁了缪方,次女瞋云、幼女颦雨皆有宠于潜光,筑玲珑窈窕院以居之。缪方亡于铁山之役,两妹知横烟有孕,私招入宫,令侍潜光。今潜光的太子继文,横烟所出,实缪方之子也。瞋云俗以继文为己子,久欲借他,故也横烟,故又令横烟装作劳译长女,改名奢奢,今归玉状元,闻说又有孕了。”王更诧异曰:“有这等奇而又奇之事。”又呆了半晌,忽然拍股曰:“破眉京的计在是矣。朕欲将这事作一檄文,射入眉京以辱之,他将自羞不暇,而又臣羞其君,民羞其主。上下交羞,而人心亡矣。心亡于内,乱作于外,其能相与死守乎。但此文须朕自制,与妃子参定之。”遂挑灯连夜制成。花容读之,大笑曰:“此一篇文胜甲兵十万矣。”明日使人缮写百余条,召龙飞共议之。龙飞曰:“昔韩庄告示,用张小逾垣夜贴,所以启其疑也。今何不复召张小,倘能如贴韩庄者贴眉京,潜光必疑内应有人,疑则乱生,我军乘其疑乱之际,四面逾险,齐登必获济矣。”王曰:“善。”

乃使人往黄石召张小。张小至,龙飞语之故。张小登高一望,见旌旗森布,无缝可缘,不敢应召。花容乃使摩诃辛造木鸦一只,拟以月黑之宵,使张小骑鸦飞入眉京行事。木鸦成,先教张小试习,张小大喜,屡试不爽。三月初一日,三更时。张小着小黑衣,携檄文百余张,并浆糊等物,跨上木鸦,扭动机窍,先飞下碣门,贴了十余张,并无人知。黑暗中,又随着巡哨的军士背后,偷过尹百全大营,复撒十余张于营盘要路。见碣山左右,尽是连珠的营栅,十分严密,亦各撒数张。寻至一僻处,复跨上木鸦,扭机窍腾空而上,窥眉京僻静处,复扭机而下,时已四更了。凡幽衢市),无不遍贴。余的尽从空中抛下,飞出眉京,缴旨去了。

是夜,呼家宝与夫人饮了数杯,瞢腾睡着,至五更,泡燥起来,呼从人提灯出厅事。正欲请诸幕友酌议军情,忽见空中一片白纸,从檐前飘下。拾视之,乃檄文一通。

其文曰:“牧牛儿绍潜光者,性原狡险,目不识丁。而矫为磊磊落落之状以欺世,窥绍庄之难,伪立绍公子绍平以收人心,旋逐平自立。朕欲声罪讨之,而未暇也。乘朕之未暇,尽驱孱弱小乡,袭朕属庄,而卒招天厌。十字关前,全军覆没,朕甚悯之,听其收骨而去。民亦何辜,草菅若此。朕赵贵妃之父翦,为潜光所惑,率其乡勇以从,死于钩镰。贵妃新立,正宜抚恤遗孤,以大字小。乃不念旧德,欺妃弱稚,暴驱乡兵,欲夺妃地。苟有人心,何忍出此。而又败于乌沟,将亡弟掳,受盟而返。宜知天道之不爽矣。四旬不娶,俭朴类穷民,与庄勇同卧起,此三者,生平之伎俩也。倘能矫此以终其身,亦可以欺愚而罔俗;乃悦可飞虎之妹红绡之美,乘两可之乱,阴令互相吞噬,而窃红绡于干戈扰攘之间,据为室而尽夺其地。磊磊落落者,固如是乎!是时,朕紫都新造,亦未暇声罪致讨也。又乘朕之未暇,袭朕黄石,窃朕韩庄。井蛙自大,僭称伪王。而纳绍太康二女,命之曰宗妃。起玲珑、窕窈、巢玉诸院,穷极奢侈,放恣无状。用酷臣,虐百姓,诛叔父,前后若两截人。呜呼,怪矣哉!更有甚者,既立红绡为后,入宗妃之谗而废之。纳故臣缪方有孕之妻,生子继文,而以为太子。自斩宗祧,不孝孰大于是。前者四旬不娶,今何淫乱至如是也。前者俭朴类穷民,今何纵所欲若是其无度也。前者与庄勇同卧起,今何戮故交、杀乡长、诛叔父,以为快也。自以为据三庄之地,卧眉山,而号令四隅。纵吾为之所得为,谁敢不服。而不知履德,则民归;悖德,则民叛。故绍坐茅以至亲叛,而归朕矣。丁推善以铁山重镇叛,而归朕矣。香得功以同起草泽之臣叛,而归朕矣。不特此也,可红绡为潜光结发之妻,绍横烟为潜光太子之母,则亦潜光之妻也,奈何帷簿不修,竟使劳译饰二妻,携至紫都,献朕求降。夫降,可也。以妻求降,不可也。岂真身请为臣者,必妻请为妾耶。朕心恻然,准其降,而遣二妻归国,而二妻昼夜号泣,以为身可死不可归。劳译不得已,遂将红绡私嫁朕臣可芳蕤,横烟私嫁朕臣玉和声。夫二妻岂不念夫妇之爱母子之恩哉,胡为乎亦叛,潜光而甘心再嫁也。吁!可怪已。此其谋,大都皆出呼家宝。彼家宝以庸劣之才,持中外之事,丧师辱国,不能展一奇谋,计惟以君之妻饵朕。就令朕中其谋,拥汝主之妻,日夜行乐,君若臣何面目立人世乎!昔西子夷光一浣纱女耳,非勾践之妻也,而以女沼吴,千载犹有遗臭。家宝何不自以其妻饵朕,而必以君之妻太子之母乎。吁,可怪已!朕围眉京三载,非力不能破也。二十韩、十三绍之役,杀戮颇多,损朕阴德。故日望潜光悔祸,家宝见几,知天命所归,早降马首,与尔民休息相安,则朕之心也。如必欲糜烂体肢而后快,眉京一破,玉石同灾,朕亦无如诸将何也。”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