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

第五十一回 议眉京呼相遣军分守险 火林箐绍王赏雪大丧师

[ 蔡召华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潜光自使尹百全再伐铁山。不数日,忽报三眉山后诸乡尽为韩腾所掠。左据石杵岩,右据双角峡,造浮屠于峰顶,以窥眉京。潜光大惧,欲使奇子翼率军五千出羊蹄径以拒韩腾。令未下,又报白万宝兵出夷庚,声言欲取左眉,以还韩腾。潜光正集文武议御敌之策,纷纭未决。忽见弗江、绍真擐甲上殿奏曰:“今无力赵公挪纠合乡兵十万,渡乌沟,出蓬婆,旌旗翳天,兵势甚盛,何以当之。”绍鹰扬曰:“闻黄石可娇鸾,亦兵出寅邱、沙头,东进诸乡,望风降附,何以御之。潜光惊得脸色如土,眩乱不能言。工部尚书老士矜曰:“颜少青布四面之罗以困我,分御之,则力易疲,分守之,则势不固。不如卑礼厚币以求和,然后观衅而动。”礼部侍郎劳译曰:“敌氛方盛,和必难成。惟用吴越故事,购美女二人,教成歌舞以献之。彼少青好色之徒,容易惑其心志,所谓枕席戈矛,绝胜疆场剑戟也。况少青将相皆用妇人,悍虎牝鸡,终酿内祸。夫木也而内蠹生,不击而自倒。国也而内祸作,亦不击而自亡已。”翰林学士丁勉之曰:“臣闻少青虽用妇人,然以才选,非以色选也。故可足足赭颜方面,白雪燕绿脸青眉,张银银、窦小端脸俱黑色,然皆宠冠六宫,势倾朝野。彼花容,一黄瘦村娃耳,非有飞燕之轻盈,玉环之丰艳也。一旦举而置之相位,能制历书,秉朝政,而和衷共济,内外不闻诟谇之声。纵觅得西子夷光,只恐谋同画饼耳。”潜光沉吟不能决,太师呼家宝曰:“事急矣,郑旦、夷光,非一二日所能觅,教歌学舞,非一二日所能工。今且遣兵分守险要,连和之事,且作后图。”潜光曰:“孤近来气馁多病,军事一以委卿。”遂退。家宝乃令绍鹰扬率军一万,保守左眉。绍太康率兵五千,保守钩镰。为犄角势,深沟高垒,不许出战。使司马恭率军一万,保守大寅。陶豹率兵五千,保守小眉。为犄角势,深沟高垒,不许出战。使奇子实率军一万,保守阪泥,以御小端、万宝之兵,亦守而不战。调遣已毕。忽赵子廉、可伯符、黄熊、黄钺来见家宝曰:“今绍龙飞率十万雄兵,渡鱼肠坂,锋不可当。人心震恐,相公岂高枕不闻耶。”家宝大惊,即奏闻潜光。潜光乃发左韩右绍之军,率诸文武御驾亲征。军于剑浦,正与晋军前队香得功相遇。

得功虽降晋,心不自安,每思立战功以释晋人之疑。乃以五千军偃旗卧鼓伏,于剑浦之林木深处,乘绍军栅寨未定,骤出击之,大胜,获前将军戚昭。绍军退数里下寨。得功收军,解戚昭来见龙飞。龙飞曰:“将军岂不知本帅军令乎,凡不奉将令出军者,虽胜亦斩。将军身为先锋,故违将令,何以为诸军式。”喝左右推出斩之。可炭团曰:“未鏖敌军,先斩大将,于军不利,宜将功准罪,待再犯乃不赦。”龙飞谓诸军曰:“本帅令出必行,虽尊亲不赦。今香将军以身在前锋,颁令未及,故待功折罪,诸军无得效尤。妄希恩赦,以取罪戾。”众肃然,汗流浃体。龙飞问得功曰:“戚昭何如人,将军必知底细。可用则用之,否则杀之。”得功曰:“此无用人也,杀之何益,不如割其鼻,放回绍军以辱之。”龙飞乃使人劓而纵之。得功亦叩谢不杀之恩,回营去了。龙飞治军恩威并行,而将卒用命,栅固垒高,巡哨严密,虽劫不动。十二月朔,刻期大战,问香得功曰:“由程野至司马诸乡,皆平坦大路,好作战场,不知曲径支途,可伏兵者还有多少?”得功曰:“自某至某自某至某,皆逼仄小径,可以设伏但树木不多,每径只可容一二百人。过司马乡,则林木丛杂,多冈恋。越犀象二山,即逼近铁山之背不远矣。”龙飞乃使百工引兵三百人,据鱼肠坂,截十字关小路。使绍仲孝领军一万,守旧营,立品字栅,巡逻交加,须防夜劫。仍使香得功为前锋,可炭团为左翼,如左有伏兵即张左翼御之。以张铁铁为右翼,如右有伏兵即张右翼御之。以司马发为合后,如伏兵从后来即转旗倒戈以御之,不得大呼小怪,惊动中军。

是日也,北风甚大。龙飞军次程野,不欲战。呼家宝用十面埋伏之计,连天号炮,四方八面杀来。龙飞驻军不进,阵如铁铸。十面伏兵一齐冲突,皆不动,反为矢石伤折。午后朔风始息,乃开军门,张银银拿巨锄,引军一千从左旗门出。可香香拿巨斧,引军一千从右旗门出。香得功挥四棱双鞭,引本部军从中进。时相持半日,十面伏兵皆散,绍军正怠。忽然笳鼓震天,三彪军马乘其懈,一齐冲入阵中,绍军大乱。龙飞挥两翼兜出阵前,合拢卷杀,势如江决山崩,不可御。潜光落荒而走,心胆俱裂,幸龙飞军不穷追。呼家宝会合绍真、伯符诸将,收合败兵奉潜光退保司马乡,密箐中下寨以避其锋。忽军士报大将军尹百全,引败军数千来投。君臣闻报大惊。急传进诘问,百全投枪于地,顿首请罪。潜光曰:“行军非胜则败,何足为将军罪。”因备叩致败之由。百全曰:“臣七月下旬,军于小铁山,凡二十三战皆胜。昨与绍金战于风雪中,军士手足皲裂,不能操戈,两军鸣金,约日暖再战。时铁山旁有一小乡民,皆逃难远窜,只剩数百间草屋,我军士争据之以避风雪。半夜里,四面火起,草屋皆着,风助火势,半作焦头烂额之鬼。逃出的,尽被铁山军马斫杀。旧营使缪方绍春华守之,亦被焚劫,粮草军器尽失。弗江诸将死无孑遗,缪方亦为乱军所杀。臣与绍春华退保小铁山,收合残军不满万人。知大王驻跸于此,欲越岭请罪,然攀缘磴绝,无翅可飞。昨夜三更裹毡缒下,随崖而死者又数百人。幸臣与春华尚完筋骨,故得见王。闻敌谋皆出女丞相赵无知,即花状元其人者。”潜光以剑击案曰:“无知不死,孤无葬地矣。”言未已绍春华入见曰:“深林密箐,岂屯军之所哉,倘敌用火攻危矣。”呼家宝曰:“足下,岂不闻水随地行,火随风煽乎。今凝寒如此,量无东南风以煽火可知也。世无诸葛,谁解呼风。足下是惊弓之鸟,故多惊惶耳。”时刁斗正报三更,家宝使人携酒#,拉春华同请潜光出营赏雪。但见天铺粉水,地簇银沙,一带箐林,尽变作璇花玉叶。君臣三人正拥重裘,衔杯看雪。家宝指空中的雪花曰:“这雪花婆娑,戏玉朵朵,皆从西北飘来,可知敌在东南火,不能逆风及我,可知也。”潜光然之。酒半酣,雪花愈大,北风愈紧,潜光枨触中怀,不禁怃然叹息曰:“人生几何,经一回雪,便白一回头。短景颓阳,易增哀乐。”因素壶自饮数杯,倚树而歌曰:“云兮雨兮,自我不见,今三月兮。胡为乎雪兮,胡为乎雪兮。”歌未已,春华指着一线火光从西北角起,渐渐的一天绛雪都酿着红光。潜光家宝大惊。翘首看时,火光渐近,乘着朔风,拉杂杂地,林箐尽着,急传令拔营。时四更将尽,军士皆睡着,从梦中惊醒,寒颤肌肤,苦不欲动。军资粮草,搬运不迭。但闻四面皆硝磺之味,火焰烛天。那璇花玉叶,又变作猩朵血葩了。诸营皆着了火,人不及甲,马不及鞍,烟焰里刮刮剥剥,杂着哭声、喊声、马哀嘶声,震摇天地。尹百全挥枪拨开火路,引着潜光、家宝、春华,突烟而走。见有火处皆己兵,无火处皆敌兵。又闻四面皆大呼:“休教走了绍潜光。”呼家宝、百全大惊。引潜光等从雪花里走。忽然一声呐喊,有军拦住。一将挥刀直斫百全,早被百全挑翻,杀散众兵,已不知潜光等何处去了。百全翻身杀转,来寻潜光。火光里,正遇神锏将军可炭团,双锏打来。百全横枪急架,那枪柄已打做两段了。左手拿枪柄,右手拿枪头,来战炭团。炭团使个乌龙出洞势,从百全腋下插来,百全扭侧了身,用枪柄向锏梢一扑,右手的枪头,用侧翅掠风势向炭团心窝里刺来。枪正未到,炭团右手的锏早缘枪柄削下,已削着百全的手,大叫一声,回马便走。炭团从后赶来,忽赵子廉率十余骑残军拔雪花来截炭团。炭团正被银锁梅花甲舞动银棱双锏,不知六花滚雪,或雪滚六花。赵子廉及十余骑残军,皆尸飞锏下。炭团承着雪光来寻百全,恰遇香得功军马擒得绍春华,缘山径来。炭团问:“百全何在?”得功言:“随着可伯符的军不知逃往何处去了。”时天已明,但见焦骸焰血积满山谷,尽被雪绵封住。众军闻鸣金声,咸收军回大营缴令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