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第二十回 霞洞酒杯盟足足二女同逃 竹山醋碗歃香香众姬齐闹

[ 蔡召华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足足更生既诛了金毛洞三寇,取路向夷庚乡进发。才至白藤岭下,忽闻金鼓呐喊之声,后面尘头大起,有军追来。问降军追来的何军,降兵曰:“紫霞洞有三个尼姑据住:一名小智,是入地鹏的妹子;一名大智,是飞天豹的妹子;一名无智,是三界魔君的妹子。这三尼据紫霞洞,原欲与金毛洞作犄角之势的,今见灭了三人,多分是起兵为哥哥报仇。”足足谓更生曰:“咱们一发灭了三个妖尼,平了紫霞洞才回。”遂将军兵摆列白藤岭下,以待来兵。

原来无智的母亲列氏,是小夷庚人。曾随母谒外家途中为恶兽所逐,母女同堕深沟,性命呼吸,会更生猎于野,射杀恶兽,将无智母女救起,因认为姊妹,自后稍稍往来,常呼更生为恩姊。是时,更生横着枪当先出马。来军约有四五百人,一字儿摆着,门旗下三个尼姑皆不满十七八年纪。一个黄衲衣的,正是无智。光着圆圆的头儿,手提一百环禅杖,薄眉细眼,桃花脸色,娇滴滴晕两个微涡。足足叹曰:“好个美人儿为何做了强盗。”尼姑降卒曰:“左边绿脸紫衣的,名大智;右边黑脸白衣的,名小智。这两个脸色虽奇,皆柳眉杏眼,圆准绛唇。有娇媚容,无凶悍气。骑着的皆猪首鹿身,不知何名。”指问降卒,降卒曰:“此兽名耿纯,是紫霞洞产的,进退缓急皆如人意,不用鞭捶。”言未已,只见更生在阵前签衽曰:“贤妹别来无恙,久不相见,今带兵追杀为姊的,的是何故?”无智在耿纯上问讯曰:“贫尼自别恩姊时时思念,不知为甚得罪恩姊,害了贫尼三个哥哥性命。”更生曰:“实不知这三个就是贤妹及两位师兄的俗家哥哥。只因你哥哥盗了足足娘子两个死虎,追寻到此。你哥哥出言无礼,刀箭之下本是无情,故一时伤了性命。贤妹纵念当年活命之恩,既出了家须慈悲为主,各修各的行,何苦相迫。”无智曰:“杀兄之仇如何不报,恩姊请闪开些,待贫尼杀了这悍妇,然后邀请恩姊入洞,同念弥陀。”足足听到这里,更忍不得挥着铲,直冲过来。那三个尼姑,三面儿围着足足厮杀。更生欲发矢相助,又不忍加害,只射断大智的枪缨。大智回身便走,又一矢射中无智的禅杖,贯在环里。无智亦虚挥一杖而走。小智侧着戒刀,向足足马下一搠,足足横铲一扫,谁知扫个空,小智亦走了。足足随后赶去,更生叫曰:“娘子不要赶,由他走罢。”足足那里肯听,独自一骑,扬鞭追杀。更生妨足足有失,只得挥军随着足足又追了十余里,那里赶得上。足足驻马问更生曰:“这紫霞洞端的在那里?闻有许多宝物都是洞中产的,咱们何不杀进洞中擒了三尼,采些宝物归献庄公,博个笑话儿。”更生曰:“由他罢,他们三个本无仇衅,何苦定要擒他。”足足曰:“不擒他也罢,只要往那洞中看看。众军谁识这路?”一降卒向北边指曰:“过了这坡坳,沿怒龙山而左,便是紫霞洞。”

足足引着众军,转过怒龙山。但见紫霞郁郁,不知何处是洞。足足挥着铲,冲开霞光,寻那洞门。谁知那霞过了正午,重重叠叠的酿起来,向前惟有红绡满眼,回顾只觉五色迷离。欲回马时,南北东西都失去向。正在惊猜,忽听得喊声四起,又不见一人。一个人舞着铲,左冲右突,不觉得撞下马来,霞堆里被人绑得牢牢的,挣不脱。但闻有人叫曰:“两个都绑住了。”被人牵进洞门里面,一些儿霞光没有。遥望最深处,如髻如眉如屏如阁,叠嶂层峦,翠微无际。洞门内,左边一院,正是三尼的巢穴。推进去时,见更生亦缚在这里。无智坐禅椅上喝曰:“你平时倚着颜少青的势欺压庄乡,断人手足,今日被擒,更有何说。”足足曰:“咱被霞光罩住了眼,故此吃亏。量你这鸟尼,有何本事,却在这里做强盗。强盗做尼姑,犹可说也,尼姑做强盗不可说矣。”无智大怒曰:“你再说一句时,先拔你的舌,然后寻着颜少青拌命。”足足呵呵的笑曰:“你害娘子时,不争你只是尼姑犯杀戒,那有好结果。你动了淫心,欲寻颜公,只怕颜公不要你。”言未已,只见那绿脸的尼姑从里面走出来,大叫曰:“这人杀不得。”遂将足足带至一处释了缚,问曰:“娘子妙龄十几?”足足曰:“咱十八岁,问咱怎的?”那尼姑拜将下来,叫一声师姊,恕俺得罪了。足足拉他起来曰:“师兄何人几时认得咱。”大智曰:“我师颛和圣姥曾将两头铲漏景刀授娘子,娘子忘之乎。是俺与娘子皆颛和之徒也。我师又曾道俺终非出家人,嘱俺见娘子时便随娘子去蓄了发,佐颜公平定笏山。前儿见娘子的铲法,知是俺教门中人,故此让娘子追来,不伤娘子。如不见嫌,愿拜姊妹。”足足沉吟着:“草坡授铲的事,并无一人窥见,他如何得知。”又记起学他的技与贫尼无异,数语,不觉大喜。曰:“师兄即大智么,不图此处相会。量师兄年纪未必长似咱。”大智曰:“少娘子一年,十七岁了。”于是又互拜了几拜。使人备斋供设房中,与足足叙饮。曰:“更生娘子是无智恩人,他们自会款待。”足足颔之。酒阑各道平素。是夜,正八月中旬。明月丽天,下方的山水草木,映照如昼。大智收拾爱好的物,缠在腰际,带足足连夜偷出洞门,又寻着铲刀鞍马交还足足,自己亦提枪跨耿纯,一对儿踏着月影投南而去。

足足沿路招集残兵约得七八十人,天明时又有一队女兵追上。复整队伍,取路直回桃花乡。比到桃花乡时,那金毛洞的虎皮、金银早有夷庚乡的乡勇送至。足足引大智拜见连钱,备说前事。连钱恚曰:“失了更生如何见得庄公,你们逃走偏丢了他,是何意思。”大智曰:“若惊动更生娘子时,便一个也逃不脱,况更生娘子与我们的师兄有恩,必不加害,只是归迟了些。”连钱没奈何,只得辞别云云夫妇,令秋娥点齐军马,奉母亲回竹山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