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

第十七回 左眉庄仗义立韩陵 养晦亭新诗联绍女

[ 蔡召华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却说少青带了可松龄、玉凌云、韩贡、韩陵、张小及绍崇文夫妻,取大路来会娇鸾。明日午牌时候,军至碣门,正遇香香率二十骑女兵迎着。并马回营与娇鸾商议,同归黄石。刚欲下令拔营,韩杰入见曰:“今韩结窃据韩庄,人心不服。韩陵素有人望,公何不拥立之,诛韩结辈以慰人望。人望慰,则德望隆,而威震南方矣。”少青深然其言。使绍崇文探韩陵意。初时苦辞,后乃应允。思作一告示,先谕庄民。遍军中惟可当能操管。文成嫌其激烈过当,乃谓娇鸾曰:“某非不能自为,但;惚之下,聊欲偷闲。除非使人往竹山,令玉夫人作耳。”娇鸾因自己不会作,低头不语。旁边走出一个军卒曰:“竹山往返迢迢,我家紫藤乡,离此不远,我东邻一卖饼女,姓花名容,自号余余子,从小儿好弄笔墨,人人说他做得诗文好。但我乡最恼是咬文嚼字,故此无人采他。只是敝衣垢面,在门前榆树下卖饼度日。公何不求他做一纸,看是好不好。”少青大喜,取银十两,交与军卒将去,与女作笔资。吩咐了备细,军卒去了。思选善射的,将这告示射入庄里。娇鸾曰:“侬看新来的那个张小,鬼头鬼脑,像个偷儿,不如使他乘夜爬进庄去,遍地贴了。问他干得来么。”呼张小一问,张小满口的应允。又曰:“这背着人的事,是阿小干惯的。”

须臾,军卒拿着告示的草稿而回。少青看时,上写着:

照得倡民以乱,匹夫咸得而诛。立主以贤,百姓乃蒙其福。往者天厌韩庄,韩卓贪残,苦尔子弟。某不忍尔等有限脂膏,遭其剥丧,率诸乡长同兴义师,为尔等驱韩卓而远之。期择贤公,抚尔育尔,乃不幸而遂有可庄之祸。天诱其衷,可公授首。遂有韩结,以豺狼之性,纠蜂蚁之徒,杀某名将,屠某士卒,截某归师,包藏祸心,觊觎公位。惧某见诛,不获已,乃使韩煦、韩贡,往迎韩卓,实图代彼受祸。某悉其奸,率师截杀。韩煦既戮,韩贡已降,又遣良将往擒韩卓。凡此纭纷,皆为尔等也。尔前庄勇韩陵,奇表磊怀,贤声远播,足公尔庄。今在某军,本宜由某拥立,兹先示尔庄勇庄民知悉。尔等如能激厉义气,斩韩结之头,投某麾下,率子弟迎韩陵而立之,庄勇则一德同心,黎庶则安居乐业。患难相扶,永结盟好。夫诲民不倦曰长,惠民无偏曰公。无公之德而窃公之利,天必罚之。倘尔等助虐不悛,而违天罚,是乱民也。奋我熊罴,摧尔枯朽,某将顺天讨乱,尔身尔家,非尔有矣。甲戍夜焚之役,庚辰巷战之场,是前车之辙也。尔其图之,无违特示。

看罢,不禁吐舌曰:“这等命意遣词,不独善文章,兼有韬略。这女子非寻常人也。”又问军卒曰:“这女子还有甚言语么。”军卒曰:“某拿这告示去了,他又唤转来曰,为语颜公,只诛首恶,勿多杀人,以培阴德。”少青叹曰:“这女非常人也。”自是怀着聘那女子的意思,只是不得空提起。忽想起来一事未妥,唤鸾娇商议曰:“这告示做得好了,只是示字上头的款式,仍费踌躇。写左眉庄公颜示,不得;写黄石乡长颜示,又没威。却怎地好?”娇鸾想了一会,曰:“据侬不若写黄石庄庄公颜示。我们兵强将猛,威慑三庄,岂不足称庄乎?改乡为庄,谁敢不服。”少青曰:“善遂依娇鸾的话,着人缮写了十余张,属张小连夜行事。”

那韩结闻迎韩卓的韩煦,被少青截杀了,韩贡降了,慌的了不得。又见敌军不退,仓廒空匮,兵心散涣,欲括民财以充兵饷,庄民已摇动起来了。及见少青这告示,皆扶老携幼,攘攘地塞着众庄勇的门首啼哭。韩桂、韩汤惧祸及己,韩桂拿面白旗,韩汤竖着刀,大叫曰:“欲杀韩结的,随我来。”但见庄民呐喊着,尽跟那面白旗,拥进韩结屋里来。韩结躲不及,已被众人挤倒,韩汤割了首级,又引庄民,打进韩陵屋里,拥着韩陵的儿子韩春,出庄去迎韩陵。朝着少青的营,一齐跪倒。少青验了韩结的首级,令韩春引庄民先回。少青带了绍崇文夫妻,韩杰、可当、可松龄、可介之,送韩陵入庄。庄民莫不焚香酹酒,欢声震地。少青将韩卓的旧府,重修好了,连日饮酒宴贺。韩杰欲尽诛谋反的庄勇,少青念余余子之言,只将旧庄勇除韩桂、韩汤将功准罪外,尽皆革退。惟斩了韩英,以报玉吉人。留下玉鲸飞、玉鹏飞暂充本庄庄勇,其余慢慢地选择。

少青择定本月二十一日,拔营回黄石,韩陵送出庄门,令儿子韩春、孙韩腾,送至寅邱,祖饯而返。少青带了军马,齐回黄石。即将黄石乡,改作黄石庄。是时,新军旧军,新庄勇旧庄勇,忙了数日,才安插妥贴。人报绍龙飞军已回庄了。少青着令进府缴令,银银提一人头,铁铁押着两辆囚车,龙飞擐甲顶盔而进,啭着呖呖的莺喉,将斩韩卓擒水火之事,备陈。少青大喜,亲捧嘉醴三杯赐之。始知银银所提之头,是韩卓的。这囚车,是韩水、韩火。乃将头竖辕门外示众。这韩水、韩火,不忍加诛,思择地安置。娇鸾谏曰:“拔茅当连茹,斩草贵除根。今韩卓一家,男女父子弟兄皆为公所诛,留此孽种,他时必叛。叛而诛之,株累者必多。爱二人而累及千百人,是妇人之仁也,必贻后悔,公其思之。”少青终不能从,遂释二人,将留帐下使用。韩杰曰:“不可。某观二人,皆枭顽之徒,不可以恩感,不可以德化,肘腋之下,祸乱易生,纵不忍诛,不如屏而远之。祸犹未烈耳。”少青呼二人至,劝诫了一番,遂将韩水荐往黑齿乡章用威处为乡勇,韩火荐往端木乡端木兴处为乡勇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