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第十六回 杀韩煦马首集磨刀 救崇文龙飞领令箭

[ 蔡召华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少青正欲带了银银铁铁,往投绍庄。行不一二里,忽闻呐喊金鼓之声渐近。少青大骇,指前面的高山问银银曰:“这山何名?”银银曰:“名磨刀岭。”少青遂策马上山。那知厮杀的,就在这山背后东边那队军马,是韩庄旗号,认得两个庄勇,一是韩煦,一是韩贡。那边这队军马,是颜家的旗号,认得与韩军交锋的,正是玉凌云。少青指着,谓银银、铁铁曰:“那边军马,正是我们的。你两个可下山帮着,杀散那东边的,须仔细些。”两女舞着锄耙,飞也似跑下山去。那韩煦正与凌云杀得高兴,不提防铁铁这耙,从天上飞来的一般,先向韩煦的马一筑,韩煦一倒,又是一筑,结果了。那边银银挥着锄,只管锄人,锄得这军马四散逃命。少青望见韩贡走得正近,大呼:“韩贡何故造反!”韩贡望见少青立马山顶上,便叫庄公饶命。少青喝住了银铁,招他上山。那边玉凌云亦上山来。少青先问凌云曰:“你这军马,昨日使人招你,为何不来,又为何在此厮杀。”凌云曰:“羊蹄径外的路,人烟都没有,没人来招,某屯了这几日,粮草都没了,故此带兵回庄。正遇韩煦军马,说韩庄反了,今往木棉乡迎韩卓父子回庄,又疑公在我军里,说着我,教我拿去韩庄献功,激恼了我,故此厮杀,不知庄公何故在此。”少青将前事说了。那旁韩贡跪着,不敢则声。少青骂曰:“某不曾待薄了你,何故害某,你快把原故说上来。”韩贡叩着头曰:“自从庄公往可庄做亲,那韩结便暗暗地招集了韩锦、韩乐、韩汤、韩润、韩煦、韩元,并韩超的儿子韩桂,韩起的儿子韩唐、韩宋,韩刚的儿子韩英,韩威的儿子韩仁、韩义、韩礼、韩智,夜夜商议。只畏可当松龄二人,这一夜,伏着人,请他吃酒,掷杯为号,四面的刀,一齐斫来,可当拿桌子挡刀,松龄从桌下蹲过,逃入韩结内室,关了内门,可当将重门打开,打出门外去了。韩结杀可当不得,打开自己的内门,带人入捉松龄,入内寻时,却不见了松龄,只见老母、老婆、儿子、女儿、丫头,一十一口,都身首异处。韩结哭着,耸动了众庄勇,连夜起兵。可松龄杀了韩结老小,从后垣跳出,亦与可当会齐。可金荣、玉吉人,起兵在庄中巷战。少不敌众,吉人被韩英搠死,金荣亦死于乱军之中。可当、松龄逃出庄外。昨夜闻庄公得胜回庄,韩结连夜调兵悄地迎着,混杀了一夜,大都互有杀伤的。现今韩杰、斗腾骧的兵,仍屯庄外。众议别立庄公,却教某与韩煦带兵往迎韩卓。某被众人迫逼,不敢不从。今遇庄公,本宜受死,但母老儿幼,恳恕残生。”少青闻折了吉人,不觉堕泪。原来少青初至黄石,多有微议,惟吉人知最深,尝言于玉公曰:“颜郎气宇异人,他时必大贵。”玉公戏之曰:“倘渠作笏山王,汝便是佐命功臣矣。”由是二人深相结纳,故闻吉人之死,感激涕:。因骂韩贡曰:“你韩庄的人,反覆无常,杀我名将,欺我太甚,喝左右斩了。”玉凌云曰:“念是胁从,情原可宥,但你如今是死心塌地的真降,还是伪降。”韩贡指天誓日。少青见杀之无益,遂恕了他,教他招集逃散的军马。

两起兵尽屯岭上,正欲埋锅造饭,忽远远地金鼓又鸣,呐喊又起。登高望时,只见一彪军马,追着四骑男女。男人中,有一个像是韩陵。少青令军马摆列山下,救那四人。那四人见有军马拦住去路,慌的不敢前进。少青使人招着手,大呼曰:“快来快来,我们救你。”四人乃敢前来。那追的军马,来得已近。银银挥大锄,大踏步锄去。少青挥众军合拢上来,把那军围在垓心。先时被追的那个女子,十分美貌,回马挺着枪冲入阵来。铁铁舞动九齿耙,随他马后,逢人便筑。众军士奋力冲杀,杀得那彪军七零八落,余军尽降。复收军屯岭上造饭。只见韩陵引着那三人来见少青。少青曰:“老丈为何这等狼狈,这三位何人?”韩陵曰:“这使枪的,是某的外孙女儿,一个是某的女儿,一个是某的女婿。”少青曰:“你那外孙女儿,唤甚么,这等好枪法。”韩陵曰:“他姓绍,名龙飞。人又呼他骑虎姐儿。是某的女婿的女儿。女婿名绍崇文,是绍庄已退的庄勇。为人疏财仗义,颇有家私。某正往绍庄,探望女儿。闻绍庄公被弑。”言至这里,少青接着曰:“这庄公绍其杰,是家岳丈的好友,其英死后,苦将公位让家岳丈,家岳丈惧有后祸,逃归。其人是最英毅慷慨的,为甚么被弑呢。”韩陵曰:“只因庄勇绍孟卿,有两个儿子,最强横的。次儿子与人博,争闹着,杀了人,庄公诛之。大儿子调邻家妇女,被邻人杀了,告知庄公,庄公审出原由,置不问。孟卿怒,纠合绍金翅、绍昌符、绍太康、绍镇山,伺庄公祀社而回,伏兵刺杀了,自立为公。某与小婿谋起兵讨贼,奈势未集而谋先泄,只得弃了家私,杀出庄门。孟卿使绍金翅,率兵追某,方才被女儿枪挑下马的,便是金翅。”少青叹曰:“某正欲投奔绍庄,今三庄俱乱,某将还黄石,起兵讨乱。老丈等能从某乎?”崇文曰:“某等家破无归,得事庄公,固所愿也。”少青又将韩庄事说了。曰:“不早从老丈言,致有此祸。所恨韩卓父子未除,终为某祸害。”龙飞闻语,向前敛衽曰:“愿假步兵三百,兼拿锄耙的两个壮士,刻日取韩卓父子之头致麾下。”少青以问崇文,崇文曰:“吾儿素有雄略,言既出,事必成。愿庄公信之。”少青曰:“某欲从眉山后路归黄石,惟此二人识得此路,何能从得姑娘。”铁铁曰:“咱家六妈妈的儿名张小,虽田家子,甚跳脱善走,识得此路,咱唤他来,为公使唤。咱们便好从姑娘去。”少青颔之。铁铁荷着耙,正欲下岭,呵呀,这坡上骑牛的,不是小哥么,遂叫唤起来。那张小闻岭上有人唤他,声音好熟,便骑牛上岭,见是铁铁,吃了一惊:“你不是铁铁么,为何这等打扮。”铁铁说了原故,张小大喜,即下牛来见少青。少青见他头尖眼小,身短发黄,便问你会厮杀么。张小曰:“阿小的厮杀,与人不同。”少青曰:“何谓不同。”张小曰:“人的厮杀以力胜,阿小以无力胜。”少青诧异曰:“无力怎胜。”张小曰:“人拿着大刀剁我时,千剁,万剁,剁我不着。我拿着七寸多长的小刀儿,不中时不刺,刺时便中。这便唤做无力胜。”听着的,无不大笑。少青曰:“去黄石的小路,你熟么。”张小曰:“有路时,我熟。无路时,我便不熟。不是阿小夸口,除非到天尽头外,或者不熟。”少青曰:“恁地,你便为我军引路。”张小曰:“待阿小牵这牛回家,禀了母亲,尚有结义兄弟三十五人,一并唤来从军,愿公少待。”少青曰:“我不能久待,你须索快走。”张小跨着牛,加了一鞭,飞也似跑下山去了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