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

第八回 困古庙可僧椎救生盟主 出碣门绍军车载死庄公

[ 蔡召华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是日,明礼得可琼密信,大喜。尽调庄兵,作追袭计。娇鸾闻之,大惊。入见曰:“陶士秀之谋,不可从也。从之,必为敌人所算。”明礼曰:“何也?”娇鸾曰:“可琼无故伪降,何能瞒得玉廷藻?”遂附耳低言:“欲擒廷藻,除非将此谋变而用之,只须如此。”遂下令使可飞熊、可大英,引步军四百,二更时候,从羊蹄径小路,抄出碣门之右,截右伏兵。使可飞虎、可如,,引步军四百,抄出碣门之左,截左伏兵。教斗腾骧、可金荣,率兵五百,截杀碣门内伏兵,即乘势夺碣门而守之。不得容碣门内一人出,亦不得容碣门外一人入。又令可信之引兵二百,伏碣门左松林深处,为飞虎如,接应。可衍鸿引兵二百,伏碣门右乱石中,为飞熊大英接应。人俱衔枚,暗藏火把。但听连珠炮五声,一齐杀出。这五路兵,皆二更起行,从羊蹄径进发,各自埋伏。着明礼率军八百,三更时候,候敌军拔营去时,即从庄门杀出,从后掩袭。将至碣门,即连放五炮,俾四面接应。各皆遵令准备去了。

却说玉公初更时候已如法埋伏。自率步军五百,带着可琼,伏于庄门之左。是夜,云月迷朦,风树飕飒。三更时,回望大营,旗帜转动。人报庄门大开,一彪军马,追杀我军去了。去后,庄门复闭。玉公即将可琼杀却,教军卒抢作可琼,赚开庄门。玉公一马当先,蜂拥而入。谁知庄门上,檑木飞弩齐下,后面的军不得入。一声炮响,庄门复闭。玉公回顾,得进庄门的,不满百人,欲出又不得出。玉无敌当先,玉子白押后,只得杀将入去。刚转了两个弯,火把齐明,有十数人斜刺地冲将过来。为首的被无敌斫倒,一哄散了。走不得几步,火把又明,喊声渐近,有数十人从后面赶来。玉子白回身,射翻了几个。前面喊声又起,一队人拦住。为首一个肥胖短髯的,厉声曰:“玉廷藻,你今番中了俺娇鸾娘子计也。”挥双椎直取玉公。玉镇东亦舞椎迎着,斗了十余合。玉公暗放一箭,正贯着那人的口。哑的一声,被镇东椎翻在地。又杀倒了十余个,那前后的人,一哄又散了。正欲杀奔可明礼家,至一大榕树下,忽闻一簇女子声:“庄主来了,庄主来了。”正惊着,有火把从树影里烘将出来。火光下,一十三四岁的小娃,丫髻绿袄,领着十余个女兵,舞双银锏,绕树打来。无敌易视之,挥刀劈头斫下。女回锏只一格,无敌的手,震得裂了,这刀杆,分做两段了。无敌心慌,闪着半截刀欲走,镇东舞动双椎暗地里将左手的椎飞去。女身子小,只一闪,闪过了椎,趁势直点一锏,正点着镇东的左股,大叫一声,倒在地下。众兵救去时,玉子白引数十人卷过前面,杀散了女兵,将这女围在垓心。无敌夺得条朴刀,来斗那女。见丫髻上已中了玉公一箭,如簪子般横贯着。女只做不知,舞双锏闪着火光,如只龙卷雪,迎的便倒。玉公见女太狠,恐伤了无敌,叫一声走罢。舍着女,从东边空地上,一齐穿着树林而走。女刚欲赶时,忽火光照天,绍无忧牵匹白马,扶女跨上,似有数百人呐着喊,随女追来,箭飞如雨。玉公刚出了树林,见一小冈,冈上一古庙。引众齐奔冈上,恰好这冈石片最多,赶上的都被石片打下。无忧挥兵将此冈四面围住,大笑曰:“不怕他飞上天去。”玉公靠着庙门首,喘才定时,天已白了,无敌、镇东、子白外,尚剩三十余人。多半带着箭伤,不禁仰天大哭:“不图玉廷藻,命尽于此。一廷藻何足惜,累及你们,可悼痛耳。”众皆感激流涕。无敌曰:“事未可知,倘绍公兄弟破了可兵,打进庄来,我们的命,死里仍生了。”玉公默然,只是暗暗地拭泪。看那庙时,上写着乌龙古庙。肚里一面踌躇,一面推那庙门。谁知是不曾关的,静荡荡阒无一人。踱至后座,见神龛上塑着一神,黑面金铠,手拿着一根金鞭。正欲呼无敌问时,忽左廊下走出一个和尚,铁头豹眼,与塑的神像有些仿佛。玉公吃了一惊,那和尚朝着玉公磕头曰:“乡长认得老当么?”玉公擦着眼看了一回,蓦地想出:“呵呀!你不是出山纳粮的可当么。怪得年来绝无消息,亏我小婿想煞你,原来做了和尚。”可当拍着壁曰:“俺为着乡长招了我的兄弟做女婿,明礼这厮,欲加乡长以外奸的罪,恼得俺性起,一顿拳头,将那厮打翻。那厮常怀恨着害俺,俺父亲逼俺权且做个和尚避罪。昨闻乡长兴师讨罪,正欲作个内应,不知乡长何故这绝早便到此。”玉公将上项事说起来,又滴着泪。可当曰:“这明礼是个绝蠢的东西,偏是他的女儿,小小年纪,天生大力,用一双银棱锏,俺也怕他些儿。那妹子娇鸾,有满腹的雄略,人人都说他是女韩信。乡长要脱这灾难,除非仗着俺那铁椎,托着乡长命运,从羊蹄径打将出去,那庄门是断断出不得的。”言着,大踏步出庙门。前后一眺,幸炭团不在这里,喜跃曰:“幸冈下的几个贼男女,非俺对手。趁早些儿,随俺去罢。”遂将布直裰脱下,横束着,露出半身黑肉,往里面取出车轮大的大铁椎,横在手里,呐声喊,如山崩雷吼撞将下去。玉公与无敌等,紧紧随着,沿路打人,直打至羊蹄径。见数十人守住径口,个个是认得可当的。见他舞着铁椎,远远地躲去,谁敢惹他。原来这羊蹄径,中间又分左右两丫,右丫是通碣门内,左丫是通碣门外的。左丫已经塞断了,只得从右丫打出。出了径口时,尽是丛杂小路。忽路侧丛箐里,有人嘤嘤的哭,可当大怒,将椎向箐丛里一扑,那人便跳将出来,抱着玉公的腿,哭个不住。玉公曰:“贤婿且勿哭,认认你的和尚哥哥。”可当睁眼看时,不是别人,却是结义的兄弟颜少青。遂丢了椎,跪着地,拉着手,呵呀呵呀却说不出话来。玉公问昨夜的胜败。少青曰:“绍庄公拔营退时,后面的军追来,至碣门已有可兵守着,不得出,两旁的伏兵,不知怎的逃个净尽。四面喊杀连天,好像有数十路军马杀来。碣门外的地雷火箭,眼见是没用的了。绍公兄弟,不知逃往何处去了。说着又伸手指着曰:“漫山遍野的尸,可怜呵,都是我们的。小婿呵,被几个人赶着,跌落一个坑儿底下。筋骨呵,几乎跌个散。不知怎的又闻刀枪响,赶我的似乎与人斗到那里去了。天将亮的时候,才从坑底下爬将上来。一些儿路径也不识,又防可庄人捉住,终是个死。故在这里哭着,寻个自尽。不图重见丈人,及诸乡勇,又得见哥哥。不知哥哥又为甚做了和尚呢。”玉公将前事约略的说几句,便思量爬山而走。可当曰:“眉山之左,越一坳,便是鸦山。鸦山有一小路,可以绕到石杵岩。只是路多荆棘,甚是难行。由石杵岩二十里,至芝兰乡。又十二里,便是韩庄。韩庄至黄石,你们是认得的了。”少青曰:“倘此路有人守着,又将奈何。”玉公叹曰:“老天亡我是说不得的,终不然饿死这里么。”是时,惟剩二马,玉公少青骑了。只是镇东为炭团的锏所伤,不能行步,正在徘徊,忽远远地来了两个少年,手拿短刀,东张西望,似有所寻觅。众惊愕间,少年已近,谁知是镇东的两个儿子,一名鲸飞,一名鹏飞,见父亲伤重,洒了几点泪,负父而走。可当开路先行,玉无敌、玉子白押后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