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第二十一回 打阵头元帅折兵 续断谷汉军受困

[ 驷溪云间子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督邮幻术古来稀,排阵频将汉将欺;

上万军士已待毙,困于谷内受其凄。

却说木贼偷婆婆针袋,因后有追兵,就赚了打更的军士跑开,两足忙忙如丧家之犬,急急如漏网之鱼,当不得追兵渐近,心内惊慌,就打从皂荚山小路而走。只听后面木兰大叫道:“奴贼休走,盗了吾的宝袋待走哪里去。”看看追上,木贼大叫救命,忽见山凹里冲出一彪人马,当先一员大将乃是番将胡王使者,随后九个皮将领兵马拦住了木兰,那木贼逃脱了,原来番军师高良姜令那十员骁将领兵前来接应的。当下木兰大喝道:“你救应贼该得何罪,照枪罢。”胡王使者排开人马,两军发喊,照着火把厮杀。木兰与胡王使者战到三十回合,胡王使者一声号令,那九皮将围绕拢来,将汉兵杀个倾尽。木兰虽是仙道之人,自古云,寡不敌众,因追木贼要紧,又忘了踏云车,幸亏了那仙传的射干枪护身,手下军士只剩二百余人,被番兵围得铁桶相似,杀到天明不能得脱。

却言天明,木兰营内打更军士忙去禀知军师说道:“昨夜有一个贼不知用了甚么高手段,把二爷的宝袋盗去,倒赚了我们守更军士,被木兰知觉追去了,此时还未见回来。”决明子听了大惊道:“都是你们不小心,那番营中人如何到得我寨,如今不知赶得转赶不转。”当下忙占一卦,大恐,即请金石斛道:“令舅被番将围困在彼,不能脱身,元帅可速点兵将前去救他回来再作计议。”那金石斛点了一万壮兵,把此事说与木通听了。木通此时已痊好,闻弟被困,急要去救。元帅就令金樱子、金铃子、黄连、黄芪、石韦连木通六员大将,披甲上了坐骑,各持兵器,勇敢当先,元帅在后面大催人马,马不停蹄,早已望见无数番兵围阵一般。金石斛令大军直杀过去。黄芪先到,抡动马刀,破杀进去。金樱子弟兄又到,只见木兰杀得眼花缭乱,两背酸麻,三将杀入去救出木兰,四下里混杀一阵。番将胡王使者引九皮将退去了。

却言木贼偷了婆婆针袋,幸得胡王使者敌住木兰,脱了此难,心中欣喜,摇头摆尾的,如今端的要得千金了,要作万户侯了,欢喜不了。看看行至番寨,众番兵都认得他,忙去通报。军师高良姜令他进去。木贼拿了宝袋入内,跪下献与萎蕤道人,众人都来瞧着,只见那袋儿如金子打成的,明晃晃的亮,又似绢帛作成的,轻松橙的软,又能大能小,说不尽的好处。内中有几个物件即取出来,就是萎蕤道人的葫芦,海石和尚的阳起石,鬼督邮的葫芦巴,密陀僧的露蜂房,这许多物件皆在内中,各人取毕,那只婆婆针袋归了萎蕤道人。木贼摇摇摆摆的去跪于番王座下,即求封赏。巴豆大黄喜问道:“你怎样去偷他的?”木贼从头至尾一一说出。高良姜道:“狼主,他想要千金赏,封万户侯,故卖主求荣。狼主可推出斩之。”巴豆大黄点首道:“然。”遂叫刀斧手推出斩首。木贼悔之不及。后人有诗叹曰:

堪晒木贼太刁凶,甚于卖主去求荣;

咫尺青天真可畏,吁嗟不遂总成空。

却说金石斛元帅与众将救了木兰,领兵望皂荚山大路而回,忽听见大起喊声,皂荚山之西角上突出一队人马,为首两员番将乃是天雄元帅与神将鬼督邮,当下大喝道:“汉军休走,俺天爷爷与鬼伯伯在此,汝等待走哪里去。”金石斛与众将大怒,各使兵器向前。天雄元帅、鬼督邮挡住混杀一阵。鬼督邮道:“俺神将排的混天五行阵,你汉军都夸猛勇,可能去打得么?”金石斛道:“本帅正要来打破你的。”当下只得一万人马,共八员大将,腾腾的奔至皂荚山之西,那座皂荚山方圆八百里,四座皆通去处,东面通番邦大寨,南面乃是汉番两兵相会合之所,西南上一条路通一个谷口名续断谷,路径庞杂,马不可行,是一条断头路。四面高山险岭,上面皆是荆棘之类,北面就是紫荆岭合欢桥去处。

当下金石斛兵到阵前,但见阵中烟雾弥天,满天杀气,说不尽的厉害。金石斛即令黄连、木通领二千五百人马从西门杀入,石韦与金铃子领二千五百人马望东门杀去,黄芪与金樱子带二千五百人马向南门杀入,自同木兰领了二千五百人马去打北门,分定已毕。先是木通、黄连引兵杀入西门,但雪霜凛凛,皆是锋利之刃,长戈短戟纷纷的乱砍下来,二人奋力冲进,内边一声炮响,突出那沙参神将来,手拈金燕斧,坐的银鬃马,当先拦住。黄连与木通各持兵器上前,大杀一阵,二千五百兵马折了大半。石韦、金铃子引兵杀入东门,只见许多木棍木蛋,无数树木,丫丫叉叉的抵住,石韦、金铃子奋力杀入,一声炮响,冲出个苦参神将来,骑的青鬃马,手执木莲锤,大叫贼将莫来。金铃子、石韦各持兵器斗杀一阵,又把二千五百人马折了一半,黄芪、金樱子引兵由南门杀入,只见焰腾腾皆是烈火,二将领兵冒烟突火而进,汉兵又烧死了上千。幸得黄芪的麒麟羯是不怕火的穿山甲,他一骑当先,奔杀进去,一声炮响,冲出那个丹参神将来,手挺火焰枪,坐了赤兔马,哉住黄芪、金樱子,上前大杀一场,二将不能取胜,夺路而走。西边木通、黄连,东边石韦、金铃子皆到中央,三路人马合兵一处。

黄连道:“我们今日大败一场,都折了许多兵马,此阵委实难破。”石韦道:“未知元帅去攻北门胜负如何。”正话间,只听得四下里鼓声不绝,番兵如潮涌一般而来。又是一声号炮,中央的人参神将骑的黄骠马,执上茯苓棍,恶狠狠的拦住,大喝道:“汝等不知死活,敢来打俺神将的阵吗?只怕你们死在目前了。”汉军大怒,各使兵戈厮杀。南方的丹参神将、东门的苦参神将、西面的沙参神将皆到,唯有北上的元参神将在那里抵住金石斛、木兰厮杀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