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第十四回 黄芪大战密陀僧 金铃法斗番皇后

[ 驷溪云间子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古今争竞莫如僧,妖术施来能害人;

汉邦幼将因无敌,国舅皇后枉费心。

却言密陀僧以妖术败了汉军,就催动兵马杀上前来。汉王与决明子在关上看了大惊,急令鸣金收兵,计点人马,缺了万多,幸喜众将逃得快,未见折伤。木通身受一箭,却未重伤。决明子以不死根煎汤下之,虽命在旦夕,立刻可痊,此草乃大师威灵仙处所生的真仙草也。木通叩谢了。汉王眉目不展,心下愁闷。决明子道:“金铃子在此未必有此败,因前日番王回国调救兵,两下罢战,他故此上奏陛下回长安省亲去了,想不日便回。况胜负乃兵家之常,主上不必过虑。那密和尚必有妖术,来日可宰些犬血秽物以破之。”正言之下,小军报云:黄公子督粮到了。决明子、金石斛同众将士等抬头-看,只见黄芪宛如天神一般的模样,怎见得,你只看来:

束发冠珍珠嵌就,绛红袍绵绣作成。穿山宝甲镶黄金,双翅银盔飞彩凤。

足踏云缝吊墩靴,腰束狮舞金绦带。手内马刀七钧重,坐骑瑞兽是麒麟。

当下黄芪交了粮草,参拜了元帅军师,见了父亲黄连与金樱子,列位俱各施礼毕,金石斛大相骇异。黄芪把遇仙得宝的事一一告知,黄连众将好不称羡,设酒致贺。是夕黄连之子黄芪宿于帐中,忽然宝刀长啸一声,如雷如电。黄连与众将起来视之,在那里放光,个个惊诧。次日黄芪面谒天子,探子王不留行飞来报道:“番将攻打地黄关甚急。”金元帅下令开关,领十五万精兵,列成阵势,三声炮响连天,两下鼓声震地,众将全身披甲。番兵二十万雄兵齐列成阵势,但只见:

烈烈旌旗似火,森森戈戟如麻。阵分八卦列长蛇,委实神钦鬼怕。

枪晃绿沉紫焰,旌摇绣带红霞,马蹄来往乱交加。乾坤生煞气,成败属谁家。

番阵中密陀僧骑刺虎,拿虎杖,擂鼓挑战。汉将木通要报一箭之仇,用百十斤的郁金刀接住厮杀。不十七八合,即大败而回。

这急了小将黄芪,拍动麒麟羯,其快如飞,足起祥光,众人无不喝彩,早已跑到密陀僧面前,把马刀一起砍入来。密陀僧持虎杖当头打下,黄芪闪过来,二人又是一场大战,怎见得:

两条龙竞宝,一对虎争食。马刀怒举半截金蛇,虎杖一飞全身玉蟒。

卒律律忽喇喇天崩地塌,黑云中玉爪盘桓;恶狠狠雄赳赳雷吼风呼,杀声内金晴闪耀。

两条龙竞宝眼珠放采,尾摆得水母殿台摇;一对虎争食野蛮奔驰,声震得山神毛发竖。

这回厮杀,好不厉害,众兵将看得呆了,一个跨虎的伏虎罗汉,一个坐麒麟羯的伏龙将军。当下二人战到五十回合,那密陀僧本事欠了三分,抵不住仙家的宝刀,杀得汗流浃背,骨软筋麻,便口中念念有词,喝一声疾,片时间乌天黑地,石走沙飞,狂风大作,细雨斜飞,汉兵大乱。元帅早已令胡桃、石兰二将整备犬血人溺等污秽之物,在高阜处撒泼下来,忽而狂风沙石不飞,乌云四散,重见一轮红日。

密陀僧见破了他的法术,大惊。黄芪又冲杀过去,密陀僧倒退几步,动用虎杖又斗了二十多合。密和尚腰间取一件宝物,如莲房一般,名曰露房蜂,抱在手中,喝声:“出。”只见那件宝物中飞出亿万赤翅蜂来。汉军众兵将见了大惊。那赤翅蜂迎风就大,如蝉壳一般的模样,口如铜针,把汉兵乱啄。

汉兵如风卷残云乱走奔逃,走不迭者尽被啄伤,其毒不可胜言,众军痛不可言,那蜂子又布阵的一般,却无一个啄黄芪。原来黄芪穿了仙家的宝甲,妖物皆近他不得,倒把马刀乱砍番兵。密陀僧着急收了法,令四员将助战,红曲、芜荑、羌活、乌梅各持兵器催令三军敌住黄芪厮杀。黄芪到底年幼,怎敌得那五员大将,被五个番将围在垓心,黄芪左冲右突,抖擞精神杀出重围,并无损折。汉天子同决明子、金石斛众人等都看呆了。只见黄芪跑动麒麟羯,起万朵祥光如飞而来。看得巴豆大黄目定口呆,番人个个吃惊,密和尚不敢追赶,皆回本营。巴豆大黄道:“汉邦有如此异人,这便怎么处治?”高良姜道:“不足为异,若黎卢去紫苑山求得五参神将下了山来,汉邦虽有千百个如此的异人,都叫他死而不恨,又况猛将尚多,有何惧哉。”却言黄芪回营,众人称贺,天子大悦,召至御前,黄芪三呼已毕,天子命赐黄金千两、彩缎百匹、金花二朵、美酒十瓶,封他为虎威将军,候有功之日再加升赏。黄芪谢恩已讫,欣欣而去。其父大悦,设洒畅饮。

次日探子王不留行报云:“致上元帅,番邦又到三员女将,乃是巴豆大黄的正宫密蒙花,即密陀僧之姐姐,并天雄元帅之妻马兰花,皆拜华山云母为师,学的法术好不厉害。又有徒弟红花娘子,乃番将红曲之妹。三个女将欲要挑战。”金石斛赏赐了,叫他再去打听,一面准备厮杀。

又有一小兵报云:“平番将军金铃子到了。”黄芪兄弟同金樱子出来迎了金铃子,同了二个将官打扮的进帐下礼毕。金铃子拜见了父亲金石斛说:“母亲言多多致意问安,银花姐姐亦有下落了,三日之后即当相见。”金石斛大悦。金铃子引二将与众官相见毕,入朝见过天子,天子大悦,问二将的姓名,金铃子奏曰:“面黄者乃尚书杜仲之族弟杜若也,面青者乃元老甘草之侄甘蔗也。”天子召至陛下,二人三呼已毕,立于其侧。天子吃了一惊,对军师决明子道:“此二人者形容古怪,世所罕见。”决明子同众文武官员看那个杜若之时,但只见: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