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第五回 木总兵起兵相助 天竺黄战败逃生

[ 驷溪云间子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兵书战计古来闻,首末相攻不可争。

算就劫营稳取胜,不堪匹马败纷纷。

却言郁李仁对天竺黄道:“大王如此英雄,何惧官兵,大王且出关交战,可以杀败来军。”那天竺黄听了,连忙披挂,拿了大砍刀,上了乌骓马,领了五百个喽罗兵,一声炮响,冲出关来。金石斛列成阵势,四个副将立马于门旗下。天竺黄抬头一看,那金总督威风凛凛,怎生打扮,但只见:

锦鞍骏马紫丝缰,金翠明盔耀日光。

雀画弓悬一弯月,龙泉剑挂九秋霜。

绣袍巧制鹦哥绿,战服轻裁柳叶黄。

顶上缨花红灿烂,手持铁杆点钢枪。

当下金石斛大喝道:“强盗,你好好将吾的儿女送来,饶你的性命。若有半点差池,叫你死在目前。”天竺黄道:“将军小必忿怒,你令爱小姐车过此地,误为抢劫,今已投池而死了,请将军收兵去罢。”金石斛大怒,喝道:“你这毛贼,巧苦花语,擅敢支吾,看枪。”那天竺黄舞刀急架相还,两个在蜀檄山下厮杀。这一场大杀,但只见:

一对南山猛虎,两条北海苍龙;龙怒时头角峥嵘,虎斗处爪牙狞恶。

似银钩不离锦毛团,如铜叶振摇金色树。翻翻伏伏,点钢枪无粒米放入;往往来来,大砍刀有千般解数。

大砍刀当头劈下,离顶门只差毫分;点钢枪用力刺来,望心坎略差半指。

用大砍刀的壮士,威风上逼斗牛寒;使点钢枪的将军,怒气起如雷电发。

一个是扶持社稷天蓬将,一个是整顿江山黑煞神。

当下金石斛与天竺黄杀到四五十合,未分上下,姜黄、白芷拍马前来相助。姜黄使方天戟,白芷用大刀,三个战一个。天竺黄抖擞精神,闪开枪,架开刀,迫开戟,杀到天昏地黑,日色无光。天竺黄看看要败下来,郁李仁在山上鸣金,那天竺黄把乌骓马一提,大败而走,急速上山紧守不出。金石斛离山十里下寨,在营中闷闷不乐。

却言宣州总兵木通,得了姐夫金石斛的消息要他发兵相助,即刻出兵从东杀来,直至蜀椒山下放炮攻打。却言天竺黄杀得一身冷汗,军师郁李仁接着:“大王,吾看这总督金石斛与大王对手,况他的手下又有四员健将,大王与他力战决不能取胜,今日他胜了一场,乘他不作准备,大王今夜可带领喽兵,悄悄去劫他的营寨,可得全胜。”天竺黄大喜道:“妙呵,军师之言有理。”候到夜间行事不提。且言木通在蜀椒山之东放炮攻打,只是不见有人出来。木通忖思道:吾看此山高险,那强人必不听见,不如待吾引兵去会过了姐夫再作区处。木通算计已定,领了人马,已是黄昏时分了,军士点上灯笼火把而行。

却说天竺黄候至三更,点了五百喽罗兵,含枚疾走有六七里多路,哪知后面木通的兵马也到了,只见后面灯笼火把不计其数,众喽兵先是大乱,吓得天竺黄魂不附体,想道:“中他计了。”急回马头,叫声:“喽岁们,随吾走罢。”早又被木通听见,知是强盗黑夜来劫营,当下不顾上下,执起玉金刀,把这些喽罗兵杀了大光。这边天竺黄大怒,叫道:“何处匹夫敢来杀吾喽罗兵。”把大砍刀一起,四下里混杀,喊杀连天。早早惊动了总兵。金石斛忙起来,叫声:“不好了,此黑夜何处厮杀?”秦艽道:“只怕那贼人来劫寨。”姜黄道:“莫非木总兵爷连夜到了。”金石斛道:“且杀出去。”急下令叫众军披挂,金石斛挑起了点钢枪,秦艽拿了朴刀,石羔拎了长枪,白芷持了方天戟,姜黄使了大刀,各个上了马,叫声:“众将官,杀将出去!”呐喊着嘎喇喇喇冲出马来。天竺黄正与木通厮杀,那木通好不了得,把百十斤的玉金刀舞得龙盘相似,杀得天竺黄汗流脊背。金石斛一匹马又到,用枪挑掉了数十个喽罗兵,秦艽、石斛、姜黄、白芷四将团团围住,杀得天竺黄两臂如酸,吁吁气喘,叫声:“罢了!”用了平生之力一冲,冲出马来,大败而走,那马是一匹乌骓劣马,杀得昏了,望西而走,如箭一般去了。

那军师郁李仁打灯在城墙上见了,大吓,正欲救助,不捉防木通在山下看得明白,左手拈弓,右手搭箭,不歪不斜正中了的,一箭射了郁李仁咽喉,一个翻斤斗跌下城来,呜呼死了。那些小喽兵被杀死大半,其余各自逃生。金总兵并木通合兵一处,抢上山去,已是天明,那强盗原来有厅房大厦,当下大处抓寻,只不见金银花小姐的踪迹。金石斛含泪,只好下山。木通相劝一番。金石斛道:“多承大舅不吝辛苦,引兵到此助吾灭贼。贼虽杀败了,吾的女儿未知生死存亡。”木通道:“姐夫小必烦恼,回去多致意姐姐,不要哭坏了。”木通作别,引了人马回去了。金石斛起兵拔寨,怏怏而返,这且不表。

却言那天竺黄被金石斛、木通等杀个大败,把乌骓马尽力一拍,走出有四五十里路,已到了潞州地界。日已至半,肚内又饥,只得下了马,走入饭店。店小二名曰阿魏,急忙端正酒饭,天竺黄这强盗吃了一角酒,五升米的饭,十斤牛肉,立起身就走。小二阿魏扯住要钱,天竺黄道:“俺的银子不在身上,你上在账上,改日来还你,”阿魏哪里肯放,叫起冤来。天竺黄火性起了,把小二一刀砍死。内里店主人胡葱走出来大叫道:“这清平世界,如何白吃了酒饭,倒把吾家的小二杀死。天下反了。”看的人拥了无数,大竺黄看来不是好路,忙忙上了马,大拍三下如飞而去。众人看见呆了。有人道:”莫非是差官,还像是强盗?”有的说:”只怕是报马。”众人纷纷议论。店主人胡葱立刻鸣官,告于潞州府棠华县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