艺术中国

中国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西汶书场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

第八十二回 一杯广座断送少年 双泪荒山悲怆死友

[ 程善之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话说朱武等一众,被栾廷玉捉住,在玉露禅院,扈成方欲讯问,栾廷玉道:“这是郓州案内要犯,我们知到的,何必讯问,【夹】瞒过兵丁,防漏风声也但是羽党众多,路上或有疏虞,就这里做了罢。”挥令兵丁,一一斩讫。【眉】栾廷玉处决朱武等人,有快刀斩乱麻之概,不失武将风度就山里埋却尸身,佛殿料理干净;车中物品,也检查清楚。回到曹州沿河巡检衙门来,栾廷玉把护照烧了,【眉】护照无灵,吴大军师所不及料者也哈哈大笑道:“此事办过,宋江招安的希望,已经九分九靠不住。只还有蔡京那头未稳,防吴用有他计,我们还要缜密些。”扈成道:“蔡京那头,只好仍找蔡九。”栾廷玉道:“我正是此意,我明日就去会他。贤弟你且在此弹压。好在王定现任泰安提辖,老将军王进,也由种经略先行官,驻扎大名府,倘若梁山泊知道此事,发愤兴兵,来攻打州城,你只坚守不战。等两路兵马发动,抄其后面,自然解围。”【眉】待机而定,是熟于兵法者扈成应命,栾廷玉押着车辆,又到郓州东平府来。

原来蔡九知府从兖州失陷逃出之后,亏得城池不久收复,事不曾报到京城,官职无恙。现在又调署东平。因感栾廷玉相救,又当阳、兖州两次惊骇,知道武将的有用;栾廷玉志在报仇,也极意联络,所以两下都处得来。当下栾廷玉见了蔡九,寒暄过几句,便请屏退左右,将所得梁山几件公文私信,一齐取出。蔡九见上有吴用等名字,大吃一惊,【眉】你几乎送命,当然要吃一惊问:“从哪里得来?”栾廷玉道:“小将原不知此事,【夹】诳蔡九者,恐冒破坏蔡太师招安之政策之嫌也缘前日在曹南山下,遇见二三十人,手持刀杖,拥护大队车辆,小将看形迹可疑,向前盘诘。不料贼人竟出兵器行凶,小将督率兵丁,围住格杀,夺得车辆,搜出公文。【眉】坐新娘轿子的话不谈了,此中写有权谋因事关太师,不敢擅动,特地前来奉告。”蔡九问:“那宋江信上所说金珠,现在哪里?”【眉】听到金珠,大有小儿食饼之乐,一定要眉飞色舞。【夹】急急跟来,活画出污吏口吻栾廷玉道:“现在小将都带来在车子上。因此贼原说是呈上太师赎罪的,也算一种公款.小将何敢擅行处分。【夹】真会说,不知武将从何处学来技俩好在车子在衙门口,只府尊传谕,叫人将车上三双黄皮箱搬进,便见分晓。”蔡九登时叫伺候人取来看过,收进去了。栾廷玉道:“这件事,完全是小将误会,弄假成真。”【眉】“弄假成真”四字,有将军欲以巧胜人,盘马弯弓故不发之概。谲哉,栾廷玉也蔡九道:“将军不必多虑!家父为人,我是晓得的。二十万金珠,只要十万到位,他老人家便无话说。【眉】儿子乾没老父的赂贿,想见蔡京夙有义方之教。【夹】先为自己干没地步.又说父亲贪婪,都缘得意忘形,自然流露栾廷玉道:“梁山那方面,赔了钱粮又折兵,替他想想,怎肯干休?他那乐和,便在太师肘腋之下,强盗心性,一有变局,何堪设想?而且他们如其不甘心,有意毁谤,传扬开去,还怕吹毛求疵的谏官,平地生出风波来。”蔡九道:“据你更怎样说?”栾廷玉道:“据小将看来,府尊只消写一封家报,极力向太师将利害说透,先就里面干干净净将乐和办了。一二旬内,梁山上未必打听得出。赶紧由太师转枢密院调种师道回来,从速将梁山剿平,【夹】灭口更怕什么?”蔡九拍案赞成道:“好主意!正合我心。宋江鼠辈,专和我们作对。眼前兖州这一次,虽不曾奈何得我,却是收复城池以后,两个小妾寻访无踪,多分吃那班草寇掳去。【眉】尊宠失踪,诚可痛心,吴梅村谓吴三桂“冲冠一怒为红颜”,与蔡老九可称同调父亲不知为何,忽地想要招安他们?料来定是我那欢喜生事的长兄,出这主意。你话不错,这信我立刻就写。只是你也秘密些,休要叫人知道。”【眉】要秘密些,当然不劳交代,此处可见出蔡九是个无用的纨绔子弟栾廷玉道:“好在前回盗案未结,小将只说搜得盗赃,现已寄库。”蔡九道:“好,好,好!就照此说法。”【夹】贪庸纨绔,情状可笑栾廷玉自回曹州原防而去。

可怜宋江,还高高坐在梁山泊上,耐心等候,指望金钱万能,买得蔡太师照节略行事,自已依旧是众人之长。不料朱武等去后看看将近一月,杳无消息。【眉】古今奸雄大率利用金钱万能垄断一切,结果也未必靠得住。作者为宋江写照,将此点道破唤醒痴人迷梦不浅此时梁山上大小头目,都纷纷议论:以为照吴用那天口气,招安十拿九稳,而且就在眼前,怎么石沉大海似的?莫不是假冒不成?宋江也有些听得。一天又一天,直等得心惊肉跳起来。有时候,一伏枕,便做希奇古怪的恶梦。这一日,早上起来,和吴用见面,彼此都说一个梦。吴用是梦乐和死了,宋江是梦朱武等被杀在山涧里。【眉】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,想见宋、吴苦心焦虑之甚彼此猜详之下,忽然到京里去伏侍乐和的喽罗来到山泊,报告:“乐和是死了。”两人大惊,忙问详情。那人道:“乐头领在相府里住,小人独自一个住在客店里。隔三五日,看见乐头领出来一次,知道太师相待极好,府里上下人等,都肯照顾。在相府里住下一月,居然连面皮也白胖许多。【眉】心广体胖,想见百合花之得意态度十几天前,太师府里宴客,所有大位官员通行在座,叫乐头领当筵吹笛,众人叹赏不绝。太师得意之下,吩咐替乐头领添一座位在旁,亲手将金杯斟满一杯,递给乐头领吃了。这一日,宾主尽欢而散。到了半夜,乐头领忽然肚痛起来。太师府中规矩严紧,半夜里哪能够去请医生,捱到天明,便咽了气。太师府里又不许停搁死尸,随即从花园里墙洞中拖出来,当时棺殓,抬出郊外便葬。【眉】从蔡九写信到乐和暴卒,中间有许多话删节未叙,此处耐人细想。若缕缕写来转觉无意味矣至于所有留下物件行李,在相府中都付火化。小人是第二日才晓得,到相府打听如此。”吴用不等说完,跌足道:“罢了,罢了!大事坏了!说甚么蔡太师蔡丞相,只一个害人的老奸罢了。”宋江还要问朱武、李云等等到京的消息,吴用摇手道:“不必问,不必问!自然是到了,不过他不知。”那喽罗果然称不知道。宋江道:“怎见得是到了?”吴用道:“金珠不到手,他好谋害人么?据我看来,岂但乐和,连他们七位性命都已难保,【眉】吴用以为蔡京因金珠到手而杀人,不知京正因金珠未到手而杀人,然而朱武等毕命,却已料到,毕竟吴用之谋虑过人一等也但中间还不知有无别的情节耳。”【夹】吴用只猜透七分,却猜不到栾廷玉吴用说着,只见宋江忽地“呵呀”一声,鲜血直喷,往后便倒。【夹】扈三娘一气,程小姐一气,关胜一气,到此凡四气矣,虽然倒下.毕竟耐得住吴用急忙和喽罗一边一个,左右架住,一面叫伺候的人,将宋江抬到后边床上睡下。【眉】与宋太公晕倒遥遥相应一面赶紧请安道全。宋太公、宋清闻信都赶到榻前看护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