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第七十九回 排祭品太尉当少牢 触碑石义夫殉烈妇

[ 程善之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话说林冲认得是当年买的宝刀,将来往膝上一横,高俅被青摇摇的刀光,从面上漾过,不由得双膝发软,要跪下来。林冲早经觉得,顺手把他往坐下捺住,笑嘻嘻道:“何必如此,还早呢,还早呢!”【眉】冷语逼人,凛若秋霜随掉过刀背,桌面上劈劈啪啪一阵敲,高叫道:“拿酒来,拿肉来,我们叙老交情,吃个畅快!”水手早托上一大盆肉,抬一坛子酒来,沙沙倾下三大碗。林冲举碗向高俅父子道:“快吃罢,我们真难得会面,莫错过!”啯的一口,一碗酒早干干净净。高俅父子要待不吃,林冲漾着刀,催快吃,怎敢不吃,连咳带呛地自灌自下了肚皮。林冲点头道:“好,好!吃了酒,怎不吃肉?”那盆里堆满一寸多厚、三四寸长挺硬的咸牛肉,林冲夹起来一口就是一片,又催他们快吃肉。惊得肉进嘴,忽地喝声“快吞”,惊得肉在嘴里跳,一路跌滚过了喉咙。【眉】较诸鸿门宴樊哙的豪情,愈觉透露白话文之所以可贵者在此林冲刀背又在桌上敲着催吃酒,三人一气都啯五六大碗酒,七八片肉,酒坛都见底了。收去台子,林冲却又酒兴发作,使起刀来,满舱冷风呼呼,寒毛都动。高俅父子伏在舱板上,不知怎地是好,半死半活地昏昏沉沉。一会儿,睁眼看时,月光从舱缝照进,父子彼此想着,大约是恶梦醒了。【眉】原来是梦,此正是文家故作狡猾处再看时,舱板上得密密地,舱里并无第三个人,日间前舱住的当差,后舱住的家眷,此刻都不知哪处去了。只前后的鼾声龙吟虎啸一般,父子两个依旧蜷着,不敢动。

渐渐天明,船又动了,只听风水声中,有人高唱苏学士的“大江东去”,正是林教头的声音。不多时,舱门又开,别是一个又瘦又黑的人进来,头戴浩然巾,歪到耳后,脚下登云履,踢在后跟,身上纻丝袍,纽扣全散,中间玉色丝带齐腰横束,高俅父子也不敢问,那人当面就坐。【眉】当面就坐,是不速之客只听前舱叫道:“时大哥,小心在意些,这是林嫂子祭品,不要饿瘦了,摆上台盘不好看。”那人应道:“阮七哥,我自理会得。”一刻,水手摆下桌凳,托了三大碗饭,几件菜蔬来。那人举筷道:“太尉、衙内,请哪请哪!”高俅父子哪里吃得下,勉强几口,停了筷子。那人碗底早已朝天,见他父子停筷,道:“不吃么?刚才阮七哥的话,听见没有?”高俅哀告道:“大王,实在吃不下。”【眉】可怜虫那人道:“莫非有病?”高俅趁势道:“委实有点子病,求大王宽恕!”那人掉脸向高衙内道:“老子有病,知道么?”高衙内不及回答,那人一把便将高衙内拖过,叫道:“快拿火锅来!”从腰间探出尺长尖刀,笑呵呵道:“衙内快些割股。老子病,除割股,还有别法么?”又叫道:“火锅快来!”一面割,一面喂他吃,才是到地新鲜第二十五孝呢!”【眉】二十五孝名词新鲜高衙内挣扎不得,臂上着刀,杀猪般叫。前舱的人早哄起来,齐声大笑道:“时迁大哥,你弄错咧!自来只有忠臣出孝子,哪有捉奸臣当孝子呢?放手罢!”时迁刚松手,只听水面扑通一声,原来高俅乘众人不在意,推开船舱,竟往河里就跳。【眉】较诸管仲连何如?被一手擎住,说道:“太尉,你是人曹的大官,怎么想到水府上任去?”【眉】水府上任,想是龙王要请太尉了说话的正是阮小五,船头上又一个跳下来,道:“太尉想是渴了,给他点喝喝,也见我们是会得伏侍贵人的!”接过来,头往下,脚往上,水面上一蘸一提好几下,这个却是阮小二。早听舱里叫道:“老二!拿上来,不要耍坏了林大哥的宝贝,没处赔哩!”阮小二把高俅重往船上一丢,道:“太尉保重!”【眉】太尉保重,承请关照如此这般,又闹一天。高俅父子,简直弄得只剩眼珠能转。【夹】奇语

第三天,清早,却好到了梁山泊,时迁先去报知宋江、吴用。计高俅家私,尚有金银六十余万,婢妾九人,童仆十三人。宋江大开忠义堂宣布:“这次林头领所得油水,十成中提八成入库,二成归公众分用。”先唤高俅童仆上来,道:“你们都是平民,家贫无奈,投靠显宦。我们梁山替天行道,决不伤害无辜。现在每人给银一锭,各自下山,寻求生路。”【眉】草头王假仁假义,拿贪官污吏所赚的民脂民膏,分给一班头领喽罗,可谓惠而不费各童仆叩谢而去。又唤婢妾上来,按姿色高下,分派这次跟随下山出力的头目喽罗为妻,也当场领去。此时林冲已到,宋江早已吩咐宋清备好祭筵,就在山神庙东边斋房设祭。高俅父子都已在水边洗刷干净,披红插花,木塞衔口,【眉】披红插花,大有新婚燕尔之概,木塞衔口,殆以高氏父子为马矣林冲临进又吩咐捆上一匹黄牛放在中间,合做三牲,摆上祭盘。【夹】太尉只算少牢,殆因其只能刮地,不会耕田也旁边曹正捧刀盘伺候。林冲道:“亡妻生前,吃斋保素的日子最多,身后哪得还享血肉?祭后,高俅父子可送厨下烹调,这牛更可放生。”曹正诺诺而退。林冲捧杯含泪祝道:“贤妻!你生平情义,我十年来,点点滴滴,都在心头,今日报此大仇,灵魂有知,念我情意。莫嫌山寨不洁,来享一杯。”【眉】林教头不失英雄本来面目哭着奠了。随后宋江等众人一一上祭,从辰时直到午时方才礼毕。

众兄弟重新替林冲作了贺。早见史进上前,递过一封书,道:“这是师叔【夹】改称呼者,从师父,不从梁山辈分也动身后两日,王师父处转朱贵酒店来的。”林冲看封内还有一纸墨榻碑文,心下明白,便先抽碑文看,上面道: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