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第七十八回 了前仇寨中进醇酒 消旧恨船头认宝刀

[ 程善之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话说宋江正和吴用商量大事,忽然董平来请面谈,吴用连忙催宋江快些到西寨里来。人到帐前,只见董平龙颠虎倒地睡在榻上,榻前好几堆血印,安道全坐在旁边。董平见宋江来,槌着榻边叫道:“哥哥!小弟中了毒了!不救了!”【眉】如闻呻吟叫苦之声宋江、吴用齐吃一惊,问道:“怎样地?毒从何来?”安道全道:“毒便是这桌上这瓶酒,小弟已细细检验过,是木鳖子毒。董兄弟酒吃太多了,小弟虽然进了解药,只不过暂时安静点子,心脏已伤。老实说,看七天后罢!”董平喘气道:“小弟不是怕死的人,但毒是何人下手?公明哥哥和吴军师都足智多谋,【夹】四字含多少疑心在内务给小弟一个明白,小弟虽死不恨。”吴用拿起瓶子,慢慢地看过一番,道:“这瓶酒是哪里来的?”董平道:“家中带来的。”吴用道:“什么酒?”董平道:“是台儿庄的竹叶青。”吴用问道:“买的还是朋友送的?”【眉】军师俨然有裁判官的态度董平道:“我手下有个小头目家住台儿庄,春间特地嘱他顺便带了一百二十瓶来,已经吃去小半,家中还有六十多瓶。”吴用道:“这瓶酒是在家里开了带来,还是在寨里开的?”董平道:“带到寨里来开的。”吴用道:“早间到寨之后,有人来此没有?”董平道:“林、魏、单三位头领都来过,谈了一会,先后到他自己寨里去了。”吴用道:“你将酒拿来,放在案上,自己曾经走开没有?”董平道:“小解一次,算走开一下了。”吴用道:“你开瓶时候,看清瓶子是原封么?”董平道:“这层没留心,大约【眉】“大约”二字含糊得很是原封的。”此时宋江见董平舌头渐渐蹇涩起来,安慰道:“兄弟不必忧愁,在我身上包你捉住犯人,叫你报仇雪恨。”说着,便同吴用走出,让安道全配药。

两人出来,走到机要室。吴用道:“我刚才仔细想过,第一便是买酒的小头目,大有嫌疑。其次去秋的那话儿,多少有点牵带。”宋江道:“我也做这么想,此案倘不破,在这人心摇动时候,你我都有些不利,但是急切寻不出个人手处。林、单、魏三人,是董兄弟西寨同事,或也有点着落,须请来谈谈。”吴用道:“单、魏两人,不须惊动。【夹】成见在胸林教头一人,尽够商量。此外花兄弟最是精细,也好参酌。”叫请林冲、花荣、卢俊义头领。一会子三人到齐,吴用把猜疑的几件,一一告诉。林冲道:“董兄弟帐前那头目,是他跟前最得力的人。他夫人带来一个丫鬟,就配此人。小弟平时看此人是个小胆小心的,不象敢做这种犯上的事。就山寨同人看来,董平弟平时玲珑倜傥,也不曾得罪过谁。这中毒的根由,着实有些费解。”卢俊义道:“酒既是他家中携来,我们也须留意他家里情形,不必专门在寨中着想。【眉】谈言微中董兄弟平日自号风流双枪将,或者未免有种种沾惹。小弟觉得女人性情,是最难捉摸的。”【夹】影前书贾氏花荣道:“军师第二件的疑心,虽有理由,但去年秋天的约会,小弟也恍惚听说他在其内。”吴用道:“他虽在内,可是东平的事,却不能脱干净身子,不比他人完全是力屈而来的。他们内里不能信任,就难保不发生猜忌。朝夕共事的人,尽有下手机会。”花荣道:“这也说得是。”宋江当下又商量几句,吴用又有别事料理,就请花荣、林冲两人担当一切,二人许诺。【夹】都为“足智多谋”四字,不能不极力托人,才好洗刷自己

花荣出来,顺首转到妹夫秦明家里。正见他夫妇两个在抱孩儿。花荣坐下,便谈起董平来,道:“象董兄弟这般和气,怎么也有人谋害?”他妹子道:“程小姐真是苦命,早些我和王英嫂子和她,三个人同时怀孕,两人都得小孩子,偏她不知怎地,三个月就小产。从此以后,夫妻情分,也不似从前那般浓厚。看她的温柔贤淑,我们山泊里,真正寻不出第二个。只可怜她脸上终年怪闷沉沉的,不曾看见她笑过一次。如今又遭这件事!”【眉】这不是家庭琐话,正是董平致死之根秦明道:“这是董兄弟忒会笑,笑脸被做丈夫的占尽了,还有什么给女人笑呢?”花荣道:“做丈夫的,各人情性不同,象妹丈,你便是不常见笑脸。”秦明道:“你叫我笑什么呢?”花荣拍着外甥道:“教阿爷笑。”【眉】滑稽之至秦明道:“这倒不错。咄!生下就是小强盗,如何不给人笑话?”花荣知道秦明脾气,也不多论,逗一回小孩,起身告辞。

一夜沉思,次早来看董平。董平得安道全如药调解,胸心稍宽,他娘子程氏带几个下人来抬董平回家养病。花荣见过了礼,却暗暗看她神情,虽是有几分愁闷之颜,指挥吩咐,非常从容干练,不现出丝毫仓惶恐惧的神气。【眉】活绘出一个女中丈夫来心下迟疑。回来,便叫喽罗请燕青、石秀。二人请到,坐下来,花荣便请他将贾氏同潘巧云当日情形,从头至尾讲说一遍。静听半天,不觉摇头。二人奇怪起来。花荣道:“我不为别的,我要揣摩荡妇的性格,可象我所猜的人不象?”【眉】绘声绘影二人道:“象么?”花荣连道:“不象,不象!”石秀问道:“究竟象谁不象谁?”花荣方才将董平的事,原原本本告诉二人,道:“公明哥哥急于要把这事弄澈底,小弟因外边摸头不着,所以疑心到他家里人。但是照你们二人说来,此人毕竟不象有外心的,是我错了。”燕青拍手大笑。花荣道:“小乙哥笑什么?”燕青道:“就是笑你花兄长,聪明一世,懵懂一时,怎么会悟不来?”石秀道:“小乙哥,请你老实说,怎样是聪明?怎样是懵懂?”燕青忍笑道:“老实说,你去问董大哥,泰山何在?”二句话,花、石两人齐跳起来道:“到底小乙哥聪明!”燕青道:“且慢着!这不过推想的话,不能做凭据。而且不好出口,究竟有无事实,还够费点子心思。须趁早去他家里踏勘,迟日怕改动形迹。”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