艺术中国

中国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西汶书场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

第七十一回 玉麒麟梦魂惊草莽 智多星妙证稳英雄

[ 程善之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话说卢俊义梦中看见自己和一百〇七个兄弟,一齐就忠义堂下草地里处斩,刀锋过处,煞地一阵清凉。【眉】《水浒》第七十回萧让将一百零八人姓名写出,此处卢俊义梦见一百零七人处斩,天然凑合于此.可悟文章着眼之方法忽然间身子直跳起来,定一定神,原来完完全全睡在床上。听那谯楼上已转五更,心里兀自跳个不住,一身大汗,还不曾收。次日早晨起来,左思右想,闷闷不乐。看看忠义堂上比肩的兄弟,渐渐觉得神情与前不同。退到自己房内,自己将心问心:“山寨里果真有好结果吗?打家劫舍,杀人放火,叫做替天行道,这便是替天行道吗?我卢俊义堂堂七尺之躯,枉然学得一身文才武艺,却死在强盗窠里,披千古臭名,真不值得。”一连几日,放心不下,渐渐的病魔缠将上来。心中展转,病如其更加重些,就此死去,倒比较干净,便索性不去支撑,倒将下来。【夹】可见病不沉重

一连三日,忠义堂上首领,除却宋江、吴用,最关心的便是燕青。除却二字双关燕青见卢员外连日不出,宋江吴用事忙,料理不到,便独自一个人来看员外。【夹】燕青眼里是员外.不是副头领只见员外挺在床上叹气,燕青走近前,叫声“员外”。员外只不答应,一连两三声。

卢俊义霍地坐起,睁着眼喝道:“你左一声员外,右一声员外,怎地?你须知道我现在做强盗了,叫我卢强盗好了,叫什么员外?”【眉】窃钩者诛,窃国者侯,古今大盗多矣,卢俊义认为盗,的是可人燕青一时低头,回答不出,彼此默默地呆了半天。【夹】不是不能回答,是怕更引出祸端来只见卢俊义眼中泪珠却滚滚下来,拍着床道:“卢俊义!卢俊义!你怎么今日到这个地步?”燕青瞧着情形,一看,四边别无他人,不觉也叹一口气道:“员外低声!如今忠义堂上宋公明哥哥大事处分快完,好待要来这里。”卢俊义道:“他来怎地?”燕青道:“员外!你于今是明白了。小乙有一肚子的话,几回要说,不好说,于今得空索性同员外说罢。只是员外你来此已久,怎么今日却发起感慨来?”卢俊义便把梦中的事,细细地告诉燕青一遍。燕青也就把吴用的妙计,卢俊义头一次上梁山泊,他如何教导李固,如何沟通贾氏,摆好罗网。等得回来下狱,却又遣兵调将,救上梁山。【眉】只此数语,把吴用智赚玉麒麟,张顺夜闹金沙渡,放冷箭燕青救主等事,包罗殆尽只说得一大半,卢俊义牙齿已咬得格格的响。燕青便道:“员外晓得,小乙不须再说,添得气苦,只是今日梦中的事,他们如其要来问病,员外可说出不说出呢?”卢俊义道:“那厮【夹】不叫公明哥哥了猜疑极重,我如说出,他必定说我平地造谣,摇惑人心。我看自从天书石碣以来,那厮神情更坏。其实他做的好事,谁人不知!”燕青道:“小乙看来,近日公明哥哥待兄弟们确是两样,但他另有着眼。【夹】伏笔小乙是知道的,无关员外的事情。可是员外一连几日垂头丧气的样子,接上又是害病,他们怎能不有几分估量?倘不说出,他们的闷葫芦打不破,也不甚好。据小乙看来,告诉大家,固然不得;就是公明哥哥,也防他突然变脸,不好收拾。只吴加亮那厮,不必瞒他。【眉】自来做领袖者多善猜疑,其立于运筹帷幄之地位者见事较明,此吴用略可推心置腹,而宋江不足与谋也。但一“做”字也,有分寸等一会,小乙去特将他约来,员外只要做推心置腹的样子,将梦里所见,拣可说的说明,他必然有话宽解。员外,你便现出大澈大悟的情形,敷衍他过去,不但无事,日后还有指望呢!”卢俊义道:“什么指望?”燕青道:“事未可知。员外你难道忘记了头一次上梁山泊的时候,旗子上写的字么?不要轻易灰心,只要员外保重身体便是!”燕青说一句,卢俊义点一下头。燕青出去,卢俊义又款款地睡下。

不多一会,吴军师便同安道全来问病。卢俊义称谢了。安道全请卢俊义伸出手来,诊了脉,开了些顺气宣郁的药,劝卢俊义道:“此病因忧郁而起,于今不可再闷;只要能得开怀,照服两剂便愈。”说着,起身告辞道:“前日柴头领的病,也和头领相似,现在也不曾全好,还要去看一看。”卢俊义道谢了,就床上拱手送安道全出去,却望了吴用一眼。吴用会意,由安道全自去,转过身来,傍卢俊义床边坐下。卢俊义叹口气道:“安先生真是天医星,恁地知道人心事。”

吴用道:“小可和公明哥哥,原先不知道员外抱恙,只奇怪因何几天不到忠义堂,恰恰这几日有些公事,没有空来相看。直到今日下午,听燕青头领说,方才得知。请问员外心中因何事忧郁?小可想员外豪杰心胸,浮云富贵,决不会思前虑后,舍不得当日家私的道理?员外!你有什么心肠?不妨告知小可,也好替员外稍为分忧。”卢俊义便附吴用的耳,将梦中光景从看见长人稽康,一直说到一百〇八人,在忠义堂下草地里处决为止。卢俊义又道:“梦中之事,哪里真有什么预兆,但是留在心中,总不免有些忐忐忑忑的,所以特地请军师来告诉一番。”吴用坐着,默默无言地,【夹】想听卢俊义说完,半晌,忽然哈哈大笑。【眉】忽然哈哈大笑,活绘一个智多星来直笑得卢俊义奇怪起来,问道:“军师笑什么?莫非笑卢某瞎说乱道么?”吴用连连摇头道:“不是,不是!小可笑是欢喜,是替员外得意。员外做的梦,千真万确,是将来的预兆。将来我们一百〇八人必定到这一天,是无疑的。替员外欢喜,便是如此。”卢俊义道:“果真到这等地步,还有什么得意呢?”吴用嗤的一声道:“员外!你到底是员外,【夹】吴用称员外之心,意与燕青不同,于此表出卢俊义之不肯党贼,亦借口中“到底”二字点明你兀自不曾回头想一想呢?小可要请问员外,我们忠义堂众位弟兄,比你那贾氏娘子如何?管家李固如何?”【眉】与上文教导李固沟通贾氏等语遥遥相映,章法完密卢俊义摇头道:“军师恁地颠倒说法,这些淫滥卑污的禽兽,哪里还配得提?”吴用道:“照员外这样说来,是一定抵不上我们忠义堂上众弟兄了。但是员外平下心来看,假如当日没有那一出伤天理蔑人伦的事.【央】事是谁串成的?军师认员外不透,弄巧成拙,就此一语伺候员外是非常忠顺的。员外!你看可比得上比不上呢?”卢俊义连连摇头道:“什么话!什么话!军师!你尽绕着这些话头怎地?”吴用道:“员外既如此说法,那么,就员外安居在大名城里快快活活地,享豪富的家私,一直无忧无虑高寿百年,考终正寝,也无过孝帏之内,得这几人的些些眼泪罢了。不是小可夸口,我们山寨里一百多位英雄豪杰的弟兄,照员外梦中的景况,一个个视死如归,甘心为员外舍命。员外!为你一人,大家朝死路上走。员外!你离开我们忠义堂,天涯海角,去找找看,找得一两个人,便是万千之幸,只怕还不得能够呢?员外!你能得和英雄豪杰的一百〇七个弟兄同生同死,却不欢喜,难道真的要在家里考终正寝,受寻常儿女的眼泪才欢喜么?员外!你太以看重了寻常儿女的眼泪,看轻了英雄豪杰的颈血了。员外!你想想看,山泊上一百〇八人,这梦只配员外一个人做,又可见得老天对员外的意思。你再要忧愁发病,不是小可瞎说,你太于员外气了。”【眉】如山崩如峡流气重,字句下得亦重.所谓军师议论真是透澈,乃作者启示学文之方法,不可不知吴用一席话,说得卢俊义哑口无言。停一会,挣扎下床,对吴用深深一揖道:“军师议论,真是透澈,卢某顿开茅塞,领教多多。”吴用见卢俊义一时醒悟,【夹】此吴用所谓醒悟也也自欢喜,又坐一会,告辞而去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