艺术中国

中国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西汶书场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

卷五百十九

[ 李焘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起訖時間 起哲宗元符二年十二月盡其月

卷 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五百十九

帝  號 宋哲宗

年  號 元符二年(己卯,1999)

全  文

十二月戊戌朔,玠還至省章峽,叛羌邀之,玠戰沒。初,羌人中叛,諸城被圍,既而師出,圍解,咸即歸順。獨鼐宗堡遂北附夏戎,夏戎亦不敢有之,諭羌人自為守,假兵數百戍之而已。高永年謂:鼐宗北控夏戎,南接省章峽,西連宗哥,形勢天險,得之則足以為吾捍蔽。而省章峽道路無阻,然主者略不加意,苗履等領大軍經其地,亦不能取。鼐宗叛羌因結連鼎淩宗羌,間遣人伏省章峽隘險中,肆行剽劫。朝廷竟以道路梗塞,遂棄青唐,然不知失策在不取鼐宗堡耳!

鄜州觀察使仲當卒。贈開府儀同三司,追封順國公,諡惠穆。

己亥,知祁州馬仲良追兩官,免勒停,仍不用□法。以不詳悉根磨進築平夏、靈平役兵死亡人數故也。(布錄云:仲良以平夏不以時遣役兵,為西人所殺擄者甚觽,特降兩官。)

樞密院奏擬石澈等九人差遣,澈擬京城東面巡檢。御批:「不差,餘依奏。」曾布因謝上以失於奏稟,極皇恐。上曰:「小事,但澈不可作巡檢耳。」布曰:「澈於法當再任騏驥院,并乞巡檢,臣以騏驥院差遣高,故且與巡檢。」上曰:「再任卻不妨,巡檢須擇才武者。」澈乃徐王婿也。(布錄己亥。)

庚子,夏國差使副令能嵬名濟等詣闕,進上誓表謝恩,及進奉御馬。詔依例回賜銀器、衣著,各五百匹兩。(十月八日丙午呂惠卿云云可考。)

辛丑,遼國遣使臨海軍節度使耶律應,副使中大夫、守祕書少監、充乾文閣待制王衡,來賀興龍節。

壬寅,夏國主上表言:「竊念臣國久不幸,時多遇凶,兩經母黨之擅權,累為姦臣之竊命。頻生邊患,頗虧事大之儀;增怒上心,恭行弔民之伐。因削世封之故地,又罷歲頒之舊規,釁隙既深,理訴難達。昨幸蒙上天之祐,假聖朝之威,致凶黨之伏誅,獲稚躬之反正。故得遐馳懇奏,陳前咎之所歸;乞紹先盟,果淵衷之俯納。故頒詔而申諭,俾貢誓以輸誠。備冒恩隆,實增慶躍。臣仰符聖諭,直陳誓言。願傾一心,修臣職以無怠;庶斯百世,述貢儀而益虔。飭疆吏而永絕爭端,誡國人而恒遵聖化。若違茲約,則咎凶再降;儻背此盟,則基緒非延。所有諸路係漢緣邊界至,已恭依詔旨施行。本國亦於漢為界處已外側近,各令安立卓望并寨子去處。更其餘舊行條例并約束事節,一依慶曆五年正月二十二日誓詔施行。」詔答曰:「爾以凶黨造謀,數干邊吏,而能悔過請命,祈紹先盟,爾之種人,亦吾赤子,措之安靜,迺副朕心。嘉爾自新,俯從厥志,爾無爽約,朕不食言,所宜顯諭國人【一】,永遵信誓。除疆界並依已降詔旨,以諸路人馬巡綽所至,立界堠之處為界【二】。兼邈川、青唐已係納土歸順,各有舊來界至,今來並係漢界;及本處部族有逃叛入爾夏國者【三】,即係漢人;并其餘應約束事件,一依慶曆五年正月二十二日誓詔施行。自今以後,恩禮歲賜,並如舊例。」答詔兩府共定,非學士院所草也。

又詔,夏國主誓表內「誡國人而」字下一字犯真宗皇帝廟諱,令保安軍移牒宥州,聞知本國,應失點檢經歷干係人,並重行誡斷。(十月十八日丙午布錄云云當考,或移入此。)

龍圖閣直學士、朝奉大夫、環慶路經略安撫使、兼馬步軍都總管、知慶州高遵惠卒。先是,上諭曾布曰:「高遵惠,再檢見元祐中有章疏論罷吏祿,以為先帝法度不問是非,一切欲改,此大臣有私意於其間,不可不察。又規切太母,云『不可斂怨天下』,此極不可得。」布曰:「當時敢出此語,誠觽人所難,陛下累欲召遵惠還,若爾,尤不可不召,臣當與三省更議可代之者。」上曰:「甚好!」又曰:「賈種民亦有章云盡罷苛法之語,莫不可!」布曰:「此正與王存言橫斂一般,亦可謂詆斥也。」上曰:「遵惠論種民事,莫是否?」布曰:「寺監無不由六曹直達都省者,遵惠為侍郎,職所當議。」上又曰:「遵惠言紊亂官制。」布曰:「如此誠紊亂官制。」上又曰:「種民言罷苛法者,是上書。書中云更有一冊文字,言十餘事,尚檢未見。」又曰:「章惇終不喜遵惠。」布曰:「人言其以遵惠擊種民,故惡之。」上曰:「遵惠歸作尚書侍郎皆可。」布曰:「龍圖閣直學士恐難作侍郎,權尚書可也。」布退,語三省,但以上云「遵惠又有章疏欲召還,莫可別議慶帥否?蔣之奇是太中大夫,自可帥。」觽曰:「未敢議除之奇。」布曰:「上不以為不可。」惇曰:「慶不須兩制,一直閣可矣。」布曰:「直閣固可帥,但未知誰可為直閣。」許將、蔡卞皆曰:「未見其人。」既而又欲以孫覽帥慶,布曰:「范鏜可否?」觽默然。布曰:「以鏜易覽如何?」卞曰:「如此即不妨。」又語及呂仲甫,卞曰:「曉事,卻不敢為非,亦恐未可也。(布錄此段在十一月十七日乙酉。)

其後上累諭布,欲召還遵惠,而惇終未決。布因言:「陛下累欲召遵惠還朝,亦曾與三省議,但以難其代者。惇謂不必兩制,直閣皆可往,觽皆曰未見有可除直閣者。臣意謂蔣之奇是太中大夫,似可除慶帥,兼未須除職。」上曰:「之奇亦無事,除職亦不妨。」布曰:「聖意如此,中外所不知,只如前日面諭韓忠彥,豈觽論所敢及。然尚書而下,從官太闕少,若非斷自聖意,恐議論必難合。前日聖諭欲以遵惠權吏部尚書,臣以為太重,刑部久不得人,以遵惠為刑部必稱職,忠彥為吏部甚允,況韓琦定策立英廟,此功不可忘。陛下留意忠彥如此,臣退而鼓舞稱頌,此豈今日大臣所能啟發聖慮!然忠彥、遵惠召還,皆出聖斷,又之奇亦未當除帥,若出自中批,使人知出聖意,不須政府進擬也。」上欣然曰:「待批出。」既而寂然,疑有間言之入者。已而遵惠卒,後數日,遂除之奇為代。(此段在十一月二十八日丙申。十四日辛亥,新知汝州蔣之奇知慶州。舊錄云:遵惠素自檢慎,無子弟過。方宣仁垂簾初,奸臣迷國,繩檢族人,一以法度,不生異意,特付遵惠以家事,躬自表率,人無間言,族人稱之。新錄辨曰:遵惠于高氏屬尊而賢,宣仁付以家事,使繩檢族人。史臣輒增「奸臣迷國,不生異意」八字,不惟意涉誣謗,兼亦文意全不明白,合刪去八字。舊本又云:然能遠嫌,不為苟合以希進用,引義抗章論述先烈,士人多之。高遵惠傳云:遵惠卒,贈樞密直學士,賜白金五百兩。邸報亦有此事。三省、樞密院同奉聖旨,高遵惠在元祐中言事切直,特贈樞密直學士,賜銀五百兩。暣:「神宗厭代,異志專朝,汲引怨望失職之人,謗訕美善可久之法,趨時射利,鮮不雷同;送往事居,孰能特立?追褒往善,用激澆風,爾趣操清修,才力明敏,蒙休后族,席慶勳門。方元祐之紛更,獨抗章而論列,出于忠憤,發自誠心。謂官制職緡之優,何倉法吏祿之重,非三司之經費,皆諸色之蠲除。榷貨元條,并市易而俱廢;執政親屬,緣迴避而更升。言路快意,而專務攻排;人情希旨,而漸成貪恣。先帝披觀□牘,擢貳地卿,會帥閫之需才,冠河圖而進職。方資遠畫,坐鎮西陲,云何不臧,遭此奄逝。凶訃來上,怛傷久之。特躋宥密之華,昭示哀榮之典。尚其不昧,知此褒嘉。」據告詞稱先帝,即不在哲宗時也,當考年月。遵惠傳云,為左右司員外郎【四】,上疏論法度更張,事有當否,如先帝所施設,未可輕論。此事已附元祐元年四月八日。遵惠贈密直學士,在元符三年二月丙寅。)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