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卷五百十

[ 李焘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起訖時間 起哲宗元符二年五月盡其月

卷 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五百十

帝  號 宋哲宗

年  號 元符二年(己卯,1999)

全  文

五月癸卯朔,降授朝請郎、權刑部侍郎周之道,朝散大夫、刑部員外郎許介卿,宣德郎、刑部員外郎錢蓋並降一官,以參定前秦鳳路提點刑獄劉何辨雪制勘公事不當故也。復命何提點永興軍等路刑獄,曾布力爭之,閏月辛巳乃罷。(劉何放罷秦鳳提刑,在正月末,復為永興軍提刑,即五月一日,十二日甲寅所錄,附此。布錄載何事甚詳,悉附見閏九月十二日辛巳。何與遠小知州,當考。)

章楶奏,統兵赴南牟會進築。(布錄癸卯,四月七日楶奏,當考。)

甲辰,朝奉大夫魯君貺為司農少卿,通直郎王峴為軍器少監,太常博士、崇政殿說書周常為著作佐郎。常言:「伏見厚裕以上諸陵寢中器物,止以純銀鍍金,而衣裳服用,又無珠玉之飾,蓋是先帝時常有訓誡,務在質素。惟裕陵洎宣仁聖烈皇后寢中所藏珠玉服用、純金寶器尚多,欲收其器服,納諸景靈殿寢中,以遵先帝遺誡。」詔令逐陵遣官管押赴奉宸庫送納。

降授禮賓使、熙河蘭會路鈐轄李沂改秦鳳路。

熙河蘭會路經略使孫路言:「鈐轄王愍,踏逐到會州西地名巴寧會,地形高爽,土脈堅潤,比之古會州尤更險要。臣欲候青南訥心等處城寨畢工,躬親按視進築。」詔孫路審度以聞。(四月二十五日丁酉布錄云云,已附本日,恐與此相重,更詳考之。)

殿前副都指揮使姚麟斷魏吉不當,開封府得旨放罪,牒閤門責限謝恩。曾布言開封府不應如是,上然之。詔開封府官吏放罪,殿前司吏送大理寺取勘,仍令三省立法。章惇以為不可止放罪。詔府官各罰銅二十斤,吏送大理寺勘。并詔自今命官合勘斷及放罪,並依條奏審,違者以違制論。既而呂嘉問乞免放勘,府吏各罰銅八斤;殿前司吏經赦特決杖勒停,降資衝替。(布錄甲辰,又己酉,又甲子。)

黃敏用乞移涇原帥府於鎮戎軍,以平夏城為鎮戎軍。上謂敏用越職,觽言奏陳利害,恐難坐罪。遂不行。(布錄甲辰。敏用何官,當檢入。元符元年六月九日,以同管勾成都府、利州、陝西等路茶事,差按視涇原路進築城寨。)

丙午,淮南、兩浙路察訪孫傑言:「昨奏前發運使呂溫卿興販簰板事,江州稅務看驗得合稅錢一百九十貫,本簰勾當人呂文廣不伏送納,本務、監官、承事郎張華民具申江東轉運使司,稱:顯是本人不顧公法,欺壓州郡。看詳華民迺監當小官,正在部屬,不畏權勢,敢與抗辨,以道守官,誠未之見,望賜銟擢,以勸奉公守法之吏。」詔張華民特與減一任監當,令赴部與親民差遣。(布錄:是日,上詢:「李雲從者何人?」布云:「陛下必記憶,呂嘉問知荊南,夜留城門,往其家宴飲,與其妾間坐,和詩及小詞。」上云:「不記,莫是元祐事。」布云:「乃紹聖事。嘉問在荊南買金虧價及他事甚多,下湖北路監司體量,皆有實狀。惇、卞此時方相得,力主之,安燾、李清臣乞不原赦,亦得旨。既體量到,卻送嘉問分析,便以為無罪斷放。當時若以體量狀按治,嘉問已粉碎矣。外議云皆嘉問合有今日官職,故倖免。」上方云記得,仍云:「李雲從上書極亂道,適欲罷差遣,以上書故未欲罷。」)

熙河蘭會路鈐轄折可適知西安州兼管勾沿邊安撫司。其撫納降羌及招置弓箭手、開墾田土、應干邊防措置等事,內有急切待報不及者,聽一面從長相度施行;於敕令有妨,仍從經略司奏請朝旨。從章楶所請也。(從楶所請,據布錄增入。)楶又乞與環慶蕃官慕化換漢官,詔與準備差使。又乞修天都山廟,詔封順應侯,仍以順應為廟額。

丁未,刑部言:「驅磨告發出失陷錢物,合推賞者,令上戶部參驗。如有請屬冒賞,各杖一百;賞錢五十貫文【一】。」又乞立偽造文鈔及知情者流配、告賞等條。並從之。(舊本特詳,今從新本。)

戊申,權戶部尚書□居厚言,乞應官員外任請給,並令隨處依條勘給【二】。從之。

鄜延路經略使呂惠卿言:「準朝旨,如收接表狀訖,西人欲歸衙頭取稟,亦聽從便。契勘夏國羌嵬名寨等乞詣闕訃告,兼令附謝表狀前去。其嵬名科逋等只齎公牒前來,稱:章表見在衙頭,待回去聞之國主。已令順寧寨將官作本處意度,說與西人,既章表見在衙頭,回去說知國主,差使副或使臣送來,候得表狀,奏取朝廷指揮。」詔呂惠卿依已降指揮施行。(二月十一日、四月七日、二十四日,又五月六日。)

詔秦鳳不合勾保甲防守、權經略孫賁罰銅三十斤。

鄜延奏進築金湯寨畢工,賜銀合茶藥。

是日,曾布既與章惇、蔡卞等同進呈蹇序辰、范鏜制獄,再對,又言:「惇、卞各有所主,卞主序辰,惇主鏜。此兩人皆惇、卞未相失時共力薦引,今惇惡序辰,卞以鏜舉呂升卿自代,疑附惇而異己,遂惡之,以此議論各有所偏。不惟此兩人,如周穜、呂嘉問亦皆惇、卞所主,今既相失,惇遂惡嘉問,而卞惡穜。此數人者,亦誠各有所專附,大約今日士人,皆分隸惇、卞門下。如許將、黃履,既不能有所主,亦不為人所趨,故皆無門下士。臣在西府,亦無以威福人,兼亦無所黨與,故門下亦無人。平時以公論稱薦趙挺之、郭知章輩,亦未嘗與之為黨。挺之輩蓄縮避事,亦嘗陳於陛下前,無所隱。只如挺之昨草呂孝廉京東轉運使詞,得罪士論,既自羞愧,卻乞外郡,諒陛下亦不知其請郡為此。其他奔競好進之士,不趨惇則趨卞。然惇性簄率,多為卞所窺,雖與卞相失,然極畏卞,此許將、黃履及三省人吏所共嗤笑。臣嘗問惇諸處闕官不除人,惇曰:『才除一人。』又云:『是元祐黨或有何罪惡,以此不能除得。』其意蓋指卞也。卞答之曰:『元祐黨最分明者,莫是劉昱。』以昱為惇所主,故惇默然。惇用昱誠不當,以至引蔡肇、陳師錫,皆卞所指以為元祐人。此數人者誠不足引,趙挺之云:『蔡肇譖鄒浩於蘇轍,遂被逐【三】。」師錫亦是軾、轍門下儇薄多言之士。惇嘗與臣言,自來於陛下前不曾言元祐人不可用;誠如此,乃是公議。人才難得,豈有一經元祐任使之人,便不可用?然宰相當曠然以公議收采人才,今乃獨偏於劉昱、蔡肇輩,宜其為卞所非也。」上曰:「劉昱並不曾行遣,用蔡肇殊不當,陳師錫乃先帝所黜,亦不當用。」布曰:「惇如此,所以畏卞。然臣常謂大臣能以大公至正之道收用人材,危言正色為朝廷分別是非邪正,孰敢以為不然者?今惇、卞各有所偏,故是非無以相勝。惇初與卞同引序辰、嘉問輩,今雖悔之何所及?如臣則不然,自初秉政,得事陛下左右,便言惇引朱服、蹇序辰為卞所誤。至今五六年,臣此論未嘗變,以至與惇、卞議事,亦未嘗小為之屈。臣嘗語人,以謂卞雖不樂臣,然與臣共事,必不敢與臣異,蓋惟理可以服人也。」(序辰、鏜制獄,具在六月二十二日癸巳。)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