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

卷五百九

[ 李焘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起訖時間 起哲宗元符二年四月辛卯盡其月

卷 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五百九

帝  號 宋哲宗

年  號 元符二年(己卯,1999)

全  文

夏四月辛卯,遼國泛使蕭德崇、李儼等辭【一】。置酒于紫宸殿,授以報書曰:載書藏府,固和好于萬年;使節馳軺,達誠心于二國。既永均于休戚,宜共嫉于凶姦。惟西夏之小邦,乃本朝之藩鎮,曲加封植,俾獲安全。雖于北嘗預婚姻之親,而在南全居臣子之分。涵容浸久,變詐多端。爰自累歲以來,無復事上之禮,賜以金繒而不已,加之封爵而愈驕。殺掠吏民,圍犯城邑。推原罪惡,在所討除。聊飭邊防,稍修武事,築據要害,扼控奔衝。輒于去歲之冬,復驅竭國之觽,來攻近寨,凡涉兩旬。自取死傷,數以萬計,糧盡力屈,觽潰宵歸。更為詭誕之詞,往求拯救之力,狡獪之甚,于此可知。采聽之間,固應洞曉。必謂深加沮卻,乃煩曲為勸和。示以華緘,將之聘幣,禮雖形于厚意,事實異于前聞。緬料雅懷,誠非得已;顧于信誓,殊不相關。

惟昔興宗致書仁祖,諭協力蕩平之意,深同休外禦之情。至欲全除,使無緃類。謂有稽于一舉,誠無益于兩朝。祖宗詒謀,斯為善美;子孫繼志,其可弭忘!今者詳味縟辭,有所未喻,輒違先旨,諒不在茲。如永念于前徽,宜益敦于大信。相期固守,傳示無窮。矧彼夏人,自知困蹙,哀祈請命,屢叩邊關。已戒封疆之臣,審觀情偽之狀。儻或徒為空語,陰蓄姦謀,暫示柔伏之形,終懷窺伺之志,則決須討伐,難議矜容。若出自至誠,深悔前罪,所言可信,聽命無違,即當徐度所宜,開以自新之路。載惟聰達,必亮悃悰。方屬清和,冀加葆嗇。續遣使人諮謝次。又回白劄子曰【二】:

夏國自李繼遷之後,建國賜姓,莫非恩出當朝,所有疆土,並是朝廷郡縣之地。昨自元豐以來,累次舉兵犯塞,中間亦曾赦其罪戾,加以封冊,許令朝貢,兼歲賜金帛,又遣官與之分畫疆界。而狡詐反覆,前後于陝西、河東作過不一【三】,無非母子同行,舉國稱兵,攻圍州軍城寨。去冬又于涇原路攻打城寨近二十日,攻城之人,被傷殺者,不啻萬數,勢窮力屈,方肯遁歸。比之日前,愆過不為不重,所以逐路邊城,各須出兵討逐捍禦,及于控扼賊馬來路,修築城寨,禦其礶衝。夏人自知罪惡深重,乃更締造詭詞【四】,飾非文過,干告北朝,求為救助。緣南北兩朝百年和好,情義至厚,有同一家。夏國犯順,罪惡如此,北朝所當共怒【五】。兼詳慶曆四年,(慶曆四年七月癸未,耶律元衡來告西征。實錄具載其書,與此小有不同。)興宗皇帝致書仁宗皇帝云:「蠢爾元昊,早負貴朝。疊遣林牙齎詔問罪,尚不悛心。近誘去邊民三二百戶,今議定秋末親領師徒,直臨賊境。」又云:「恐因北軍深入【六】,卻附貴朝,或再乞稱臣,或依常作貢,緬惟英晤,勿賜允從。」又慶曆五年書云:(慶曆五年正月,耶律宗睦來告西征回。實錄不載其書,兩朝誓書冊內有之,當考。)「元昊縱其凶黨,擾我親鄰,屬友愛之攸深,在蕩平之亦可。」又云:「藩服亂常,敢貢修之不謹;親鄰協力,務平定以永綏。」

又皇祐元年再報西征云:(皇祐元年三月己未,蕭惟信來告西征,實錄具載其書。)「元昊伺窺邊事,特議討除,再幸邊方,欲殲元惡,而夏國馳告,元昊云亡。嗣童未識于矜存,狡佐猶懷于背誕。載念非緣逃戶,可致親征;孰料凶頑,終合平蕩。苟有稽于一舉,誠無益于兩朝。」至皇祐二年報西征回,則云:「爰自首秋,親臨戎境,先驅戰艦,直濟洪河。尋建浮梁,洎成戍壘【七】,六軍蓄銳,千里鼓行。」又云:「專提騎旅,徑趨梟巢,髃物貨財,戈甲印綬,廬帳倉牔,喰橐之屬,焚燒殆盡,螫毒尋挫,緃類無遺。非苟竄殘旅,全除必矣。」又云:「兼于恃險之津,已得行軍之路,時加攻擾,日蹙困危,雖悔可追,不亡何待?載想同休之契,頗協外禦之情。」

深惟北朝興宗皇帝敦篤勸和,情義兼至,方夏人有罪,則欲協力討除;及西征勝捷,則馳書相慶,慮彼稱臣修貢,則欲當朝勿賜允從。自來兩朝歡好歲久,契義日深,在于相與之心,宜加于前日。今乃以夏人窮蹙之故,詭詞干告,既移文計會,又遣使勸和,恐與昔日興宗皇帝書意稍異。況所築城寨,並無與北朝邊界相近之處,即非有違兩朝信誓。必料北朝臣僚,不曾檢會往日書詞及所立誓約,子細聞達。

尋具進呈,奉旨:「據夏人累年于當朝犯邊作過,理合討除。況今來止是驅逐備禦,于兩朝信誓及久來和好,殊不相干。兼夏人近以事力困窮,累次叩關請命,且云國母喪亡,姦臣授首,欲遣使告哀謝罪。緣夏國久失臣節,未當開納【八】,今以北朝遣使勸和之故,見令邊臣與之商量。又緣夏人前來曾一面修貢,一面犯邊,慮彼當計窮力屈之時,暫為恭順,以□我邊備。邊臣審察【九】,見得情偽,若依前狡詐,內蓄姦謀,俟後少蘇,復來作過,則理須捍禦及行討伐。若果是出于至誠,服罪聽命,亦當相度應

先是館伴所言:「信使以白劄子云『西人悔過謝罪,許以自新』,則是全不干北朝遣使之意。兼未見答『休退兵馬,還復疆土』八字,往復久之,未肯收受。」詔二府改定進呈。(布錄此段在乙丑,今附此。)遂改定云:「夏國罪惡深重,雖遣使謝罪,未當開納。以北朝遣使勸和之故,令邊臣與之商量,若至誠服罪聽命,當相度許以自新。」上稱善。初,章惇云:「夏國作過未已,北使雖來勸和,亦須討伐。若能服罪聽命,雖北朝不來勸和,亦自當聽許。」布曰:「如此止是廝罵,卻了事不得。」遂如布所定,觽皆以為然。再對,具以白上,上亦以為不可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