艺术中国

中国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西汶书场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

卷五百二

[ 李焘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起訖時間 起哲宗元符元年九月盡其月

卷 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五百二

帝  號 宋哲宗

年  號 元符元年(戊寅,1998)

全  文

九月丙午朔,詔法酒庫監官自今朝廷差人。

丁未,詔以霖雨罷秋讌。

詔除破樞密探過□錢三千餘緡。故事,執政每員月支□錢三十五千,密院歲賜添□錢一千七百緡。自元祐三年以後,西府修葺及造陳設什物,冗費漸廣,而□吏數增物價有至一倍以上,用度寖多,遂探請至元符三年終。而自林希罷政,亦探請過三年前□錢。曾布欲回納,上悉令除破。布更欲立法,令今後不得探請,仍令量入為出,不得支過歲額錢數,歲終令承旨具有無侵支錢數聞奏。仍令承旨司取索冗費,看詳裁減。上曰:「執政飲食之費、不足校,亦不可裁減削弱,歲終亦不須奏。」止令申樞密院擬定修葺及行事之費,皆令增一倍。布自言:「三省主□庫者方送大理寺根究,乾沒假貸錢僅萬緡。密院乃無此弊,但所增物價寖高,故一食之費價倍於前日。」自是悉立定規例,無復可過為侵盜。三省喜謂布曰:「得此約束,悉可遵用,遂蒙成矣。」

己酉,中大夫、知亳州林希知杭州,朝請郎、知汝州邢恕知應天府。御史中丞安惇奏疏論希、恕除授不當,疏留中不出。(此據布錄。)

試中書舍人趙挺之兼侍講。

是日,三省擬周常、葉棣承曾旼【一】、□伯舉為侍講,而宰執各有所毀譽,唯周常為黃履力薦而無毀之者【二】,佹得之矣。上令具姓名呈,及是,上曰:「除趙挺之。」觽愕然,蓋非素議所及也。上曰:「熙寧初首選為學官。」觽莫敢異。既退,章惇謂曾布曰:「挺之已除講官。」布曰:「得人。」履亦稱善,又顧布曰:「更有一人質甚美,亦可用。」布曰:「亦聞之,乃周常也。」

先是,上問布識周常否【三】,布曰:「臣不識之,亦不知其如何。」上曰:「黃履力薦之,以謂可在經筵。」布曰:「經筵乃在侍從,最為親近要切之地,所擢必得人望,如常者觽人所未深知,萬一誤擢為可惜,不若只於從官中擇人。如趙挺之乃熙寧初首選為學官,莫如此人為宜。」上矍然曰:「好,好!」布又言:「陛下聖質,睿明出於天縱,於邪正善惡無不洞照。若挺之、知章輩,非出聖意擢用,無緣得進,外議孰不鼓舞稱頌。經筵之選尤不可輕,願更留聖意。」(布錄在八月二十九日甲辰,今附此。常卒為說書在九月十八日癸亥。)

龍圖閣待制、新知杭州虞策為戶部侍郎。(元符三年十月二十三日,又以前戶侍權戶尚。)

溫州防禦使曹評為真定路副總管。樞密院初擬定與都鈐轄,上特除副總管,且曰:「先帝待慈聖家極厚,此不足惜也。」

詔孫杞罷右司郎中與知軍差遣之命勿行。

先是,御史中丞安惇論杞察訪河北案舉失職,故罷右司。未幾,杞卒於道,遂有是詔。(十一月三日丁未,鄧棐又云。)

權吏部尚書葉祖洽言:「近劉摯、梁燾諸子並勒停,永不收□,仍各於元指定州軍居住。伏見王珪罪惡,比摯等最為暴著,今罪罰輕重不侔【四】,何以慰天下公議!」詔王珪諸子並特勒停,永不收□。

詔:「開封府依舊敕,每歲冬月巡視京城內凍餒之人外,吏部仍差待闕小使臣同職員分地分往。救濟過人口交與福田院畢,據實數申戶部。」從監察御史蔡蹈言也。

詔奉議郎、通判霸州侍其琮特追一官勒停。坐避事出巡,致北人侵入榷場,人兵拆橋梁等也。

詔罪人應配五百里以上,皆配陝西、河東充廂軍。曾布白上曰:「此漢徙人以實邊之遺法也。」上然之。諸路經略司各二千人止。

庚戌,追官勒停橫州編管秦觀特除名,永不收□,移送雷州編管。以附會司馬光等同惡相濟也。(新錄削去「以附會司馬光等同惡相濟也」十二字。)

供備庫副使王棫知寧化軍。

棫元豐二年中為閤門祗候,尋醫,從高遵裕至靈州勾當公事。遵裕貶,棫亦降官,與遠小監當,遂以內殿崇班覃恩改承制致仕。及邢恕言元豐末王珪問定策事於高遵裕,遵裕叱其子云:「此朝廷事,不當與議。」時棫亦與聞。遵裕贈官,棫落致仕,得供備庫副使。(七月二十五日落致仕除官。)而上諭曾布,令與一郡,遂除之。(布錄。)

曾布再對,上又問曾旼,布曰:「臣論之多矣。」上又曰:「章惇不喜鄧洵武兄弟。」布曰:「惇與綰有隙,觽所知;然其斥洵武、鄭居中、葉棣、□伯舉輩,則亦為公論所稱;及薦引曾旼、周穜輩,則物論亦莫不罪之。此乃天下之公議也。」上又曰:「謝文瓘如何?」布曰:「臣亦論之多矣。」上曰:「是。」布曰:「君子小人之分出,天下公論多在下者,以無情故也。在上之人好惡各有所偏,所引者皆其門下黨附之人,故多不合公論,如洵武、穜、旼輩是也。臣嘗以謂君子小人名分不可易,若令以小人為君子,以君子為小人,雖白刃鼎鑊在前,亦不可奪。雖君子小人論議不同,然邪正之人,以義理觀之,亦不難分別。且如今日在朝之人,若善人君子,則所陳無非忠厚之論,每事循理守分,不為過舉。若邪慝之人,則惟是攻毀元祐之人不已。如邢恕之人才作中丞,便攻劉奉世,安惇作諫議大夫,便攻鄭雍,以至序辰輩平日所陳不過此等事,但欲以此悅朝廷為進身之計,然量朝廷亦已薄矣。元祐之人詆斥先帝,變亂法度,孰不以為可罪?然貶竄亦已至矣。四五年閒行遣不已,豈惟中外饜飫聞聽?臣竊料聖意必亦饜聞。自古亦有此等事,然歲月漸久,則須漸□,未有愈久而治之愈急之理。且紛紛如此,何時當已!如劉奉世已在郴州,更除一散官,亦無所校;在嶺表者已惡地,更遷徙亦無益。陛下方講復先帝政事,修飭治具,在朝之士,能為朝廷議論,裨補政事,分別忠邪,即於朝廷為有補。徒爾紛紛,誠無益也。臣恐向所謂宰執薦引之人,皆未足用。適見三省言□伯舉乃至告稅,若置之經筵,豈不取笑中外?」上亦笑曰:「卻告稅。」布所開陳,上頗諦聽之。布又言:「臣愚直每不避喋喋,蓋聖問所及,不敢不盡。臣以謂清選要地,莫如經筵、史院,今經筵多非其人,而史院尤甚,無一人稱職者。凡士大夫為祖考作一銘誌碑文,猶須擇天下有名德之士為之,以信後世。先帝聖學高明,慨然大有為于天下,豐功盛烈,宜得名世之士為之譔述,以發揚先帝志意事業,以傳信不朽。今乃以此輩為之,何以信天下後世?願更留聖意。」上默然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