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卷四百九十二

[ 李焘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起訖時間 起哲宗紹聖四年十月盡其月

卷 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四百九十二

帝  號 宋哲宗

年  號 紹聖四年(丁丑,1997)

全  文

冬十月辛巳朔,三省言賢妃劉氏乞罷冊命,從之。

壬午,三省言:「吏部狀,元祐中,創撥軍大將員闕三百處【一】,赴本部差人,盡係久來敗壞綱運,致所差使臣拋失差替,以此無願就者。乞復元豐舊額,歸都官差人。」從之。

癸未,詔吏部侍郎安惇、刑部侍郎周之道,同勘開封府見勘御史臺知班李奇擅收敕牓,及取合千官吏,具案以聞。蔡卞惡侍御史董敦逸,欲斥逐之,擅收敕牓事連敦逸故也。(十二月五日,敦逸出;收敕牓事,史不了了,曾布日錄略有之,今附見。布錄:十月辛巳朔,許將謂曾布曰:「章惇于敦逸事無所可否,初便欲貶,黃履力解之,故令取問。敦逸遂請對,辨析甚詳。蔡卞云,正與時彥欺罔事等,欲遂與監當;黃履又以為未明,遂差安惇、周之道置獄復治。蓋比大赦,死罪皆原,獨此治之不已,必欲貶敦逸而後已。府官雖鍛煉,但云臺吏認敦逸意而收之,敦逸未嘗有語也,觽莫不扼腕。蔡卞挾去歲不勝之餘忿,又妄意納諂,兼數攻疵三省事,故欲力擠之。九月二十九日己卯,惇與布言及收敕牓事,云千里過當,謂昌衡也。布曰:「能平之甚善,人但以執政惡言者,欲羅織斥逐之爾。」十月二十六日丙午,聞敦逸隔朝參,壬寅,詔獄官對,要知其所陳何如,然三省有用意擠之者,恐終不免,公論惜之,然莫可解也。十一月二十壬子,曾布再對,遂及敦逸事。上云:「折兌公案,欺罔不一。」布云:「敦逸山野,不識忌諱,陛下函容已久,今日干典憲,奈何!然已經大赦,死罪皆原免,若赦後行遣過當,恐中外以為不平,若聖度函容,但薄責可矣。敦逸久在言路,知無不言,忤犯大臣非一,此人在元祐中擊二蘇,乃觽之所難,今日又忤執政如此,誠不易得。願陛下更賜裁察,但不至重貶足矣。」是日,二獄官又對,上云:「未知已了否?敦逸生疏,每進呈劄子亦草草。」布云:「只為山野,然用心可憐耳。臣于陛下前無所不道,敦逸尤不為蔡卞所悅,陳次升則惇所不喜。敦逸既逐,次升愈孤,願更賜保庇。」上云:「好!」退以告林希。)

監察御史、權殿中侍御史蔡蹈言:「臣等竊見侍御史董敦逸昨緣敕牓事,開封府傅會胥史疑似之辭,欲成誣執,故敦逸憤懣,激切上書自辨。繼蒙朝旨制勘,而收藏敕牓之因,于敦逸果無所預。獨辨理之辭,出于倉猝,不復追記一時語言,遂成不實,以此得罪,情或可矜。且敦逸官居臺貳,而為胥吏誣執,于人情實為難處。引辭自直,及陷乎罪,原其所因,胥吏致之爾。若朝廷以不覺察,加罪敦逸,則雖重行黜責,乃陛下廢置髃吏之命也,夫復何辭!如其由胥史致之,則陛下綱紀之地,耳目之官,可不惜哉!臣等竊聞朝夕具獄,議罪之際,伏望聖意原心酌情,稍從□宥。」

熙河蘭岷路經略司言:「昨涇原防修築陷歿蕃官宮苑使張紹志,有男索諾木卜淩斡等七人,騏驥使包忠有男薩納坦等八人,詔索諾卜淩斡賜名續,為右班殿直,餘並為三班借職。薩納坦賜名遵,為三班奉職,餘並為三班借職,皆賜以名。

御邇英閣,召講、讀官講詩,讀寶訓,侍讀蔡京,經筵奏事,上曰:「早來卿所讀寶訓,朕于宮中已詳閱兩朝實錄,其寶訓內事,多係實錄已載,寶訓可不須進讀。」京言:「竊見王安石有日錄一集,其間皆先帝與安石反覆論天下事及熙寧改更法度之意,本末備具,欲乞略行修纂,進讀。」上曰:「宮中自有本,朕已詳閱數次矣。」(陳瓘尊堯錄言,大觀末,上封事云:「臣聞紹聖四年,蔡卞薦太學博士薛昂上殿,昂乞罷講筵讀史官書,而專讀王安石日錄、字說,哲宗怒曰:『朕方稽考前代,以鑑得失,薛昂俗儒妄言,可不黜乎?』堯、舜稽古,高宗多聞,緝熙聖學,可為後法,紹聖大美,此其一也。其一貶常立。」薛昂以何時上殿,當細檢。或只附此亦可。元符元年九月十三日,當考。)

熙河奏:西蕃來認喀羅谷為己地,又遣人沿河上紙錢,意恐朝廷有經營啅羅之意,故與夏人為脣齒,且意其逼近邈川也。

甲申,太府寺言:「除放民戶欠負,先將戶下欠市易錢除放。如已及五百貫,即其他欠負更不合除放。如無市易欠錢,或除放不及五百貫,即據戶下其餘欠負,合于五百貫除放。仍先令欠戶供通應係本戶少欠官錢名數,依此除放。內係別司錢,令所屬互相關報、照會,與免會問。如隱匿,致多放官錢者,準盜論。許人告,賞錢一百貫。告所數多,即于三分中理一分充賞,三百貫止。」

乙酉,三省言:禮部狀,外任宗室應舉者,欲乞所屬給假赴京取應。從之。如願從本路取應,亦聽。其引試、考校、解額,即依□應條制【二】。

詔新江淮等路提點坑冶鑄錢呂公雅與知齊州王奎對易其任。

公雅初除江淮等路提點坑冶鑄錢。(八月十五日,公雅自左朝議知常州,除少府少監,其改提錢,當檢月日。又九月十五日朱彥博提錢,可考。)殿中侍御史陳次升言:「臣竊惟先帝立保馬之法,以寓兵政,以張國威,法意甚良,年限不迫。京東限十年,又以京西民貧,特限十五年。公雅提舉京西路保馬公事,急于功賞,督迫煩擾。先帝聞之,急降御前劄子云:『訪聞本路見欠買馬,極苦難得,兼觽既爭買,價遂倍貴,至駑之格,亦不減百緡,深恐本司所責之數過多,民間未悉朝廷取效在遠之意,遂致如此。』公雅又誣奏,以謂民間易為收買,令每都保先選二十戶充主養戶,逐都各買馬二十疋。韓絳尋具奏陳,保馬司催督太急,若逐都各買二十疋,是將十五年之數,作二年半買足,顯是違越敕條。朝廷令依元條限,本司猶且督責不已,公雅當時若依元立年限及御前劄子指揮,其保馬之法,豈為民害乎?以是知先帝緣保馬事,負天下之謗者,公雅所致也。今有此進用,則公雅之過不顯,何以彰先帝愛民之深,御前劄子丁寧如此其切耶?伏願聖慈追寢公雅新命,以明先帝之德,使四方聞之,不勝幸甚!」不聽。次升又言:「公雅敢肆誕謾,使先帝負天下之謗,其罪不容誅。在陛下義不戴天,豈可復用?」卒不聽。于是公雅自言母老,有請于朝,因使與奎易任,尋改江南東路刑獄。(改江東提刑在明年正月十一日。)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