艺术中国

中国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西汶书场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

卷四百七十一

[ 李焘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起訖時間 起哲宗元祐七年三月盡其月

卷 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四百七十一

帝  號 宋哲宗

年  號 元祐七年(壬申,1992)

全  文

三月甲申朔,侍讀顧臨讀仁宗寶訓,至鈔法事,左僕射呂大防奏曰:「臣側聞顧臨讀鹽鈔事,臣敢陳鈔法本末,仰祈陛下通知利害之詳。國初輦運香、藥、茶、帛、犀、象、金、銀等物赴陝西變易糧草,歲計率不下二百四十萬貫。自鈔法之行,始令商賈於沿邊入中見錢、糧草,卻於京師或解池請鹽,赴沿邊出賣。一則人戶無科買之擾,二則商旅無折閱之弊,三則邊儲無不足之患,四則物貨無般輦之勞,五則運鹽減龏乘之費,實於官私為利。」上甚善之。(張舜民云:「范祥領制置兩池解鹽,經始鈔法,初年歲課一百二十萬,末年一百六十五萬。以謂鈔鹽利止此可矣,或從而多取之,則法必弊,是以止於一百六十五萬。其策不專為以鈔請鹽,兼為飛錢爾。今以百千之多移致他州,已為重載,易之為鈔,則數幅紙而已,於是禁絕私鹽,沿邊置邊博務,設官吏賣鹽、賣鈔。本法專賣見錢,不得兌折斛斗,客得錢不能致遠,必來買鈔,用是邊糴不匱,鈔法通行。迨夫熙寧,邊事稍動,用鈔日增,元豐初年賑濟饑民,亦用鹽鈔,自爾軍須國用,無所不資商賈入京鈔價折閱,於是金部歲出見錢三十萬貫以榷之,見錢不繼,鈔價遂下。紹聖水沴解池,又失大利。原天時人事符會如斯,深可歎惜也。」)

簽書樞密院王巖叟奏曰:「陛下宮中何以消日?」上曰:「並無所好,惟是觀書。」巖叟曰:「大抵聖學要在專勤。屏去他事,則可以謂之專;久而不倦,則可以謂之勤。如此,天下幸甚。」

丙戌,環慶路經略使章楶奏:(七年三月三日。)「本司勘會往年十二月內,有投來河東陷蕃婦人阿聲稱,聽得西界人說,首領慶鼎察香道:『有塔坦國人馬於八月內出來,打劫了西界賀蘭山後面婁博貝監軍司界住坐人口孳畜。』已具狀聞奏訖。續據西界投來蕃部蘇尼通說稱:『塔坦國人馬入西界右廂,打劫了人口孳畜,不知數目。』本司未敢全信。今又據捉到西界首領伊特香通說:『於去年閏月內,梁乙逋統領人馬赴麟府路作過去來,至當月盡間到達爾結羅,有帶銀牌天使報梁乙逋來稱,塔坦國人馬入西界婁博貝,打劫了人戶一千餘戶,牛羊孳畜不知數目,其帶牌天使當時卻回去。』伊特香即不知梁乙逋指揮事理。本司看詳逐人通說,並各符合。夏國叛命,違天逆理,宜取誅滅。其西南則有邈川,東北則有塔坦,皆其鄰國,今不能和輯而並邊侵擾,此蓋天人共所不容之效也。兼勘會寶元、康定之間,元昊犯順,亦嘗遣使唃氏,當時頗得其用,蓋以遠人攻遠人,古人之上策。今邈川既已懷服朝廷威德,可使為用,而塔坦獨以隔遠,未知嚮化之路。今若於河東或邈川界求間道,遣使至塔坦,陳述大宋威德,因以金帛爵命撫之,使出兵攻擾夏國,以與邈川相為掎角,則蕞爾之國三處被患,腹背受敵。彼知國中內外多事,宜亦自折,可使不日請命。此困賊之一端也。伏乞朝廷詳酌施行。」貼黃:「乞體問夏國委有恭順之意,且無令遣使至闕。委鄜延帥臣先定議論,諸路先定疆界,然後降指揮。」

丁亥,詔復置滄州振武第六十七、六十八兩指揮,以五百人為額。

詔諸路轉運司管勾文字官除三路外,餘路並行減罷,其職事令帳司官兼行。諸路提刑司檢法官、發運司勾當公事官依舊存留。其發運司管勾文字存留官一員外,並管勾糶糴斛斗官一員並減罷,仍令勾當公事官兼管勾糶糴斛斗。

中太一宮使馮京為太子少師,依舊宣徽南院使致仕,從其請也。

殿中侍御史楊畏言:「左朝奉大夫、前權知和州孫賁初聞弟喪,式假內用女優飲會,論刑雖輕,犯義實重,賁乃泰然不以為非。勘官倪本滅裂,殊不推究。訪聞賁交結權貴,助之者觽,恐非有挾不敢偃蹇如是。伏望朝廷度情揆義,究其所存,特賜懲黜,以警在位。」詔孫賁特差替。

是日,三省進呈程頤服闋,欲除館職,判登聞檢院【一】。太皇太后不許,乃以為直祕閣、判西京國子監。初,頤在經筵,歸其門者甚觽,而蘇軾在翰林,亦多附之者,遂有洛黨、蜀黨之論。二黨道不同,互相非毀,頤竟罷去。及進呈除目,蘇轍遽曰:「頤入朝,恐不肯靜。」太皇太后納其言,故頤不得復召。(此據王巖叟日錄,當考。巖叟云頤竟為蜀黨所擠,蓋非平實語,今改之。五月四日頤尋醫。此三月二十二日□立禮言,四月十四日又言,五月四日董敦逸言。宋史全文講議常謂自古朋黨多矣,未有若元祐之黨為難辨也。蓋以小人而攻君子,此其黨易辨也;以君子而攻小人,此其黨亦易辨也;惟以君子而攻君子,則辨之也難。且我朝寇、丁之黨,為寇者皆君子,為丁者皆小人;呂、范之黨,為范者皆君子,為呂者皆小人。其在一時雖未易辨也,詳觀而熟察之,亦不難辨也。而元祐之所謂黨者何人哉?程曰洛黨,蘇曰蜀黨,而劉曰朔黨。彼皆君子也,而互相排軋,此小人得以有辭於君子也。程明道謂新法之行,吾黨有過;愚謂紹聖之禍,吾黨亦有過。然熙寧君子之過小,元祐君子之過大。熙寧之爭新法,猶出於公;元祐之自為黨,皆出於私也。)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