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

卷四百六十五

[ 李焘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起訖時間 起哲宗元祐六年閏八月盡其月

卷 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四百六十五

帝  號 宋哲宗

年  號 元祐六年(辛未,1091)

全  文

閏八月庚申,知杭州林希言:「太湖積水未退,為蘇、湖大患。乞專委監司躬詣瀕海泄水處,相度開決,庶使積水漸退,民田復出,流移歸業。」詔左朝奉郎邵光與本路監司同導積水。

辛酉,刑部言:「強盜發,而所臨官司不覺察,致事發他處,或監司舉劾者,候得替,以任內曾覺察,功過相除外,每火降名次一月至三季止。捕盜官降名次外,五火杖六十,十火或凶惡五火者,仍奏裁。其非吏部差注官,依所降月數展磨勘,並不依赦原。」從之。

壬戌,監察御史安鼎言:「伏見春秋祀九宮太一用羊、豕,而太一十神皆無牲,以素饌加酒焉。竊詳十神太一、九宮太一,共是一神,無異也。今所薦不同,似非禮,亦恐貴神未必歆血食也。」詔禮部、太常寺詳定以聞。

給事中范祖禹狀申門下省云:

準樞密院錄白,皇城使、果州刺史、梓夔路鈐轄、管勾瀘南沿邊安撫司、兼知瀘州張克明,元祐三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再任已過滿,近差下王克平未曾赴任,左藏庫使、成都府利州路鈐轄王惟純八月十四日奉聖旨,就差王惟純充梓夔路鈐轄、管勾瀘南安撫司公事、兼知瀘州,替張克明過滿闕。檢會梓夔路鈐轄元置在遂州,元豐中,因蠻賊乞弟作過,用兵討捕,初移鈐轄司於資州,又移於瀘州,皆取一時應副近便,即非經久之制。後來蠻事甯息,因仍至今不改。

伏詳祖宗時置鈐轄司於遂州,本以形勢控制兩川,非專為戎、瀘邊事,而梓夔路鈐轄司、轉運使亦得通管,與成都府、利州路鈐轄不同。自瀘州置鈐轄以來,以兩路兵權付一武臣,沿邊支郡反節制數十州,末大本小,邊州偏重,事理不順。且以西北言之,如高陽之雄州,定州之安肅軍,渭州之鎮戎軍,慶州之環州,皆帥府在內,邊州在外。今瀘州於東川路,若比雄州、安肅鎮戎軍、環州,亦須隸屬帥府,豈可令一武臣專制,更無同領之人?況戎、瀘邊事至小,豈得與西北同日而語哉!

并檢會元祐元年十一月因臣僚上言,乞依舊移鈐轄司在遂州。朝廷下梓夔路鈐轄司與梓州路轉運等司相度。轉運、提刑司尋具相度,梓夔路鈐轄司依舊歸遂州,委是經久利便。樞密院奉聖旨,令鈐轄司且依舊在瀘州,更候三五年邊事一向定貼,奏取指揮。自降聖旨將及六年,更無邊事,已是一向定貼。今因張克明交替,欲乞檢會前降指揮,其新差官更不合帶梓夔路鈐轄,如瀘州須留兵屯守,止存留沿邊安撫一司。其梓夔路鈐轄依舊移歸遂州措置事件,並依祖宗時故事,所貴西南經久安便。門下省并錄白送樞密院,續準樞密院批:「所差王惟純等已得聖旨,所有移瀘州鈐轄司歸遂州,見別具契勘施行。」

祖禹奏:「臣伏見河北、陝西,惟是安撫經略司專委帥臣,至於馬步軍統總管即有副總管,成都府、利州兩路鈐轄亦有兩鈐轄為之副貳。今梓夔路鈐轄及沿邊安撫兩使專委一武臣,既不隸屬帥府,又無別官同領,當用兵之際或可從權,於無事之時則為偏重。伏詳祖宗朝置鈐轄司于遂州,蓋以西南遠方,外接蠻夷,內則戎兵,客土相雜,或姦人窺伺,大盜竊發,淳化、咸平中蓋嘗如此。是故兩川各置兵馬鈐轄司鎮守,互相牽制,夷事緩急照應,遠近適中。并檢會梓夔路鈐轄司舊制,揀選蠻馬,編配罪人,並與轉運司同管勾。惟是戎、瀘夷事則引用皇祐四年樞密院劄子,令轉運司相度事勢,牒赴鈐轄將兵討除外,應干軍馬事件,鈐轄司相度,一面行遣措置。至熙寧七年,察訪熊本奏請應干戎、瀘夷事,並要梓州路轉運使、梓夔路鈐轄司同管勾。竊詳先朝制置梓夔路鈐轄司與成都府、利州路不同,東川既非帥府,而鈐轄須在遂州,故稍輕其權任,主者不一。今以瀘州節制兩路,以一武臣專領兩司,諸路邊州未有此比。況瀘南蠻賊作過,本因羅苟夷爭不償骨價,事至微細。都監王宣恥不豫打誓,遂出兵與乞弟接戰邀功,以至於敗沒。朝廷用兵誅討,兩州為之騷然。自林廣蕩平巢穴,諸夷畏懾,一向安貼,梓夔鈐轄理當復舊。欲乞檢會元祐元年十一月先降聖旨,早行措置,所有轉運司通管,或依皇祐舊法,或從熙寧近制,乞朝廷更賜詳酌。其瀘州止存留沿邊安撫一司,梓州路轉運司官須常置副使一員,遂州知州選差及任滿陞擢,並如祖宗朝故事。所貴兵權不輕付與,西南久遠安便。乞下三省、樞密院,並檢會前後臣僚所奏,及臣前狀施行。」

貼黃:「臣竊聞瀘州自置鈐轄司以來,官員使臣酬獎供給,例皆優厚。武臣知州素無綱紀,是以彼州官吏惟恐鈐轄司復歸遂州。檢會元祐元年朝廷以下梓夔路轉運司同相度,轉運司、提刑司尋具相度,鈐轄司依舊移歸遂州,委是經久利便。臣竊謂事理明白無疑,欲乞更不再下本路相度,只從朝廷措置。若瀘州存留沿邊安撫一司,今隸屬鈐轄司,又不減戍兵,亦足以防遏夷寇,不為無備。」

詔梓夔路鈐轄、梓州路轉運提刑司相度,瀘州樂共城差大使臣充知城,更不帶路分都監,以梓夔路都監一員知瀘州,兼管勾瀘南安撫司公事。移梓夔路鈐轄歸遂州,與遂州共治鈐轄司軍馬,又同商議戎、瀘州邊事。其合行改更等事,並條具畫一以聞。(舊錄誤以范祖禹為范百祿,又刪取奏狀太略。今依祖禹集所載詳著之,詔語則依舊錄。按:此詔令,梓夔路鈐轄司及梓州路漕、憲同詳度條畫。既而鈐轄訖不歸遂州,樂共城及瀘州亦無所更張,蓋是諸司相度條畫不以范祖禹奏請為然。實錄既不書,求之瀘南案籍亦無有,姑附注此,更俟考詳。)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