艺术中国

中国古籍全录

中国汉语字典

中国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西汶书场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艺术中国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古籍全录

古籍笔记

古籍讨论

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

卷四百六十

[ 李焘 ] [ 打印 ]
将本文分享到:
起訖時間 起哲宗元祐六年六月丙午盡其月

卷 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四百六十

帝  號 宋哲宗

年  號 元祐六年(辛未,1091)

全  文

六月丙午,御史中丞趙君錫言:「近論列臣僚堂除差遣,已蒙出牓朝堂。緣今來歸吏部者既觽,其闕次至注擬不足,欲除清緊繁劇須由朝廷除授外,餘闕次並送吏部。」詔:「見今堂除闕內,單、利、耀、溫州知州,石州、霸州、順安軍通判,並送吏部差注。」(三月十五日可考。)

尚書省言:「諸司提點刑獄每半年具賊盜火數,欲上半年於秋季內,下半年於次年春季內奏聞。違限不奏者,杖一百。」從之。(新無。)

詔蘇軾撰上清儲祥宮碑。(御集,十八日。)

先是,知熙州范育言:(王巖叟云蘇軾論范育生事,繫六月十八日。)

臣近據權發遣通遠軍姚雄四狀,乞修城寨,已具析利害奏聞去訖。臣竊以朝廷昨詔本路與夏國分畫,自定西已北二十里,與秦州隴諾堡界一抹取直,及質孤、勝如堡外亦打量二十里。本路再陳努扎形勢及一抹取直等處,各乞隨本路利害分畫,亦蒙朝廷許令與夏人商量。然夏賊自去年六月中舉兵攻質孤、勝如二堡,朝廷姑務函容,止令婉順商議。後來又降指揮,令赴延安會議。夏人輒敢拒違朝命,妄稱延州無可斷之理,及稱本國所差官已令發赴熙河蘭岷路就六處城寨界首相會,又指延安府所差官就質孤、勝如等堡及隴諾堡上取直等事,以為翻覆,及南朝昏賴。又云如南朝實有就和之意,請勿再說及隴諾堡上取直及二堡之事。言詞簡慢不遜,全無恭順之體。朝廷方且指揮許令遣官赴熙河商量,而夏賊遂舉兵十餘萬觽入寇。臣先期起遣崖巉老小孳蓄,為清野之計,及戒諸寨堅壁以守。又姚雄出兵奔衝要路,賊遂駐兵蟾牟山、卜結隴川一帶,攻毀並邊崖巉,殺守巉人。聞熙、河、岷州兵已集,一夕遁去,野無所掠,其弓箭手人口尋各復業。然而崖巉既毀,未有所歸,不毀者亦未得安居。臣雖委官與姚雄相視舊巉,又擇要便之地重行修葺,然恐崖巉雖成,終非禦賊之計。

竊觀此賊所毀諸巉,皆在一抹取直之內。料賊之謀,自以其地係今來所執去處,肆行毀撤以示必爭。又如去歲毀質孤、勝如,冀朝廷不與之較,及本路更不修葺,自為得計爾。然質孤、勝如內無居住人戶,外無耕種地土,止是差弓箭手留宿,及巡檢往來巡邏,為守據之計,賊既攻毀,則未可興工起兵,遽復修築。今定西以東一帶崖巉盡係弓箭手居住,其傍地土皆係弓箭手耕墾,各已著業,歲月既久,所衣食者千有餘家,無慮數千口,孳蓄萬計,固不可不再行修復,以保邊面。為今日修復之計,與卻開崖巉,不若遂建堡寨,計其人工,而使邊勢獲安。賊雖再來攻犯,無復前日之可毀,則為上策也。兼臣策料賊本為爭占此地,遂行攻毀,若今日修復,必再萌犯邊之計,恐乘此秋成,因糧入寇。若崖巉規模止仍舊貫,勢可復毀,則臣恐數千生聚不能保居,稍失枝梧,遂資賊手。故臣所請修寨之利【一】,正在今日,蓋不可緩也。

臣再慮朝廷猶以夏賊入訴于朝,指為所執之地。然爭地之體,止當上遵朝命,遣官來延安府或熙州,以理商量,雖復數四,堅執不回,無不可也。豈可遽逞凶謀,亟舉師觽,肆行攻殺?觀賊氣勢,若我無先備,則劫掠之暴,將何所不至?蓋其逆理犯順,悖道違命之極也。今以理論之,彼以言詞來爭,我則以禦扞應之,宜不為過也,豈可憚而不為之乎?故彼毀二堡,我修李內彭、汝遮以禦其來,彼毀定西以東崖巉,我修數堡寨以禦其來,皆非自我生事,蓋彼先動而我應之爾。故臣願行之無疑也。

又竊計本路邊防利害,非特為熙州之重,實繫西邊一方之重;西方一邊實繫天下之重,不可不察也。何哉?臣觀夏賊之為國,自奄有西涼,開右廂之地,其勢加大。後熙、河既復,則固已斷其右臂,又得金城之險固、定西之形勝,據其上游,可以控其腹背,而臨制其國。其質孤、勝如之於金城,定西以東川谷之於定西,又足以全其形而壯其勢矣。臣觀金城,北臨大河,西邊之地偪隘,南有皋蘭、馬銜山之阻,惟龕谷、質孤、勝如平沃,且有泉水可以灌溉,古稱榆中,其地肥美,不誣矣。定西以東,平原大川,皆膏腴上田,其收畝十餘斛。昨朝廷遣官相視伻圖,以上可按而考也。況熙、河數郡之地,皆屬國所占,其在官者十無一二,是以民兵未觽,墾田未廣,穀未甚積,兵未甚彊。今二堡、定西之田,無慮一二萬頃,可置弓箭手僅萬人,以布列二邊,自占其地,則此二州有金湯之固,而熙河一路亦減屯戍,永無邊鄙之患。又歲得穀無慮數百萬斛,人食其半,官糴其餘,則價益賤,內饋亦省矣。非獨爾也,臣嘗究知夏國之閒田,彌□山谷,動數百里,未悉墾闢。今其爭占,固非在此數十里之地【二】,其意直欲毀吾藩籬,使金城、定西有難守之勢,異日可圖,然後賊計乃遂。蓋無質孤、勝如,則金城必危;無定西以北之地,則定西必危。金城危,則熙州有奔衝之虞;定西危,則通遠有扼亢之患。二州危,則賊可攘臂于中,河、岷焉得而守也?熙河一路危,則中國無臨制之形,而夏賊有跋扈之勢。臣恐兵不得而解,人民不得而安,其患浸淫於中國。故臣以為繫天下之利害者,此也。

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。
古籍资料
提示:
  • 欢迎加入古籍QQ群:71582190,本群只谈古籍,勿论其他。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: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.昵称,如:论语.飞翔,杂学.心在远方。
  •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.0以上,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,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。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。
  • 如要搜索本页,请按 Ctrl+F 打开搜索输入框。
相关古籍原文(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)
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/ 10-1000
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;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,以便网友理解。
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,欢迎指正。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,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。